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Αλλαγή

在那之後,日子如常地過著,兩人漸漸都忘記了那一晚的事情,不過沒忘記教訓的露緹卡,行事比以前更小心,她知道自己的魯莽和輕率可能會連累到居於深海的同伴,她寧願餓肚子,都不想因為她過於頻密的獵食行為引來人類的注意。
可是,異變還是發生了。
她還記得那日剛好學會了怎樣化成人形,正興奮地表演給母親看時,本應是在皇宮值勤的哥哥突然由門口撞進來,無視她們驚愕的目光,在屋內搜括著。
「發生什麼事?」母親抱住露緹卡,她們從來未見過如此慌張的哥哥。
「沒有時間解釋了,露緹卡的事被他們發現了,再不走他們就會殺了她。」他一邊收拾東西,一邊簡短地說明。
「怎麼會?不是叫妳不要在其他人魚面前使用嗎?」母親一聽,臉都青了,轉而質問自己女兒。
露緹卡不懂反應,只有拼命地搖頭。
「她為了救小比而用了,小比本來不想說的,可是那些人逼問她,結果....」哥哥停了下來,似乎是收拾好了,他遲疑了一下,望向她們說:「而且,主要是因為死神一族的人前來談判才會露餡。」


「死神一族?」
「我知道妳沒吃很多,可是靈魂不正常地消失也會引起他們注意,畢竟維持靈魂系統的平衡是他們的使命...」
突然一陣粗暴的敲門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太快了吧...」哥哥把手上的包包拋給她們「我先出去應付,妳們找機會從另一邊走。」說著就開門出去。
母女二人靠在門邊聽著,她們先聽到哥哥在跟對方談判,內容大概都是說她不在什麼的,對方當然不相信,硬要進屋裡搜,哥哥見騙不了他們,只好先發難。然後她們就聽到外面傳來乒乒乓乓的打鬥聲,母親不知道哥哥一個人可以撐多久,只好趁外面打得如火如荼時帶住女兒偷偷從另一邊走。
可惜,對方早就料到他們會從另一邊逃走,她們一開門就見到對方在門外恭候。
這時她才知道哥哥和母親一直說的,要殺她的人竟然是王,眼前等著她們的皇家警衛正好說明這一點。
母親第一時間想回到屋裡,但卻聽到身後傳哥哥的慘叫聲和破門聲,回頭一看,就已經見到被破開的大門和倒在地上的哥哥,他頸上被刺了一個小小的洞,黑色的血從那個洞口不停地流出來。
「哥...哥...」見到這一幕,她很清楚哥哥已經被他們用毒針殺死了。她難以置信地掩住嘴巴,眼淚開始想奪眶而出,可是母親抱住她的手提醒著她,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既然他們連哥哥都不放過,那一定不會放過母親,她不可以讓母親出事的!
前無退路,後有追兵,她只好用超音波把屋頂砸掉,再拉住母親從那裡逃出去。皇室警衛雖然感到很意外,但畢竟都是受過訓練,而且又是成年的人魚,他們很快就反應過來,追了上去。


原本以她個人的速度是絕對比他們游得快,可是她的母親承受不了高速,於是只可以用比平常快一點的速度前進。
眼見快要被追上,心知自己會連累女兒的母親悄悄地鬆開了女兒一直緊緊握住自己的手,母親清楚自己做不了什麼,但為了心愛的女兒可以活命,她奮不顧身地衝過去撞倒其中一個追得最近的警衛。
她的兒子已經犧牲了,她不想連女兒都保不住,即使自己不能親眼見到她長大成人,但至少她都想盡母親的責任,保住她的命,讓她可以活下去。
「媽媽!!!」
聽到女兒聲嘶力竭的呼喊,她很想回應她媽媽沒事,可是深刺進她喉嚨的細針令她沒法再發出半點聲響。細針被抽出,她的身體被甩開,儘管她已經失去了大部分感覺,然而想見女兒最後一眼的願望逼使她強行把身體轉過去。

我心愛的女兒呀....要堅強地活下去,連同我和哥哥的份,好好地活下去....

