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II:琴血之心
維吉爾常被人笑瘋癲,但維吉爾的身份是琴血,琴血有一顆心,鍥而不捨、永不言敗的勇敢之心,一顆瘋狂地為藝術而燃燒著的創造之心。
 
以下是琴血在創作《維吉爾,四月是你的謊言?》過程中那辛酸的心路歷程,他所受過的嘲諷、阻撓和遇過的變數及重重挑戰。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eLvKOPWq1E
 
二零一六年 四月下旬
 
「維吉爾...」:屏幕中的藹晴叫喚著我的名字


 
「做咩啊傻妹?」:我笑問道
 
「你會唔會將我地寫成故事架?...」:藹晴含情脈脈地問道
 
呵呵,她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來呢?不過這也未嘗不可,我和藹晴的邂逅故事的確是一點兒都不平凡啊。
 
「可以啊」:我精靈地說
 
「咁我地要叫咩名啊?就將我地既故事照寫出黎?」:藹晴問道


 
「你就叫藹晴,我叫維吉爾啦,」我胸有成竹道:「不過至於劇情方面,我想將後段果到改變少少」
 
「下,姐係點啊?」:藹晴疑惑道
 
「姐係一開始就以哪裡只得我共你做主題,藹晴唔開心,維吉爾孤身越洋去拯救佢,大家起大埔火車站相遇,一齊去玩左成日累積感情,到離別就好唔捨得對方,兩人都已經對對方動情,番到去之後就唔理地域既界限,轟轟烈烈地開始左呢段網戀、異地戀」:我說道
 
「過住雖深愛對方,但只能透過Video call,唔可以摸到對方,咁樣既一段既甜蜜又心痕既生活...」:我說道
 
「姐係照真人真事寫啦,咁跟住呢?」:藹晴問道


 
「跟住就戲玉黎啦!」我誇張地說:「佢地就相約起澳門再見,約定下個淡季浪漫旅遊。從呢到就開始改,改成起陰差陽錯之下,維吉爾同藹晴之間發生一次又一次既誤會,藹晴又受到怪獸家長約束,有好多野都冇同維吉爾解釋清楚,維吉爾亦受到父母、地域等因素限制,一段甜蜜既戀愛開始變成一段相隔異地、困難重重既苦戀...」
 
「最後維吉爾雖然真係好深愛藹晴,但都係起巨痛之下放棄左藹晴。到左佢地約定相見果日,背景音樂播住好久不見,藹晴自己黎到上中環,望住個摩天輪,再望望渡輪同電車,好掛住自己同維吉爾既時光,來到上環既路,諗起維吉爾當時係點黎搵佢…」
 
「最後,背景播住一首分手總約在雨天,藹晴自己一個企起碼頭到,電話又冇訊號,冇人冇物。天空下住濛濛細雨,藹晴就咁孤單又徬徨咁等住維吉爾,最後都冇人黎接佢,然後一句曾聽說雨天總要放手,總要分手!曾跟你約定下個淡季,浪漫旅遊,咁就為成個悲傷既故事劃上句號」:我感慨道
 
我胸有成竹地奸笑說:「真係一段凄美既得可歌可泣既愛情故事!簡直係繼莎士比亞四大悲劇後既第五部,我真係個悲劇天才!」
 
藹晴嗔道:「唔中意囉!點解要sad end喎!」
 
「傻妹,只係故事世界中既藹晴同維吉爾姐,又唔關我地事」:我笑說
 
「唔中意sad故!」藹晴嗔道:「係喎,咁你諗住用琴血出啊?」
 


對了,用哪個帳戶來發佈這文章才是問題啊...
 
「唔好,」我精靈地說:「琴血唔係好出名,但都叫做有少少人識,我要用個完全冇人識既AC出先可以突顯出果種『不敢有風,不敢有聲,這愛情無人證!』既意境!」
 
「我個AC以前借過比人用,佢爛過尾,所以食左好多膠喎...」:藹晴疑惑道
 
「改個名囉,冇人知既!啲人睇故喳嘛,邊有咁無聊特登起你底係邊個姐」:我笑說
 
「好啦,咁我將個AC改名做紙製摩天輪!」:藹晴說
 
「咁你唔係仲寫緊天使II咩?」:藹晴問道
 
「兩個一齊出,handle到!」:我自信地說
 
......


 
從那天起,我便開展了每天都要分別更新兩篇文章的艱鉅任務,一開始幾天還可以,但由於我每天下班後不光是寫故事,還要去處理義工事務和抽時間與藹晴視像通話,所以天使之戀每天更新的字數便越來越少...
-------------------------------------------------------------------------------------------------------
 
二零一六年 五月上旬
 
我打開天使之戀的貼子,觀看讀者們的評價...
 
「近排好似少文咗喎樓豬!」:一位讀者留言
 
「睇到呢到開始有啲悶...」:另一位讀者留言
 
這樣下去不行了,天使之戀的劇情已完成了七八成左右,即將要進入高潮部份,我不可能現在停下,而維吉爾的故事只是剛開了個頭,現在擱置一下,待我完成天使之戀後再重新啟動的話也未必不可行...
 
「我地暫停一下維吉爾先,比我專心拿拿聲寫完天使二,就一條心寫我地既愛情故事好冇?」:我對鏡頭中的藹晴說


 
「好啦...」:藹晴失落地說
 
我打開自己為維吉爾這故事編的大綱手稿...
 

Scene I---相遇  認識紙製摩天輪,越洋孤獨旺角行
SceneII---約會  大埔火車站相遇,浪漫快樂一天遊
SceneIII---熱戀 每天Video call,談婚論嫁
SceneIV---掙扎 重重困難,深愛但不得不放,分手總約在雨天

 
每個場景、每件事件、劇情中的每一環我都安排得如此詳細,但我卻不得不暫時放棄這一切...
 
