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幕:維吉爾最壞罪名
 
一輛電車剛好駛來,我們懷著期待的心情走上電車上層,可惜的是前面的橫排坐位已經全部滿坐,不過還有最後那面向車窗的坐位,我和藹晴便在這最後的直排雙人座坐下。
 
電車隨著「叮叮」兩聲開動,陣陣微風從窗外送來,在這清涼的春風中,與身旁的這女孩初次乘電車,感覺十分舒適。
 
「成日冇睇過,睇下Group先」藹晴拿出電話,查開我們那讀者交流群組的信息,笑說:「你琴晚有冇睇Group啊?」
 
「冇啊」我昨晚在沙發輾轉反側,躺得全身酸痛都睡不著,哪有空看群組?
 
「摩兒迦娜前排咪起個Group到扮痴漢聲,講:『快啲!多啲!唔該!』咁,超似痴漢囉佢把聲!」:藹晴笑說


 
「跟住佢沉晚就起到爆自己咩玩女同學既經驗,仲話咩摸人大肶!跟住即刻比人圍攻罵佢,摩兒就反擊咁話...」說到這裡,藹晴笑得連說話都有困難
 
「講咩啊佢?」:我問
 
藹晴捧腹大笑地說:「佢話:『咁我學生黎架就梗係玩學生妹啦!唔通玩Miss啊?』」
 
我們就這樣說著讀者交流群組中的趣事...
 
我看著藹晴電話螢幕上顯示著的讀者交流群組,笑問:「其實你有冇諗過,有一日個作者就真係出現起你面前,坐起你身旁?」


 
藹晴低著頭,嫣然一笑,露出一個十分寬慰的表情。
 
電車也穿過了鬧市,進入古色古香的舊區,藹晴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照相機,開始記錄電車外的美景,但她並沒有拍很多,因為大多數的景點她都拍過了。
 
我本來乘這電車單純只是想陪一下藹晴,沒打算怎樣攝影,但看到窗外美麗的街景,我也引不住拿起我的「愛機」來留下這些精彩時刻...
 
「你睇下!見唔見到個LA FLEUR既招牌啊?」:藹晴興奮地喊道
 
「咩話?」我轉過頭去,卻什麼都看不到...


 
「你要轉嚟我呢邊啊傻佬」:藹晴笑說
 
我從原本背對的藹晴的方向轉為面對著她,已經太晚了,我錯過了藹晴所說的藝術招牌,但我卻因此而看到了別的藝術品...
 
我和藹晴同時把目光從車窗外移回來後,便剛好近距離地臉對著臉,臉帶微笑、含情脈脈地凝視著對方...這一刻,我們的眼睛都被對方所吸引,雖是尷尬,卻誰也捨不得把目光移開...
 
這是我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離下看著藹晴,她那包包臉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顯得份外可愛,最令我無法抽離的是她額前瀏海下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陽光下我看到她的瞳孔原來是棕啡色的!藹晴的雙瞳完全沒上妝已是如此的楚楚動人,牽動著我的心跳...
 
我們對望了好幾秒後才捨得移開目光,從她的雙瞳中抽離後,我才發現這座位並不寬,我和藹晴本來就坐得十分近,原來在剛才那急轉身後,不知怎的我跟藹晴的大腿正緊貼在一起,我的左手就被夾在其中!
 
藹晴與我的大腿完全緊貼,卻毫不介意,並沒有坐開一點的意思,我的左手一直這樣佔著這女孩便宜也不是辦法,我惟有尷尬地把手硬抽出來...而藹晴臉上的表情卻仍舊喜悅,沒有絲毫改變,不知她心裡是不是在想:「你真是個傻好人」。
 
......
 


我們欣賞著車外的風景,但乘到中段時,藹晴卻在座位上昏昏欲睡地「釣魚」,我也忍不住拍下這有趣的時刻。就在我忍著笑時,「呯」的一聲,藹晴的後腦撞到車廂,使她猛然醒來。
 
看到她這可愛的模樣,我內心深處有一種衝動,愛的衝動...
 
我鼓起勇氣,微笑著對藹晴說:「攰既話借膊頭比你挨啦」
 
人在睏睡時意志是十分軟弱的,我這樣溫柔地提出這建議,她多半會接受!...
 
