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蜜柑,正式入隊!

「你們整晚都到哪裡去了?如果不是芭格絲咬定你們還活著,我已經跑去找人了!」
翌朝,回復得差不多的柚子和舜才剛踏進租屋,就聽到無月的咆哮。
因為比想像中花了更多時間,無月帶住蜜柑回到租屋時已經是凌晨。雖然有拜託小黔幫忙治療蜜柑,但安全起見他還是讓蜜柑留在租屋休息,加上他相信以柚子的身手應該不會發生什麼意外,所以他就留在租屋照顧她了。
只是他越等越覺得不對勁,時間也太久了,如果不是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必定早早就會回來,現在不但沒回來,連一點音訊都沒有實在令他非常擔心。
如果不是芭格絲堅持他們沒事,租屋的結界又沒有消失,他就真的會跑去找人了。
「無月,那裡是『知識泉源』的地盤,能無損地回來已經很幸運了。」雖然他們的確可以更早回來,可是柚子說的都是事實。
即使她也是稱號擁有者,但是柯蒂雅比她活得更久,能力自然比她強。
「幻之妖精柯蒂雅?到底發生什麼事了?」無月訝異地問。


『知識泉源』這個稱號相當有名,除了柯蒂雅的能力和古怪的性格之外,還因為她所擁有的,據說收藏著全世界書本的書庫,對於愛好知識的魔法師而言是異常吸引的。
那個傳說中的妖精竟然出現在這裡,而且似乎跟他們正在調查的案件有關,這實在令無月感到非常驚訝,急不及待的想知道事情是怎樣的。
一旁一直沒出聲的蜜柑其實也很好奇,只是她更擔心兩人的狀況,於是阻止了無月說道:「不如先讓他們好好休息一下吧?奔波了一整晚也累了吧?」
「沒事。」揉了揉蜜柑的頭,舜表示自己沒問題,而柚子都走過去讓她坐在自己膝上,輕輕摟住她說:「我們有稍微休息一下再回來的,所以沒問題哦。」
「真的?」蜜柑似乎真的很擔心。
「沒事了,而且我們沒時間了,今天內不把這件事查清楚,會被女王大人怪罪的。」柚子說的也沒有錯。
女王大人?不是……不,是女王大人沒錯。原本舜還以為柚子說錯,跟他們定下這個條件的可是羅勒蒙家族,不過仔細一想,柚子他們又怎會把那班黑手黨放在眼內,不過收不到報酬就會惹女王大人不高興,到時就不知道她又會塞什麼奇怪的委託叫他們去完成。
「怎麼會,死靈女王人很好哦,一直笑咪咪的對著我。」蜜柑回想起初次見到死靈女王時,對方親切地招待她的情況。
「那個……」柚子說著,不著痕跡地瞄一瞄無月的方向,又望回來「不一樣了。」
「不一樣?」蜜柑不解地歪了歪頭。


「嗯,不一樣。」柚子堅定地點了點頭。
「總之,必須要在今天解決這件事了。」最後由察覺到有什麼不對的無月開口,結束這個回合。

兩人把昨晚發生的事簡潔地告訴了無月,有默契地隱去了沙灘上的事,雖然說法上有點不自然,但虛無之間的事已經分散了無月的注意力,所以他沒發覺到。
「沒想到只是一個晚上而已,竟然可以發生那麼多的事…」這是無月聽完兩人敍述
後的第一句說話。
「不過已經可以確定柯蒂雅就是兇手了。」柚子說。
「只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做呢?」舜雖然同意柚子的話,但卻很在意這點。
「管她的,反正解決了事情就好呀。」柚子認為最重要還是給一個交待里蒙,再用金子封了小夜的口。
「可是對方實力不低,還有最麻煩的幻象魔法,而且還有兩隻影之妖精,我們未必可以打得過。」做出的結界足以同時抵抗柚子和靈夜的無月說出這樣的話實在令人覺得他有點妄自非薄,不過他的話也不完全是錯的,因為幻象魔法是中了就很難破解到的魔法,如果令他們自己人打自己人,到時候輸的就必定是他們,實力再高也沒用。


「無月沒什麼可以抵抗幻象的結界嗎?」柚子似乎把希望都放在無月身上。