於是我登入了「紙製摩天輪」的帳戶,在維吉爾的貼子上留言道:「好對唔住各位,但我有一日一定會番黎重開呢個故仔[哭泣表情]」


-------------------------------------------------------------------------------------------------------
 
只是我萬萬沒想到,隨著時間的推進,我與藹晴的關係中開始浮現出各種暗湧。最諷刺的是,當初我只是虛構了一個劇本,而現實中的我和她卻然真的不知不覺地越來越按那劇本走...
 
我們間的誤會真的越來越多,溝通卻越來越少,最後直至...
 
二零一六年 七月上旬
 
「我自問一直以黎對你絕對忠貞」:Vergil
 
「對不起,只是那天的事影響太大...」:Valentina
 
「在那天之前我是絕對專一的...」:Valentina
 
......
 
呵呵,想不到我們會假戲真演,光天化日下藹晴竟然被別的男人搶了。好了,有你這一句,故事的最後一部份便不是虛構,而是變成真人真事了。
 
不光是那「分手總約在雨天」可以成真,我還有「當兵」、「搶女」、「戴綠帽」等新的元素可以加進結局篇中,故事變得更為豐富了。
 
我打開維吉爾的故事大綱,把「Scene IV:掙扎」那部份從頭到尾修改了一番...
 

Scene IV:酷愛
變得冷若冰霜,比人侮辱女主唔出聲,播酷愛第一次,六天,睇IG相,播酷愛第二次,維吉爾魔化,愛情毒於砒霜!

 
這部份我不用造假來製造悲劇收尾了,我現實就是悲慘收場,所以把自己的經歷照寫便是了,我引入「酷愛」做主題,這比之前所定的更為戲劇性,真是妙絕。
 
-------------------------------------------------------------------------------------------------------
數日後 天使之戀結局日
 
讀者人數雖然已大幅下滑,但起碼我還是寫得完這故事。終於,經過數月的嘔心瀝血後,共二十七萬字的天使之戀第二部終於完成。
 
我在最後的作者的話中,提到自己在寫作過程中因分心及個人的感情問題而受影響,更使文章的質量下降,向廣大讀者致以歉意。
 
然後,我的手機震動了一下,是藹晴在Facebook上傳給我一段訊息...
 
「對不起」:Valentina
 
「岩岩睇完作者的話?」:我問
 
「係,對不起」:Valentina
 
「過左去啦,唔好再講對唔住啦」:我嘆道
 
「個真人真事故呢,你唔想寫既話可以棄左佢,我冇所謂架...」:Valentina
 
「No,我唔想棄,」我回覆:「果陣應承過人會重開,我就一定會比番所有睇過個故既人一個交待」
 
「......」:Valentina
 
就這樣,我再一次登入了「紙製摩天輪」的帳戶,剛寫完天使之戀的我一天都沒有休息過,便接著寫維吉爾的故事。
 
當然,在過程中亦有朋友會給我意見...
 
蕾疚鳥孖:「單身最爽,無拘無束,我而家日日打機」
 
「頂你啦,我就算單身,教會都大把野做,仲要寫埋個故,又要練琴,邊有咁自由」:我嘆道
 
「Hi,棄左個故佢啦,寫個自己唔中意既女仔,幾Q辛苦啊!」:他回覆
 
朋友,人非草木,孰能無情?人心肉做,我豈能一下子就完全斬斷自己與她的一切恩怨愛恨,瀟灑離去?
-------------------------------------------------------------------------------------------------------
 
一週後
 
怎麼文章更新不了?我無法在高登討論區的帖子上發表留言...
 
「登入錯誤,請重新登入」
 
我被彈回登錄界面,我再輸入Valentina給我的帳號和密碼,卻無法再登錄...
 
「帳戶或密碼錯誤」
 
「帳戶或密碼錯誤」
 
「閣下已輸入錯誤五次,請於24小時後再嘗試登錄」
 
......
 
我心灰意冷地輸入了好幾次後,還是意識到現實的殘酷,這帳戶的密碼已經被修改了。
 
「高登改左pw?」:我傳給Valentina一段訊息
 
「我冇啊,唔知啊...」Valentina:「你知我好少用電腦上高登既...」
 
「我入唔到,個pw比人改左」:Vergil
 
「我好耐之前應個AC比過一個人...」:Valentina
 
很久之前?你六月才改過密碼啊,只不過當時你我的關係還未完全破裂,所以你把密碼告訴了我,這我還記得啊。
 
「我樣衰姐,但你都唔係當我傻啊下?」我嘆道:「你兩星期前先改過密碼,果個好耐之前既人點入你AC啊?」
 
「你男朋友仔唔happy啊?」:我問道
 
藹晴收到這句後,只是看了,不作任何回覆...
 
我從Austin數月前在「感情台」上發佈的抒情文中,得知他與藹晴一起時,對藹晴有嚴格的衣著限制,每天監察著藹晴在臉書上與什麼男生交流,甚至要求藹晴定時傳信息報到...
 
呵呵,對啊,Austin連藹晴在臉書上讚一張男生照片都會管,他又怎麼會容忍得了我用藹晴的帳號來寫這段情史呢?...
 
看著藹晴的大頭貼照是她與Austin的親密照,我更感到無比嘲諷,這時,我內心的深處傳出一把充滿仇恨的聲音,這好像是我自己的聲音...
 