藹晴睡眼惺忪地看著我,樣子十分惹人憐愛,但她竟然不作任何回應,沒有把頭放在我肩上,只是繼續在原位上「釣魚」...
 
她竟然如此拒絕了,我不禁黯然嘆息,內心一沉。不料這在我失望時...
 
這次藹晴的頭不是像剛才那樣向前後晃動,而是向左右。就在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一陣蘋果的清香便撲鼻而來…

我看到烏黑的長髮散落到我的胸前,這種我從未體驗過的質感使我的心跳「噗噗,噗噗」的直線上升!我從未感受過如此的怦然心動...


 
酣睡的藹晴把自己的頭放在了我的肩上。我內心有如小鹿亂撞,我伸手出來輕撫藹晴的秀髮,這感覺甜得幾乎要把我的心溶化掉...
 
我呆呆地看出窗外,我雖不懂香港島的路,但看到電車經過炮台山、 北角、 西灣河等一個個地鐵站,我也大概知道這電車之旅快要完結,意味著我和藹晴的甜蜜時光差不多到尾聲了...
 
我看著酣睡在我肩上的小女孩,我捨不得讓她離開,我想這載滿浪漫的電車能一直走下去,我想維吉爾與藹晴相依偎的這刻能直到永遠。
 
就在我這般不捨時,藹晴還是從我的肩上緩緩地醒來,睡眼惺忪地看著我,表情可愛到極點。我把剛才拍下的照片給她看,她扭著臉,嗔道:「好樣衰啊...」
 
不知不覺,我們已乘到總站筲箕灣,投下兩元,下車後,我不禁再回頭看一看電車上層最後的那個窗戶,維吉爾與藹晴初次心動的愛情萌芽地。
 
離開電車後,涼風已不再,酷熱的太陽直曬我們頭頂...陽光下,我和藹晴笑看著對方,車上雖發生了那麼多事,我們卻不感到尷尬,反而是有種更為親近、自然的感覺。
 
「好口渴啊,飲貢茶好冇?」:我問
 


「對面有間OK啊」:藹晴說
 
我認真地看著藹晴的眼睛,神氣地說:「我有一份執著,口渴,就要飲台式飲品」
 
「岩岩經過好似有間歇腳亭,搵下囉」:藹晴有氣無力地笑說
 
我們走進筲箕灣的橫街雜巷裡,開始尋找台式飲品店,這裡的道路雖是狹窄,但這鬧市卻充滿人情味,漫步在這舊區中,就像度假般心情舒暢。
 
「呢到啲街真係好窄」我慨嘆道:「其實澳門啲街就係咁窄」
 
「我都好耐冇去過澳門,唔記得咩樣啦,」:藹晴說
 
「得閒過黎囉,我帶你周圍玩」:我笑說
 
「冇啊,證件梗係唔起我到架啦...」藹晴說到她的怪獸家長時又變得有點垂頭喪氣。


 
「你自己冇身份證起身咩?」:我問道
 
「有啊」藹晴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小心地按著證件上的大頭照不讓我看。
 
「有張身份證咪得囉,你以為仲要咩啊?」:我微笑說
 
「下?唔洗護照定咩回鄉證果啲咩?」藹晴擺出一副十分詫異的表情,純真得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回咩鄉證啊?」我有氣無力地說:「特別行政區啊,點會用回鄉證入啊傻妹?」
 
「咩姐...咁我點知喎?...」藹晴無辜地嗔道:「咁我係細個老豆同阿媽帶我去架喳嘛...」
 
我伸手去取藹晴的手上的身份證,笑說:「借我睇過」
 
藹晴對我此舉的反應卻是十分之大,她立即用力地按著證件的大頭照,嗔道:「唔得啊!醜死啦,唔睇得啊!」
 
她這樣反抗一下子勾起了我對那照片的好奇心,我捉住她的身份證不放,把頭靠過去她的耳邊,笑說:「乖啦,比我睇下,我果張仲樣衰啦」
 
「咁你果張呢?...」:藹晴嗔道
 
我把自己的身份證交給藹晴,她便軟化下來,洩氣地鬆開手...我取過她的身份證,發現原來藹晴還未足齡更換成人身份證,證件上的照片是她初中生的照片,但其實也十分可愛,沒有什麼好遮掩的。
 
