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31
  「奇怪,點解今日會有車蒞呢到?」近幾天習慣了這邊空無一車的景象,現在反而感到詫異。
  我沿大喊往消防局方向走去,先會合阿儀他們,再一起到公園尋找出口。至於剛才通話的手機……我決定收進褲袋。
  是第十三位、第十四位「參加者」嗎?我依舊在想這個問題,他們靠自己能走到出口附近,實力不容忽視。若果真是如此,那就有可能還有十五、十六位,使這場「遊戲」增添變數。
  不久就走到了消防局門前,停泊消防車、救護車的門緊閉,出口和花槽則乾淨整潔,更沒有任何戰鬥的痕跡。他們應該很安全,我也不禁鬆了一口氣。
  「阿儀?」我推開門,說。
  沒有人回應。
  「阿儀?玲姐?阿朗?」我說,但聽到的,只有回音。
  可能這裡比較大吧?我決定到每間房間搜索。這間消防局共有兩層,柔和綠色的外牆突顯古典,以維多利亞式的設計貫徹樂園風格。
  右面是那座停車間,以光電太陽能板合成物構造的屋頂,富維多利亞式設計的支柱,有幾部車停在這裡。陽光稍稍透入停車間,享受了片刻溫暖的寂寞。他們不會在停車間,我才發現自己又耽誤了時間。
  回到主消防大樓,那些房間似乎都沒有上鎖,看來他們的確曾經到過這裡。那些房間就如一般消防局那樣,有些文件,又有些相架、徽章什麼的,雖然也像學校有一些救援物資,但比學校來得要更實在。


  這裡的電供應正常,他們似乎並不是因為消防局受到破壞才離開。既然如此,就要看看哪裡有他們休憩的蹤跡,還要看看有沒有電子密室。
  我把每道門畫上一個記號,而且要知道各房的功用,更要看看有沒有明顯的提示。以玲姐他們慣常的做法,就算離開也會留下一些像紙條什麼的提示。
  不久,我便把主樓的房間略略看過一次,他們似乎真的離開了,而且連線索也沒有留下…… 
  旁邊的警崗站我也搜索過了,可是還不留下什麼特別的東西。這下就奇怪,難道是在阿朗到埗後發生了什麼嗎?我想了一想,決定走到訓練用的消防樓看看。
  從這邊俯視消防局,的確沒有異樣,況且供電正常,一定不受那些石頭怪人的騷擾。最有可能,就是阿朗到埗後,帶他們走到其他地方去。那是什麼?從這裡俯視操場,竟看到一些故意灑下的白色:「3」、「1」、「8」。
  「3、1、8」是指什麼?這數字似曾相識,是我剛才看到的嗎?噢!對了,是散落地上的文件,背後寫的號碼。我還以為是消防局的人寫下,如今看來就是他們所給的提示。
  最接近這裡而又有「318」的,我只想到了是個地方或者什麼儲物櫃。他們果然離開了,難道是酒店的房號?
  既然想到了,我馬上起行,距離相約神秘人的時間剩下數小時,要在這之前找到他們,告訴他們這個消息。
  我回到辦公室拿了車匙,駕救護車駛往酒店方向。不經不過,在消防局裡東奔西跑了差不多一個小時,路上的車就更多。現在差不多九時……難道樂園今天重開了嗎?
  不一會兒,來到了酒店附近。這邊有兩間酒店,一間以維多利亞式設計建成;另一間則較為摩登。是哪一邊的「318」?我不知道,但這些時候,我都是倚仗直覺,維多利亞式設計的那間,好像比較「有感覺」一點……