望住已經變得模糊不清的女兒的身影,她努力張開口想把這句話傳遞出去,但在還未知道女兒是否接收到之前,她就已經閉起了雙眼,再也醒不過來了。
「不要!!!!!」露緹卡腦裡一片空白,她大聲哭喊著,連現在正在被人追殺的事都忘了,她只是想衝過去母親身邊,她已經失去了哥哥,母親是她最後的親人,至少讓她可以在最後抱抱她。


只是理所當然的,她被追上的警衛攔住了,只可以眼睜睜地看著母親的屍首孤伶伶地沈下去海底深處。同時失去所有親人的她,心痛得已經無力掙扎了,她就這樣愣愣的被警衛捉住,等待死亡的來臨,然而他們並沒有下手,只是帶了她去皇宮見殺她家人的罪魁禍首,人魚一族的王。

 一路上她完全沒有任何感覺,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樣被送來皇宮的,也沒興趣知道,只是呆呆地留在皇宮大廳的中央,雙目無神地望住地下,對外界的一切都沒有任何反應,直至王開口問她:「妳知道為什麼會被帶來這裡嗎?」
然後她好像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突然狠瞪住眼前的王「為什麼?為什麼我非死不可?明明我什麼都沒有做,我就是犯了那麼大的罪,要連我母親和哥哥都一同殺掉嗎?」
「如果他們沒有阻擋我們抓妳就沒事了。」王用著事不關己的語氣說道。
「你!」她很是生氣,衝上前想打人,卻被王的近身侍衛攔住。
「他們這樣做跟包庇罪犯沒分別。」王早就預料到她的反應,一點也不驚訝,還從容自若地說道。
「為什麼....我是做錯了什麼嗎?」她沮喪地垂下肩,她不懂為什麼母親他們會如此緊張,她不懂為什麼王要搞那麼大陣仗只是為了抓她,她只是一個幼年體而已。
「妳沒做錯什麼。」誰知王竟然這樣回答她。
「那?!」覺得王是存心耍她,可是被侍衛捉住做不了什麼,只好狠狠地瞪住他。
王卻好像見不到那個瞪視,他突然拋了一個聽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出來:「妳知道妳是什麼嗎?」
「普通人魚啊..」她反射性地回答。
她知道自己是有些特別,但即使她是比較強,即使她能吃掉人類的靈魂,跟大家再怎樣不一樣,她也不會害其他人魚,也害不到,所以她是什麼根本不重要。
「妳不是。」但王卻不認同,他搖搖頭「妳跟我們不一樣,妳是古代種。」
「古代種?」這個名詞她還是頭一次聽到。


