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III:維吉爾-
 
二零一六年七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2lbFn81Jj80
 
「個大埔女仔都完左啦,咁跟住做咩啊?」:Franz問道
 
「我睇開左啦......兒女私情?隨緣啦」:我嘆道
 
「哇,琴仔,咁就算架啦?」Franz笑問道:「紫琴呢咁?你有冇哄番佢開心啊?」
 


「佢咪又係咁,可以點知」:我無奈地說道
 
「但話說Davin最後都係冇同Luey一齊喎」:Franz笑道
 
「下?係咩?」:我驚奇地問道
 
「頂你,我咁遠都收到佢地風啦,你就起呢到喳喎都唔知?」:Franz問道
 
「我真係唔知喎,點解既?」:我好奇地問道
 


「好似話係Davin之後同你有左同樣既覺悟,知道人地做無國界義工,再加上自己都有可能去做,分開太遠變數太大;而且紫琴又唔係真係對Davin好有Feel,所以Davin放棄左」:Franz說
 
原來如此,我還真的不知道呢。
 
「你呢咁?其實你服完兵役就應該Move on啦,仲比以前既事拖住自己做咩姐?而家仲有野可以阻住你地姐?」:Franz問道
 
「你都識講人地出去做義工啦,你想我點姐?咁就咁啦,隨緣啦」:我嘆道
 
「你地既事我唔知啦,你地點做我都理唔到,」Franz語重心長地嘆道:「不過呢,我覺得,呢個世界上有兩種人,有啲人自己有情緒唔開心既時候會發洩起人身上,唔單只係罵你先算架,黑面啊、藍剔啊、比哂啲野你做啊等等其實都代表佢正起到將自己既情緒發洩起你身上;但另外有啲人就算有事或者甚至比人屈都好,佢都唔會出聲,剩係默默咁收埋起心中自己承受,仲要起人前扮到若無其事,繼續去待人友善」:Franz說道
 


「紫琴正正就係呢種女仔,溫柔賢淑,寧願自己委屈,都時時顧住人地感受既人,」Franz微笑說:「得閒氹下人啦琴仔」
 
......
 
翌日 全港青年交流營兩日前
 
這天完成工作後,我回到教會參與義工工作,卻聽到樓下的康樂廳傳來悅耳的琴聲......
 
我走下樓,深呼吸了一口,然後靜靜地坐在那彈琴的女孩身後,欣賞著她雙手在琴鍵上那輕柔的舞動。
 
今天的她上身穿著白色的裇衫和淡粉色的毛外套,下身穿著一條黑色長裙,配上她那散發著醉人清香的淺棕色長髮,氣若幽蘭盡顯出她那天使的優雅。
 
忘掉砌過的沙,回憶的堡壘,剎那已倒下......

面對這墳起的荒土,你註定學會瀟灑。


 
你說得對,我人生如同荒土般充滿困難、挑戰和憂傷,但其實執著也無用,面對我人生的這片荒土,我註定要學會瀟灑。

階磚不會拒絕磨蝕,花不可幽禁落霞......
 
「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又再惋惜有用嗎?」:紫琴溫柔地唱道

忘掉愛過的他......
 
-------------------------------------------------------------------------------------------------------
正當我沉醉在我那愛情故事的世界中時,一陣淡淡的薰衣草香從我後方傳來,一位女孩在我身後坐下...
 
我嘆道:「你成日咁坐起我後面睇住我彈琴,又唔彈番比我聽,你唔覺得對我好唔公平架咩?
 
「咩喎,睇下喳嘛...我好少練琴啦,聽下你彈唔好咩?」紫琴笑說:「你果杯咩黎架?


-------------------------------------------------------------------------------------------------------
 
琴兒,你終於來兌現你的承諾了,很好,那麼,彈完這首歌,我們便忘掉對方吧......

忘掉有過的家,小餐枱沙發雪櫃及兩份紅茶,溫馨的光境不過借出到期拿回嗎?

終須會時辰到,別怕。
 
請放下手裡那鎖匙,好嗎?......
 
......
 