我心中的聲音說:「傻仔,人追女仔你追女仔,人地起佢whatsapp icon上,平時可以拖佢隻手,錫佢嘴唇、攬佢、摸佢全身,你就連做兵冇得做唔單止,而家連個AC都比人收埋!」
 
心魔的一席話戳到我心中最深處的傷害,繼而引起了極大的回蕩,有如一石激起千層浪,我內心的惡魔又漸漸開始甦醒...
 
但掙扎了一陣子後,我還是遏制住自己的憤恨,把惡魔收回心中的深處...
 
「冇所謂啦,希望你可以頂得順」:我苦笑回覆藹晴
 
......
 
這天晚上
 
「本日天使福利圖呢?[憤怒表情]」:雪糕味雪糕在Whatsapp上傳給我一段信息。
 
「冇啊,今日冇見到佢啊...」:我嘆道
 
「喂,借你個高登AC黎得唔得?」:我黯然地問道
 
「無啦啦要我個AC做咩啊?[疑惑表情]」:雪糕味雪糕
 
「Valentina個AC被佢地收番啦,我冇得用,我想借你個AC出維吉爾」:我嘆道
 
「姐係我咪冇得起其他post留言?[哭泣表情]」:他回覆
 
「頂你唔係啊,你要起其他故到留言咪照留囉,只不過夜晚我會用你個AC起維吉爾到po文,同埋你要轉做女user,兼改個名做紙製摩天輪姐,冇話你唔可以用個AC啊...」:我不好意思地說
 
「好啦,記得天使圖啊[憤怒表情]」:雪糕味雪糕
 
謎底就是這麼簡單,這就是之前我與雪糕味雪糕的身份經常被混淆的原因,我有時會不小心用錯帳號來回覆留言。
 
我光是就帳號問題便已幾經波折,又換了一個帳號後,故事得以被繼續承接下去...
-------------------------------------------------------------------------------------------------------
 
二零一六年 七月十三日 DSE放榜日
 
我被藹晴冠了頂綠帽子,教會中的人與我也不熟,被愛人拋棄,被朋友忽略,我真是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我那小小的創作平台,雖然讀者人數也大不如前,但我真的沒其他了...
 
維吉爾的故事題材是我在現實中承受割心之痛,承受被藹晴所玩弄、拋棄的屈辱,用自己親身失戀的悲慘經歷所換來的,我親自失去了一段愛情才換得這悲劇的題材。我除了用心寫那故事之外,便沒有其他目標了...
 
「第四部份:酷愛」的故事大綱已經寫好了,關於我和Austin的那約定,我循例問一句,他同意的話我便開始寫了,反正現在那約定對他來說已經毫無意義。
 
我打開Whatsapp界面,找到Austin,禮貌地傳給他一句訊息...
 
「朋友,你之前add我果次你話叫我唔好話比Valentina知你搵我,咁你地而家都一齊啦,咁冇野啦下,我遲啲起故事入面會寫到呢件事」
 
不料,Austin竟回覆:「我唔希望咁」
 
......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忍痛割捨了這段愛情,你要搶走藹晴我任由你,我的傷口血流不止都不管,我什麼都不剩,只一心想把自己從這段戀愛中所獲得題材寫成故事,你現在一句不想就不想?!
 
「你唔想出現?定係Valentina唔想?」:我問
 
「因為呢part對個故事好重要啊」:我補充
 
Austin回覆:「係我地兩個都唔希望咁,你搵過其他野寫吧啦」
 
......
 
你們兩個夠了...
 
Valentina給我冠上一頂屈辱的綠帽子,我每天要活在這黑暗絕望的深淵中,承受著你們給我的巨大痛苦和無盡的精神折磨,你們這對男女則同住在香港可以盡情地風流快活,兩人每天喜歡幹什麼都可以!
 
你們在我身上做了所有這些事後,你們已經風流快活,不用負什麼責任了!你跟你的女朋友幹了這樣的事情,難道還想完全保全著自己的聲譽,甚至想美名流芳百世嗎?!一句「不希望」,不想在網上出現,就連我這最後剩下的故事也要剝奪?
 
「你都追番Valentina啦,而家我改名換姓借少少劇情黎寫個故事都唔得?」:我悲忿地問道
 
「咪咁幼稚啦你,知唔知道尊重?」:Austin
 
......
 
你跟我談「尊重」,覺得我不尊重你?!...
 
「講尊重?我對你和Valentina兩個仲唔夠尊重啊?一開始你傷透Valentina果陣,我諗都冇諗撲過海去陪佢,我認我係毒啊,只配做幫人埋單果個!之後你又唔捨得,日日纏住Valentina,我都冇過問,由得Valentina自己同你解決;」
 
「之後你話要打空氣針,要生要死咁求Valentina,Valentina將你啲野po上gp,起眾人面前奚落你既時候,I stood for you,我叫佢唔好咁做,你又點對我?你起感情台個Post到罵我好拎seven,我都冇所謂;之後我連埋單既機會都冇,Valentina比綠帽我戴,我都尊重佢既決定,由佢點就點,冇過問過你地既事,我失去呢段愛情都在所不惜,因為我話比自己知,可以獲得呢個題材寫個故事,就唔算白白付出犧牲啦...」
 
我憤恨地對Austin回覆:「我自問比足哂尊重你地,咁你地又幾時有尊重過我?!你做完啲咁既野之後,一句『唔希望』,想keep住自己美好形象,就想我連呢個故事都唔寫?不如你話比我知咩叫尊重好冇?!」
 
你和Valentina都是喜歡把「尊重」二字掛在嘴邊的人,你們果然是絕配啊!
 
一直以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做任何決定都尊重你和藹晴兩人,把痛苦收在自己心裡默默承受。緃使是我被冠了綠帽子,這幾個星期我都沒有在別人背後數過你們的不是...
 