「177...」藹晴不屑地讀出我身份證上刻著的身高。
(注:成人澳門居民身份證上刻有證件持有人之身高,作識別身份之用)
 
「你張相好得意啊其實」:我笑說
 
藹晴生氣地收回自己的身份證,嗔道:「咩都比你睇哂啦!有咩好睇姐...」
 
我們這樣沿路打鬧著,不知不覺間已來到歇腳亭前。
 
我哄道:「飲唔飲啊你?」
 
「唔洗」:藹晴淡然地答道
 
我買了一杯檸檬玉露後,自己還未喝,便先把飲料伸到藹晴嘴前,像我筆下的某個女角色一樣。但我和藹晴並不是我故事中男女主角,藹晴對我此舉只是作搖頭回應,好像不想跟我共用一根吸管。
 
看到藹晴如此反應,我惟有自己喝著那一大杯無味的飲料,一邊喝一邊嘗試哄這生氣的小女孩開心...
 
「星瑤啊,做咩咁嬲啊?」我溫柔地說:「係咪邊個衰人激嬲你啊?」
 
藹晴仍是不說話,我繼續哄道:「話比維吉爾知好冇? 邊個蝦你啊?我則佢飲屎水!」
 
藹晴聽後嘴角不爭氣地上揚,我便再戲弄她,特意讀錯她的名字,笑說:「做咩事啊海晴?」
 
不料,藹晴像是被掀開了傷疤一樣,原本還與我並肩而行著的她一瞬間變得比剛才更為生氣,怒瞪了我一眼後獨自走開,離開我幾尺,快步地走著。玩笑開不成,這下糟了...
 
接著我無論說什麼她都對我毫不瞅睬,看來不是鬧牌氣撒嬌,而是真的生氣了。我背著自己沉重的背包,拿著飲料追著她,樣子十分狼狽,一直跟到筲箕灣地鐵站的前一條街她肯才停下...
 
「杯野未飲完唔比入閘喎」:藹晴冷道
 
我無奈地趕緊把整杯東西吞下,然後跟藹晴一起乘上列車。而最奇怪的是,藹晴臉上雖是很生氣,卻又甘願把頭放在我肩上睡去,讓我那原本苦澀的心又再感到甜絲絲...
 
地鐵上的座位本來就不多,我和藹晴兩位年青人卻佔了兩個不讓座給其他年長的乘客。藹晴完全把身子靠在我身上酣睡著,什麼事都不知道,而我則是獨自承受著所有壓力,車上所有中年不惑的大叔都對我擺出一副「後生仔,真係不知所謂!」那樣的黑臉,周邊幾位單身宅男亦以詛咒的目光仇視我。
 
幾位男性一直看著我和藹晴,我稍為低頭回避一下這目光,但我一低下頭,睡得衣衫不整的藹晴的胸部便盡收在我眼底內!我現才恍然大悟,那些男人向這邊看來原來不光是盯我,而是在視姦我身旁那純真的小女孩!
 
現在動藹晴的衣服的話一定會弄醒她,我惟有嘗試把藹晴的長髮掃下來以覆蓋她的胸口,但無奈她正熟睡著,大部份的秀髮都被壓在我肩上,抽不出來,但我絕不容忍她的胸部如此供人看!
 
我慢慢地、小心地、輕柔地把她其他沒被壓著的頭髮掃下來,成功地覆蓋住她的胸脯。周圍幾位空虛的男性怒瞪了我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說:「咁樣你自己都冇得睇啊頂你!」,然後沒趣地把目光移開,心中應該對我更添幾分痛恨。
 
「比人睇蝕哂啦傻妹...不過,」我輕吻著藹晴的髮絲,深情地默唸:「乖乖地訓啦傻藹晴,維吉爾起你身邊睇住你」
 
「中環」
 
甜蜜而心動的時光過得飛快,原來我們已經到站了。我輕輕拍醒藹晴,她立即醒來,並站起身來知道要下車,看來她未必是處於熟睡之中...
 