「對方是『幻之妖精』,天生就是幻象高手,妳覺得呢?」無月白了她一眼。
「嗯…」柚子都知道自己是在說廢話。
「那個…我有沒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地方?」見大家似乎埳入了僵局,自覺自己都是他們一員的蜜柑怯怯地開口。
「可是妳不會魔法……妳會什麼種族力量嗎?」無月細想了一下,雖然是可以現成教她一些簡單的魔法,但又覺得突然趕鴨子上架也不是辦法,倒不如讓她用種族能力似乎更妥當。
蜜柑思考了一下「例如這樣?」然後舉起右手出一隻巨大的暗影爪,上面不時有些紫色的電光在流竄,不知道是有真的作用還是只是特技效果。
「嘩,感覺比舜更有用。」柚子望著那隻巨爪,不禁讚嘆道。
「喂。」好歹他都會魔法呀。
「其他則…有點難在這裡展現…」蜜柑面有難色地說。
「也對,吸血鬼的能力比較接近武鬥派,這裡比較難施展。」無月望望屋外面,現在陽光普照,趁著天氣好出來遊玩的人不少,不過這也不成問題,只是……
「放心,我不怕陽光的。」雖然多少會有點減弱她的能力就是了。
「那…」
「OK~等一下再出來吧。」無月還沒說什麼,柚子已經會意地比了手勢,然後出門去。
很快,多層結界已經做出來,在柚子的帶領下,他們來到屋附近的空地,到達時還發現柚子貼心地做了個有色結界,稍微擋住一點陽光。
「柚子,其實妳的結界也不差。」明明做出來的結界也不簡單,無月不明白為什麼她一直說自己的結界不好。


「就這樣看上去的確能騙一下人,不過其實漏洞蠻多的,而且如果被攻擊也不一定能守住。」結界的主要作用是防護,作為主攻型的魔法師,柚子沒那個心思去維持一個結界。
跟一般魔法不同,複雜的多重功效結界是需要一個非常清晰的頭腦去維持,特別是被攻擊時,不能第一時間搞清楚損毀的地方,就很容易被人攻破。
「嘛,妳這樣說也沒錯了。」反正重點不在結界上,無月都不多執著於此。
「然後,我有一個提議。」柚子說著飛到結界的一邊「我跟蜜柑對打,那就可以知道她的實力是如何了。」
「欸?!怎麼可以?」蜜柑立刻慌張地搖頭。
「沒事,只是試一下身手而已,不分高低也可以,而且我是人魚,死不了的。」柚子淡定地擺擺手。
「可是……」蜜柑還有點猶豫,不知道是在怕什麼。
「體力的話,有舜的治愈魔法已經足夠。」無月補充道。
聞言,蜜柑又望了望舜。
舜見狀,想了想就細聲地唸了聲咒語,隨即一個像泡泡的結界包住了他和無月「這就可以了吧?」
蜜柑點點頭,其實她也只是怕會傷及無辜。
她展開翅膀,飛到柚子的對面,化出剛剛的巨爪,擺好架勢,隨時準備好出手。
柚子笑了笑,傻瓜,她可沒說過要一起開始呢。
突然爆炸聲四起,蜜柑身周發生連環小爆炸,一瞬間她的身影完全被濃煙包圍住。柚子沒天真得以為可以一招了結蜜柑,她在爆炸聲響起時立即移動,果不其然,蜜柑毫髮未傷地從濃煙中衝出來,然後一下都沒有停下腳步地往柚子衝過去。
巨爪一揮,撲了個空,原來那是柚子不動聲息做出來的分身,為求逼真她還把自己的身影隱藏起來,在看到蜜柑撲空時她才走出來。誰知才剛現身,她就感到後頸一涼,迅速往後一瞄,不知道什麼時候蜜柑已經竄到她身後,以影化出的細長短刀隨時準備好在她後頸劃上一刀。


柚子雖然嚇了一跳,但也沒慌,她連忙在頸後打開了異空間,讓蜜柑這一刀揮空,然後趁她錯愕的瞬間飛離她的攻擊範圍,並飛上空中去。柚子才剛停定,蜜柑的臉已經在她眼前出現了,於是她反射性地往後退,還順手揮出了兩個龍卷風。
「這招…」在地上觀戰的舜,一眼就認出了柚子的招式。
「怎麼了?」無月不解。
「這是柚子那次跟那兩隻影之妖精時曾經用過的招數。」
「重施故技,難道她是想以此來測試蜜柑和她們之間,誰比較強嗎?」無月推測道。

事實柚子的確是有這個打算,而且在空戰時不使用可以用來影響飛行的風魔法,還可以用什麼?
