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從天而降之物

從羅勒蒙家族的總部回到來已經是夜晚了,他們二話不說先在租屋範圍設下幻象結果,那種被人監視的感覺實在太差了,雖然舜習慣了,但柚子他們顯然非常厭惡這種行為。
其實正常人都不會喜歡,倒是舜竟然習慣了這點比較奇怪。
「所以說惡魔的獻祭到底是什麼鬼?還有羅勒蒙去哪了?」無月聽了柚子的叙述,頓時在心中出現一堆問號。
「羅勒蒙在幾個月前已經死了。至於惡魔的獻祭……」柚子對這點都感到非常不解。
「沒有惡魔的嗎?」舜見他們苦惱的表情跟剛開始苦惱吸血鬼的事的表情是一樣的,於是如此猜想。
「有,不過獻祭呢…」柚子似乎有點不懂解釋。
「根本就沒有獻祭,不論是人命還是財富,人類能獻出來的東西幾乎都沒有種族會稀罕。」無月接過柚子的話,解釋道。
「不是有什麼用靈魂作為代價嗎?」畢竟有不少西方文學都有類似的內容,最有名的就是浮士德。


「主動獻出的靈魂又不會特別美味,而且如果有過多的靈魂獻出,死神們還不會連忙趕至咩?」柚子說著瞄瞄一旁的無月。
「當然,如果有大量靈魂流失可是會導致轉靈系統失衡,所有會吞噬靈魂的種族都是死神族的敵人。」無月的表情有點嚴肅,趁舜不為意時瞪了柚子一眼。
「所以死神和惡魔原來是水火不容的嗎?」
「比起靈魂,他們還比較喜歡吃恐懼這種情緒,所以貌似會經常在戲院之類的場所逗留的。」
舜覺得如果被神職人員聽到,他們一定會把戲院等等的地方例為禁地。
「而且吞噬靈魂的種族大多漸漸學會節制,只要不影響平衡的話,我們大多會放任不管。」而且這種種族不多,所以都未試過造成太大的問題。
舜點點頭表示明白,他也只是隨口問問,並沒有太大興趣。
「會不會那只是他們幻想出來的東西,那根本不是獻祭,而是其他的東西。」舜把話題拉回來。
「很有可能呢,既然他們連地點在哪裡都不知道,可能根本沒親眼看過,一切都只是聽羅勒蒙的說法而已。」柚子都認同舜的說法。
「不過就算沒有獻祭,那會不會真的有惡魔在幫助他們....或者是羅勒蒙這個人?」舜提出另一個推測。


「以惡魔的性格不是沒可能的,只是他們很容易會膩掉,而且不太懂什麼叫專一,只要是好玩的事就會參一腳。如果他只是幫助了羅勒蒙幾年我還會相信,但現在是幾十多年,我覺得可能性很低。」無月也認真地分析。
舜的腦海中蹦出了很多東西,一時間令他感到有點頭昏腦脹,於是他甩一甩頭,靜了幾秒就開口了:「先讓我們整理一下。一,羅勒蒙家族背後的確有力量在撐腰,而根據我們的調查,那背後勢力絕對不是人類。二,羅勒蒙有定期到某一個地方進行他口中的獻祭,但他沒告訴過任何人。三,所有事情都是在羅勒蒙死後發生的。」舜先用歸納法把所有線索都重整一次,這樣比較容易分析案情,找出突破口。
「然後,我有幾個假設。第一個,羅勒蒙是認識背後的非人種,並且有定期聯繫著,而地點就是所謂的獻祭地點。在羅勒蒙死後,那個非人種都自動解除了合約,所以這次出事就沒人出手解決。」
「但這樣解釋不到他們為什麼會受襲。」無月立刻反駁道,他有想過這個可能性,只是同樣卡在這裡。
「也許是家族中的其他人得罪了某隻妖精,但礙於那背後的勢力而無法動手,要知道妖精一族那麼記仇,他一定是最近得知那勢力沒再保護他們,所以就趁機出手報仇吧!」柚子好像跟妖精一族有深仇大恨似的,但她的說法又不無道理。
「有可能,畢竟你們非人的想法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理解的。」舜心想可能只是好幾十年前有羅勒蒙的人不小心罵到一隻妖精,然後就被記仇記到現在,還因此要用整個黑手黨的成員來進行報復,這樣也太衰了吧。
「等一下,不可理喻的是妖精一族!」柚子抗議道。
「是是……」不理她,舜繼續說下去:「第二個假設,在羅勒蒙家族背後撐腰的非人種得罪了一隻妖精,羅勒蒙又死了,那個非人種不知道可以找誰通風報信叫他們小心,結果就變成炮灰了。」
「假如這個假設是真的,那羅勒蒙家族真的很衰……」無月發出感言完全是在場人士的心聲。
好死不死的,這個假設的真實感很重……