藹晴疑惑地看著我,語氣帶點不屑地問道:「你岩岩係咪拎野撩我啊?」
 
......
 
我剛才作出那小小的舉動來保護她,本來就不期望在夢鄉中的她能明白我那默默的付出和內心那愛護她的心思,但想不到我會受到如此的誤解和質問。
 
我靜靜地看著藹晴,說不出半句話。心沉了一沉,百般苦澀在心頭,這苦只有自己知道,亦只能獨自承受。
 
算了,又有什麼好說呢?...
 
「冇啊」:我淡然地答道
 
我們並肩而行走向渡輪碼頭,路上都沒什麼話說,最後我還是把一切藏在心裡,收起自己的悲傷,擠出一個笑容,對藹晴哄道:「仲係唔開心啊?」
 
「你特登叫錯我名果陣我係真嬲!」:藹晴嗔道
 
「係啦藹晴」我溫柔地唸了她的名字一遍。
 
我和藹晴登上了渡輪,我們走到船邊,懶洋洋地倚著欄杆,清涼的海風吹來,我感到無比心曠神怡,像是被維多利亞港環抱著一樣...
 
「叮叮我以前真係冇搭過,但小輪其實我唔係第一次搭」:我感慨地說
 
「真係?」:藹晴好奇地問道
 
「我第一次黎香港既時候係同一個加拿大人一齊住,」:我回憶道:「每次過海佢都帶我搭小輪唔搭地鐵」
 
我笑說:「好鬼搞笑架佢,佢黎左香港半年我以為佢咩都識啦。點知有次有個教友請我地飲茶,佢居然攞起個碟裝野,拎住把刀,當西餐咁食!」
 
藹晴笑問:「你第一次嚟香港果陣中環摩天輪開左未啊?」
 
「好似未...」就在我們剛打開話題時,我的電話突然震動起來...
 
「Voice Call from Luey Lavender」
 
阿琴竟然現在打給我?有什麼事嗎?我那澳門的電話卡正處於漫遊狀態,聽不起這電話啊!而且即使是聽了,身處在香港的我也幫不了她什麼,所以我惟有關上電話...
 
「有電話啊?」:藹晴好奇地問道
 
「冇,澳門啲fd姐,可能唔知我仲未番,」我微笑說:「講到港澳長途電話呢,我又諗起一件事」
 
藹晴擺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我回憶道:「話說我中四果年就好中意玩一個Online game,我無聊得滯就開左個女角黎玩」
 
藹晴聽到我一個男兒身玩女角色,在網上當「人妖」,立即扭曲著臉瞪我,我急道:「拿,仲未講完,聽埋先」
 
我奸笑道:「咁我一個唔好彩就識到個男仔,我對住佢就扮女仔咁講野啦,點知日久生情,佢就真係完全當我係女仔,中意左我,開始追我!我一時貪玩就比埋Whatsapp佢,番學果陣仲叫我前面果個女同學用語音同佢講野」
 
藹晴掩著嘴笑看著我,我努力地忍著笑說:「跟住最後佢走火入魔到仲同我表白!我醒覺到件事有幾嚴重之後就唔玩啦,開始避佢,佢狂wts我我都唔覆,跟住最後佢居然打長途比我!」
 
「變態架!好衰啊你!」藹晴被逗得捧腹大笑
 
我嘆道:「不過大個之後諗番就覺得自己細個果陣真係玩得太癲,居然咁樣傷害人地感情」
 
「你知就好啦」:藹晴有氣無力地笑說
 
我們乘著海風,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笑說著小時候的趣事。當然我全程都捨不得把這可愛的藹晴拋到維多利亞港中。下船後,我們在碼頭邊悠閒地漫步著,聊著我們的人生...
 
