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1
  「喂…..喂……有冇人啊?」一陣煩擾的拍門聲,到底是誰一大清早在拍門,我才睡個幾小時,連動個手指也不想,順手把被蓋在耳上。
  「喂……喂……冇人?呢到冇人?喂!」這種大叫哪是被子能遮掩得住?我又是一個醒睡的人,根本不能入眠。我一個側身,合著眼大叫:「媽咪,叫隔離屋個裝修佬咪嘈啦,好煩啊!」我想大概是我媽已經動用全身力氣叫停了那個「煩人」,換來入睡的清靜……
  「喂,呢邊都冇?」「拍拍拍拍拍……」「搞錯呀!拍拍拍拍……」真的受夠了,一個美好甜睡的清早,一個習慣清早睡晏就起床的「大好青年」,竟然為了一個神經漢起床,我媽應該是出門了,她比我更受不了這樣的騷擾。一個深呼吸後,「Please……一早起身係到喂喂喂。頂!」我一邊下床,一邊開口埋怨。「搞錯?你就真係搞……」門打開的一刻,我整個人向後跌倒。
  「喂!原來係你呢到!」迎面而來的是阿凱,我跟他從中學相識至今,也有十多年。他是個高材生,從來都是一副書生相;現在的他,是一個剛入職不久的金融才俊,月薪是別人的四五倍,叫人好生羨慕。
  「咩…..咩係我呢到?」我完全呆住了。「你……你點會係到……你點會……入到我屋企?我阿……阿媽開門畀你架?」
  「我點知唧,問問問,我識答就答左啦。」他繞了我房間一圈,其實也就只有幾步,然後回到門口的位置,說:「你個咩樣蒞,我都好驚架!明明係我間房,點會開極門都開唔到?一開就係你間房?」他邊說邊示範把那道門開開關關。從那門望向,竟然真的是他的房間,那不應該是我家客廳嗎?
 
  「你咁嘅表情……發生左架啦。諗下解決辦法啦好嗎?」阿凱果然是個實際的人,沒他的提點,我想我要為這件奇怪的事呆上幾小時。
  「咁……咁我地點出去?」我還沒反應過來。
  「唔該哂你,邊有人問啲咁有用嘅問題?」阿凱邊四處望望邊說。


  「我地冇發夢架可?」我再想確認一次。
  「係真係我呀,我係到OK?我地兩間房連埋左。聽唔聽到個地板有聲?」阿凱邊連踏地板邊說。
  「咁你係咁踩佢,實有聲架。」我說。
  「嘖,我係想話你知,唔係發緊夢,唔通我要行埋蒞打你兩巴先知咩…..」阿凱在我腦海的形象果然太鮮明,連夢中的他也一模一樣。
  「喂,喂。你又想瞓?醒啦喂!唔係發緊夢架,要走啦!」阿凱說。
  「拍、拍」「嘩,好痛!」我的臉上有兩個大大的紅掌印。「我頂!係真架?」我說。
  「你好長氣…..快啲醒啦,幫手睇下點出去。」阿凱說。
  我戴過眼鏡,才發現阿凱如假包換的站在我面前,一副精神奕奕的臉,跟我自然是天與地。「唔係係到玩密室逃脫掛?我最憎玩呢啲遊戲,成日話要推理,其實只係想我地諗設計個條友諗到嘅野。」我一邊開始尋找離開的方向一邊說。
  「真係走到再講啦。」阿凱沒好氣地說。
  「咁係呀嘛,如果真係係到玩咩密室逃脫,真係想棄GAME,我玩過一次,一啲都唔好玩嘅,同班朋友用左成廿分鐘都解唔到第一個鎖,最後要搵人幫,幾懦……」我邊試那道門邊說。


  「跟住間房又搞到好似好搞恐怖咁,唔知想點,之後就不停解鎖解鎖解鎖,連個故仔呀,有趣既線索都冇。」
  「嗯嗯嗯。」只聽到阿凱說了這三個字。
 
  「道門,點解可以連住我地兩個間房既呢?哈哈。」我邊搖房門邊說。
  「我點知唧…..救命呀,快啲出去啦,唔好講咁多野,搵到出口先。」阿凱心急起來。
  「冇見過你咁心急。」我說。
  「我敲左你道門廿分鐘啦,又話醒瞓,敲極都唔識起身。」阿凱說。
  「廿分鐘?咁多咩?即係而家好早?」我說。
  「我起左身冇耐就敲啦,出唔到去呀嘛,重要返工架。」阿凱說。
  「咁即係我瞓左兩個鐘就醒左啦……想點……」我說。