不過這兩個龍捲風卻沒像柚子預期般的阻礙到蜜柑,只見她靈巧地鑽了鑽就輕易地避開了。於是柚子用狂風吹向她,想以此稍為減低一下她的速度,不過蜜柑卻完全不受影響,彎也不拐直接衝了過來。
柚子在她飛近時才見到包圍住蜜柑的一個薄薄的影子球,難怪她的風颳得再大也沒用,因為蜜柑早就用了結界呀!
蜜柑其實沒什麼計劃,她不像柚子早就預計到對方會怎樣做,或是自己下一步要怎樣做,她的戰鬥方式一向都是比較被動的,任憑後天的本能去做出反應,一次又一次地化解危機。對於經常被追殺的蜜柑而言,戰鬥是攸關生死的,所以被迫出來的戰鬥意識和反應也許要比在場的人都好。
柚子知道自己小看了蜜柑,雖然只是mix,但吸血鬼、妖精和人類的三種基因卻異常完美地融合起來,還能互補其短。而吸血鬼與生俱來的捕獵本能更令她非常不利,更不要提那近乎瞬間移動的高速。
再次打開異空間避過蜜柑的攻擊,柚子顯得有點束手無策,那以影化形的能力太麻煩了,不但能近攻也能遠攻,還不時夾雜住一些妖精獨有的幻象,雖然她暫時還沒受過傷,不過也做不出什麼像樣的攻擊。
等一下……以影化形?
柚子突然想到什麼,手一擺,頓時黑暗降臨,在這個空間中沒有一絲光芒,只剩一片無盡的漆黑。
沒有光自然沒有影子,那麼蜜柑也使不出她的力量,她的戰力就會大大降低了。


夜視能力令柚子可以毫無阻礙地看到蜜柑的動作,對方亦然。當蜜柑發現柚子正在注視她時,她就意識到對方能在黑暗中看東西,於是她立即使用高速,逃離她的視線,邊思考可以怎樣做。
在那一瞬間捕捉到蜜柑的身影,柚子二話不說地丟出了一個冰魔法,可惜丟不中,她追住蜜柑四處逃竄的身影連連丟出了好幾個冰魔法,但也被她險險的避開了。
趁著蜜柑還未能想出方法,柚子轉守為攻,不停對她發出了好幾下風刃,雖然有幾下打中了她,怛因為她動作快,所以都未能造成太大的傷害。
倒是空氣中傳來的血腥味驚動了一旁觀戰的兩人,他們都沒有夜視能力,所以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無月,可以調個不受外面影響的結界嗎?」
「不是不行,不過要花點時間。倒是你,一開始不把結界做好,只是隨便弄個肥皂泡。」
「我哪會做。」
「好,行了!」無月剛說完,他們的眼前就立即出現影像,剛好見到蜜柑悄悄地在柚子身後出現,張口露出兩隻銳利的尖牙想往柚子的脖子咬下去。
見狀,無月立刻想阻止她,可是不夠舜出口快。
「蜜柑!」舜喊出聲的瞬間,蜜柑突然整個人僵了僵,然後轉頭望了過來。「過來這邊。」
無月見蜜柑乖乖地走過來,不禁望了眼身旁的舜,不過他的目光沒多停留在他身上,而是走過去叫柚子把結界撤掉。
「怎麼了?」雖然柚子都覺得是時候可以停下來,不過以這樣的方式完結有點不太痛快。
「沒什麼,只是……」無月的話還未說完,就被一旁的蜜柑打斷。
「我不是想吸她的血,只是……」
「不是這個問題,都說柚子的血有毒……」舜扶額,感到有點苦惱,因為他似乎嚇到了蜜柑,令她現在完全聽不進他的話。


「真的,只是這樣可以把人麻痺掉,所以我才想咬她……」
「什麼?蜜柑妳想咬我?」聽到這裡連柚子都驚訝了,這意味著蜜柑差點喪命,畢竟人魚的血是劇毒來。
只是她這個反應令有如驚弓之鳥的蜜柑誤會了,她以為柚子不信任她。
明明一開始他們都很諒解她的,為什麼現在卻不信任她呢?