  今天的酒店的旅客可不少,就像以往一樣熱鬧。我下車後,便從正門進入。看門人替我開門,迎面而來的是幾個怪人,神色凝重,身穿簡樸衣服。呸!怪人哪有什麼表情!不過說起怪人,倒覺得今天所看到的怪人,比以前看到的更像活人。除了身體比以前看到的靈活,他們似乎也能說話。不過我為什麼要在意這些事情?反正他們也只是閒角,在這場「遊戲」裡根本無關痛癢。
  我從樓梯走到三樓,再從長長的走廊一直走到318號房,按下門鈴……
  「係阿晨。」阿儀邊說邊開門。「快啲入蒞。」她說,然後望向走廊的左右兩邊,確保沒人後立刻關門。
  「咁神秘?搞咩啊。」我笑說。
  「等陣同你講啲嘢。」阿儀凝重地說。
  「阿晨,終於到啦?」玲姐坐在辦公桌上,說。
  「阿朗呢?佢唔係去揾你地咩?」其實我看到了阿朗的行李,他曾經在此。
  「阿朗等陣返,佢本來都出左去揾你同其他人。」玲姐說。
  「咁都啱,我都覺得係時候要一齊走。」我說。「係呢?你地又會係消防局就知道係住呢間房?」
  「個Number係阿朗之後返去寫,總之你蒞到就得。」玲姐說。


  「你地點解過蒞?」我說。「消防局唔會安全啲咩?」
  「阿朗話酒店都好似安全,而且嘢食同瞓嘅地方都好啲,所以我地就跟佢過蒞。」阿儀說。
  「係,呢到係幾好,而且我地ORDER啲乜,啲怪人都會照畀。」玲姐拿了個酒杯,倒了在旁的紅酒給我。
  我猶豫了一會,還是不太敢拿,這時候的我不會放下戒心。於是推搪說:「我唔飲啦,你知我飲酒會瞓著架啦。」
  「唔緊要啦,謹慎啲都啱。」阿儀說。
  「咁所以你地貪呢到舒服先過蒞?我諗唔會掛。」我說。
  「阿晨,我地發現咗啲嘢。」玲姐放下酒杯,說。
  「咩?揾到叛徒?」我說。
  「唔係,係呢到先有。我地覺得,呢到啲怪人正常好多,甚至可以話係個正常人。」玲姐說。
  「嗯,我都留意到。不過到底點解?」我說。
  「如果你都唔知,我地更加唔會知。」阿儀說。
  「佢地睇落好似正常咁,而且都識講嘢。你唔覺得件事係越來越奇怪?舉個例呀,如果佢地好似喪屍咁,唔係應該會越來越嚴重架咩?但係而家睇落就越來越正常?」玲姐說。
  「所以佢地應該唔係中咩病毒之類?如果真係中病毒,咁會唔會係我地接近咗呢個出口,所以啲人自動好返?或者,可以推斷,越接近出口嘅人越正常。」我說。
  不過我又馬上駁回我的說話:「不過,後者機會細啲,你地可能冇留意,我蒞個陣出面有返車。」
  阿儀驚訝地說:「咁即係成個香港都係咁?」


  「我唔肯定,不過呢點有咩影響?我諗唔明。」我說。
  「可能冇影響呢?」玲姐說。「不過我叫阿朗出去留意埋。」
  「或者有啲咩嘢可能同佢地有關呢?例如問佢地會唔會知道出口係邊?」阿儀說。
  「會唔會咁易?」我笑說,但阿儀提醒了我那通電話,會不會有什麼暗示。
  「其他人呢?其他人點?」玲姐終於問到了重點。
  我馬上沉下來,說:「浩仔唔係到啦。阿凱同埋Hugo唔見咗。」
  「浩仔……件事我地知道。」玲姐仍不禁傷心。
  「知道?知道啲乜?」我說。
  「知道佢死咗。」阿儀說。
  「點解?」我說。阿儀不回答,只是望了望玲姐。
  「我知唔關你事。」玲姐說。「其實我都知佢好危險,但佢一直都話冇問題。」
  「的確過咗咁耐都冇問題……所以你地估係卓仔佢地做?」我說。
  「唔係重可以係邊個?」玲姐問。「唔通係啲怪人做?」
  「不過唔使太擔心,我懷疑呢到嘅死同真死係唔同,不過我未肯定。」我說。
  「阿凱佢地呢?你係咪有咩消息?」阿儀緊張地說。


