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那些臭蜘蛛也咬了我們,耶律風你確定我們不會有事?」走着走着,顧龍垂突然問。

五人之中,除了秦瀧和陳寂,基本上都被超級蜘蛛咬過,所以大家會不會有變化其實心裏沒有底的。

「不確定,太多未知因素了。另外,不要甚麼也問我好不好,我的智商只是比常人高,還沒能做到全知全能那麼妖孽。」耶律風頭也不回說。

「我先走了。」秦瀧突然說,然後又不見了身影。

大伙在秦瀧走後,就這樣一直走了兩小時。突然,耶律風腳下一軟,倒了下來,顧龍垂亦隨之倒下。



王震邦見狀,馬上上前扶着兩人。

可是不到兩秒,一陣頭昏腦漲的感覺直湧心頭,也直挺挺倒下,只剩陳寂一個原地發呆。

 「我昏迷了多久?」耶律風一醒來發現自己,王震邦和顧龍垂在同一張床上,便明白陳寂一個人背了他們回來,隨口問了一句。

「一日一夜了。」陳寂不冷不熱地答。

「是嗎,難怪有點餓,等他們都起來去吃點東西吧。」耶律風摸摸肚子,望着床上的二人說。



五分鐘後,兩人也逐漸醒來。

「獲得蜘蛛俠基礎強化,獲得吐絲技能,提高細胞活力,神經反應速度,肌肉組織強度,免疫力強度四項全部一百點!」三個被蜘蛛咬到的人腦袋響起主神的聲音。

「甚麼提高細胞活力,神經反應速度,肌肉組織強度,免疫力強度一大堆東西是甚麼呀?還有那吐絲技能,我真的成了蜘蛛俠嗎?」顧龍垂驚呼。

「我靠!你們聽到那機械式聲音?就我一個沒有,太不公平了!」陳寂見三人點頭,便開始發牢騷。

三人同時無視陳寂,走到餐廳,每人點了十個餐。



服務員上好菜後並沒有離開,而是留在附近看這三人如何吃這個量的食物。

俗語有云,好奇心害死貓,這服務員不看還好,看了差點沒嚇出病來。他們三人的速度算得上橫掃了,十分鐘吃掉十人份量,吃完還竟然說:「不錯,八分飽。」

旁邊暈倒一大片,這也太能吃了吧。

眾人吃完後,便出發前往奧斯本企業。 奧斯本企業體力強化劑研究部內,諾文.奧斯本一邊改良自己的體力強化劑,一邊喃喃:「加
了這蜘蛛基因,各項指數一定可以提升更多!」

當一切都完成後,諾文竟然叫助手幫他準備人體實驗,而實驗體竟是他自己!

諾文進入實驗箱,助手便放出氣化的體力強化劑。不到十秒,氣體已經充滿實驗箱,諾文吸入氣體後便開始痙攣,口吐白沫,最後
連心跳也停了。

諾文的助手急忙排出氣體,對諾文進行急救。



突然間,諾文恢復心跳,目露兇光,一把揪住助手說:「你沒利用價值了,死吧!」說完便拋助上到牆,牆上頓時滿是血液。 「再
過一星期應該是統一日節,綠魔當天應該會出現,我們先準備三套蜘蛛俠服,到時候與彼得聯手攻擊綠魔,而陳寂則在附近狙擊綠
魔。」耶律風開始指揮其他人工作。


不知不覺間,耶律風已經成為團隊的核心,雖然大家沒說,但耶律風的分析力和佈局能力暫時是無可替代的。

「我估計到時可能會有再變數,大家打配十二分精神,一但發現綠魔,盡可能纏住他!」耶律風很不安,他總覺得有些細節是他不
知道,而這細節卻可能對戰局有重大影響。 七天時間很快便過,統一日節作為奧斯本集團的一大節日,廣場一早設滿攤位和巨型氣
球。

耶律風一行人一早到達廣場,分配崗位。




「王震邦守廣場東面,顧龍垂守南面,我守西面,陳寂在廣場西面外1000米天台待命,現在各自到指定地點。」眾人頓時散開。

「喂,顧龍垂你走反了,那邊才是南面...」耶律風滿頭黑線,顧龍垂的方向感真不是一般的差。 慶典以樂隊的表演為開幕,可是樂
隊還沒有表演到一半,耶律風已經感覺到那不速之客的來臨。

果然,兩分鐘後,綠魔已經踩着飛行滑板在廣場上盤旋。

綠魔沒有給眾人時間反應,直接拋出一個炸彈,把奧斯本企業的董事炸成白骨,然後向民眾拋出另一個炸彈。

「不可對市民出手!」一個蜘蛛俠在這關鍵時盪過來,踢飛炸彈。

耶律風在人群中一掃,發現王震邦和顧龍垂都用詢問的目望向他,便知道是彼得出手了。他一點頭,表示他們也要出手,然後便立
刻換衣服了。

十來秒後,又有三蜘蛛俠盪出來攻擊綠魔。天空上的綠魔呆了,他不知道為何又殺出三個蜘蛛俠。



只見天上的四個蜘蛛俠你一拳我一腳,圍着綠魔窮追猛打,比街頭混混還不專業。

綠魔見形勢不對,立刻控制飛行滑板向人群俯衝,並噴出大量綠霧。

陳寂見綠魔向人群衝去,立刻向他的滑板射出一彈。子彈貫穿飛行滑板,導致滑板爆炸,綠魔亦從半空墮下。

正當眾人以為不可一世的綠魔就此被殺死,綠魔竟然從手中射出蜘蛛絲,借墮下的力量一盪,離開會場。

「變異綠魔...難道就是指有蜘蛛俠能力的綠魔?」耶律風望着逐漸遠去的綠魔,思索起這個問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