她一點都沒有要傷害人的意思。
蜜柑低下頭,突然小聲地說:「……無論怎麼說,我都只是隻怪物,你們不相信我也是情有可原的……」
「我們沒有不相信妳,剛剛喝止妳只是為了救妳的命呀。」舜有點著急,蜜柑的說話令他心裡警號大作。
默默地退後一步「謝謝你們…」語畢,蜜柑立即消失在他們眼前。
「蜜柑!」舜大叫。
「沒用的,她已經飛遠了,聽不到你的話。」柚子阻止舜叫出第二聲,免得吸引更多途人的目光。
「她的心病哪是我們三言兩語就可以治好呢,可以令她真正走出來的人只有她自己。」柚子嘆了口氣「而且,應該追上去的人,已經追上去了。」
「無月?」不知道什麼時候,無月已經沒了蹤影。
「放心交給他吧~他可是處理這種事情的高手喔。」雖然沒小黔那麼強了。

無月在蜜柑飛走的那一刻就已經開了異空間去追,之前他在市內設下的偵測魔法會告訴他蜜柑的行蹤,而如果他沒猜錯,蜜柑會去的也只有一個地方——貧民區,那個她遇到舜並被他救回來的地方。
偵測魔法很快就告訴他,他的預計沒有錯,但在到達貧民區之後就要靠他自己了。無月在這個像迷宮一樣複雜的地方鑽來鑽去,幸好他的方向感不算差不然就絕對會在這裡迷路。
找了好一會兒,又問了附近的人和貓,無月總算在一條小巷中找到了正瑟縮在角落哭泣的蜜柑。
「蜜柑…」無月只是嘗試性地輕輕的叫了一聲,蜜柑已經嚇得整個人彈起來,回頭望向無月。
望住她紅腫的雙眼,無月感到有點心疼,如果可以,他並不想看到蜜柑如此傷心的表情。
「你不要過來!」看到無月想邁出的步伐,蜜柑往後一縮。
「妳逃不了,我已經設下了結界。」一來為了方便說話,二來禁止她再度逃跑。
「為什麼?我在不在,對你們根本沒有一點影響,為什麼一定要我回去?」蜜柑完全理解不了無月的行為,他們不是不相信她嗎?為什麼還要追上來?