既然你都還是覺得我不尊重你們,那我以後便無謂這樣吃力不討好了!這次無論你是同意或是不同意我都要寫這個故事,我不會為你們這對男女再犧牲我僅餘的心血!反正你都覺得你們才是受害者,你們才是不被尊重的一方!
 
「我唔講咁多,既然支筆起你到,當然你中意點寫都得,你可以寫到我卜街,隨得你!」Austin回覆:「不過我係你就唔會咁哂時間!」
 
呵呵,你現在這樣回覆很有氣勢,給人感覺很無畏嗎?
 
我認真地回覆:「你放心!我冇諗過要搞到你趴街,我只係想寫好自己既故事,我如實咁寫,唔會誇大,你同Valentina冇做過既我絕對唔會加!你地做過既,我都未必會寫,應該受保護既私隱我唔會寫」
 
「幼稚,得閒就多啲祈禱、睇經文吧啦你」:Austin回覆
 
......
 
Austin自己也是教徒,在他做出了那麼多事後,現在居然還以一位教徒的身份教我要怎樣當教徒,讓我感到無比的嘔心!
 
「我要點做教徒唔洗你教,我知道自己應該點做!」:我回覆
 
「哂時間,你自己諗下可以點樣搶返Valentina好過啦!」:Austin回覆
 
你以為自己擁有Valentina就很威風嗎?你的心境轉變還真是快呢,上個月還在「感情台」上發抒情文乞求別人同情,又以死來乞求人可憐,現在一搶回Valentina就如此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連說話都不懂得留一綫。你還是如此輕狂,失去了一次還是毫無長進,只怕Valentina早晚有一天會再離開你,然後又會有另一個男人走去「埋單」...
 
呵呵,「搶返Valentina」?莫非你只當Valentina這女人是一件貨品?我只想寫好自己的故事,不跟你搶了,你自己好自為之,想辦法別讓她再離開你吧。
 
「哼,諗辦法搶番Valentina?」我輕笑著回覆:「你同我放心,同你爭Valentina既人可能會有,但我同你保證,果個絕對唔會係我!」
 
說罷,我在Whatsapp上刪除了聯絡人「Austin」,我維吉爾下定了決心要做這件事,便沒有任何人能使我停下!現在再也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止琴血去寫這個故事。
-------------------------------------------------------------------------------------------------------
 
七月下旬
 
全港青年交流營舉行前日 下午
 
「計埋Louis,我地一共有7個14至17歲既男青年,去香港既只有我同你。明日早上八點,北角會堂集合,然後分批乘大巴到洞梓,再聽從大會安排開始活動...」:阿添朗讀著我們明天的行程
 
「洞梓?起邊到架,香港人?...」:我疑惑地問道
 
阿添答道:「我都唔知喎,頂你我啲深水埗居民黎架,鬼識新界果啲山卡啦地方啊?」
 
「反正到時跟車坐去姐理Q得佢啦,不過我知道呢,起澳門出發,八點要去到北角教堂既話,我地要搭六點船,但係呢...」:阿添笑說
 
「但係最早既巴士係6點鐘,有冇人可以車我地去碼頭?」:我問道
 
「陳兄弟揸車既,晨早流流冇人查超載,但係佢架七人車坐到爆都只可以坐九個人,除開司機姐係八個位,七個青年加埋你我係九個人,所以我同你其中一個冇車坐,一係就自己漏夜過左香港先,一係就...」:阿添笑說
 
「一係就晨早五點起身,沿住條海濱長廊行路去碼頭,」我有氣無力地嘆道:「得啦,你同佢地跟陳兄弟車啦,我自己搞掂」
 
......
 
「正哥,粟一燒,方便否?」:我在Whatsapp上傳給訊息給我一位香港朋友
 
「OK」
 
......
 
我買了船票,乘上了最早一班前往上環的噴射船。以前我每次乘船去香港,心中都懷著戀愛的興奮;現在我看著窗外的茫茫的大海,我看到只有唏噓...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那麼用心地去愛藹晴這香港女孩,那一但與她悲劇收場的話,以後要怎樣提起勇氣去搭足香港這座城市。我沒有想像過,跟她分開以後,再次拜訪香港,會是怎樣的感受...
 
沒有人在我身邊陪我啊,我要單獨地面對這一切,沒有任何支柱嗎?我這一個大男人,應該不會崩潰吧...
 
我懷著空虛,小睡了大半小時後,船已經準時地抵達信德中心...
 
這是我被藹晴拋棄後,第一次來到香港,維吉爾,你要撐住啊。
 
我辦完入境手續,走出船閘,這信德中心還是沒什麼改變...
 
不同的是這次沒有人來接我了。
 
走進上環站,孤單地乘著地鐵,就如我上次來陪伴她時一樣...
 
看著這地鐵的座位,我們在東鐵線上有過的回憶如潮水般湧來,教我內心隱隱作痛。
 
......
 
「正哥,我到啦」:我傳給我的朋友一段訊息
 
「我今晚約左中學同學食飯喎今晚,唔得閒啊,你搵我啊妹帶你啦哈哈」:阿正回覆
 
什麼?!你的妹妹?!不要了吧...
 
「大佬唔好啦掛,我好驚龍小姐啊...」:我頹然道
 
「你跟住我妹先啦,佢放工架啦,今晚番到黎我帶你落樓下做召喚師!」:阿正笑道
 
......
 
我看了看手錶,阿正的妹妹還有半小時下班。我深嘆了一口氣,然後來到灣仔某座商業大廈…
 
「好似係27樓...」:我在電梯中疑惑地看著樓層按鈕,正當我要關門時...
 