彈完這曲後,紫琴呼了一口氣,尷尬地轉過身來,靜靜地凝望著我,眼神中透著疑惑和不捨。
 
「少左見你既近排?」:紫琴關心地問道


 
「係啊,做野忙左」:我隨便找個藉口
 
紫琴認真地看著我的雙眼,問道:「你點啊?」
 
「冇野,做完兵姐」:我苦笑說
 
「下?做兵?」紫琴驚奇地問道:「佢......一腳踏兩船咩?」
 
我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洩氣地說道:「如果我從來都係隻兵,唔係一條船既話,咁佢咪唔算囉」
 
「唔緊要啦,都過左去啦......」:紫琴靦腆地說
 
「你差唔多走啦下」:我黯然道
 


「嗯,」紫琴看了看我,然後苦笑說:「我準備好架啦」
 
我不捨地看著琴兒,感慨地問道:「點解放棄原本起香港果份高薪厚職既工作,黎做無國界義工?」
 
「錢姐,無所謂啦,橫掂錢有好多野都買唔到既」:紫琴嘆道
 
「點解要做無國界義工?」:我問道
 
紫琴嫣然一笑,說:「因為每個人都會有遇到人生低潮,痛苦掙扎既時候,自己一個真係頂唔順,想要搵個人靠一靠,搵個膊頭挨一挨......」
 
紫琴看著我說:「我覺得自己好幸運,我由細到大起教會就係有好多咁既人起我身邊比我挨,當我失落、受挫折既時候。」
 
琴兒微笑說:「所以我會諗,如果我自己可以成為呢個比其人挨、比人依靠既人的話,你話咁幾好呢? Just like you...」
 
我搖搖頭,黯然道:「我唔係......」
 
我對自己發過誓,絕對不會阻止她去當無國界義工,絕對不會碰她。
 
「雖然你奇奇怪怪,但你起我心目中係個好犀利、對人好好既人,」:琴兒含情脈脈地凝望著我,哽咽道:「好多謝你一直以黎起我身邊幫助我......」
 
我與妳曾一起闖過重重難關,曾一度離愛情靠得那麼近,但兜兜轉轉,最後我還是只有一個選擇,就是瀟灑。
 
我也深情地看著她那水靈靈的雙瞳,哽咽道:「有緣的話,See you in Hong Kong......」
 
我禮貌地伸出手來,紫琴也伸出她那纖柔的手來與我握手,我們最後一次握著對方的手,呆呆地凝望著對方,眼神有著千絲萬縷的情感,卻講不出聲......
 
-------------------------------------------------------------------------------------------------------
紫琴急忙拉我坐下,有氣無力地說:「做咩啊你?!成車人都望住你啦...
 
「講到呢句既時候,係兩個學生一齊企起身架囉!」:我解釋道
 
紫琴嘴角上揚地說:「仲玩呢啲,傻仔Vergil...
 
「我唔係傻,係想你笑,因為...」我唱道:「笑聲笑聲,滿載溫馨,快樂發心內~
 
我一唱出這句,紫琴終於忍不住,立即噗哧一笑,然後有氣無力地看著我...
 
「有咩好唔開心姐?笑番咪靚女囉」:我哄道
-------------------------------------------------------------------------------------------------------
 
歌詞再一次在腦海中浮現......
 
忘掉砌過的沙,回憶的堡壘,剎那已倒下......
 
琴兒,我們在澳門的故事就到這裡結束吧,有緣的話,我們換座城市再戀過。
 
琴兒依依不捨地看著我,問道:「要唔要我email?」
 
......
 
我看著她那傾國傾城的臉容,我與她有過的快樂回憶如同走馬燈般在我腦海中閃過,我心亂如麻地深呼吸了一口,把自己對她的所有感情深藏心中,然後勉強地擠出一個笑臉......
 
我感慨地唱道:「面對這墳起的荒土,你註定學會瀟灑......」
 
唱完這句後,我便忍著自己的淚水,靜靜地轉身離去,離開了教堂,離開了我身邊的天使。
 
......
 
兩天後 全港青年交流營舉行當日
 
「就7點啦,起身啊!」:龍小姐暴力地把我踢起床。
 
「個Camp好似9點開始吖嘛,起洞梓啊下?」龍小姐說:「要唔要車埋你去啊?」
 
「洞梓,好遠架?」:我迷迷糊糊地問道
 
「大埔囉,唔係好遠既」:龍小姐答道
 
......
 
