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羅勒蒙的祕密

夜幕低垂,大雪過後的夜空特別澄淨,即使不是郊區都可以看到數以萬計的星星在天空中閃耀,偶爾更有幾顆流星飛過,配上附近的自然景色,可謂賞心悅目。
這個晚上,柚子睡不著,她走到附近的一處空地,躺在地上靜靜地看著天空。這片星空讓她想到以前,曾經她不論在何地都可以看到這樣的星空,甚至是銀河,但不知道由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看不到了,取已代之的是屬於城市的繁華燈光。她感到有點婉惜,但同時心裡的某處似乎暗暗興倖著,因為這片星空帶給她的不只有開心的回憶,更勾起了她不願記起的過去。
就像要從不快的回憶中逃走出來似的,她搖了搖頭,然後伸出手,開始在空氣中勾畫著星座的輪廓。
「先找到冬季的六角形,然後那顆是北河三,旁邊的是北河二,找到這兩顆星就會找到雙子座,還有下方的小犬座。」不知道是要告訴誰,還是只是想說給自己聽,柚子依著以前的記憶輕輕地說著...如同那個人的語調一樣。
「那三顆連著的就是獵戶座的腰帶,在腰帶右下方的就是參宿七,還有天狼星,上方的是金牛座....」數著數著,柚子突然感覺到臉龐有點濕潤,伸手摸了摸才發現那是自己的眼淚。
「為什麼…!」連聲音都變得沙啞,哽咽了起來,她連忙摀住嘴巴,不讓自己發出太大的聲音。
為什麼會忍不住的呢?柚子感到有點苦惱。
也許是這片星空太容易讓人傷感起來,也許是自己的感情早已滿溢得只有用這個方法才可以完全地渲洩出來,柚子不知道,她只是想讓自己的眼淚停下來,但是不論她怎樣做,眼淚還是不受控地流下來。


最後,她放棄了,直接摀住臉,卷縮在地上。
既然止不住,不如乾脆讓它流乾吧。

……這樣就不會再哭出來了。

柚子的淚水好像流不盡一樣,即使哭累了都停不了,直至她聽到地面傳來腳步聲才猛然坐起來,用手胡亂抹了一通,又深呼吸了好幾下,才裝作鎮定地背對住來人坐好。

「無月...」不用回頭柚子都知道是誰在身後。
無月皺著眉,看住柚子的背影。
聲音還有點哭音,雖然很小,但是無月還是察覺了,不過他思考了一下,選擇裝作沒發現到,他知道這個時候關心她只會令她更不愉快。


有時候,無月看到柚子就會想到以前的靈夜,那把什麼都藏在心裡的小女孩,這都是為什麼靈夜會跟柚子的感情那麼好的原因。但眼前這條人魚比靈夜更嚴重,那時靈夜還會對愛貓達達表現出脆弱的一面,但柚子即使是面對住最親密的芭格絲也不願意把軟弱的一面表露出來。
這樣壓抑下去,很容易會出問題的。
事實,問題早就出現了。
雖然發現的並不是無月,但他覺得有必要代為說一下。
「沒事的話我就要回去了。」柚子等了好一會都聽不到無月說話,有點焦躁地催促。
「妳今天是拿了多少塊鱗片出去賣?」躊躇了一下,還是單刀直入比較好。
「你連這個都要管嗎?」
「今天那袋錢絕對不是賣一、兩塊鱗片就可以得到的。」
「這不關你的事。」柚子的態度都開始變得有點不耐煩起來。
沉默了一下,無月瞇了瞇眼睛,轉過身背對住柚子,繼續說:「人魚的回復力高,而其代價是人魚的痛感是人類的十倍。」這點都是無月翻查資料時意外得知的。「掰掉一塊鱗片的痛楚,跟人類掰掉一塊指甲是一樣的...妳為什麼要這樣做?」