「等埋唔該!」:一把大姐姐的聲音從電梯外傳來...
 
一位手拿著一疊文件,穿著辦公室服裝,臉容清秀,但眼神認真的姐姐走進電梯來,我們驚奇地看著對方...
 
「Vergil?起到既?」:雖是這般的巧遇,但阿正的妹妹語氣冷靜而平淡,談吐中透露著一股遇事處變不驚,若等閒的女強人氣勢。
 
「在下黎接你放工啦,龍小姐」我不好意思地說:「你又起大堂上黎既?」
 
「岩岩出去簽約,我交低埋啲野就走架啦,坐低等我一陣啦」:她有氣無力地說
 
龍小姐眼望前方,踏著如雷般的腳步走進辦公室,我便坐在接待處沙發上等她...
 
我心想:「咁多年黎我都唔明,點解阿正同佢個妹明明同個屋簷長大,出到黎兩個人性格卻有天淵之別,究竟點做?...」
 
就在我沉思時,龍小姐已經收拾好東西,一邊聊著電話一邊走出來,她示意我跟著她走,我便像位護花使者般跟在她身後...
 
「佢話佢係戶主姐,咁係佢口講姐,你都要confirm佢係架嘛」:龍小姐對電話說
 
龍小姐認真道:「佢打黎好惡?惡就大哂打橫行啊?!佢打到電話黎問contract啲野,咁你梗係要叫佢講自己名同聯絡資料,確定左先同佢講野架啦,佢真係戶主就夠膽對架啦,佢發爛渣唔肯對咪唔好對囉,佢唔證實身份你咪唔講囉,佢可以點啊?咬我地食啊?!」
 
「你開口問佢係咪Mandy Leung?!咁反而係你洩漏左client資料比個陌生人知啊!呢個世界好多欺騙架,今次冇事算係好彩,唔該你以後小心啲啦,係咁啦」:龍小姐嘆道
 
對啊,這個世界欺騙還真多,除了商場上的欺騙,情情上也是同樣的啊...
 
「上車」:龍小姐說完這個電話,我們也剛好來到她車前了。
 
龍小姐深嘆了一口氣,關上手機,算是脫離了工作模式。她駛著車子,我呆呆地看著車外的景色,這在明媚的黃昏下,金黃的夕陽灑在整個香港島上,我的心情也稍為放鬆了一點...
 
「今次黎香港係做咩啊?」龍小姐問道:「又為左果個大埔女仔啊?」
 
......
 
「冇左啦果個」:我黯然道
 
「Sorry...」:龍小姐尷尬地說
 
「咁...你而家想食咩啊?」:她問道
 
「是但啦,你中意就好」:我勉強地笑說
 
「德福?」:龍小姐說
 
「有冇其他?...」:我問道
 
「觀塘?」:她問道
 
「......」
 
龍小姐看了看我反應後,說:「一係寶琳都有好多野食」
 
我黯然地答道:「其實...我係唔想經九龍灣」
 
「咁我行東隧咪得囉」龍小姐勉強地笑說:「寶琳啦」
 
「嗯...」
 
龍小姐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好似真係好辛苦,啊事啊?...」
 
「果次......」:我把自己從越洋追求Valentina到一週前與Austin攤牌這長長的故事告訴龍小姐,她一邊聽一邊駛過東區海底隧道。
 
龍小姐連超兩車,氣憤地說:「傻架?咩戀愛觀黎架?!自己唔信個男仔、唔溝通、玩心事遊戲,出到問題仲話『以為個男仔愛佢既話會主動講自己過去』,咁樣相處架?仲學人講尊重?!」
 
「可能佢係中意啲日日纏住佢,咩都話哂比佢知,佢一唔開心就又求又跪咁既男仔掛,可惜我做唔到囉」:我勉強地笑說
 
龍小姐一邊踩著油門,一邊激動地說:「有咩原因都好出軌就係絕對唔岩!有問題咪拎出講,大家坐低一齊解決囉;唔想同對方解決,真係唔想同對方行落去咪正式講分手囉!背住人紅杏出牆,姐係算咩啊?!」
 
「喂,龍小姐你鬧還鬧,你冷靜啲!」我指著時速錶,勸道:「呢條路比揸100架喳...」
 
龍小姐鬆下油門,笑說:「Sorry激動左」
 
「我只可以講,個男仔真係好低B,冇左果陣叫到要生要死,一搶番個女仔就即刻有風駛到盡,咩『你諗下點搶返佢好過』咁既說話都講得出口,真係不知所謂」:龍小姐不屑道
 
「呢pair男女,佢地比頂綠帽比人戴仲咁樣對人、講啲咁既野!佢地搞著你咁心軟既人就話好彩冇事姐,如果佢地係搞著出面第個唔係咩善男信女既話,佢地做啲咁既野,比人追斬都有份啊!笑左,到時做對亡命鴛鴦啦!」:龍小姐說道
 
龍小姐嘆道:「個男仔連自己得罪既人係咩料都唔知,做既野,講既野,都冇諗過後果,仲以為自己好搶返條女就好型。跟住啲幼稚到咁既人過世啊,真係累鬥累」
 
我苦笑道:「咁講...我可能都好幼稚喎,當初我都係冇諗過後果就即刻撲過海黎做埋單果個,果陣我完全冇諗過會搞成咁,哈哈」
 
龍小姐看著中間的倒後鏡,看著我的臉,慨嘆道:「你搵番個教會女仔啦......」
 
......
 
