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e 22
  「我地可以一齊死係到。」我冷冷的說。「咁都幾好。」令人不寒而慄。
  Hugo和阿凱坐在地上,在旁阿晴和阿儀分別替他們治理傷口。Hugo本來就是運動健將般的頗為健碩的身型,以前是籃球隊的他,顯然只是在阿凱反抗之際有點瘀痕,不太礙事;倒是阿凱受了往臉上的一拳,唇邊流了點血,再加上之後幾下突如其來的攻擊,臉和手臂明顯多了些瘀傷。幸好他也不再是以前中學時的「感冒超人」,工作再忙也能在自家公司的指定健身房做點運動,體能恐怕比我還要好,所以也沒大緊要。
  剛把他們隔開的阿朗說:「阿晨講得啱,我地再咁樣分裂落去只會輸!」
  Hugo二人相互對望,看眼神仍不太願意合作,但阿凱望了望我,說:「咁你覺得可以點?」
  阿朗說:「我地使唔使揾返玲姐先?佢應該唔會行到好遠。」
  我說:「唔使,佢之後自然會同返我地會合,況且佢而家一定隱緊形,我地根本揾佢唔到。」事情弄成這樣,大家也只得點頭同意。
  「大家得兩個選擇,好簡單,一係跟我嘅方法,一係死。」我又冷冷的說道。
  阿花突然舉了舉手,問:「晨……阿晨……我想問。」說畢她便走前來,問:「你覺得我使唔使感應所有人,咁樣會唔會安全啲?」
  我斬釘截鐵地說:「唔使,呢個時候應該相信所有人。如果連在場嘅人都唔信,我地重點行落去?剩係卓仔個邊已經難應付。」我故意提高聲浪,使在場的人都有意無意聽到我說的話。
  阿花總是認同我的說法,這次也不例外,她說:「好啦。」她的臉一臉猶豫,但依舊相信了我,可能是怪自己的「用處」不大吧。


  「我講過,呢邊唔守得。因為卓仔佢地都知道位置,好可能會引警察之類蒞捉我地。所以我地一定要走。蒞緊我想同大家一樣嘢,好希望你地在場一個,唔係泄露出去。」我說。
  就算大家都默不作聲,我也管不了這麼多。我說:「我想講嘅嘢,係我同芷君揾到嘅線索。」
  看到他們半信半疑的面孔,我又再一次感到我們所有人都不能像從前親密。但我無暇理會他們的反應,接住說:「我肯同大家分享,係因為我信在場每一位,我覺得大家都係隊友,團結先會嬴。我唔介意你地點睇,到而家信邊個唔信邊個。有玩過狼人嘅,都可能知而家呢一秒係朋友嘅,下一秒可能已經唔係。但係,我冇所謂。就算去到最後我輸、我死,只要出到去,都唔係問題。相信我,我一定會帶大家走返出去,我唔會畀大家死係到。」
  「好,廢話講完。我同芷君揾到一樣好重要嘅嘢,我想畀大家睇咗先。」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堆紙張,放在地上。好奇心促使他們暫時放下成見,圍觀那堆凌亂的紙張。
  「咩蒞架,一條條線咁。」Hugo撥了一撥那堆紙。
  「咁樣睇,又真係睇唔出係啲咩。」阿凱拿起靠近的兩三張,仔細查閱。
  接下來的自然也是他們在說我的線索很複雜、看不懂之類的,唯有阿朗忽然問:「阿晨,你呢啲嘢係邊到揾返蒞?」
  我猶豫了幾秒,說:「你都去過?我同芷君蕩失路,竟然誤打誤撞揾到呢堆嘢。」
  阿朗聽後,眼眉動了一動,神色有異地說:「唔係呀,我好似之前係邊到見過?」他在思考,聲音也因而漸小。我猜他一時三刻也想不到什麼,便又看看其他人的反應。
  隔了一會,眾人還摸不著頭腦。而眾人當中,阿儀不算投入,趁大家稍微靜下來,便問:「阿晨,你係咪有咩打算?」


  「我都諗過好多可能,但係一時三刻都未必解到呢個謎,所以大家估唔到諗唔到,我都預咗架啦。我地要……」話未說畢,外面忽然傳來一些怪聲。
  眾人都呆了一呆,然後望了一望阿凱。阿凱點了點頭,說:「我聽聽。」在場所有人的神情凝重,大概是猜到了危險即將「降臨」;話雖如此,一眾的臉色都只是比之前稍為認真一點,特別是晴晴和阿花,已不再像以往那般顯露驚恐和緊張,想必是漸漸習慣這種感覺了吧。
  「我聽到,好似係好重嘅腳步聲。」阿凱詫異地說,又按了按耳朵的耳機。
  「聽唔聽到有幾多人?」阿儀問。
  「聽唔清,唔少啦,我重未可以好仔細咁聽。」阿凱答得焦急,顯然他在埋怨自己未能夠掌握能力。
  「叫你做少少嘢都做唔好嘅,呀金融大少。都係等我自己蒞啦。」Hugo說,說畢便立刻站了起來,快步往大門走去,轉身跳往出口的通道。
  「唔好行住!Hugo!」我大叫,喊得有點急躁。
  Hugo此時已在出口前,聽到我大聲叫喊,數秒之間那運動鞋發出的腳步聲,從出口那邊傳到大門,回來時還打了一個空翻,笑住說:「點呀晨哥,你唔係驚我唔掂下嘛?」他頓了一頓,跳了兩跳,又說:「我好Fit架。」
  阿朗說:「係,Hugo唔會有事,再唔係我同佢去。」阿朗是怕我不太信任Hugo嗎?
  我笑住說:「我信Hugo嘅能力,但係大家更加要信我。經驗話我知,如果出面係怪人,佢地會一次比一次強,一次一次咁掌握我地嘅能力。唔知你地有冇睇過兩年前有套日本動漫,佢地就好似個堆識進化嘅小強咁,越蒞越勁。」如果阿謙在這裡,應該最能明白我在說些什麼,畢竟他較為熟悉動漫。


