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大漢依然跪在地上,不斷喃喃自語。

「真的要把靈魂出賣嗎?」

「反正靈魂這東西也沒有實體,捉又捉不到,摸又摸不着,賣掉也沒所謂吧。」

「賣掉靈魂,我還是人嗎?」

「不賣掉靈魂換取力量,我們馬上就不是人了。」



「重點是,賣掉靈魂之後,我們其他人還會存在嗎?」

「不能管這麼多了,要不用比利自身的那種力量?」

「真的要用那控制腎上腺素分泌獲取戰鬥直覺本能的那個力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後遺症會有多嚴重的。」

「喂,格雷,腦筋最好就是你,你意下如何?」

「孤注一擲吧,讓比利用那能力,再簽訂契約吧。媽的,管不了這麼多了。」



白人大漢的各個人格掙扎一番後,終於做出了決定。

他抬起頭,緩緩站起來,步向那自稱為惡魔墨菲斯托的傢伙。

墨菲斯托古井無波地說:「哦,終於討論好了,你們意下如何?要簽契約嗎?」

「別廢話,契約拿來。」白人大漢用粗獷豪邁的聲線說。

墨菲斯托憑空拿出一份卷軸,然後拋在地上。



白人大漢撿起卷軸,由上而下慢慢打開,卻不慎被卷軸邊緣?傷了手,幾滴血剛好掉在卷軸上。

墨菲斯托見血液已經滴上卷軸,便隨手一招,把卷軸招回手上。

墨菲斯托拿起卷軸低頭一看,然後說:「看來你也挺信任我,條款也不看就簽契約。可惜,你信錯我了。」

墨菲斯托拿着卷軸的頂部,任由卷軸打開,露出內裏的條款。

「根據契約的條款,你除了要在一個宇宙曆內把位面穿梭的秘密告訴我之外,你還要把你身體內的所有靈魂交給我,以換取惡靈騎士的力量。」墨菲斯托露出一個怪笑說。

「至於我為了救下你而令時間停下的代價,我就免去你吧,畢竟我拿到的好處已經夠多,反正你也沒有甚麼讓我看得上眼了。」

比利一聽自己被騙後,跪倒在地上,一臉茫然,完全不知所措。

「唉,我早預料會被你的契約所騙,可是沒想到竟然被騙得如此徹底。」比利突然用英國口音嘆息道,顯然又換成格雷人格了。



格雷沒有站起來,只是緩緩抬起頭,然後對墨菲斯托說:「我只想問一句,你拿走我們的靈魂,我們還會存在嗎?」

墨菲斯托難得把嘴角微微上揚:「這個問題問得好。不錯,以你們的知識層次所理解,只有死了的人才會失去靈魂。但你們人類的理解並不一定正確,這也不怪你們,畢竟你們的力量層次不夠。」

墨菲斯托頓了頓,繼續說:「靈魂之力是非常有趣的能力,靈魂只要沒有被淨化,一般都會都會以一種能量的形式存在,在地獄受苦,直至再度投入輪迴。當然,有部分靈魂可能怨念較重,用怨氣的力量強行留在人間,所以你們世界就有鬼魂幽靈的故事存在。」

「靈魂之力也分幾種,而我所掌握的就是靈魂分割。靈魂分割這種能力可以把生物的大部分靈魂從肉體分割開。我要做的,就是把你所有靈魂分割一部分給我,然後再給你打上靈魂印記,讓你得到惡靈騎士的力量。」

「原來如此,那開始吧。」格雷淡淡地說。

墨菲斯托伸出瘦如枯骨的右手,按在白人大漢的額頭上,並暗暗發力。

墨菲斯托發力的瞬間,他的手臂亦開始微微發紅,並慢慢蔓延至整隻右臂。隨著手臂開始變得赤紅,整個手臂亦開始發熱,不斷冒出零星的火苗,燒向白人大漢的額頭。



墨菲斯托手上的火苗越冒越多,然後直接把白人大漢的頭點燃了。

「啊!」白人大漢雙手抓頭,不斷嘶吼,眼睛亂轉,面容極度扭曲,顯然被火燒得十分痛苦。

(不可以...我不可以就這樣死去的...再這樣下去...我絕對會挺不住的...比利,用那種力量吧!)