「咁教會出面都有好女仔架」:我不以為然地說
 
「但未必係最適合你啊嘛。你由細到大都起教會,出面啲女仔你唔慣架...」龍小姐嘆道:「你起香港果陣我睇住你咁耐,你份人有幾心軟我唔知咩?咪講你另一半既ex啦,你對住賓賓、黑人、大陸人都惡唔出既。你同個大埔女仔咁,你由得佢自己處理同ex既事唔control佢;佢ex上網罵你、開埋哂咩post,你又唔還擊;婚前你幾守規矩,唔掂佢都好......呢啲你全部都做哂,你仲有好多好多野你可以按照教會所教既去做,咁又點姐?」
 
龍小姐激動起來又踩著油門,說道:「係啊,起我地教友眼中睇梗係覺得你好尊重啊、好和平、溫馴、好愛錫個女仔身體啊,但係你有冇諗過出面啲女仔會唔會注意到呢啲,會唔會care呢啲姐?人地根本就冇咁既概念,佢地所追求、睇重既野會係呢啲咩?」
 
......
 
「阿姐你冷靜啲先啦,又超速啦...」:我哄道
 
我嘆道:「你地成日揸咁快,有冇試過遇到阿Sir啲隱形戰車捉你?」
 
「我冇,」龍小姐黯然道:「阿正就有,果次佢車住佢個ex,起吐露港唔小心超左少少速」
 
「哇,姐係真係比架隱形戰車開燈追佢啊?咁佢點啊?」:我問道
 
龍小姐勉強地擠出一個笑容,說:「阿正果陣車住佢Ex,阿正一心為左佢Ex安全著想,諗都冇諗就即刻停車,完全冇搏過」
 
「不過阿正幾錫佢個Ex,幾真心愛佢都好,最後佢個Ex都係離開左佢,跟第個金融才俊走左,」:龍小姐嘆道:「可能阿正就係對佢個Ex太好,好到佢當左理所當然咁,然後就再冇任何新鮮感」
 
......
 
沒錯啊,有時候我都不明白女性的擇偶條件呢。
 
「我講緊你啊Vergil,你而家就係咁既情況啊,教會出面啲女仔就係咁睇你啊可能」:龍小姐有氣無力地說道
 
「嗯,」我黯然地問道:「如果換轉係個MK仔揸車,唔理佢車住果個女仔既安危都好,踩盡油飛車飛贏阿Sir既話仲加型?」
 
「冇錯,唔出奇,」龍小姐認真地說道:「咁做雖然極不成熟,唔係真係為伴侶著想,但出面女仔都可能會中意佢地多過啲傻傻地既好男人」
 
遇過太多人,很吸引,偏偏不相襯...
 
「你岩既,」我可悲地笑道:「可能我第一次同Valentina出街,Austin搵佢果陣我好似CCTVB啲男主角咁拎起Valentina部手機爆一句『佢係我女朋友,你咪再煩住佢啦!』;Austin起高登開Post罵我果陣,我起佢個Post到華麗登場,網絡欺凌下佢既話,我就型哂,唔洗搞到而家咁下場,哈哈...」
 
「傻架咩你,咪亂講啦...」龍小姐嘆道:「我所識既Vergil,良知係佢人格中最重既一部份,being kind is not your weakness, it's called goodness!」
 
「我唔會,講下姐」:我嘆道
 
我苦笑道:「我以前都唔明點解咁多人聽周柏豪,唔知有咩咁好聽」
 
「兵歌之王?...」:龍小姐勉強地笑說
 
「近排我終於聽得出果種韻味,有左呢次經歷之後,而且我而家聽周柏豪時,比任何人既感受體會都深」:我苦笑道
 
「我聽過一兩首喳喎,咩咩『誰需要日後被誰記住,咩貪戀我的好處? 』」:龍小姐問道
 
「我最中意聽果首叫『傻小子』」:我打開汽車系統的音樂播放器
 
我忍著心中的悲痛,讀著歌詞:「傻小子,妄想找到優美開始,被你看穿這心意,卻跌一跤很諷刺......」
 
「來又去,仍是不可篡改天意,只好接受報應,被你進攻 流血不止!」:我哽咽道
 
龍小姐關掉音樂,嘆道:「咪唱啦...」
 
「由你把口唱出黎,真係好慘啊...」:龍小姐黯然道
 
......
 
「咁你之後有咩Plan啊?」:龍小姐問道
 
「我想繼續寫個故事,如實咁寫...」:我說道
 
「你寫果啲其實唔係咩核突野既話,係正當嗜好黎架,平時有啲世藝,又可以練到中文,幾好吖,咁你仲有咩好顧忌啊?」:龍小姐不以為然地問道
 
「寫左唔少佢同Austin啲野出黎,好似唔係幾好...」:我嘆道
 
這時,正當龍小姐想駛過前方路口時,一位中年男人突然就在我們車前闖紅燈橫過馬路,眼看我們快要撞到他!
 
龍小姐在千鈞一髮之際緊急剎車,在離他不到兩米的距離前停下,然後無奈地按了兩下喇叭向他發出警號。
 
那男人被鳴號後竟還放慢腳步,以一副十分不屑的眼神望向我們。龍小姐看到他的反應後,立即再發出喇叭警號,這次鳴響的音量是剛才的數倍,那男人被嚇得落荒而逃。
 
「衝紅燈都讓左你啦,仲對我地咁既態度」:龍小姐冷道
 
「都唔洗咁大聲嚇佢啊下...」:我勉強地笑說
 
「你就係成日衰心軟!而家佢衝紅燈我仲要客氣啊?落車頒個好市民奬比佢吖笨!」龍小姐認真道:「佢咁我都keep slient,一啲警示都唔比佢既話,就等同縱容佢咁做!我今次唔警告佢,佢就實會有下次照做。佢繼續咁過馬路法,唔出事就只係令啲條路啲車塞幾秒,影響香港路面交通;一個唔好彩真係撞到就自己抵死唔單止,仲累人累街坊!」
 