「咳咳……第三個,羅勒蒙家族背後沒有非人種撐腰,羅勒蒙本身就是魔法師,甚至是非人種。我比較傾向是魔法師,他定期到一個地方進行一些施法,或是詛咒的儀式來保護家族。」
「這個假設挺大膽的,而且魔法這種東西大多數會在施法者死後便解除,因此羅勒蒙家族在羅勒蒙死後才遭到襲擊是合理的。」柚子點點頭,為舜補充他應該不知道的部分。
「但前提是我們必須肯定是羅勒蒙死後才開始受襲擊,一直以來他們都只是含糊地說幾個月前發生,根本不知道確切的先後次序。」心水比較清的無月很快發現到這個重點。
「嗯,所以我先說是假設。假如羅勒蒙在世時已經發生這樣的事,那只好說他的死只是巧合。」舜聳聳肩,無月所說的他都留意到,只是沒有理會而已。
「最後,第四個假設,保護羅勒蒙家族和攻擊他們的...」舜還未說完,無月就一手搗住耳朵,一手示意舜先暫停一下,看樣子似乎是接收到什麼訊號。
「柚子姐姐!」這時一直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的芭格絲突然以海天使的模樣跳了出來,神情緊張。
「小芭,是感覺到什麼了嗎?」芭格絲都有一點廣域感知的能力,可以感應到大型的異動。
「不知道是什麼,不過好像是有什麼東西掠過。」芭格絲皺起眉,努力地感應著。
「我也感應到,地點有三個。」無月似乎已經接收完訊息,在異空間中翻出一張地圖,並俐落地在上面畫了三個圈。
「同時發生?難道他是遙距控制的?」柚子有點訝異地說。
「不知道,現在只是知道有異樣,當中可能有虛報也說不定。」畢竟這只是一個警報系統,不能提供更清晰的情報 ,會引起異動的東西太多了。「不論怎樣,我們先去看看吧。」
「地點有三個,我們只可以分成三組分別前往.....舜你...」變數太大,無月盡可能都不想舜單獨行事,可是一個一個地去又實在太沒效率。
「可以,反正有什麼不對徑就逃。」握一握口袋中,小黔送的指南針,大不了就逃到死神界去,保命要緊。
「舜......這次不是鬧著玩,你可能甚至連逃的機會都沒有。」柚子臉色凝重,這次對手的底細仍然不明,她可不想舜去冒這個險「你不去也沒關係,我可以去兩個地方。」
「柚子說得對,不要勉強。」無月都認同,雖然他知道舜身手不錯,反應又快,而且不戀戰,但還是會擔心。