  「你又咁夜瞓?好心你正正常常搵返份工啦。」阿凱說。
  「我有架,咪做下Part-time囉。」我說。
  「係你之前個種呀,我記得你之前好有心、好勇、好主動叫人開個Post你做架。」阿凱說。
  「大佬兩年前啦,更何況人地過左陣就唔要我啦,真正既野都未畀我做過呀!」我說。
  「你實搵到架喎,最多咪由低做起,好多人都係咁架。」阿凱說。
  「我有架,記唔記得我咪話過想入個間好多人玩嘅遊戲公司,我真係覺得我得架,我已經唔係要去寫程式架啦,點知都係話我唔夾。」我說。
  「佢緊係覺得你冇經驗啦,你咪做住低層先,慢慢蒞架嘛。」阿凱說。
  「唔係做唔做低層嘅問題,而係我做唔做到,你叫我諗野度橋我真係得架,但你叫我對住部電腦騰文、去影印、沖咖啡、送件,我重蠢過啲阿姐!何況咁樣,我都睇唔出佢幾時覺得我真正識嘅係諗野度橋。」我說。
  「咁連低層都唔做,又真係好難搵架喎。」阿凱說。
  「咁你有冇做過低層?」不等他回答。「冇呀嘛!」
  「咁我……咁緊係揀個啲工啦,揀返BBA個啲,啲HR問返你咩事添呀。」
  「咁咪係囉,咁點解我一定要揀由影印、送件、沖咖啡開始上去個POST,而唔係好似你做銀行個陣咁,係拎個POST嘅人工去巡視同學習呀,我就唔明。」我說。
  「明明個人腦就係剩係做到某啲事,點解要畀啲根本唔關佢事嘅野佢做?我唔係話我特別叻之類,我連小事都做唔到就知我唔叻,但係我真係做到某個POST做到嘅野喎。」
  「嗯嗯嗯。」不知道阿凱是認為比不上他,還是懶得理會我,他沒再反駁,只管在亂弄我的書桌。
 


  我們二人靜了一會,他忽然衷心地說:「信自己,你得嘅。」
  「我都想,你話過,呢個世界冇懷才不遇。」不知道為什麼我聽他的說話,一陣陣酸酸的感覺湧上心。
  「或者時候未到喞,又唔使咁灰。」他真是積極面對人生。
  「我都唔想,但我冇辦法唔咁樣諗。或者本身個人諗野係咁。」我嘆了一口氣說。
  「你條路係難行啲,但係一定會成功既,堅持囉堅持,我好欣賞你有理想架,我呢啲就冇。」阿凱繼續安慰我。
  「哈,咁我都好羨慕你而家搵咁多。」這種挖別人苦式的自嘲真是我的專長。
  「呢邊冇啦,到底有咩方法出到去……」阿凱不回應我的話。
  「衣櫃?試下衣櫃?可能好似納尼亞咁,係個魔衣櫥!」我說。
  「你呢啲位就零舍醒啦,我剩係諗到啲明星幾時「出櫃」!」阿凱笑說。
  「重有心情講笑,咁咩都要試下啦。你間房呢?你間房搵過未?」我說。
  「搵過啦,頭先敲極你未醒我就去搵,搵到我覺得冇啦,就敲返你道門,點知你就醒啦。」阿凱說。
  「原來係咁,嘩,你搞到我張榙咁亂想點呀…….」我邊走過去整理邊說。
  「呢個時候你重執呢啲,咁小事轉頭先搞啦。」阿凱一臉不滿地說。
  「唉,算啦。」我也停止做這些不等閒的事,邊走去已關上的門。
  「喂,我去你間房睇下。」我打開房門,踏步向前。


  「哦,好啊。」阿凱還在檢查我的衣櫃。
  豈料一離開房間,忽然眼前一黑,絆到個硬物,我大叫一聲,整個人瞬間向前跌倒。一把熟悉的女聲傳入我耳中:「晨晨!你點出現架!見到你就好啦……」
Line 1 End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