「知道以前的人魚是很強的嗎?」他沒回應她的問題,徑自說道。
她點點頭,雖然不太清楚,但她也有聽講過。以前的人魚跟現在的不同,他們好勇鬥狠,面對人類一點也不畏懼,甚至傳說跟人類有過一場大戰。
「以前的人魚很強,他們以人類的靈魂為食,當時做成了不少人類的死亡。人類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們集合起來對人魚發動了戰爭。而不幸地人魚輸了,傷亡慘重的他們被趕回深海,不知道是因為當時死的人魚太多,心態轉變了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新生的人魚開始變得弱小,都失去了古代人魚的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古代人魚完全被新生人魚所取替,即是現在的我們。」王簡短地把這段歷史告訴給她聽,但她完全摸不著頭腦。
「所以?」
「按道理,古代人魚已經完全滅絕,但偏偏在妳身上出現了反祖現象。」
「即是說,我身上擁有跟古代人魚同樣的能力?所以我才可以吞噬人類的靈魂?」原來她一直覺得的不一樣就是這一點。「可是那不是好事嗎?這樣我能保護大家,只要人類不能欺負我們,我們就可以回到水上去,不用只是屈居深海,大家就可以享受更加多的自由。」
「太天真了,如果古代人魚的力量是那麼強,當年就不會戰敗。現在只有妳一個是古代種,妳覺得妳可以以一敵百嗎?只要我們一直居於深海裡,我們就不會有事!」王一反剛剛淡定表現,突然激動起來,聲音都變得大聲起來。
「但如果我們不反抗,人類只會越來越囂張。他們是會進步的,難保有一天他們可以到達深海裡去,到時候就是我們的災難了!」她完全沒法認同這種消極的想法。
「到時候再搬進更深的海裡就好,而且我可以控制水流令他們進不來。」
「可是你就甘願被他們當成物品買賣嗎?你不覺得因為人類而令我們得不到最基本的自由很不公平嗎?現在我有這個能力去反抗,你不重視卻反過來想殺了我,這不無稭嗎?」
「妳說來說去都是想打仗不是嗎?妳知道這樣會為我們帶來多大的麻煩和傷害?現在和和平平的不是很好嗎?只要不上去就安全了,我們人魚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渡過,一直都安然無恙,現在這樣就是最好的!」
「現在的和平只是暫時性,人類只會越來越得寸進尺,我們不嘗試改變,反而故步自封的話,吃虧的將會是我們…」
「夠了!」她的話,王完全聽不進去,他大力地拍了一下桌子,指住她的鼻子大唬:「果然那個預言是沒錯的,妳這個Αλλαγή(變異),只會為人魚族帶來戰火!」
「預言?」一開始她還不理解,隨後她才明白王在說什麼「你們就是因為想要逃避戰爭,就是因為這個預言才要殺我嗎?就是因為這個不知所謂的預言,我母親和我哥才會死嗎?」原來一切都只不過是因為一個預言,即使她不主張要抗爭,即使她承諾不再使用能力,他們也會來殺她,就是因為她是他們口中的Αλλαγή,是會帶來戰爭的存在。
「我們不能接受這樣的轉變!一開始已經決定要剷除會惹來戰事是禍端!」不論有沒有剛剛的交談,在知道預言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就沒打算放過。


王一揮手,本來只是輕輕架住她的近身侍衛突然用力捉緊她。
「怎麼能…」侍衛抓得很用力,讓她感到非常吃痛,她出力想掙脫他們,但不果。
「對,妳沒有做錯,因為妳本身的存在已經是一個錯誤!」說著,他亮出手裡的細針,想一下插進她的身體裡,但突然被撞開的大門令他停了下來。
「人魚族的王,身為一族之王卻欺負一個小女孩,實在有失身份啊!」闖進來胡言亂語的是一個全身黑色,束住馬尾的男人,他背上的巨大蝙蝠翅膀和短尖耳說明著他身為死神的身份。
他就是前來談判的死神代表,亦是下一任死神王者的卡爾·艾新亞克。
他其實也是狀況外,只是剛剛在外面碰到有一條小人魚罵他,他才隱約察覺到出事了,再趕過來救人魚。
「這是我們一族的內部事務,與死神族無關,請使者不要干涉其中!」王一口把對方拒於千里之外。
「欸,話可不是這樣說,所有能吞噬靈魂的物種都是跟我們死神一族有關,事情已經不只是你們人魚一族的內部事務那麼簡單了。」卡爾卻從容地反駁道,而他也說得沒錯。
王一聽,知道他不打算就此作罷,於是先把細針收回去,再說「反正你們的使命也只是維持靈魂系統的平衡,殺了她,就沒有靈魂會被她吞噬了。」
「如果是這麼簡單,死神一族早就把所有以靈魂為主食的種族剷平了,包括古代人魚族。」輕笑了一聲,卡爾慢慢一步一步地走近他們「大自然會創造以靈魂為主食的種族必然有祂的原因,他們也是維持靈魂系統平衡的一環,當然也包括她。」用下巴指一指被他們抓住的小人魚,卡爾已經表明態度,他是一定要救那條小人魚。
王不想得罪下一任的死神王者,但Αλλαγή是絕對不能留的,他思考了一會才開口:「既然使者都這樣說,就留她一命吧。」給侍衛打了個手勢,讓他們放開露緹卡。
「現在看在死神使者的份上就姑且饒妳一命,出去帶上妳的友人一同離開吧。」
她遲疑地望了望王,又轉頭看了看那個害她露餡但又救了她的死神。雖然不認為王會如此輕易放過她,但既然現在有機會走她也沒想太多,先離開這裡再算。
卡爾跟露緹卡的想法一樣,一點也不相信王會如此簡單地放人,於是接著說:「那我還有事要跟那位小人魚商量……」
「死神使者,這邊都有重要的事要跟你探討,可以先留步嗎?」王又怎會讓卡爾有機會跟在露緹卡身邊保護她,故意藉故要他留下。