「其實你諗住做咩架?」:藹晴問道
 
「我想做英文老師教中學,我好中意學校既環境」:我微笑著答道
 
「我咩都唔知,連今次DSE點都唔知...」藹晴迷惘地說:「我老豆阿媽都睇死我起香港入唔到U,準備定供我出國」
 
「出國都唔差既,」我問道:「咁你自己想呢?」
 
「未試過點知喎,我想留起香港囉!佢咁睇死我唔得我更加要試」:藹晴不忿地說
 
「有咁既諗法好啊」我認同地說:「努力,爭取留起香港」
 
我帶著一絲絲的情意,看著藹晴的眼睛,溫柔道:「留起到,咁我地就唔洗隔咁遠」
 
藹晴含情脈脈地看著我,羞澀地說:「點解我無啦啦講啲咁沉重既話題既?」
 
維吉爾與藹晴看著對方,同時會心一笑。這時,我們看到前方的路上有位打扮得像是天竺高人那樣的老翁凌空坐在一跟棍子後,吸引途人的圍觀,亦有不少人還驚嘆得賞錢給他。
 
「其實你知唔知佢點樣坐起到架?」:藹晴疑惑地問道
 
「好簡單姐」:我笑說
 
「下?!」藹晴聽到我說知道答案後十分驚奇。
 
我胸有成竹地笑說:「我而家行出去拎走佢個錢兜咪知囉」
 
藹晴聽後噗哧一笑,原來談論著人生問題的我們又回到輕鬆自然的氣氛當中,我們親密地並肩而行,走到10號碼頭前...
 
太陽漸漸開始下山,幽靜的碼頭和周邊那典雅的西色建築在夕陽下顯得更為浪漫迷人,使人不禁沉醉在其中,正當我在欣賞這美景時...
 
藹晴突然以一個可憐的眼神看著我,嗔道:「好攰啊...」

她提起雨傘,自己拿著尖的那端,把手柄那邊伸向我,然後精靈地看著我,嬌嗔道:「拉我行...」
 
「做咩咁懶啊?」我笑著捉起兩傘的把手拉著藹晴走,但拉了兩步後,藹晴又撒嬌道:「咁樣係扯住我行囉!都唔係拉...」
 
我被這嬌嗲的小女孩氣得哭笑不低,我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對著她溫柔道:「真係攰既話我可以揹你喎」
 
藹晴看了看周圍,意識到我們正處於公眾地方,羞澀地看了我一眼後便收起小女孩脾氣,繼續走著...我們走到前方的長椅上坐下,藹晴緊貼著我,卻不好意思把頭靠在我肩上,因為她現在完全清醒。
 
藹晴拿出電話查看那讀者交流群組,看著螢幕笑說:「睇下啲人講咩...」
 
--------------------------------------------------------------------------------------------------------------
「覺唔覺今日好似有人潛左水咁?[疑惑表情]」:我愛肉
 
「係囉,摩天輪C打完全冇出現過今日」:情雙
 
「話說樓豬都消失左」:雲端上
 
「又會咁啱都有既」:雪糕味雪糕
--------------------------------------------------------------------------------------------------------------
 
「比啲巴打發現左啦」:藹晴笑說
 
「佢地鬼知咩,最多咪覺得係巧合」我笑說:「出左黎成日都冇睇過高登」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自己的貼文查看一下讀者們的留言。
 
「樓豬休文出埠係去陪邊個?...」藹晴看著我的電話螢幕,讀出那讀者的留言。
 
我看著藹晴迷惘的臉,笑說:「咁我覆話陪緊第三個天使好冇?」
 
「咩啊?我先唔要做何伯個天使啊!」:藹晴嗔道
 
我們就這樣一起讀著一個個留言,討論如何回覆那些讀者...
 
日薄西山了,藹晴的家中還有兩位怪獸家長等著她回家,而且這裡離大埔的距離並不近,今天的旅程中無論多麼使我們難忘、陶醉,無論我們多麼捨不得對方,我都是時候要送藹晴回家了。
 
「差唔多...要搭火車啦」:藹晴含情脈脈地看著我,萬分不捨地說
 
我深嘆了一口氣,然後擠出一個笑容,溫柔道:「咁行啦,番大埔啦」
 
我們走進尖東站,乘到紅磡站後轉乘東鐵線,列車一到站,藹晴立即拉著我,急道:「衝啊!」
 
我們搶先衝進列車,藹晴立即找到一個角落位坐下,我笑著坐在她旁邊,有氣無力笑地說:「咁跑入黎就係為左霸個位坐啊?」
 
「攰啊,要瞓教啊」:藹晴嗔道
 
不少比我們年長的人陸陸續續也走進車廂,有些還站在我們面前,使我感到有點兒不好意思...
 