「沒辦法,缺錢嘛。」
「據我所知人魚的頭髮也很值錢,而且這麼多年來妳用剩的古時貨幣也可以用來換錢,有必要用這個方法嗎?」萬事通的無月可不是那麼好打發。
「明知故問…」柚子知道無月是想勸阻自己那算是自殘的行為,但她早已是慣犯,不是別人來說一兩句就會收手的。
就好像會上癮一樣,剛開始還會覺得很痛很痛,後來慢慢就會沉醉在那個痛楚中。每掰一塊都像在提醒她,自己仍然活著的事實,而痛楚更可以讓她暫時忘記很多不好的事。
當她發現時,早就已經深埳其中,難以自拔了。
「如果舜知道的話…」無月的話還未說完,他就感覺到一股殺氣在身後傳來,回頭一看,剛好對上柚子那危險的眼神,她在警告著自己。
「不要亂說話,即使你是小夜的拍檔也不會跟你客氣。」
「這招對我沒用的,省省吧。」柚子的威嚇似乎只是對人類有用,但無月是正統死神,即使一開始是有被柚子的氣勢震懾到,但很快就回復過來。
「放心,我不會跟他說的。」
聽到這句,柚子的表情才稍微緩和下來。
「妳既然會怕舜會擔心,以後就不要再做了。」明明眼前的人魚比他大好幾百年,為什麼自己現在好像在哄小孩一樣的呢?
柚子沒答話,只是轉過身,背對住無月,抬頭仰望住依舊璀璨的星空。
又一陣的沉默,正當柚子以為他要離開時,無月又開口了。
「柚子,妳打算隱瞞多久?」無月指的當然是舜的事。
「...」


「妳知道沒辦法瞞多久的,依舜的性格即使妳不說,他都總會從各種蛛絲馬跡中知道的。」有時候被舜問到時,無月都有配合柚子,盡量不透露太多關於柚子的事,但舜的推理和理解能力實在太高了,不能瞞他太久。
「...」依舊沒有回應,無月也不理她繼續自顧自地說道。
 「我不懂有什麼好隱瞞,舜的話,不管妳是什麼,妳的過去是如何,他也不會介意的。」
「無月,你有過很重要的人嗎?」柚子沒回答,反問無月這個沒關係的問題。
無月遲疑了一下,雖然他不明白柚子的用意,不過還是回答:「當然有,無日、靈夜、小黔、幽…他們都是我很重要的人。」
「你有試想過失去了他們會是多麼痛嗎?」柚子的語氣依然很平和,還帶點冷淡,就像在陳述別人的事般說著:「就像脖子被人大力捏住,怎樣也呼吸不了的那麼痛。」
「我知道…」無月的腦海中閃過一張熟悉的臉龐,雖然已經過了有段時間,但偶爾想起時,心裡還是會有一點痛。
「我不想再經歷那種痛了…」柚子淡淡地說著「舜對我而言是很重要、很重要的,重要得我連一點點的風險也不敢冒。」
「你說的,我都知道,但我就是怕。怕他會遠離我,怕他會討厭我,怕他會拒絕我。」柚子說著,聲音又開始有點沙啞起來。
大力吸一吸鼻子,深呼吸一下,平靜下來之後,柚子繼續說:「你知道我是想了多久才決定由同學A變成『柚子』嗎?我就是那麼小心翼翼,可以像現在這樣相處我已經心滿意足,我可不想有什麼改變來破壞這個日常。」
無月聽了,挑一挑眉,冷靜地說:「妳覺得妳什麼都不說就不會改變嗎?」
無月的話,令柚子僵了一下。
「等他發現真相比較好,還是妳自己向他坦白比較好,妳應該懂得如何選擇。」
「還有,誰也可以否定『改變』,就只有妳不可以。」說最後這句話的無月異常堅定,不容許任何異議。
柚子又沒回應,她似乎在思考無月所說的事。見狀,無月也隨她,自行離開了。



「…只有我不可以嗎?」
+++++++++++++++++++
一覺醒來,今日終於在正常時間睜開眼睛的舜伸展了一下身體,就下床走出房間了。
「早安,你終於都不懶床了嗎?」舜一開門,柚子的聲音隨即由沙發那邊傳來,嚇得他差點一下把門關上。
他定一定神,望向沙發的方向,見柚子正巴巴地看著他,臉上掛著一個有點奸詐的笑容......更正,那是「你看看你」的表情。
原來是在嘲笑我昨天睡過頭嗎?
相處久了,舜漸漸都能讀懂柚子每個表情背後的意思,不會因為粗神經而踩雷,都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容易被她耍了。
「無聊。」舜經過柚子身旁的時候順手巴了一下她的頭。
「什麼嘛,難得舜會睡過頭嘛,以前就算前一晚幾點睡,你第二天還是會早早起床煮早餐的。」柚子揉了揉被打的地方,發現不太痛,舜那一巴雖然看上去動作很大,但其實只是用了很小的力。
「妳以為是因為誰.......」舜嘴角一抽一抽的,無奈地看著還給他笑得一臉無辜的罪魁禍首。
幸好可以在上課時補眠,不然他早就因為粗勞過度而入院了。
雖說舜得很細聲,但屋裡靜悄悄的,柚子完全聽到他的話,於是她站起來,向著廚房方向走去。
以前的話舜應該會大為緊張地衝過去阻止柚子,但是今天他只是雙手插手袋,異常淡定地看著柚子,除此以外沒有一點動作。
柚子覺得很奇怪,頻頻回頭望向舜,心裡充滿問號。