  「我同阿凱入咗去過山車個到揾浩仔,我地見到浩仔唔知點解係地下,但係阿凱好快就畀Hugo撞到。佢地個邊好黑,但我估佢地應該打起上蒞。」我說。
  「阿凱點會夠打?」阿儀說。
  「唔係,因為個邊好黑,阿凱反而佔優。而且佢都有健身,體力唔算差。」我說。
  「但係之後?」玲姐問。「點解佢同Hugo會唔見?」
  「我都唔知,但係隔咗一陣就冇再有佢地兩個把聲,但係又揾佢地唔到。」我答道。
  「好奇怪,會唔會係呢到都好似行過去消防局個啲咁,有密道或者係洞穴?」
  還未回答,就有「叮噹」一聲。
  「會係邊個?」阿儀邊走邊說。
  「係警察,係似警察嘅怪人。」阿儀說。
  我和玲姐對望,都想看個究竟,於是也點了點頭,示意阿儀開門。
  「唔好意思。」開門似是兩個魁梧的男警察,我認不出是在穿什麼服裝,但斷不是一般巡邏的裝束。而且看氣息就跟之前在旺角的怪人警察大不相同,他們就像我們一樣,仿如活在「現實世界」裡。
  「係,請問你地有咩事?」阿儀說。
  「想阻你地一陣,請問你地有冇見過呢幾個人?」其中一個邊說邊拿起一個不知什麼板,反正就顯示了幾個臉孔。
  阿儀搖了搖頭,準備回答;我好奇他們想知道些什麼,便走上前來看那些「臉孔」,看起來口臉似曾相識。不過這些像外國人的臉孔嘛,在我眼中也都是有七、八成相似,哪記得這麼多?
  我說:「冇見過喎,係咪有咩事?」


  他們沒有回答,但和善的樣子變成了凝重的神色,我大概猜對了什麼。
  「既然冇,唔該哂。」另一個說。警方上酒店尋人這種不可思議的事件,或許只能在這裡經歷。
  距離約定電話那人的時間越來越近,我決定要回那間餐廳看個究竟。我走上前問:「你地想留係到定係跟我去公園?我地要盡快揾到個出口。」
  玲姐想了一想,說:「我留係到等阿朗,我地轉頭就係城堡到等。」
  「好,就咁話啦。」我說,阿儀點了點頭。於是,我們便離開酒店,向公園駛去。
  「阿晨,你諗緊咩?」阿儀說。
  我回過神來,說:「冇,我諗唔明。點解啲怪人越蒞越正常;同埋,我收到一個不知名嘅電話。」
  阿儀吃了一驚,說:「咩電話?」
  我說:「竟然唔係我地十二個,重有一對情侶。」
  我簡略說了一遍,阿儀也驚訝地說:「竟然會係咁,咦,咁會唔會同警察上門有關?」
  「我都唔知,係咁簡單就好。係呢?你記唔記得公園有冇發生過咩特別事?」我說。
  「冇呀,都冇咩特別嘢,都係開多幾個園區咁樣。」
  這時候的公園,人山人海,就像平日一樣熱鬧。
  「阿晴?個個係咪阿晴?」阿儀看到了大街正中似是晴晴的背影,問我。
  「晴晴。」我索性叫了一聲。回頭的竟真的是晴晴,我和阿儀相視一下,這個晴晴與我們之前看到的,好像有點不同。雖然不單是長頭髮之別,但暫時也說不出其他差別所在,我決定叫她阿晴以作識別。


  「阿晴,係你呀。你冇事嘛?」阿儀說。
  「嗨,請問你係……」阿晴望向我說,阿儀不理解,也望向我。
  「佢叫阿儀,我今日同佢蒞。係呢,你係到做咩?」我裝冷靜。
  「哦,我囉大頭蝦,漏咗個電話係附近,PETER約咗個人去個邊交收返。」阿晴指了一指右邊那間餐廳。
  我還是想不明白,但已能斷定電話裡的正是晴晴和PETER。我馬上從背包拿出那部手機,說:「你睇下,係咪呢部?」
  「點…..點解……係你到……咁…….」阿晴驚訝地說。
  不知為何,我總覺得有點不對勁,便說:「轉頭再話你知。PETER係咪去咗個邊?我幫你叫佢返蒞。」我還未等回答,便馬上跑前幾步。
  突然一聲巨響,火光從那間餐廳衝天而出,一股熱氣傳來。我合眼彎腰,用手臂掩臉,突然感到一下離心力……
 
Line 31 ends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