「是妳想要回來,所以我們才沒辦法就這樣放妳走。」無月皺著眉地望著她,淡淡地告訴她這個事實。
假如她真心想離開,即使他想追,柚子也會阻止他。
蜜柑瞪大眼,被說中的她不自覺地又開始往後退,直至撞到像是牆壁的東西才停下來。
「不……不是這樣的……」她開始喃喃自語,拼命搖頭,想否定無月的話,欺騙自己。「我才沒有這樣想,我早就死心了,也……早就認命,這個世上不會有人願意接納像我這樣的怪物」
「妳不是怪物,而且願意接納妳的人早就存在,只是妳不相信而已。」無月的語氣非常肯定,令人無法反駁,不過蜜柑完全不想聽進去。
「我不是怪物?那我是什麼?」掩住耳蹲下身,蜜柑一臉茫然地望向無月。「我本是人類,可是卻多了這對翅膀,也會想吸人血。那吸血鬼呢?但我又不怕陽光。我也不像妖精那麼虛幻漂亮……」
說著說著,蜜柑的聲音又開始哽咽起來。
「我什麼都不是,哪裡都去不了。人類畏懼著我吸血鬼的血統,怕我會傷害他們,怕我會失去理智,於是都先跑來攻擊我。所謂教會的驅魔人直呼我是異形,用盡方法想取我的命。我以為吸血鬼一族可能會包容我,我卻怎樣都找不到他們。現在我妄想會是我同類的妖精,卻想插贓嫁禍我。」
「我只是想有一個我可以待的地方,為什麼就是這麼難,為什麼就是沒有一個人願意相信我?」她一邊哭一邊大聲地質問無月。
而無月卻只是一臉痛苦地望著她,明明痛苦的人是她才對…
「就連你們都不願意接納我…」
一切都是假的……每個人都是,在她展現了真面目之後就會害怕她,用嫌棄的目光看她。
她已經那麼的小心翼翼,為什麼還是會換來這樣的結果?
「不是這樣的!」無月終於都回她一句話,不過這句話一點意思都沒有。
「我早就應該知道,由母親死去那一刻開始,我已經失去了家……由我父親發了瘋把我改造成這個樣子時,我就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容身之所……」母親的死奪去了父親的理智,父親奪去了她身為人類的身分,令她失去其他人對她的信任,令她沒辦法跟其他人建立關係。
令她永遠地孤獨一人。
「我很孤獨……這幾百年來,我沒一刻不覺得寂寞…我只是想有一個可以理解我的人…一個可以愛我的人,為什麼……為什麼父親要把我變成這樣的怪物!都是因為這些討厭的東西害的!」蜜柑越說越激動,還突然把翅膀展現出來,然後伸手想把它撕掉。
無月連忙上前捉住她的手阻止她「不可以!這是妳父親拼了自己的命都想送給妳的禮物!也是他對自己的無力所作出的懺悔!」
「你在胡說什麼?!」蜜柑難以置信地望住無月。怎麼可能是送她的禮物?這麼過分的事,怎麼也講不過去!
「雖然只是我的推測,但至少他真的沒打算害妳。」無月緊張地捉住蜜柑的手,縱然她已經呆住了,但他還是怕她會突然傷害自己。
「你懂什麼?!」她父親的想法連她都不知道,憑無月這樣一個外人哪有可能猜得到。
「我就是不懂,所以才去思考為什麼。」深呼吸了一下,令自己冷靜點,無月才再開口「我由一開始看到妳就覺得很奇怪,以後天的mix而言,妳三個基因都融合得異常完美。而看過剛剛的戰鬥,我就更能確認……妳父親並不是隨意選擇吸血鬼和妖精的血統的,他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才決定的。」
「父親他是故意的…但為什麼…」
「因為只有這三種血統才可以做到最安全的融合。接下來說的有點複雜,我盡量簡易地說明吧。」頓了頓,無月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緒才說「首先吸血鬼,為了方便他們在人類之間活動,所以他們的結構跟人類非常類似,跟人類基因的契合度很高,幾乎不會有互斥反應。可是吸血鬼的畏光性可能會影響到妳作為人類的部分,令妳失去日間的活動能力,嗜血感都會比現在大得多,也許會讓妳感到很辛苦,於是妳父親想到了要有一個平衡的力量。」