「你...你不阻止我嗎?」雖然自己這樣問也很奇怪,不過柚子還是忍不住。
「裡面什麼都沒有,管妳把廚房炸了,最多只是要賠錢而已,沒什麼大不了。」舜也不賣關子,若無其事地回她。再說,柚子都只是味覺有點問題,做出來的東西味道微妙得很難吃的而已,從來都沒有什麼操作問題,所以也不怕她會把廚房炸掉。而且聽女王大人說,水精靈魔法也可以做到時光倒流的魔法,就算真的炸掉也有方法復原,根本無需擔心。
無視鼓起兩腮的柚子,舜搔搔頭走回房間裡。
「總是覺得舜越來越不會尊師重道了,明明以前沒那麼強勢的呀...為什麼現在都變柔和了,反而會變得比我更強勢呀....」柚子見奸計未能得逞,洩氣地走回沙發,並把自己掛在上面,細聲地嘟嚷著。
「老早就沒當妳是老師,又怎麼需要尊師重道。」舜在房間裡都聽到柚子的抱怨,於是他一換好衣服走出房間,就立刻這樣反駁。
「過分!太過分了!還我可愛的學生呀!」柚子一聽,立即從沙發彈起來,含淚指住舜作出無理的要求。
「我從來都沒有可愛過!」
「不,以前的你可是很可愛的!」說著柚子在異空間抽出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很可愛的小正太,但眼神有點冷,活像現在的舜一樣。
「喂!妳那是在哪裡拿到的?!別隨便拿人家小時候的照片收藏!」舜大叫道,想搶回那張令人非常羞恥的照片,可惜柚子動作快,在舜的手來到之前就已經把照片收回去異空間裡。
果然早就應該把家裡的相簿都燒一燒…不過放哪了?書櫃?床底?假天花裡?…該不會是在廚房吧?
「啊!」柚子一聲驚呼,把舜扯回來,不再去想相片的事,望向柚子才發現令她驚呼的原來是自己…
舜換上了柚子昨晚為他購買的冬裝,那是一套款式休閒時尚的西裝,裡面搭配一件長袖的白色棉質恤衫,還有一條深藍色的頸巾,給人感覺乾淨醒目,加上舜本來就是冷冰冰的,看上去就更瀟灑了。
「很好看…」柚子似乎很滿意,高興地點點頭,連對可愛學生的怨念都丟到九霄雲外去了。
被柚子望得有點尷尬,舜別過臉問:「餓了吧?」
柚子看得有點入迷,被舜突然這樣一問,都反應不過來,只是反射性地「嗯」了一聲。


「去吃早餐吧。」走到門口的舜對柚子說。
「欸?好…」柚子正想往門口走過去時,才突然想起什麼的,低頭看了看自己。
「我還未換衣服!!」
站在門口的舜覺得有點好笑地望著正慌慌張張地衝回房間的柚子。
看她還需要點時間,於是他乾脆坐在沙發上等她。只是他等了又等都不見柚子從房間出來,都快一小時了,雖然說女生是需要點時間,但以前上學也不用那麼多時間準備呀,又不是要化妝什麼的,只是換件衣服而已,到底在搞什麼呢?
舜的胃餓得開始有點痛了,他按捺不住敲了敲柚子的門。
「柚子,再不快點我就自己去了。」