「唔讓位比人坐啊?」:我哄道
 
「唔制啊,紅磡到大埔咁遠喎,要瞓教啊」:藹晴嬌嗔道
 
說罷,藹晴便閉上眼睛,把頭放在我肩上,我也拿這撒嬌的小女孩沒辦法,只好由她了。但奇怪的是她在我肩上動來動去,好像睡得不太舒服的樣子...
 
「做咩啊?」:我輕聲在她耳邊問道
 
「挨唔慣呢邊...」:藹晴輕聲道
 
「咁要唔要調位?」:我溫柔地問道
 
藹晴嬌嗔道:「唔要坐陌生人隔離啊...」
 
我看了看周圍,才醒覺到藹晴正坐在玻璃旁,我的右邊正坐著陌生人,從上車到現在我都忽略了這個問題。
 
我在藹晴的耳邊溫柔道:「放心啦,我坐起到隔住啲陌生人」
 
「你唔挨返我瞓啊?」:藹晴溫柔道
 
「唔洗啦,」我笑說:「我起到睇住你,你乖乖地訓啦」
 
藹晴嫣然一笑後稍為坐起來,與我坐得更親密,把頭靠得更貼!一陣淡淡的蘋果清香環繞著我的嗅覺,這是我從長大以來,第一次跟一位女孩有如此親密的身體接觸!我看著我肩上的可人兒,「噗噗,噗噗」的,從未有過的怦然心動教我完全不能自已!
 
藹晴緩緩地、安祥地沉睡過去,我呆呆地輕撫著藹晴那烏黑柔順的長髮,感受著她身體的溫暖,看著列車內不斷進出的人流,腦海一片空白,無法思考,所以感官都完全被藹晴佔據了。
 
紅磡到大埔的明明相距二十多公里之遠,但不知為何,我與藹晴在列車上依偎著對方時,這列車好像比平常時快了好幾倍到站一樣,我與這可人兒最後的這段甜蜜時光即將就要完結...
 
看著列車停過一個又一個站,即將就要駛到大埔墟,我內心更是像小鹿亂撞一般,既感到甜絲絲的心悸,又感到無法抽離的不捨,還有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焦急,簡直是心亂如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g3XXXdnjqY
 
「大圍」
 
這時,我的目光突然停在藹晴的小手上...
 
我自己的手也開始震顫起來...經過這天我們一起經歷過的所有事,經過一天累積下來的感情,我的內心開始動搖,無法遏止此刻自己對她的感覺,這感覺比起剛才在電車上她首次把頭放在我肩上時還要強二十倍!
 
讓理智在叫著冷靜冷靜,還恃住年少氣盛...
 
讓我對著衝動背著宿命,渾忘自己的姓!
 
維吉爾先生,情愛為何物?
 
你以探訪一位需要被看顧的朋友為藉口,騙過家人和教會中的所有朋友,單純為了一名素不相識的女孩而孤身越洋來到這裡,陪伴她、與她約會,這根本早就超越了作者關心女讀者的界線。
 
藹晴挪動了一下身體,我深情地看著她那可愛的纖手,在她耳邊溫柔道:「隻手凍唔凍啊?」
 
醒意正濃的藹晴聽後說不出話,只是把自己的手放出來攤開...
 
我承認,我甘願為她而放下自己在澳門的一切,我想小女孩繼續留在我身邊跟我撒嬌,我想把這位可愛的女讀者私有化!從來只有一種東西會使一個男人如此盲目、瘋狂,那就是愛...
 
維吉爾,你有罪。
 
我認罪!我犯了這個世界最壞罪名,太易動情...但我喜歡這罪名!
 
我鼓起愛情的勇氣,伸出自己的手來,握著藹晴的小手!「噗噗,噗噗」,我的心跳聲就是我無可否認的罪證。
 
藹晴,對不起,維吉爾對你動了真情...
 