「不過…」卡爾想回絕,但王沒給他這個機會。
「請使者先讓她回家整頓一下情緒吧,她才剛失去家人,我相信即使你現在去找她商量也不會得出什麼成果。」即使自己是罪魁禍首,但在說這番話時卻完全面不改容。
卡爾還想反駁什麼,卻被王隨後補上的話打斷。
「我相信死神使者大人不會是那麼殘忍沒同情心的人吧。」

另一邊廂,總算逃出那個令人窒息的地方,露緹卡卻還未能鬆一口氣,她快速地在皇宮附近繞了一個圈,終於遇上了同樣在附近徘徊的小比。
「露緹卡!妳沒事吧?」小比一見到她就衝了過去抱住她。
「小比,妳才是,他們沒對妳做什麼吧?」對比自己,她還比較擔心友人的情況。
「我沒事。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Αλλαγή是什麼?我聽到他們這樣稱呼妳。」小比緊張地捉住她問道。
露緹卡望了望四周,覺得這裡不是好地方詳談,於是默不作聲地拉住友人離開。待離皇宮有點距離後,她才邊走邊解釋:「他們說我是古代種,所以才把我抓回去。」
「古代種?古代人魚的意思嗎?但他們不是滅絕了很久嗎?」
「嗯,但我身上出現了反祖現象,所以擁有古代人魚的力量。」
「那不是很棒嗎?那就可以跟人類反抗了……難怪上次我們能全身而退,原來是因為這樣!」小比跟露緹卡的立場一樣,於是她以為王都是這樣認為。「那王是為了找妳去計劃跟人類開戰的事嗎?」
「沒妳想的那麼好,王是要殺我。」說起來又感到十分氣憤,不自覺的加快了速度。
「慢一點…是有什麼誤會嗎?」