  「咁即係點?」阿花說。
  「即係我驚出面已經有埋伏。」我說,終於省略了十萬八千字。
  「OK,我信你。」Hugo望了望左邊,回答道。
  「咁我地而家點做?」阿儀說。
  「我地要走,但係走之前用你地個部手機影低我嘅線索先,咁就算分開咗都可以用到,拍得幾多得幾多。」我說。
  眾人點了點頭,開始逐一拍下那堆「線索」。阿花邊記錄邊說:「阿晨,你真係好好人。連呢個咁重要嘅線索都畀埋我地。」
  「好似重要唧,可能唔係呢。唔緊要啦,講好要嬴。阿凱你繼續留意住出面嘅舉動,我地隨時閃人。」我邊收拾細軟,邊說。
  「好。」阿凱說「左面又有另一班人,啲聲咁怪……我估係怪人蒞,頭先個批都係,但係…….啲腳步唔係好同……」
  「總之有好多怪人?咁我地要快啲走。」晴晴拍了好幾張照,收拾自己的物品說。
  「行。」阿朗說,一眾人也準備就緒。
  「我地行啦。」我說。「阿凱,行啦。」我拍了拍阿凱的肩膀,怕他戴上半邊耳機沒聽到我們的對話。
  我帶一眾走出大門,往右走去。
  「出口唔係係左面咩?阿晨?」晴晴說。
  「係,但唔止得一個出口,我知道有一個係係呢邊,應該可以避開啲埋伏。」我邊走邊答道。
  我們大約走了數十步,此時又有兩個路口,我停住說:「Hugo殿後,阿凱拍住我,做我地嘅聲音雷達;晴晴、阿花、阿儀係中間嘅位置,條路越蒞越窄,你地係中間係最安全。阿朗你係阿凱同晴晴中間,護住佢地。」


  眾人點了點頭,我就開始轉入左面的通道。通道收窄,由我們剛開始走的那個橫向能容納兩三人完全站立,到現在只能一個一個彎腰走。
  「都係我唔好,如果我頭先有一直聽緊,就唔會啲怪人都唔知。」阿凱說。
  「唔使講呢啲啦,總之而家走到就可以。」我對阿凱說,然後又對其他人說:「等陣我想大家分隊行,始終咁係最有效。」
  「好,我同Hugo一隊。」晴晴說。
  「我就係想趁今次好好修補下大家嘅關係,所以大家唔好同之前一隊過嘅人一齊行。晴晴我想你同阿凱一隊,佢可以早啲知道有危險,你又有能力係危急時處理,只要你冷靜啲就冇問題。」
  阿凱伸手給我打了一個「OK」的手勢,晴晴沒再說話,看來也不反對我的提議。
  此時阿儀說:「阿晨,我今次同你一隊。」她頓了一頓,說:「我唔會畀你有事,我可以控制到個時間,可以幫你。」
  我點了點頭,相信她沒有惡意,說:「好,咁麻煩你啦。既然係咁,Hugo你同阿花一隊,麻煩你保護下佢。佢一個唔容易應付一大班怪人,如果有你係到,就算唔夠打都可以走。」
  「阿晨我……」我打斷阿花的緊張,說:「阿花,OK架,照做啦。」
  Hugo自信地說:「放心,我會睇實。」
  我說:「好,阿朗,我只係想你做一樣嘢。等陣出到去,幫我地引開啲怪人,之後留意下佢地分隊同服飾之類。我諗我地要好好分析下班怪人,順便睇下會唔會揾到玲姐。」
  阿朗點了點頭,說:「哦。使唔使揾埋卓狗佢地?」
  我說:「唔好花太多時間去揾佢地,佢地嘅打起上蒞比我地著數,所以唔會出咩大事。」
  阿朗說了聲好,我又說:「大家今次一定要善用手機,每兩個鐘請大家去附近嘅發射站或者街市,打一打卡確保安全。去到個啲地方部手機就會自然有嘢唔同,大家到時就會知點樣可以打到卡。」
  我又說:「今次嘅目的好簡單,就係要解到個出口。大家唔使鬥快,我地要齊齊整整去到個到集合,只要有人確認到個出口。我估個到附近亦都會有啲類似發射站嘅地方,到時請你地係個到打卡,我地會盡快趕到。」


  話剛說畢,就走到這出口,我用手向前扭了一扭,再推開前方那圓形的蓋。門打開,我們直接就從這裡跳下去……
 
Line 22 ends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