格雷一咬牙,讓比利接管身體的控制權。在命悬一线的情況,比利也沒多廢話,控制身體的同時,雙眼頓時變得茫然。

剎那間,比利的大腦一片空白,身體本能地屏蔽了痛楚的感覺,任由墨菲斯托擺佈。

墨菲斯托有點訝異,根據以往的經驗,能挺過地獄火洗禮的人,無一不是意志力驚人,但結果都會變得半瘋半癲,嚴重的甚至會意識全無。

要知道地獄火是一種異火,不但會燒到肉體,更會灼傷靈魂。靈魂的燃燒比肉體上的燃燒更要痛苦百倍,那是從內至外的燃燒。

而像比利這種完全承受地獄火燃燒的情況的不是沒出現過,但數量根本不多,可算是百裏挑一。



墨菲斯托淺淺一笑,然後加快地獄火燃燒的速度。

即使比利本能地屏蔽了痛楚的感覺,可是身體的損傷卻不會因屏蔽了痛楚而停止。在墨菲斯托的地獄火燃燒之下,比利的肌肉已經燒毀,露出內裹的白骨。

墨菲斯托見比利的身體已經燒得七七八八,便伸出左手,用手指凌空畫出一個印記符號,然後打在比利的天靈蓋上。

印記符號一接觸到比利的天靈蓋,隨即發出一片光芒,然後便沒有比利的頭骨當中。

完成一系列動作後,墨菲斯托便放下雙手,然後退了幾步,向着仍然被地獄火燃燒的比利說:「人類,復仇之靈的印記已經打入你的體內,好好運用這種力量吧,記住你的契約。」

說完就幻作一堆煙霧,隨風散去。

燃燒中的白骨比利,搖了搖滿頭烈炎的腦袋,錯一錯下顎關節,站了起來,轉向黑色西裝特工的方向。



在墨菲斯托消失的同時,時間停止的能力亦隨墨菲斯托而去。

在黑色西裝特工的眼中,比利是在一瞬間從人類變成一個滿身火焰的白骨人。

領頭的特工繼續用老式擴音器發出警告:「前面的來者,請你馬上停下所有動作,伏在地上,否則我們會使用武力。」

比利此時仍然處於本能狀態,根本沒有把對方的說話聽住去,依然一步一步邁向特工隊伍。

領頭的特工見警告無效,便放下老式擴音器,別過頭問旁邊的特工:「那傢伙,是霹靂火嗎?」

被問話的特工先是一呆,然後說:「應該不是吧,霹靂火的文件檔案我有閱讀過,我印象中,依照文件記錄的話,霹靂火是菲尼斯•霍頓教授創造的人造人,只要一與氧氣接觸就會全身燃燒。雖然外表會被火包圍,但不至於會燒成白骨的。而且,霹靂火的戰衣還在會場內展覽,所以來者應該不會是霹靂火的。」

「不管了,他若再不停下,就攻擊吧。」領頭特工聽完下屬的回答,就直接下令。

此時,燃燒中的比利與特工隊伍只有百距離。

比利一直按本能向前走,完全看不出有停下來的意思。比利踏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一個火焰腳印。

隨著比利不斷前進,特工隊伍開始向比利射擊。然而,子彈擊中比利後,並沒有多小效果,那怕子彈打在頭骨,也沒有貫穿進去,只留下一個淺淺的子彈印。

在密集的子彈攻擊下,也只是減慢了比利前進的速度。

比利用雙手擋住彈雨,全身冒出更強烈的火焰,然後就衝向特工隊伍,顯然被特工隊伍的攻擊激怒了。

無數的戰鬥本能出現在比利大腦裹,本能地使出一連串閃避動作,躲開大部分子彈,衝至其中一個站得比較前的特工面前,揪起對方的衣領,一拳火焰骨拳揮下去,貫穿對方的頭顱。

火焰白骨比利擊殺了一個特工後,拋下對方的屍體,示威似的向其他特工嘶吼,然後再次發起攻擊。

比利不斷擊殺特工,全部都是一拳貫穿對方的頭顱,畫面極為暴力,在短短一分鐘,就把為數二十人的特工隊伍殺至只剩下包括領頭特工在內的五個人。

剩下的五個人極度震驚,持槍的手仍然指向比利,但不斷發抖,一發子彈也發不出。

比利一口氣殺掉十多個特工後,便不再發出攻擊,只是步向領頭特工。

比利一手抓着領頭特工的手槍,一手火焰就把槍管熔化掉。比利望着領頭特工,然後比畫了一隻中指,口裏吐出一句:「別再阻礙我。」

說完,就走回已經壞掉的P-47雷霆式戰鬥機,爬上駕駛座。

比利坐在駕駛座,手握駕駛儀,把身上的火焰傳到戰鬥機上。

整架戰鬥機頓時佈滿火焰,戰鬥機外型亦隨即變得充滿地獄氣色,大量火焰從引擎噴出。

骷髏比利怪異的一笑,駕駛着戰鬥機飛走,留下地上的五名特工和大量特工屍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