「沒有,我的母親跟哥哥都已經為了保護我而犧牲了,剛剛如果不是那個死神使者救了我,我大概也已經死了。」
「什麼……伯母她…」小比驚訝地半掩住,半晌又問「那妳現在打算怎樣?報仇嗎?」
「我現在只能離開這裡。」她要完成母親的願望,連同哥哥的份,好好活下去,這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
「離開這裡?妳還可以去哪裡?」
「不知道…但我只有這一條路可以選擇…」
小比卻搖搖頭,她使勁地拉住了好友「一定還有其他不同的路可以選擇的,只是妳還沒有發現而已,我們一起想就……」
「沒有!人魚一族容不下我,就是因為一個不知所謂的預言,王就要置我於死地!他們先殺了我哥,再殺了我母親,他們奪去了我的家人,親手把我的家毀了!這裡已經不是我的家,一個搶奪了我所有重要東西的地方才不是我的故鄉!」她打斷了好友的話,甩開了她的手。
這個連她的解釋都不願聽的地方,連她的存在都要否定的地方,不是她的故鄉,不是她的家。
「這些只是王的偏見,也許其他人魚不是這樣想的。」被突然激動起來的好友嚇到,小比有點顫顫驚驚地勸說。
「人魚族一向都是王說了什麼就是什麼,其他人魚有思考過他說的是對還是錯嗎?他們只要能安定地生活就什麼都不管,如果妳去跟他們說我有能力對付人類,但同時會帶來戰爭,妳覺他們的反應不會跟王一樣嗎?」人魚族的大人是什麼德性,看了那麼多年她還不知道嗎?每個都是得過且過地過活,因為覺得打不過人類就甘心一輩子屈居於海底,生活苦悶得甚至生出了一個什麼自殺機制,讓活到一定年齡的人魚可以隨自己的意願而結束自己的生命,連毒殺人魚的毒藥都是由人魚自己發明出來,最後還要被人類利用了……
這個是什麼可笑的種族?
「……」無言以對,小比完全找不到理據反駁。露緹卡說的一切她心知肚明,甚至很多跟她們差不多年紀的人魚也很清楚,只是大家都有默契地閉口不提。因為他們即使說出來都只會被罵,罵他們太年輕,罵他們不知道現在的安定是多難得,罵他們搞事,罵他們痴心妄想。
所以大人魚們在他們還小的時候就灌輸他們人類很危險,水上面很危險的概念,令他們不敢上水面,不敢幻想海底外的世界有多美好,令他們變成跟自己一樣的膽小鬼。
在不知不覺間,在沈默的其間,他們都漸漸變成像大人魚們般,得過且過,膽小怕事的人魚。
經露緹卡這樣一提醒,小比才突然驚覺自己也開始變成那種迂腐的人魚。
「露緹卡!」想清楚的小比一把抱住好友。「我沒能力跟妳走,可是妳一定要保重,我會想妳的。」
「小比…」被突然抱住的露緹卡,這下才意識到她這樣一走就永遠沒辦法跟好友再見面了。她情不自禁的緊緊抱住小比,哽咽地說:「我會,倒是妳,要好好照顧自己。」
「嗯……」小比的回話同樣帶住點哭音。

但就在如此傷感的時候,王派來的警衛來到了,他們一發現目標就加速衝過去。
幸好露緹卡發現得早,她一手推開還抱住她的小比,然後轉身就往上逃。不過今次來的這一批似乎比上一批更高強,至少他們的速度比之前的快多了,擺動了兩,三下魚尾就差不多追上她,逼得她只好不停改變方向來甩掉他們。
小比不放心,她也想為好友做些什麼,於是她緊緊地跟在那班警衛的後面。雖然速度跟不上,但至少這樣會令她安心一點。
他們一路追逐到開始見到光亮,即是說他們快到達水面了。露緹卡不自覺的笑了,還差一點就到了,還差一點她就不用死了,只要到達太陽所觸及的地方。
警衛們當然都知道被她到達水面他們就任務失敗了,其中一個焦急起來的警衛竟然把手中的長槍丟向她。完全沒留意到身後的露緹卡被尖銳的槍頭劃傷了,她低頭一看,發現手臂上被劃破的傷口正在滲出黑色的血,她知道她中毒了,雖然還不深但也影響了她的動作,整個身軀開始往下沉。
警衛看準時機,正想衝過去給她致命一擊時,一直緊追其後的小比突然發力衝了上來,死命地捉住了他。無視那個一直在打她的警衛,小比出盡力地大叫:「露緹卡!快走!」
小比的叫聲成功喚回露緹卡,她搖一搖頭令自己稍微清醒點之後,剛想往上游時,卻見到由下飄來的,黑色的血。
「小比……」黑色的血越來越濃,就像想叫她快點逃走一樣,那些黑色的血不停朝她湧來。她咬咬牙,忍住傷痛,用她最快的速度往上游去。
她閉起眼一味往上游,她不知道到底那班警衛有沒有追上來,不知道自己游了多遠,她一直游一直游,直至她完全失去了意識為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