教會中忠信的男青年與外面的女孩發生地下情,網絡小說作者與女讀者越界,兩名年輕網友出來私會混在一起......全都是不堪入耳、不為光彩的事,千不該萬不該,今天全部發生在我和她身上。
 
她這次到底是真的在熟睡或是裝睡也不重要了。我和藹晴之間無任何距離,完全放任自己的感情,緊貼地依偎著對方,緊緊地握著對方的手,帶著真切的愛,默默地珍惜我們擁有的最後幾分鐘。
 
我信與你繼續亂纏,難再有發展...
 
但我想跟你亂纏!
 
我此生都不會忘記這趟車程,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八日的黃昏六時,我與藹晴坐上了這東鐵線的列車,紅磡到大埔,二十三千米的距離,明明大半個小時車程,對我來說彷彿只過了十分鐘。
 
「大埔墟」
 
「到啦」我儘管百般不情願,還是溫柔地喚醒了藹晴。
 
藹晴睡眼惺忪地跟著我離開列車,我們站在月台上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雙方的眼神中都有千萬個捨不得...
 
藹晴指著月台旁的長椅,嗔道:「坐陣好冇?」
 
「嗯」傻瓜,我當然不想與你分離。
 
我和藹晴坐在長椅上倚著對方,靜靜地看著黃昏下的大埔。我打開心扉,感受著藹晴的秀髮那迷人的清香和溫柔的觸感,不禁感慨地問道:「你啲頭髮好香...」
 
藹晴拿起自己的髮梢嗅了一下,笑說:「香水味黎架」
 
藹晴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瓶香水,羞澀地說:「要唔要噴啲落你到,比你留住陣味?」
 
「好啊」我笑著指著自己的右肩,藹晴輕輕地噴了兩下,藹晴的香味就這樣留在了我的身上。
 
「好香啊...」我微笑說:「藹晴,合埋眼」
 
「做咩啊...」藹晴的語氣變得極為羞澀,臉上泛起了兩片紅暈。
 

 
我拿出自己走來港前買的一個「澳門皇茶」獨有的玻璃瓶,交到藹晴手上。這瓶本來就憑其可愛的小熊造型風靡了無數澳門少女,那對於香港女孩來說,這肯定是更大的驚喜。
 
「開眼啦」:我在她耳邊溫柔道
 
藹晴嘴角含笑地睜開眼,看著自己手中那造工精緻的瓶,先是十分驚訝,然後便笑逐顏開,再來是一臉幸福地看著那玻璃瓶...
 
「送比你,」我溫柔地問道:「靚唔靚啊?」
 
「嗯嗯...」藹晴萬分感動地點著頭。
 
「有冇諗過黎澳門玩啊?」:我充滿期待地看著她說
 
「有啊…」:藹晴害羞地答道
 
「咁下次你黎澳門,我帶你周圍玩好冇」:我溫柔道
 
「好…」:藹晴帶著情意地答道
 
我與她伸出小指來互勾,就這樣,維吉爾與藹晴便立下他日在澳門浪漫旅遊的約定。
 
勾完小指後,藹晴突然開始不斷地動起自己的腳來,嗔道:「好痕啊...」
 
「做咩事傻妹?」我跟著望向藹晴的小腿,發現穿著短褲的她經過一天旅程後,雪白的腿上又多了幾處蚊患。
 
藹晴嬌嗲地喊著:「唔得啊...好痕啊」
 
她坐在椅上,用手指沾上唾液,然後塗在蚊患上,嘗試減輕自己的痕癢,但手指能塗的唾液量十分有限,起不了什麼效果...
 
我堅定地看著藹晴,對她說:「比我幫你...」
 
「下?...做咩啊?」:藹晴疑惑、生硬地說
 
藹晴看了看周圍正站在月台上候車的人群後,不好意思地說:「唔好啊...呢到好多人啊」
 
「唔怕啦,要醜都係醜姐,女仔見到既話只會妒忌你」:我笑說
 
「唔制啊...」藹晴嬌嗔道:「咁多人」
 
這時,一班列車駛到月台,把等候的人群全數接走,這個月台一時間只剩廖廖數人,我再一次溫柔而深情道:「藹晴乖,比我幫你...」
 
藹晴的態度稍為軟化下來,我立即站起來走到她身前,紳士地單腳跪下,挽著她的小腿,然後輕柔地吻著她的蚊患...
 