「他選擇了妖精?」
無月點點頭,「妖精原本就是比較虛幻的存在,當時妳年紀比較小,很容易就會相信妖精的存在,所以不存在契合的問題。妳的翅膀是花瓣形的,應該是在日間活動的花之妖精,剛好可以平衡吸血鬼的夜行性,也可以減輕妳嗜血的程度。種族能力上……我相信妳比我更清楚吧。」
蜜柑沒答腔,但答案她心知肚明。
「父親他是故意的…即使如此也不代表什麼,可能他只是想自己的實驗成功!」蜜柑反駁。
「妳說的也沒錯,但這樣做對他有什麼好處?」無月沒急著否定她,他只是冷靜地反問。「先說明一下,非人種都很討厭人工做出來的mix,他們可能會同情妳,但絕對不會放過妳父親。」
「但他發瘋了…」的確沒有,在那年代如果把這些事公開,只會換來無盡的追殺。
「發瘋的人可以做出像妳這麼完美的mix?」
「可能性也不一定是零…」
「算妳說得過去,我換一換問題。」清一清喉嚨「發瘋的人會說對不起嗎?」
蜜柑無言而對。
她直到現在還記得,父親那時是用著什麼表情和語氣對她說對不起。
「妳的父親,他悔恨自己沒能力救回他的妻子,同時他也害怕會再一次因為他的無力而失去妳。他知道自己沒辦法照顧妳一輩子,終有一天他會比妳更早離開這個世界,他害怕到時妳不能好好地保護自己,被壞人傷害。」慢慢地鬆開了蜜柑的手,無月單膝跪下,用手輕輕軾去她眼角的淚珠。
「所以他想盡了辦法,為了給妳可以獨力保護自己的力量,他寧願狠下心腸改造妳,甚至把自己當做糧食……」
「等等,糧食是什麼回事?」帶住不安的眼神,蜜柑問道。
猶豫了一下,無月最後還是回答了蜜柑這個問題:「一隻初生的吸血鬼需要吸取一個成年男人的血才可以完全成形……妳父親早就知道在妳完成改造的那一日,就會是他的死期。」
「怎麼會……這也…」太傻了吧。
「想必在他離家那段時間,一定是用盡了所有方法把那兩個基因拿到手吧,以一個普通人類來說,他真的很厲害。」無月由衷的佩服起來。
有時候人類的愛真的可以很偉大,很傻。
明明沒有親眼見過,但蜜柑的腦海中卻出現了很多父親攀山涉水,把自己弄得滿身傷的畫面。回想起那時父親身上那件破破爛爛的衣服,還有做實驗時那個痛苦的表情……最痛苦的人不是她,而是父親。
原來自己一直都誤會了他。
她自己一直只是想著可以跟父親過著平凡的生活就好了,可是他卻拼命的思考著要怎樣保護好她,直至他死的那一刻,他的心思都只有放在她身上。
這個身體,是父親給她的禮物,是父親給她的祝福。
蜜柑緊緊地抱住自己,抱住父親送給她的,最後的禮物。

「剛剛,舜的語氣可能是重了一點,不過他也只是想救妳。」無月見她似乎真的冷靜下來,才慢慢把剛剛的事情告訴她。「柚子是人魚,人魚的血對人類而言是劇毒,一碰即死,即使妳不是想吸她的血,但在妳咬下去的瞬間妳就會喪命。」
「!」沒想過事情是如此嚴重的,蜜柑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沈默了好一陣子,蜜柑低著頭,緩緩地開口。
「……其實我知道……我知道我可能誤會了舜他們,只是我不願意去相信自己能找到,找到願意相信自己的人。」於是她任由自己的恐懼放肆,侵蝕自己的理智。
不相信她的人不是舜他們,而是她自己。
「我不相信像我這樣的怪物可以找到容身之處,我不敢去相信……」
「不要再說自己是怪物了。」無月打斷了她,他站起來,並把蜜柑拉起,還順手整理一下她的衣服「可能妳不是人類,不是吸血鬼,也不是妖精,但這不代表妳就是怪物。知道嗎?世界上同時擁有妖精的翅膀,吸血鬼的獠牙和人類的溫暖的人,就只有妳一個。」
