「你的意思是,我們殺的綠魔只是誘餌,我們殺得越多就等於製造更多綠魔,那我們把殺綠魔的數量定為市內市民數量的一半,然後殺掉綠魔,不就可以不斷刷獎勵點嗎?」王震邦問道。

「你的問題我也想過,但秦瀧告訴我,她每殺一隻綠魔,其他綠魔就會變強,假如真的如你所想,到是的弱化綠魔可能強得是我們不能抗行的。」耶律風搖搖頭,顯然表示這個想法不可能實現。

「那我們應該怎做?」陳寂被幾人的對話弄得一頭霧水。

「我們不清楚顧龍垂開啟基因鎖後多久會死亡,但我相信不能再拖太久了,所以我們要在兩天內找出變異綠魔,並讓神盾局繼續清掃弱化綠魔,看完成任務會不會有起初那復元的技術。」耶律風非常認真地説。

眾人一陣無語,耶律風的計劃非常瘋狂,完全是一場賭博,以眾人的性命為賭本的賭博,賭的就是殺掉變異綠魔後弱化綠魔不會再出現!



靜了一會,王震邦率先站起說:「我相信你的推測,也相信你的計劃。」說完便離開了房間,其他人亦隨之而行,顧龍垂因傷患所以走在最後。

顧龍垂臨走前停下腳步,回過説:「大家其實也相信你,只是大家不敢保證自己可以做到好,你別放在心裏。」

第二天,耶律風還沒起床,陳寂便私下來到耶律風門外等候。

耶律風被門鈴聲弄醒,他一打開門,便發現陳寂在外面,抓抓頭,帶着一副未醒的問道:「怎麼了?」

陳寂一改平日白痴的面孔,嚴肅地説:「我們的優勢是我們知道變異綠魔是奧斯本先生,所以我希望可以由我去狙擊他。」



耶律風聽完,在心裏盤算一下,點點頭答了。

陳寂見耶律風答應下來,便立刻跑往奧斯本先生的居所附近。

陳寂離開不久後,王震邦也帶着其他人去找耶律風。

一推開門,王震邦便張開他的大嗓子嚷道:「喂,陳寂去狙擊變異綠魔,那我們立刻帶隊去掃蕩街上的弱化綠魔了。」説完沒等耶律風答應便帶隊離開了。

耶律風一陣無語,明明計劃是他想的,指揮的人應該是他。可現在呢,理應被指揮的人竟自動請䙬,反倒把他變成最空閒的一個。



不到半小時,空閒的耶律風便發現弱化綠魔已經開始下降,一小時後更再次被清為零,這令耶律風不禁讚歎神盾局的強大。

另一邊箱,陳寂已經在奧斯本先生居所外不遠處架設好他剛剛買的風行者M96狙擊步槍。

風行者M96是一把反器材步槍,假若只是狙擊普通人根本用不着。

因為儘管風行者M96步槍外形很簡陋,但其實它的精度很高,而且其破壞效果更高於狙擊步槍,射向人的話最少也地打掉半個身子。

陳寂靜靜等待奧斯本先生起床,然後一扣扳機...

「砰」

子彈直接了當地打進奧斯本先生的後腦,紅白色的腦漿濺得滿屋都是...

「殺死變異綠魔,獎勵3000獎勵點,B級支線劇情一個。」主神的聲音在陳寂腦中響起。



與此同時,所有人腦中都響起主神的聲音:「任務完成,獎勵獎勵點1000點,一天後回歸主神空間。」

眾人呼了一口氣,聽到自己完成任務後,都紛紛坐在地上休息起來。

此時,神盾局費局長出現在眾人面前説:「綠魔事件總算告一段落,為了感謝你們的幫助,我決定送你們這一袋神盾襟章,以後在你們有事,出示這襟章,神盾局會盡可能幫忙的。」

耶律風接過袋子,腦裏又響起主神的聲音:「獲得劇情物品--神盾襟章。」-

凌晨午夜時分,耶律風五人腦裏再次響起主神聲音:「完成劇情蜘蛛俠1,5秒後回到主神空間。」

「5」

「4」



「3」

「2」

「1」

眾人忽然陷入半夢半醒間,離開蜘蛛俠1的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