聽完龍小姐的一席話後,我慚愧地低頭下說不出話。的確,我只想到要待人謙和,而她卻在這件事上想到更深遠的層面。
 
「假設我係你既話,我先唔會咁傻,為果對男女既reputation而猶豫要唔要寫個故事啊!同你兩個既非親戚,亦非相識;我寫得好地地,憑咩要我為左保全你地名聲而放棄自己既心血結晶啊?!我甚至難聽啲講句:比你真係唔寫,keep住佢形象咁又點?佢地配咩?」:龍小姐不屑道
 
「邊個叫佢地咁做啊?好地地又冇人揸枝槍逼佢地咁做,係佢地自己選擇做埋哂啲咁既野架!假設他朝,佢地真係比人爆出黎、比人唾罵,都係自己攞黎,抵佢地架!」:龍小姐踩著油門說
 
「而家咩事啊阿哥?!對人做得啲咁既野,就預左啦下!你兩個唔通做完啲咁既野之後,就咁從此逍遙快活,咩責任都唔洗負啊?唔通仲要比你笠綠帽果個幫你地keep住個reputation啊?!仲expect你呢pair可以成為城中佳話,流芳百世啊?!」龍小姐嘆道:「Vergil哥,面你已經比足哂佢地啦喎,你仲要當佢兩個係受害者,要維護佢地形象啊?同呢個衝紅燈既友仔一樣,你唔警告下佢點得啊?」
 
......
 
「我就係咁諗,」我嘆道:「上個禮拜好嬲果陣......」
 
我苦笑說:「你講到好似仲激動過我咁既...」
 
「為你唔抵姐,」龍小姐笑嘆道:「琴仔......」
 
「個Austin對你梗係冇所謂啦,你猶豫,係因為你對個大埔女仔仲有感情姐」:龍小姐笑說
 
也許她說得對吧,落得如此下場,我當然恨藹晴和Austin,但我心中還存有對藹晴的愛嗎?有,人非草木,我對她的確還有一絲的不捨和愛......
 
「妖,揸車黎捉精靈,阻鬼住哂!」:龍小姐向前方的車鳴號
 
......
 
最後,龍小姐帶我到寶琳的一所吃雞煲的餐廳。她懷著工作壓力,我懷著情傷,我們都化悲憤化食量,飽餐了一頓後,再回到她們在馬鞍山中的家。
-------------------------------------------------------------------------------------------------------
 
(注:全港青年交流營中的詳情將被記載在外傳III中)
 
二零一六年 九月三日 晚上十一時
 
沙田鐵路站 巴士總站
 
最後一次......
 
「應該係呢架啦...」:我在巴士總站的眾多巴士中,登上了駛往馬鞍山的小巴。
 
我分析著維吉爾的故事大綱,從七月以來,劇情推進速度理想,藹晴與我的情感破裂都被寫出來了,故事也差不多要走到尾聲了...
 
這時,我的手機一震,是藹晴在Facebook上傳給我一段訊息...
 
「原來我起你心目中係咁唔講道理、脾氣咁差,唔似得你啲天使咁溫柔、善解人意、咁嬌嗲架?!」:Valentina此刻應該是相當的憤怒
 
......
 
雖說我寫這故事不是一心想復仇,但畢竟我還是已經把藹晴所做過的事都公諸於世;再者,故事中有紫琴的存在,這無異於間接貶低藹晴啊...
 
「對唔住」:我黯然地回覆
 
「但我真係冇去美化天使琴or醜化你架,只係想照原本咁寫番出黎」:我解析道
 
「唔緊要啊!你啲天使既形象要維護啊嘛,你繼續寫衰啲囉!最好寫到全部人都憎我啊!」:Valentina
 
「對唔住......」:我也無話可說,只有再次道歉
 
回到阿正的家中,我只管沉沉地睡去,也不知道要怎樣去面對藹晴和接下來的一切。
 
......
 
翌日早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IMxN6Ep9-k
 
「起身啦,夠鐘返教會啦!」:龍小姐走進來一下拍醒沉睡中的我
 
「得啦得啦...」
 
「馬鞍山教堂裝修緊,我地要返大埔喎,你想唔想啊?」:龍小姐關心地問道
 
......
 
「唔怕,我冇事啦,我仲可以藉此吸收多啲靈感寫story tim!」:我苦笑說
 
兩小時的教會聚會結束後,我在教堂門口與阿正及其他朋友告別。
 
「去碼頭啊而家?」:阿正問道
 
「我想起香港留多陣先,今晚先走」:我答道
 
「想去邊區啊你,我車埋你去?」:龍小姐問道
 
我放眼眺望向大埔墟的繁華景象,感慨道:「唔洗啦,我自己周圍行下得架啦」
 
「放心啦,我識路架啦」:我苦笑道
 
說罷,我便別過他們,自己走往大埔墟......
 
這是我在香港最後一趟的「虐心之旅」;這是我最後一次在你的家鄉想念你了,大埔女孩......
 
遊完這趟大埔,維吉爾就要真的要永遠放下你、忘記你了。
 
我就這樣在這萬里無雲的晴天下,孤獨地走遍每一個勾起我和她回憶的地方,不同的是藹晴已經不再在我的身邊了,昔日我送過這大埔女孩回家那麼多次,都沒有機會跟她同遊這地方,真是可惜。
 
大埔街市仍是像往日一樣熱鬧繁榮,就如同我記憶中的一樣。這鬧市中食肆林立,藹晴你在這裡應該吃得十分好吧,希望你能每天早點起床,不要再睡到早午餐一
起吃了,這樣對胃不好。
 
然後我沿著路一直走,走到前方,發現這街道十分眼熟,於是我抬頭一看街牌......
 