蜜柑不解地歪了歪頭。
無月笑了笑,他摸著她的頭,直視著她的眼睛,用著他最誠懇的語調說:「妳就是妳,無關種族,是既獨特又美麗存在。」
重要的不是她是什麼,而是她覺得自己是什麼。
自己的價值和存在意義,並不是由其他人,或是這個世界來決定,而是自己。
她可以覺得自己是怪物,也可以覺得自己只是有點特別的普通女生。
她就是她,不是別人,不是怪物,而是蜜柑。
想清楚這點之後,她似乎整個人都豁然開朗起來,眼裡回復了一點光彩。
「無月…」
「好,既然誤會解開了,可以一起回去了吧?」
無月轉身,正想打開異空間時,蜜柑卻叫住了他。
「無月,謝謝你。」
無月沒停下手上的動作,他走遠了幾步,手往下一劃打開了異空間。
「還有一件事。」
然後他頓了一下,回頭望向蜜柑。
「妳不在我會好困擾的,所以請不要再隨便離開了。」
蜜柑不解地歪了歪頭:「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妳。」
「哦……!欸、等、什麼?!」
「我,無月.提斯利亞喜歡妳,蜜柑。」於是無月再鄭重地宣布一次。
「怎麼會?不……不可能的,因為!」突如其來的告白令蜜柑失了方寸,她本來還想說他是開玩笑的,誰知無月竟然一臉正經地看著她,一對上他的眼就令她的臉一秒炸紅,連忙低下頭來。
「妳不用立即回答我的,反正……」
忽然一陣風吹過,無月揚起了一個有點奸詐的笑容。
「我說過了,妳逃不了的。」

她到底是怎樣回到租屋,她已經不記得了,無月不按牌理出牌的告白令她的腦部完全當機,以至直到她被換完衣服,束了頭髮,被推到鏡前才回過神來。
而且是被嚇醒的。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她,鏡子中那個穿著可愛蘿莉塔,頭上束住兩條小馬尾的女生是誰?!
「果然這套跟蜜柑很相襯,沒接納舜的意見真的太正確了,對吧!」柚子跟旁邊好久沒出場的芭格絲擊了一下掌。
「那個混蛋舜的眼光才沒柚子姐姐的好」芭格絲開始肆無忌彈地挖苦舜。
「明明紫色比較優雅。」舜想起又覺得有點可惜。
「紅色才鮮豔嘛,看上去氣息都變好了。」柚子笑咪咪地把僵硬了的蜜柑推到舜面前。
「…好吧。」柚子也說得沒錯,裙子的紅色把蜜柑原本還嫌有點不健康的臉色襯托得更有血氣,看上去精神多了。
「這……這到底是?」蜜柑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不知所措地問。
聞言,柚子再一次把蜜柑推到鏡前,然後問了她一個問題:「可愛嗎?」
說實話,鏡中的自己就像洋娃娃一樣,穿著可愛又華麗的裙子,束著小女孩才會束的髪型,這種配搭她從來沒試過都沒機會試,想不到原來自己裝扮起來都可以這麼好看。
「試試把翅膀放出來看看?」柚子又接著提議。
蜜柑聽話地把翅膀放出來,粉色的櫻花狀翅膀和裙子的紅色很配合,雖然紫色出來的效果也不錯,但比較起來就會成熟了一點,沒現在這樣活潑。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身上的服裝本來就很誇張的關係,翅膀看上去都沒以前那麼突兀,反而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自己的新造型當中。
「蜜柑姐姐好可愛呢~」對女生的態度都很友善的芭格絲見蜜柑一直呆呆的不回話,以為她是緊張了,於是撲上去抱住她。
「姐姐?」反射性地接住芭格絲,蜜柑完全不在狀況內。