「我真的可以......」舜不是勉強,他真的覺得不會有問題,只是望著那兩個人憂心忡忡的眼神,他知道自己說什麼都沒用,他們不會信。
思考了一下,舜突然想到了什麼,說:「有什麼事我叫沙利葉幫忙就好。」
「現在就叫。」柚子雖然都對那隻天使有點點成見,不過有比沒有強,天使的實力又不會太低,至少可以掩護舜逃走。
舜本來只是說說,他盡可能都不想看到那隻煩人天使,沒想到柚子這麼認真。
「我覺得不對徑就會叫....」
「不行!現在!」
「...沙利葉,過來幫忙一下。」其實沙利葉從來都沒有教過舜該怎樣呼喚他,舜都是試試而己。
誰知這聲呼喚真的有用,在他們的中間突然刮起了一陣旋風,然後一個橢圓球的物體出現,它發著祥和的金輝,慢慢地變成羽毛的模樣,之後緩緩打開。
「信~~~你終於呼喚我了!!」
裡面跳出了一隻白色的天使,他張開手朝舜飛撲過去。
舜沒有被這個異常熱情的擁抱嚇到,他反應超快地往旁邊一閃,沙利葉就直接撞上舜身後的沙發上。
 雖然被狠狠地拒絕,可是沙利葉並沒有放棄,立即重整旗鼓,想再撲一次。可惜在他行動之前就被柚子用一波冰水淋濕了。
「沙利葉,正事要緊。」
「死神第一貴族長子,提斯利亞.無月嗎?」天使聞言終於停下來,又用著深不可測的眼神望著無月,只是全身濕淋淋的模樣真的有點可笑,完全神祕不起來。
「正是。今次請你來,是想你幫忙保護舜。」無月正色道。


「樂意之至,請包在我身上。」沙利葉眉飛色舞地向無月行了個禮,然後大模廝樣地飛到舜的身邊團團轉。
「無月...交給他真的可以嗎?」柚子覺得這隻天使實在太不可靠了。
「......也只可以這樣。」無月都有點不放心,不過怎麼說對方始終是熾天使沙利葉,實力方面絕對沒問題。
「沙利葉,停。」舜被圍著轉得有點煩,指著一個地方叫沙利葉站在那裡。
「知道!」沙利葉二話不說地站在那裡。
看樣子,即使舜叫他去死,他大概也會照做.....為什麼呢?明明以前不覺得他是那麼白痴的。無月和柚子不約而同地想著。

由於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他們迅速地決定了前往的地點就出發了。
舜和沙利葉一同前往,原本沙利葉還想直接抱住舜飛過去,可惜舜一聽就毫不猶豫地唸出轉移術法,看得柚子不敢相信這個人跟下午那個用氣音唸咒的人是同一個人來。
舜前往的地點是他曾經來過的貧民區,不是因為他來過,而是柚子他們認為這區並沒有羅勒蒙家族的成員在,相對比較安全。
待術法的光芒消失,舜面前的是眼熟的景象,只是多了點積雪,令這裡顯得更淒涼。左右張望想看看有什麼異樣的地方,可是這裡除了一個人都沒有之外,就什麼特別的地方也沒有。
難題真的只是虛報?但舜隱隱的覺得應該有些什麼才對。
那個「什麼」舜也說不清楚,反正就是有事情要發生的預感。
「什麼都沒有呢,要回去嗎?」天使完全感覺不到這附近有奇怪的氣息,只有很多由不同人類發出的咒罵聲,讓他感到很不舒服,嚷著要回去。
「不,等一下,應該有什麼……」


「什麼是指?」
「不知道,可是直覺告訴我應該有什麼才對……」雖然舜也知道這個理由很牽強,可是他沒辦法就此離開。
「既然你這樣說,只好再找找。」沙利葉沒說什麼,只是順從地拍拍翼四處找。
「你不覺得奇怪嗎?直覺什麼的。」柚子是這樣,沙利葉又是這樣。
「不會喔,我們反而覺得直覺更可信。」人類常常說什麼科學,什麼理論,覺得那些才可信,其實很可能被數字騙了也不知道。
「是嗎?」舜沒多作什麼感想,反正了解了就好「我們分頭找找吧。」
「分頭?怎麼可以呢,我可是奉命來保護你呢!」沙利葉就是死命都要跟著舜。
「以後都不叫了。」舜冷冷地飄出這句話。
「好好!你說的是…」反正這裡感覺挺安全的。
舜漸漸摸到這隻天使的弱點了。
在沙利葉兩步一回頭地離開之後,舜見四下無人都輕輕飄起來方便快速搜索。其實他知道與其說是找,不如說是等,所以他都只是隨便看幾眼就飄走了。
就在他飄過了不知道第幾個垃圾堆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巨響,舜即時回頭卻只見到一片煙霧塵埃,大概是因為那聲巨響而起的,似乎是有什麼跌落到垃圾堆中。舜揮揮手,試圖把那些被激起的煙塵撥開。
「啊!」突然左手傳來一陣尖銳的痛楚,舜忍不住叫了出聲。
雖然看不清楚,但他感覺到左手似乎是被咬了,還有一些被吸吮、抽走的感覺,這個痛楚沒持續多久,很快就沒感覺了,不知道是麻掉還是怎樣。
煙塵很快就消散了,藏在其中的東西都露出原形。舜沒想到咬著他的,竟然是昨天遇到的小女孩!