「原來camp個地方,起大埔架?...」:我嘆道
 
「認真啊,要唔要車你去啊?」:龍小姐問道
 
「唔洗啦......」我睡眼惺忪地答道:「我要去西環會堂同澳門啲青年集合再跟大會車啊」
 
「妖,咁快啲起身啦,我車你到灣仔放低你」:龍小姐再踢了我一腳
 
…...
 
西環會堂
 
阿添和其他男青年都到齊了,還有一位我們久違的朋友......
 
「Franz?!起到既?!」:我驚道


「我都話會番黎參加呢個camp架啦」:Franz笑說
 
我們就這樣跟著大隊伍,乘坐大會安排的旅遊巴前往洞梓。
 
「紫琴冇黎既?琴仔仲未氹哄人開心啊?」:Franz笑問道
 
我黯然道:「佢都走啦,由得佢啦」
 
大巴穿過海底隧道,沿著公主道一路往北,經過何文田,穿過大老山隧道,飛越沙田和大美督,然後終於,要面對的我還是要面對......
 
原本呆呆地看著車窗外景色的我別過頭來,不看窗外那大埔市區的景色,因為......
 
我怕我會守不住自己的淚腺。
 
很快,司機便帶我離開這片傷心地,駛進大埔工業邨以北的洞梓。
 
一連三天的全港青年交流營便在這裡拉開了帷幕,我們也就是玩著那些普通宿營會玩的遊戲,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能從忙碌的工作中來到這山區休憩一下,也是十分不錯的經驗。
 
市區的煩憂是沒有跟著我來到這山區,但卻有其他的惡夢一直纏擾著我,不曾離開過我的心,那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陰影...
 
......
 
飢腸轆轆的我隨便看到一間譚仔便走進去,這裡面也是擠得水洩不通,明顯沒有空桌......
 
「靚仔冇位啊,搭枱啦!」:侍應把我領到一張坐著一對情侶的桌前
 
我坐下後嗅到一陣熟悉的香水味,我緩緩地抬起頭來,發現原來坐在我隔壁這穿著白背心的女孩就是藹晴!她身旁的Austin正親著她的臉!
 
我看著他們就坐在我隔壁做這種事情,我的心痛得有如被當場刨開一般,我畢生從未承受過如此巨大的痛苦!
 
!
 
下一秒,我猛然醒來,滿頭大汗,心跳呼吸都被徹底打亂了。
 
原來只是做夢......
 
拿出手機看一看時間,現在是凌晨四時,而最諷刺的是那電話螢幕上顯示著我正身處於大埔區。
 
睡在對面床上的Franz也醒來,對我笑說:「咁早起身溝女啊?」
 
我默不作聲,Franz認真地看了看我的精神容貌後,收起笑聲,問道:「發惡夢啊?」
 
我深呼吸了一口,悲嘆道:「我就快崩潰」
 
「唉,男人老狗,冇左個大埔女仔,咪搵過個囉,教會大把好女仔,後晚結束之前仲會有ball啊」:Franz勸道
 
「識咩女仔?」我搖搖頭,嘆道:「救命,我而家一合埋眼就見到女人背叛我既影像,不斷起我眼前重覆」
 
「又唔好咁灰」Franz嘆道:「你總會搵到一個真心愛你,肯一直留起你身邊,可以同你共患難既女仔架,教會大把啦」
 
我痛苦道:「除左合埋眼見到之外,我好似越黎越感覺到,我無論同邊個女仔一齊,點對個女仔都好,我最後都會係比人一頂綠帽笠落頭收場」
 
「唔好咁啦,琴仔」:Franz嘆道
 
「隨緣啦,我已經絕望」:我呆道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rhBcxTXGLU
 
我忍著痛,沉沉地睡去,明天又要撐起自己疲憊不堪的身軀,以及在別人面前強顏歡笑......
 
翌日晚上
 
「多謝大家呢兩日起咁積極去參與所有既遊戲,希望大家都有起呢到留低美好既回憶!咁大家今晚早啲訓,聽朝我地就會離營,跟車前往洪水橋教堂進行閉幕儀式,以及係所有青年最期待既舞會!」:主持人喊道
 
又是舞會,年年都是這個,我最不喜歡這種場合了。不過我作為青年領袖,也不是一定要出去跳舞,我的責任只是趕那些膽小的男青年出去邀請女孩跳舞就是了。
 
寧願滯留在此處,寧願叫時間中止......