 
原來不知不覺間,我已經走到廣福道。
 
看著這廣福道,無數的回憶傾刻間湧上心頭,我感到無限感慨......
 
兩年前,我每天這沿著這廣福道走向教會,你每天放學後也沿著這條路走回家。兩年前的某天黃昏,我們已經在這浪漫的廣福道上邂逅過對方,可能只是匆匆看過對方一眼沒停下,可能只是擦肩而過......
 
要是時光可以回到兩年前的話,我一定不會讓你就這樣在我身邊擦過!可以重回到兩年前的話,在看到你的第一眼,我便立即握著你的手,緊緊地抱著你,不讓你走。
 
要是我們早兩年相戀的話,我們便可以遇到更青澀的對方,我們便有更長的時間去建立感情,或許這樣我們便懂得怎樣一起面對問題,我們現在也不至於落得現在這局面。
 
沿著廣福道走,很快便來到藹晴所就讀的中學,我呆呆地站在這中學前......
 
如果我們當初不是異地相戀的一對,假如我也跟你一同在這中學裡讀書長大的話,我和你的校園生活會是多麼的精彩難忘?我們的故事又會是怎樣?
 
不過我看了幾秒後,我的理智提醒我這同時也是Austin就讀的中學,於是我也沒有多想,忍痛地離開這地方,想結束這趟旅程。
 
最後,我來到......
 

 
大埔墟火車站—每次我們分離的地方。
 
愛過、痛過,也要再企起,別為愛倒地!
 
懂得鬆手也許已勝利! 不至會死......
 
看著這出口,我和藹晴在這裡一次又一次依依不捨地離別的影像浮現在我眼前,熱戀時的甜蜜回憶不斷湧現,這是我與她分開以來,第一次對藹晴感到如此強烈的思念,連淚水都幾乎要從我眼眶中湧出......
 
說過以後忘記你,明天都不再想起!
 
曾有人說過,很多男生在剛剛與另一半剛分開時,會比起女方來得瀟灑、輕鬆,不像女生那樣呼天喊地,但過了一段時間後,反而會是女生先走出傷痛,男生卻隨著時間慢慢開始感到哀痛。以前我都不相信這話,現在我是真的切身感受到這股痛了。
 
最後一次,想念著你......
 
最後一次,再度記起!
 
只准今晚再度為你痛悲,在凌晨要淡忘。 
 
到今天我都無法忘記得當初我那越過伶仃洋去與她開展這段異地戀、網戀、大埔之戀時,心中懷著的那股愛情的勇氣;今天我還不能完全接受,我們開始時那麼甜,最後竟會淪落得如此下場。
 
這段憶記,刀般鋒利! 寄望痛傷有個限期......
 
昔日有多甜,今日就有多痛。我與藹晴的這段愛情如同利刀般割得我遍體鱗傷;這回憶似斷箭般插在我心中,使痛苦繼續蔓延下來。我痛夠了,也是時候要做個了結。
 
我閉上雙眼,在這大埔站的出口外呆呆地站了幾分鐘,回憶完曾在這裡出現過的所有影像後,便拿出手機,打開Facebook messenger上與藹晴的對話框,黯然地按下「Delete conversation」......
 
藹晴,希望你知道,縱使世間有那麼多閒言閒語也好,維吉爾是真切地愛你的,不曾改變。你在我這顆心上烙下的創傷,永遠都無法復原,我可能永遠無法原諒你所對我做的事,但是......
 
維吉爾感謝你陪他一起在各大日式放題店裡不顧形象、爽快地大吃,每次我在澳門吃放題時都會想起你如何把食物沾滿麻醬,一邊吃一邊喝忌廉鮮奶;感謝你帶他乘電車,讓他領略到香港的舊街風光;感謝你帶他遊遍西環泳廬、尖沙咀碼頭、1881等各大旅遊名勝,讓他在香港有趟美滿旅程;感謝你在紅磡駛往大埔的東鐵線列車上,讓維吉爾牽住你的小手,教他嚐到戀愛的心動;感謝你在那唯一一次珍貴的「Dear Jane那裡只得我共你minilive」中,邀請維吉爾出席,這是他人生中最精彩難忘的一段記憶;感謝你給過我的一切,我與你在香港遊玩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最後,琴血也感謝你,你與我的經歷給了我無數的靈感,是你造就了一位更為精鍊的琴血。
 
在下並非一位很好的伴侶,在下衷心祝服你有一天能找到一位與你同住在香港、懂得與你好好溝通、能獲得你完全的信任、知道如何去愛你的男生。維吉爾不可能再當你的情人了,但維吉爾永遠都會是你的朋友。
 
儘管想到有人為你蓋被,抓緊放手的 勇氣!
 
......
 
「Are you sure to Delele This Entire Conversation?
Once you delete your copy of this conversation, it cannot be undone.」
 
「Delete / Cancel」
 
維吉爾與藹晴就走到這裡了,我們的故事就此劃上句號吧......
 
我鼓起勇氣,把手指移到藍色的「Delete」鍵上,輕輕地按下。
 
這是我最後一次遊大埔,在大埔墟火車站回味我在這裡經歷過的一切心甜與心酸;回味我和大埔女孩藹晴曾有過的一切。這是我最後一次想念你了,這夜以後,維吉爾便從你的生命中徹底消失,永別了,藹晴......
 
想到有人為你蓋被,抓緊放手的勇氣。
外傳II:琴血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