小女孩露出兩隻尖牙,咬著他的手臂,卻沒有一點血液流出,仔細一看才發現是她把所有血液都吸掉了。
「妳…」
舜的聲音似乎引起了小女孩的注意力,她抬頭看了看,當發現是認識的人時猛然鬆開口,看上去非常驚訝,還帶點愧疚的表情。
但是眼神依然恍惚的她,帶住尖牙的口一張一合的,似乎下一秒又會再度咬過來。
「喂,醒醒!妳還好嗎?」即使明知道是徒勞,舜還是努力地搖晃著她的身軀,試圖讓她清醒過來。
不過小女孩不但沒好轉,更吐了一口血在舜身上,然後直接昏倒,呼吸更越來越急速。這時舜才發現她身上有著很多大大小小的傷痕,其中最嚴重的是肚子上的傷,不但穿了一個血洞,還隱約看到破開的腸道。而且由於跌進了垃圾堆裡,傷口還黏上不少木屑,容易造成感染。
舜沒少見這種血淋淋的場面,但就好像那次看到渾身是血的柚子一樣,他難得的慌了起來。柚子那次還好,因為對方還可以笑盈盈地跟他說話,而且沒有傷口。但今次不同,她不但傷勢嚴重,還失去意識,就好像即將要死去一樣……
『水之精靈!請以妳慈祥溫柔的力量,為我眼前的傷患撫平痛楚!』舜不忍心看下去,胡亂地施了一個治癒術法。見她有點好轉,就不斷重覆使用,直至有點頭昏腦脹才驚覺自己用了太多魔法。
定一定神,低頭看了看小女孩,她的呼吸似乎比剛剛稍微平穩了下來,但傷勢依然很重,考慮了一下舜還是決定帶她去醫院。不過一碰到她後背,舜就把這個念頭打消了。
她背上那兩片硬硬、冰冷的觸感,並不是人類會有的,更別提那似乎是在吸血的行為。連外觀都有非人的特徵就沒辦法送醫,不可以把她送進另一個危險中。
看著小女孩辛苦得扭曲起來的臉龐,舜回想起昨日帶她去吃飯的情景,不禁自責起來。
他本應一早就察覺到小女孩並不是普通人類,只是他忽略了、無視了,以為一切只是自己多心。如果昨天他察覺有異時就強行把她帶回去的話,她今晚會不會就不用遭遇這種可怕的事呢?
「信!你沒事吧!!」就在他開始胡思亂想的時候聽到舜的叫聲而趕回來的沙利葉終於來到,一來就見到呆掉的舜和他懷中的小女孩,令他有點搞不清楚狀況。
「沙利葉……」聽到沙利葉的聲音,舜才從自責和慌亂的情緒中走出來。剛開口,他就發現自己的聲音有點顫抖,還有點沙啞「回去……快回去!」剛剛用了太多魔法,加上不穩的情緒,他完全沒辦法準確地使用魔法。
「等一下,怎麼了?」明明剛剛還不願意回去。
「救人!」舜把剛剛那混亂的思緒全部拋諸腦後,當務之急是拯救小女孩,即使無月沒辦法,柚子是人魚、是會走的治癒術,舜堅信她絕對有方法治好小女孩。
「等,先讓我看看…」沙利葉見舜竟然如此慌張,都正經起來,仔細觀察那氣息奄奄的小女孩。
舜這下才想起沙利葉是一隻天使,也許他會有方法也說不定。
「嗯?」沙利葉似乎看到了什麼,挑了挑眉。
「怎樣?」
「信,冷靜看一看,她的傷口不是正在緩緩癒合嗎?」
「我剛剛使用了好幾次治癒魔法,會不會…」
「不會,那是她自身的力量來…不過好像有點太緩慢…」沙利葉判斷她沒即時危險後都鬆了一口氣。天使都熱愛生命,不喜歡看到生命消逝那一刻。不過假如她的自癒力再追不上傷勢惡化的速度,就很難說。
「力量……」舜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照沙利葉的意思,只要給小女孩補充力量,她就可以靠自己好起來,可是她到底需要什麼去補充呢?
