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彼得和他的同學出現在研究所外後,耶律風三人立刻動身尾隨他們。

此時,彼得的好友夏利和其父諾文.奧斯本亦出現了。

彼得跟奧斯本先生談了幾句後,便和夏利一起進入研究所。

奧斯本先生待彼得進入研究所後,不經意微微一笑,亦步進研究所。

這一切都看在耶律風眼中,耶律風突然問王震邦:「電影中,奧斯本先生在研究所有出現過嗎?」



「好像沒有吧。」王震邦想了一會答道。

耶律風若有所思點了頭。幾秒後,他突然驚叫:「糟了!劇情可能有變,快進去!」說完便率先衝進研究所。

「我們的研究員以五年心血,憑DNA圖譜,取得突破,我們運用合成轉移RNA,結合三種蜘蛛基因,精心研製了十五隻超級蜘
蛛...」三人一進研究所,便聽到研究員提到超級蜘蛛。

「彼得應該快要被咬了,要留意他有沒有被咬!」耶律風緊張地說。

「箱裏一隻也沒有。」女主角瑪利珍説。



「甚麼?!」研究員連忙跑到箱前察看。良久,研究員大叫:「特級警報!徹底封閉所有出入口!所有超級蜘蛛都逃出箱子,不能讓
牠們逃到城市!」

「任務改變,保證超級蜘蛛沒有逃至城裏,並保證彼得被超級蜘蛛咬。每逃出一隻超級蜘蛛扣除1000獎勵點,結束恐怖片時負分
者抹殺。」

機械式的聲音再次在五人腦中響起。

此時,在遠處休息的陳寂怪叫一聲:「我靠!怎麼會有突發事故的?不是按劇情走的嗎?」說完便憤憤拿起槍支趕往研究所。



研究所內的顧龍垂三人亦無語問蒼天,捉蜘蛛到底算是甚麼爛任務?

王震邦率先冷靜下來。他一拍耶律風後腦說:「我們三個應該就你腦筋最好使,快告訴我們怎做好吧。」

「下次別拍我腦袋,會變蠢的。回歸正題,首先你們有留意任務的文字陷阱嗎?」

耶律風沒等兩人回答便繼續說:「任務是要我們保證超級蜘蛛沒有逃至城裏,並保證彼得被超級蜘蛛咬。但問題是,我們怎分辨超級
蜘蛛和普通蜘蛛呢?」

王震邦和顧龍垂面面相覷,表示不知道。

「這一層我也不知道,另外就是,既然所有出口都被封死了,蜘蛛只能躲在人的衣服裏,待疏散人群時,離開研究所。」

「難道我們要人們裸體離開研究所嗎?」顧龍垂不解問到。



「白痴!任務沒有說不能殺死超級蜘蛛,我們只要留一隻下來咬彼得就夠了。」耶律風白了顧龍垂一眼。

突然,研究所內連續出現慘叫。耶律風一愣,然後恍然明白蜘蛛開始胡亂咬人了。

「快去捉蜘蛛!」耶律風一邊叫,一邊衝向最近裡蜘蛛咬的人,企圖捉蜘蛛。

誰知蜘蛛非但避開了,更反咬了耶律風一口。

相比起耶律風的笨拙,顧龍垂和王震邦顯然更有效率去捉蜘蛛。兩人都以自己的左臂為誘餌,引蜘蛛上前咬,然後右手拍死蜘蛛。

雖然都有被咬到,但效果卻是顯著的。
 
與此同時,一直潛伏在彼得身邊的秦瀧亦現身殺蜘蛛。



只見她兩手一揚,兩把手裏劍便射中天花上的兩隻蜘蛛。
 
「砰!」一顆子彈帶走了一隻蜘蛛的性命。

眾人沿子彈的軌跡一看,陳寂架好狙擊槍,向大家揮了下手。

就在大家各自為戰時,誰都沒有留意一個身影快速進了研究所的資料庫。

大約過了兩小時,十五隻超級蜘蛛有十四隻已經死,面剩下的一隻亦已被捉住,由秦瀧潛至彼得身邊,讓蜘蛛咬彼得一下。在這一切完成後,秦瀧便一掌拍死蜘蛛,同時,各人的腦袋又響起機械式聲音:「任務完成,全部超級蜘蛛消滅,全員獎勵3000獎
勵點,C級支線劇情一個,超級蜘蛛咬到彼得,全員獎勵1500獎勵點。承接任務,30天內殺死變異綠魔,30天內未完成任務全員
抹殺。」

「變異綠魔?甚麼來的?」顧龍垂問道。

「誰知道...見步行步吧,先去奧斯本企業看看吧。」耶律風淡淡地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