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超級士兵計劃的選拔已經結束了兩天,一直被亞伯拉罕.艾斯金博士看好的史提芬雖然體力不足,所有體能測試都不及格,但他卻展現出非凡的勇氣,所以最後還是被選出做超級士兵計劃的實驗體。

當實驗日子被定下後,霍華.史達克非常守信用地通知了耶律風兩天後在布魯克林進行實驗。

另一邊箱,王震邦一行人一早已被分配到107陸軍師,並派往英國與納粹戰鬥。

兩日後,耶律風孤身來到戰略科技與武器研發部在布魯克林的實驗室。

「歡迎,我的朋友。這是亞伯拉罕.艾斯金博士,超級士兵計劃的創立人,實驗床上的是史提芬.羅傑斯。博士,這位是耶律風,是我剛結識的朋友。呃...他對那種金屬有研究。」霍華一見到耶律風,第一時間拉住他向艾斯金博士介紹。



「噢,是個小學者嗎?幸會幸會。實驗快要開始了,你不覺得你先到樓上雅座坐下看實驗會更舒服嗎?實驗之後我們再詳談吧。」

「不,我想留在這裏看。」耶律風微笑着回答艾斯金博士,然後扭頭對霍華用唇語說:「這也是交易的一部份。」

霍華嘆了一口氣,然後對艾斯金博士說:「我批准的,呃...能量水平在100%時,雖然會讓城市的電燈暗淡下來,但我們已經完全準備好開始實驗。」

「今天我們不是向滅絕敵人又邁出一步,而是通往和平之路的第一步。首先,我們會對實驗對象的主要肌肉組織注射血清。」

「然後,為了促進生長,實驗對象將被Vita射線照射。」



「5秒後注射血清。」

「5」

「4」

「3」

「2」



「1」

當艾斯金博士數到一後,研究人員便對史提芬進行注射。

只見藍色的血清緩緩通過儀器注入史提芬的身體,最後只剩下六個空空如也的試管。

「史達克先生,可以開始了。」艾斯金博士面色一正說到。

史達克先生一點頭,然後拉下控制杆,把史提芬關在密封倉,開始對史提芬照射Vita射線。

「10%...20%...30%...已經輸出40%...」史達克先生慢慢扭動操控杆,同時報告輪出情況。

「生命特徵正常,50%輸出...60%...穩定在70%...」

「呀!!」突然,密封倉內的史提芬大吼。



「關閉系統!立即!」艾斯金博士見形色不對,立刻要求停止實驗。

就在此時,耶律風站出來阻止說:「不能停!這會令到整個計劃前功盡廢的,而且我們也不知道停止會否對史提芬有生命危險。我相信他可以撐下去的。」

「對!他說得對!不能停!我可以做到的!」史提芬亦同時吼出來。從他沙啞的的聲音聽得出他相當痛苦,但仍然在苦苦堅持。

「既然你要堅持,那就繼續吧。80%...90%...100%完全輸出!」史達克先生似乎也被史提芬的堅定感染到,十分希望實驗成功。

密封倉持續發出強光,儀器指標失靈跳動,機器不斷噴出火花。然後,所有器材都停頓了,密封倉亦隨之打開,露出一個健壯的男子。

眼見實驗成功,所有人都上前恭維艾斯金博士。正當所有人正在爲史提芬和艾斯金博士歡呼時,一名自稱國會派來的官員突然將藏在觀看室裏的炸彈引爆,並趁機拿走了最後一支實驗藥物。

耶律風暗叫不妙,連忙用身體擋在艾斯金博士。果然,那間諜想對艾斯金博士開槍,幸好都被耶律風用身體硬接下來。



艾斯金博士扶着身受重傷的耶律風,說:「史提芬,去追那間諜。醫療隊,快搶救這孩子。」

主神那合成的聲音突然在耶律風腦海中響起:「救下艾斯金博士,完成支線劇情,獎勵1000獎勵點,D級支線劇情一個。」

聽到主神的聲音後,耶律風嘴角一揚,然後直接昏迷了。

耶律風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在深切治療部,旁邊有一位貌美的護士。

那位護士見耶律風醒來,便放下手頭的工作,走了出房門。

片刻,艾斯金博士和史達克先生便推門進來。

一進來,艾斯金博士便立刻說:「你終於醒了。你救了我的命,若果你真的因為我而出甚麼事,我真的不知怎辦。」

耶律風剛想答一句不要緊,卻「嘩」一聲吐出一口的鮮血。



艾斯金博士和史達克先生見耶律風吐血,對望了一眼。還是史達克先開了口:「你的傷勢十分嚴重,子彈分別貫穿肝臟和肺葉,導致大量內出血。以你的傷勢,不出一星期會肝衰竭,然後很大機會引發併發症,最後...死亡。」

史達克頓了一頓,接着說:「唯一的辦法,是對你進行超級士兵計劃。雖然最後一支血清也毀了,但我們從史提芬那裏抽取了一些血,三天應該可以完成提純。但我們暫時也不知道有甚麼後果,所以...要看你是否願意承受風險。」

(反正也要死,倒不如努力抓緊一線生機...)

想了一會,耶律風點點頭,表示同意。

至於遠在英國,除了曾鍘和裘荃兩人毫無作為,一直是列兵外,就連兩個新人謝徳曼和許瀞都升為下士,而秦瀧、顧龍垂、王震邦和陳寂都分別成為中士、上士和二等士官長。

四個資深者之中,秦瀧出任務的次數最少也最容易,只是刺殺敵方高層,但相對地她卻是軍階最易上升。

陳寂作為狙擊手,雖然不可以使用太高科技的槍械,但以他的技能,助他成為軍中殺敵數最高的人不足為奇。



相比他們,王震邦和顧龍垂的戰績可以算得上慘淡。兩人主要是近戰強化,可是戰場上卻無用武之地。其實王震邦的戰績有可能會比顧龍垂好的,以他

狼人化的戰力,碾殺大量敵人不是沒可能,可惜,他卻不敢搶風頭,怕的就是被捉去做實驗研究。

可他沒想到,他不想當實驗品,可是5000多公里外的耶律風卻不得不成為實驗品。

-

血清的提純比預定早了一日,耶律風再次被送到布魯斯林。

耶律風被放到實驗床,接受血清注射。

實驗沒有耶律風想像中痛苦,因為那種痛苦根本不是想像得到的。若真的要形容,大概是比凌遲處死痛一百倍吧。

完成注射後,耶律風再次收到主神的聲音:「不完整解開基因鎖第一層,獎勵100獎勵點。」

(不完整解開基因鎖?假如得到這血清,我們隊伍的戰力一定會提升不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