我吻了幾秒,給它充足的唾液才鬆開。藹晴害羞得臉紅耳赤地看著我,嗔道:「維吉爾做咩喎...」
 
「好啲未?」:我微笑問道
 
「嗯...」藹晴羞澀地點了點頭。
 
我回到藹晴身邊坐下,天空下起濛濛細雨,她擔憂地嗔道:「你有冇遮啊?」
 
「冇啊」:我不好意思地笑說
 
藹晴從自己的背包中拿出一把粉紅色、印著Melody圖案的摺傘,遞給我,含情脈脈地嗔道:「借比你啦」
 
我帶著深意看著她那水靈靈的大眼睛,溫柔道:「唔該...」
 
此刻,我與藹晴間一絲絲的情愫已完全暴露在空氣中,我們深情地凝望著對方,千絲萬縷的愛教雙方無法抽離,我的雙手在震顫,我想將這可人兒收入懷中...
 
不料,藹晴突然喊道:「啊,有車啊!」
 
說罷,藹晴便立即匆忙地轉身跑走,我還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反應...
 
藹晴跑開兩步後回過頭來,再不捨地看了我一眼,然後便真的離開了。
 
......
 
實在沒想到她會走得那麼急。我們經歷了整天甜蜜美滿的旅程,而最後道別竟是如此是的倉猝,不禁使我感到遺憾。
 
藹晴離開我的視線後,我的思緒才得以回到正常和冷靜。我與藹晴共晉午餐、喂她吃東西、一起乘電車、列車的畫面如走馬燈般在我眼前閃過,我不禁深嘆了一口氣...
 
維吉爾,真是膽大妄為,看看你今天跟你那位純真的小女孩做了什麼好事。
 
我沒有離開車站,只是乘反方向的列車回到大圍,準備前往沙田圍完成我趟香港的最後晚餐…
 
「追到車啦我,岩岩起火車站個離別太急…[難堪表情]」:Valentina
 
「唔緊要啦,我笑著回覆」:下次起澳門再玩過啦
 
「好[寬慰表情]」:Valentina

我乘列車到沙田圍站,我在來港前便與一位資深讀者約好了今晚要來這火鍋聖地大涮一頓。
 
「新廣發個出口我到啦」我在messenger上傳給他一段信息。
 
「唉,居然要留堂,我唔知幾時先走得啊」:蕾疚鳥孖
 
「唔緊要啦,我番沙田行下街先」:我回覆

我回到沙田某商場內的一所無印良品,百無聊賴地玩起他們的筆,練起字來,順便在這裡留下我故事女主角的足跡...

 
這時,我口袋中的電話震了一震,是一位遠在挪威服務的無國界義工在messenger上傳了兩張照片給我,他是我一位十分要好的朋友...
 

 
(注:Franz與紫琴間的愛情故事純屬虛構,現實世界中的Franz和Luey Lavender是僅知道對方名字和容貌的一面之交)
 
「今日下晝得閒我地又去左個狹谷,真心正!」:Franz

「你就爽啦,我而起家起香港,呢幾日流離浪蕩,chur到盡,攰死」:我回覆
 
「我冇上高登啊,而家個故仔多唔多人追啊?」:Franz好奇地問
 
「大佬,我都想講呢單野啊,我將個你同曉琳既事寫左個故出黎之後,OK多人追,跟住我開左個wts group......」我把自己從在網上與紙製摩天輪認識,到剛才在火車上牽藹晴的手之間所有事一次過告訴Franz。
 
「哇!真係一段不尋常既愛情。你做得幾好啊,後生仔有guts咁闖係好事,唔咁做既話一定會後悔!」Franz回覆:「係喎,故事講左咁多咁精彩,咁圖呢?」
 
我看著他的信息,有氣無力地笑了笑,然後把一張藹晴的自拍照傳給他看...
 
「咦,DSE學生妹,唔錯唔錯,幾pure幾true,Vergil哥啲taste果然唔差」:Franz笑著回覆
 
「平時得閒繼續講多啲關於你同佢既野比我知!」:Franz補充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乘列車再回到沙田圍,在面對著新廣發的那出口等待我的朋友「蕾疚鳥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