我不會再信未來,我不要再看歷史。
 
......
 
「你而家起大埔?」:藹晴問道
 
「係啊,聽日會去洪水橋」:我答道
 
「咦,咁岩既?」藹晴笑道:「我同Austin都會去洪水橋拍拖喎聽日!」
 
什麼?!
 
我的心瞬間感到無比酸澀,彷彿有醋泡著、腐蝕著我的心臟!
 
!
 
......
 
我全身汗流浹背地醒來,精神又到了近乎崩潰的邊緣,人離開了夢境,眼前的景象不是藹晴的臉;但夢境中所感受到的心痛卻跟隨我回到現實,仍繼續煎熬著我......
 
兩句歌詞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還能活才是諷刺,故此不用做傻事!
 
讓痛苦輪迴千次,彰顯那快樂有盡時。
 
我再次沉沉地睡去,我眼前又出現了一位人物,那是我自己,他以一副十分輕蔑的表情看著我。
 
你是誰?等等,難道你就是我心中的惡魔嗎?
 
惡魔對我恥笑說:「Vergil哥,跟足教會果套處事既好信徒,做每件事都咁講仁愛、包容、尊重,不如睇下你自己而家落得咩下場?哈哈!我都未見過好似你咁可悲既人!」
 
「做咩事?」:我疑惑地問道
 
我只能獨處,背後全沒有支柱!
 
「中學溝唔到女,出到黎你得唯一一次機會,就咁一直擺起你面前既你都可以揀錯,選擇去做兵、做狗,然後比人大大頂鮮豔既綠帽笠起頭上,愛錯之後而家見到咩觸動到既你敏感神經,折磨到你死死下。你睇下自己幾頹廢幾抵死!」:惡魔笑說
 
什麼叫絕望?抬起眼望望!如今我在你面前呈堂隨便收看!
 
「條女跟佬走左呢點都未算廢啊,你以後仲要以後都唔會有機會同紫琴開花結果,因為你對愛戀沒信心,你對女人已經失去信心,你驚、你怕!Valentina同Austin呢獲傷得你咁甘,呢獲已經成為你人生最大既陰影,永不磨滅!」惡魔恥笑說:「天使就得兩個,以後港女就周街都係,你呢一世都唔會得到真真正正既幸福!」
 
靈魂被抽乾,殘留著軀幹,從此與未了願同存亡地老天荒!
 
「傻仔,你可以考慮移民架啦,香港同澳門都載滿你既傷心事,你點生活落去啊?一起上環落船你就觸景傷情,起屯門落船又唔得,你又會諗起紫琴喊,咁你咪次次都搭尖咀船囉笨!一個Valentina就令你永遠都唔敢去九龍灣、西環、大埔......仲有所有你地去玩過既地方!就連沙田旺角你都唔敢去,驚勾番起你同佢去食飯既回憶,咁香港你仲有咩地方好去啊?去新界避啊?」
 
還不夠絕望,尚可更絕望!留給我日後用來形容前面境況


惡魔繼續說:「新界?!我話埋比你聽之後既事啦!紫琴走左之後,你就會連元天屯都唔敢去,基本上港九十八區你區區都唔去得,因為你廢!所以你起到諗你仲有澳門可以避一避啊?哈哈,如果你遲啲識到個澳門女仔,拍拖果陣一定會同佢去勻全澳門,但結局只有一個,佢又會背叛你,一頂綠帽笠落你到,從此澳門每都街都會成為你既傷心地,你無處可逃!」
 
能夠這樣,謝謝你幫忙! 將僅有願望都風光殮葬......
 
!
 
我再一次猛然醒來,滿額大汗,原來已經天亮了......
 
我心中那惡魔的話還不斷在我耳邊迴盪著,而最可悲諷刺的是我還正身處大埔。
 
何來未來?未開創。我對希望沒期望......


未放開,提前釋放,明知道敗仗就不應該對抗。


我在大埔過的這兩天,簡直是生不如死。

能夠這樣,全靠你幫忙......


將戀愛絕後的標準答案。
 
......
外傳III:維吉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