沒回應。
歪了歪頭,又再敲了敲門。
依舊沒回應。
舜直接貼在房門偷聽裡面的動靜,但什麼都聽不到。房門的隔音沒做得很好,如果這樣都聽不到聲響,就表示裡面的確沒動靜。
「我進來了...」出於一點,真的一點點的擔心,舜輕手輕腳地開門進去。
「呼...呼....」一開門,舜見到的是倒在床上正睡得香甜的柚子,她手邊還拿著一件衣服,看來是因為太睏才會見床就倒。
難怪總是覺得她剛剛的情緒大起大落得有點奇怪,原來是因為還未睡醒,不是太餓呀……難道調查工作真的那麼辛苦嗎?
見她睡得這麼舒服,舜都不忍心叫醒她,於是他小心地把柚子移好,又把被子蓋上後,才坐在床邊靜靜地看著她的睡顏。
舜很少會看到柚子安靜下來的模樣,雖然平時活潑精神的樣子都很好看,但還是睡著的時候比較乖巧可愛。

剛剛,其實他還有一句話沒告訴她。
他老早就沒當她是老師……
因為柚子已經是他重要的家人了。

這樣想著的舜不自覺地把手覆上柚子的頭上,順著她的頭髮摸了兩下。忽然柚子動了動,嚇得舜立即縮手。
「哥...哥...」除了這兩個字,後面就是含糊不清的話語,之後又靜了下來。
好險她只是發夢,舜還以為吵醒她了。只是想不到她也會夢囈,而且哥哥是.....
也許找天要由自己主動出擊才可以....舜猛地搖搖頭,把這個想法丟走,他可沒忘記無月之前對他說的話,除非柚子願意開口說,否則他不應該隨便問她的過去,掀她的瘡疤的。
如果她不願意提起,不想讓人知道的話,就隨她吧。

「舜?你在柚子房間幹嘛?」剛起來的無月,揉著眼睛地在走到客廳,就看到舜在柚子房間,不知道在做什麼。
「無月,要出去吃早餐嗎?」
「…所以我是又做了什麼的代替品嗎?」無月滿頭黑線,為什麼自己的命運總是這樣……
 