「算起來應該是反了,不過心智年齡則沒錯。」一旁的舜淡淡地報仇。
「笨蛋舜!你是什麼意思!」好戰的芭格絲立即放開蜜柑,衝過去跟舜理論。
「這麼簡單都理解不了,果然呢……」久違的沒逗過芭格絲玩,舜都沒嫌煩的應戰。
「芭格絲才不是理解不了!」

柚子看著輕笑了聲,然後重新轉向蜜柑「這樣就不用再介意了。」
「的確這樣就不奇怪了,謝謝你們。」柚子的用意,蜜柑已經明白了。
「你們……那份心意的確很貼心,但這麼悠閒真的好嗎?」
在一旁的無月一直沒出聲地看著,並不是因為得不到肯定的答覆而忐忑,畢竟他早就預料到,而是一直默默地在心裡糾結一些有的沒的的問題。
例如,剛剛會不會顯得好傻好中二?那陣風會不會吹得太浮誇?有沒有帥到還是很噁心?對蜜柑來說會不會太突然,嚇到她……諸如此類想來也沒用的問題,當他回神時已經見到換裝完畢的蜜柑被柚子推到鏡前照照照。
「無月,你從剛剛開始就悶悶不樂的,是被甩了嗎?」柚子走過去無月耳邊小聲說,她一眼就看出兩人回來時的不自然,即使不是在現場,都大概猜到是什麼回事了。
「才沒有!」一秒否認,無月難得是炸毛了。
「那你到底是有什麼不滿了?」柚子費解地聳聳肩,她指住蜜柑問他:「不可愛嗎?」
好可愛,而且她看上去都好開心,似乎是一件好事,但無月卻無論怎樣都沒法由衷的高興起來。
因為,不是只有他一個人看到呀…
「不…不好看嗎?」蜜柑不知道是什麼回事,以為無月覺得她這樣穿不好看,有點失望。
「妳穿什麼都好看,因為妳本來就很可愛。」無月一臉認真地望向蜜柑,令她又當機了。
「無月,你比你看上去大膽多了。」一旁注意到這邊的舜,插話進來。
「不要再把話題放在我身上了,柯蒂雅那邊到底怎麼辨?」無月有點狼狽地把話題轉過去,連舜都參一腳的話,他會被玩得好慘。
「放心定了,我們有蜜柑就穩勝了!」柚子比出了一個大大的姆指。
「等、等一下,不用為了哄我而說謊…」
「才不是哄妳,妳是妖精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柚子邊說邊給無月打眼色。
無月原先以為她又想取笑他所以沒多加理會,後來想了想才明白柚子的意思「對耶!她是妖精……為什麼我之前想不到呢?」
「所以到底?」蜜柑依然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慌張地想找個人解釋給她聽。
「而且以妳的能力絕對可以打贏那兩隻影之妖精,所以絕對沒問題。」連唯一可以給他解答的舜都沒接收到她的求救訊號,一點解釋的意思都沒有。
「既然全部都準備好了,那我們出發了!」柚子打開了異空間,想想又覺得不對,於是發動轉移陣法。
「現在還是大白天,現在去有用嗎?」蜜柑問道,沒記錯是要在滿月的晚上才可以找到白色之塔。
「那邊的空間是由柯蒂雅掌控的,昨晚她恐怕已經預料到我們會再去,所以應該沒有問題。」無月解釋。也因此柚子才不用異空間而是用轉移陣。
「哦……」蜜柑再一次覺得魔法真的好神奇,同時都覺得自己跟大家的距離似乎有點遠…
「不用覺得有隔閡,反正妳早晚會習慣的。」舜察覺到她的想法,輕輕地拍拍她的頭安慰她說。
「謝謝。」蜜柑衷心的覺得可以認識到他們實在太好了。
他們雖然看上去很正常,但內裡卻一點都不正常,這樣的他們總會令她覺得自己的外表雖然很奇怪,但至少內裡是一個正常人。
這樣想著的蜜柑開心地踏進了轉移圓陣中。
她不知道,當她開始這樣想的時候,內裡都會漸漸變得不正常。
正如過來人舜所說的,她早晚都會習慣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