舜腦中突然閃過她咬住自己時的眼神,那是她的本能在驅使她咬人吸血。
血,力量,吸血鬼,其實答案很簡單。
毫不猶豫用風刃在手臂上劃了一下,顧不得出言阻止的沙利葉,舜強行打開小女孩的嘴巴,再把手臂抬到上面讓血可以滴到她的口中。
舜知道自己這樣做很魯莽,他不但不知道對方需要多少血才有用,又不知道自己的血是不是真的幫得上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猜得對不對。但他就是沒辦法眼睜睜地看著她在自己懷中死去,尤其是他本來是可以阻止她遇上這件事的。
沙利葉無言地看著舜,雖然他原本打算阻止他,但現在見他那麼拼命也不多說什麼了。天使知道他這樣做不只是為了救小女孩,更是為了救自己,把自己從那自責的內疚中拯救出來。旁人再多說什麼都是沒用的,這時候放任他去做反而更好。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天都開始下起雪來,在舜不知道劃破了幾多次手臂之後,小女孩的傷口有很多都慢慢地癒合起來,但他依然沒打算停下,因為她肚子上最嚴重的傷仍然沒有好轉。一旁看著的沙利葉都覺得奇怪,正想走近看的時候,舜突然晃了晃,接著就整個往旁邊倒下,看來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暈倒了。
天使見狀,立即把他的傷口封起來,又檢查一下他的狀況,確保沒大問題之後就轉而查看小女孩的傷勢。
「你們沒事吧?」始終不放心的柚子還是決定過來一趟。「舜怎麼了?」明明距離他們還有點遠,但仍然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舜,柚子立即衝了過去。
「沒大礙,他只是暈了過去,休息一下就會醒來。」
儘管天使這樣說,柚子依然緊張地拿出了一個小瓶子,在舜的身上滴了一滴。水珠在碰到舜的身體之前,就化為水霧包裹著他的身體並滲進去。
「比起他,這邊更需要。」天使當然知道那瓶子裡裝的是人魚之淚,一滴就可以把傷痛治好的特效藥。
「她是?」既然舜沒事,柚子都回復常態,走過去天使身邊看一看他身旁的小女孩。
「不知道,可是剛剛舜不知為什麼拼了命去救她。」
望了舜一眼,柚子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的小女孩,最後嘆了口氣把人魚之淚滴在她肚子的傷口上。
柚子當然不太願意把珍貴的淚水用在陌生的女孩身上,不過既然舜執意要救她,那柚子也不能袖手旁觀。
人魚之淚很快就會起作用,才滴下去沒多久就見到那傷口開始癒合起來,只是癒合到一半又停了下來,好像被什麼阻止了一樣。
但最奇妙的是,又沒有一點惡化的徵狀,就只是停了下來而已。
觀察了一會,柚子知道再等下去都不會有進展,於是邊施放轉移術法,邊說:「先回去,人魚之淚只對人類有效,她還需要其他東西。」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