結果柚子一睡就睡到中午才醒過來,草草吃過舜他們買回來的外帶之後就拉住舜出門了。時間已經不早了,再不出去調查就什麼都查不到的了。
「芭格絲呢?不用叫那個笨蛋嗎?」
「她昨天用了太多力量了,今天就讓她好好休息一下吧。」芭格絲的能力是可以偷聽人心,非常適合運用在調查工作上,特別是在測謊方面,所以在昨天的調查上她可是出了不少力,不過她始終只是隻小小的海天使,早就累壞了,今日一整個陷入昏迷狀態,所以柚子都就不吵她了。
「那妳打算怎樣調查?」雖然有了調查方向,可是應該從哪裡入手呢?舜不是沒想法,不過他都想知道柚子有什麼提議。
「我們要查的東西只可以在黑手黨內部才可以找得到,所以我們要潛入羅勒蒙家族的總部!」柚子誇張地伸手直指前方,生怕沒人聽見似的大聲地宣佈。
不過面對柚子這種明顯是在引人注目的行徑,舜一點阻止的意思都沒有。
反正他們現在在半空中,再大聲再誇張都沒有人會留意到。
舜都認同柚子的說法,雖然說潛入實在太過嚴重,不過要從內部開始調查這點是無容置疑的,只是....
「那,羅勒蒙的總部到底在哪裡?」人家好歹也是黑手黨,總不會正大光明地興建一棟大樓來做總部吧?即使前日去的那個地方,應該都只是他們的據點之一,而且可以透露給他們知道的,都不會是太重要的據點。
「我怎麼會知道。」柚子倒是挺坦白的。「不過,我們又不是用正常的方法查,這種小事難不到我們。」說著,柚子攤開手,上面出現了一對翅膀,對,真的只有一對翅膀,它拍了拍,立了起來。
柚子無視舜那詭異的表情,拿出了一根毛髪之類的東西在翅膀上繞了個圈,翅膀發出了一下微光,好像接收到指令一樣,它緩緩升起來,左右確認了方向之後,就像箭一樣飛了出去,一眨眼就看不到它的蹤影了。
追也追不到,舜直接放棄,連放它出去的主人都不急,他都沒必要那麼著急。
柚子早就知道舜不會魯莽行事,滿意地笑了笑,勾勾手指。隨著她的動作,舜隨即見到一條絲線,在陽光底下若隱若現地發出金色的光芒。
「這是...」
「跟蹤魔法。」柚子的動作有點像在釣魚。
「里蒙嗎?」
柚子點點頭,「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以防萬一設下的。」雖然不確保他會回去總部,可是現在沒有其他方法,只可以先跟住他。
「光魔法嗎?」
「嗯...答對一半吧。」難得舜有興趣,柚子直接在這裡開魔法教室。「這個是光和影的混合魔法,先在影子裡設下定點,再用光魔法追蹤,只要他的影子有出現過就可以追蹤得到,而且還會自動把他接觸過的人都跟蹤起來。」此時柚子的手上又增加了幾條不同顏色的絲線。
「由於是光魔法,只要接觸到絲線就可以看到由光魔法傳來的影象。」說著,柚子把其中一條紅色的絲線分給舜。
舜接過後,眼前突然出現一小片紅色的影象,上面映照出幾個男人,其中一個是里蒙,他們圍在一起看樣子是在商量些什麼,但很快他們就散開來,之後畫面則跟著其中一個男人移動,看來這條紅色線的跟蹤目標就是他了。
 舜再稍微看了一會,那個男人似乎是里蒙的手下之一,他的行動沒什麼特別,看上去都是照里蒙的吩咐去辨事而已,舜已經可以肯定這條線是沒用的了。
「沒用的話,只要把它放開就好了。」柚子都猜到那條線沒有用,她叫舜放手的同時,自己都放開了幾條。「不過,這幾條似乎有點意思。」柚子一臉釣大魚的樣,好像下一秒就會把魚...把人扯上來一樣。
「舜,你看這幾條,太多了,我一次過看不完。」柚子邊說邊把三條線分給他。
「妳只看一條會不會太過分?」舜看著柚子手上那條金線有點火大。
「我要維持魔法,就體諒一下我老人家嘛。」柚子一點也沒有反省,硬把手上那三條塞給舜,還搥搥自己的腰。
「妳不是一直說自己是女高中生嗎?」
「年齡很大的女高中生?」還裝可愛地伸了伸舌頭。
年齡很大就不會是女高中生了...懶得跟她胡扯下去,舜還是認命地看著那三條線顯示出來的影像。
藍色和綠色的兩人是一起行動的,所以影像都是一樣的。另一條是橙色的,上面的男人穿著光鮮,身邊還圍住不少人,估計會是什麼大人物,舜覺得是這個人沒錯,可是沒立即把另外兩條線放掉,安全起見還是先觀望一下比較好。
後來橙色線的男人上了車,看怕因為他的影子變得不清晰,畫面開始出現雪花,最後整個畫面都黑掉了,就像被人關了電源似的,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是魔法,他大概會以為是露餡了。
幸好一開始沒放掉另外兩條線,舜見橙色沒畫面,把注意力放在另多兩條線上才發現,這兩個人穿著雖然普通,但有種說不出的異樣感,他們裝作從容地走著,但似乎是在小心什麼似的,而且還繞了不少路,這是避免被跟蹤的方法來。
果然很可疑呢,就這樣想著的同時,那兩個人都停下了腳步,旁邊停著一輛很眼熟的車。車門開了,上面的人下車了,在這個時候,橙色線的畫面跳了跳,又恢復影像來。
畫面中是跟另外兩條線同樣的景色,他們故意以不同的路線和裝扮前往同一個地點,單看這點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柚子,妳那邊怎樣?」
舜怕看漏眼所以沒望向柚子,事實柚子手上又增加了好幾條線。
「里蒙應該是在到處通知不同的人,前前後後又多了三、四個人。」微微皺眉,柚子不習慣同時間接收過多的影像,她現在已經開始搞不清楚誰是誰了。
「我猜,我們已找到了。」舜把手上的橙線分給柚子。
柚子狐疑地望了舜一眼,接過橙線,眼前突然出現一個地洞,應該是祕密通道的入口來。想也不用想,這個地洞八成就是他們要找的東西,羅勒蒙家族的總部入口。
柚子立刻把其餘的線都放掉,只是留下金色和橙色的線,接著一個轉移陣法出現在他們腳底,一眨眼他們就來到那入口附近的草叢堆中。
在入口附近還有其他人在徘徊,不知道是在等人,還是在排隊進去,里蒙後來都到了,神色有點焦急,不過還是安安份份地等前面的人都進去了,才急急地走入去。
「舜,快唸隱身咒。」
「為什麼?妳自己都會用呀。」開玩笑,他才不要在柚子面前唸那麼羞恥的咒語。
「你白痴哦,有方便快捷的精靈魔法不用,要我用元素魔法,很不符合經濟原則……快點了!快關起來了!」
翻了一下白眼,舜冷靜地說:「關起來了,就開異空間進去呀,少騙我。」
「嘖!」柚子見這招不成功,就改用另一個方法,說:「拜託,我昨天都消耗了很多精神力,昨晚又睡不好,要維持長時間的隱身魔法是沒可能的…」
柚子的話成功令舜想起了今早的事,嘆了口氣,舜沒她辦法,於是背對住柚子,用氣音唸道:『水之精靈。請借用祢的輕紗,讓我們能夠避過敵人的耳目。』
施法完成,舜無視柚子那個討厭的眼神,快步走到入口處。
「這樣的施法者我真的第一次見,幸好一開始是教他元素魔法......」滿頭冷汗,柚子都跟住走到入口處。
入口的通道是向著地下延伸出去的,只是站在門口都感受到一陣陣屬於地下的濕冷空氣吹來,換句話說就是陰風陣陣。如果是以前,舜大概會說這個是通往陰槽地府的入口,但他已經去過真正的死神界了,所以都沒作這些多餘的幻想。
於是兩個透明人就這樣堂堂正正的走了進去。
裡面比想像中寬敞,而且還有抽風和照明系統,應該常常有人使用。不過保安的確很嚴密,才走了沒幾步就見到一道用指紋識別加碼的門,只是這種東西在魔法面前根本什麼都不是,柚子隨手開了一個異空間就輕輕鬆鬆地進去了。他們就這樣一路開異空間一路殺進去,令舜開始懷疑一開始的隱身魔法根本是多餘的。
很快他們就跟上之前進去的人一起來到一間挺大的房間,裡面坐著一個有點年紀的老人,大家神色凝重的沈默了片刻後,那個老人終於都開口了。
「里蒙,那件事的進度如何?」
「是的,之前委託的驅魔人已經在前天到了,他們答應在五日內會交出結果。」里蒙的態度非常恭敬,那個老人的地位應該不普通。
「這次不會像之前那些人一樣,發現解決不了就一走了之吧?」剛剛那個穿著光鮮的男人這樣說。
「放心,我早就安排了一些人手在附近監視他們。」
舜挑挑眉,果然圍在租屋附近的人是里蒙安排的,以後用魔法時要加倍小心了。
「就算他們逃不了,這件事解決不到都是沒用呀。」又一個人說道。
所有人又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每個人都不約而同的皺起眉頭,神色凝重,他們每個都知道這次來的驅魔人已經是最後的希望,之前來的,死的死、逃的逃,根本不會再有驅魔人願意接下他們的委託。
「難道只可以靠他們嗎?我們已經束手無策了嗎?」其中一個男人不甘心地搥了搥桌子。
「對!我們不是『被惡魔眷顧的羅勒蒙』嗎?一定有方法的!」另一個男人附和道。
所有人面面相覷,他們是家族中的高層,自然知道這個名字所言非虛,他們都知道,只要家族遇上麻煩,冥冥中總是有個人或是有股力量去幫助他們解決危機。
然而,這次並沒有。
就像之前幫助他們的人已經拋下了他們一樣。
「...惡魔不會再眷顧我們了。」一度沒出聲的老人開口了。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禁不住露出驚訝的神色,有些甚至倒抽了一口氣。
「我們已經有好幾個月沒去進行獻祭。」老人補充道。
「那我們再去進行獻祭就好!要多少錢,還是人命,我們都去找!」那個不甘心的男人面露悅色,他以為事情終於有轉機,高興得想立刻去準備。
但他忽略了,如果事情真的那麼簡單就不會拖了好幾個月都解決不了。
老人擺擺手,叫那個人放棄:「沒用的,進行獻祭的地點只有羅勒蒙首領才知道......」然而,首領已經不在人世了。
一度輕鬆起來的眾人,又再度陷入沈默。
這是明知道有方法,但卻無法進行,既無奈又無力。
「走吧。」柚子見狀都知道已經沒什麼有用的情報可以得到。
他們現在離絕望只是差一步,習慣依賴的他們不懂得該如何獨自處理問題,以致一失去重要的靠山就變得如此無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