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再戰柯蒂雅

放下茶杯,柯蒂雅的舉動令身後的普露露和波魯魯不自覺的緊張起來。
「主人。」
「來了。」
柯蒂雅站了起來,然後揮一揮手,一面水鏡出現了在眼前,上面映著的是柚子等人,似乎都在等待著她現身。
「妳們先不要妄動。」
「遵命!」
柯蒂雅緩緩的走進了水鏡之中。



在外面的柚子一等人,雖然還未見到柯蒂雅,但都沒有鬆檞,他們小心地警戒著,仔細地打量著周圍。
他們沒等太久,整個空間突然轉變起來,天空由白天變成夜晚,太陽被一輪滿月取替,白色的巨塔出現在眼前。
這完全就是昨晚的景象。
「怎樣?」柚子問開始準備結界的無月。
「這應該不是幻覺,而是柯蒂雅的空間。」戰鬥估計都會在這個空間中進行,無月也因此為大家設下個別的防護結界。
「舜,小心。」
「妳先擔心妳自己了。」上次被迷惑的明明就是她。
話才剛落下,一道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黑影把舜整個人撞飛到遠處,身旁的柚子和無月都完全反應不過來,而情況都不允許他們跑過去關心他,因為影之妖精波魯魯已經來到他們面前。
無月和柚子分別往後跳開,避過她的第一擊。波魯魯早就預料到第一次攻擊不會那麼順利,於是在兩人之中她選擇衝向無月進行第二次攻擊。
柚子雖然奇怪為什麼對方沒像上次這樣衝她來,不過既然如此她都不浪費這個機會,從後利用冰魔法追擊波魯魯。她連續發射出幾顆冰塊想藉此封住波魯魯的動作,可是這下攻擊卻被突然出現的普露露全數擋下。


「妳把舜怎樣了?」柚子覺得剛剛的黑影就是普露露,既然她沒纏上舜,那一定是因為他出了什麼事。
或者是她對他做了什麼事。
「有空關心他,不如先擔心一下自己。」沒有直接回答柚子的問題,普露露只是給出了一個曖昧的答覆。
然後她邪惡一笑,身影突然分成十多個在不同方位包圍住柚子。
影子妖精不會魔法,所以這就是所謂的影子分身術嗎?
不容她多想,普露露又有進一步的動作,她在衣袖中抽出手裏劍,並把它丟向柚子。
如果只有一個普露露,這個攻擊當然算不上什麼威脅,可是這裡有十多個普露露,她們一起射出手裏劍的數量可是可以瞬間把柚子變成刺蝟。
不過也不是沒對策的。
「人多不一定會贏的!」說著柚子颳起風,想用風刃把攻擊擋下,順手逼出普露露的真身。
但,她這下攻擊又被阻止了。


「大家這是幻覺!」一直不見身影的蜜柑從遠處大叫過來。
然後,底下的三人瞬間停下了動作,一齊望向聲音的源頭。
只見一道金光從地下升上來,蜜柑一邊旋轉一邊飛上天,在到達半空時用力地張開翅膀,隨即無數的花瓣憑空出現,徐徐飄散開去,把幻覺清除。
此時他們才發現那兩隻影子妖精根本不存在,而他們的位置竟然是那麼的接近。
剛剛他們見到的幻象都是一樣的,柯蒂雅的目的就是引他們同時使出大範圍魔法,自傷殘殺。假如他們當時真的被幻象欺騙同時發動大範圍魔法的話,恐怕他們都會受不輕的傷。
特別是舜還打算用火系魔法……
「可惡的MIX…」原來也在現場的柯蒂雅怒瞪住壞她詭計的蜜柑。
「厲害吧!我就說有蜜柑在就沒問題了。」柚子第一個跳出來領功。
「裝什麼,出力的又不是妳。」換來的是舜的冷言冷語。
妖精是幻象魔法的高手,同時也是破解幻象的能人。剛剛無月只是稍微講解了一下,蜜柑就完全了解做法,而出來的效果都是拔群的。
所以當時柚子才說有蜜柑就穩勝了,因為最麻煩的幻象魔法已經破解了。
「柯蒂雅,妳已經沒有勝算了,快快束手就擒吧!」柚子無視舜的吐糟,神氣地指住不遠處的柯蒂雅。
「哼!區區一隻mix,你們以為真的可以威脅到我嗎?」柯蒂雅很快就收起瞪住蜜柑的視線,掛上平常的笑容,從容地問道。
「至少可以令妳用不了幻象魔法就已經足夠了。」柚子都不怕她,直接坦白。
「想得挺周到嘛,只是想不到你們會跟如此低賤的mix合作,不覺得有損你們的身分嗎?」柯蒂雅真的很討厭蜜柑,她對於要跟她處於同一個空間感到非常不自在。


「她一點都不低賤,請妳收回妳那失禮的發言。」無月雖然感到非常不爽,但仍然有禮地叫對方收回發言。
他可沒對方那麼低水平。
「不低賤?她是人工造出來的,是人類貪婪自大的象徵,難道這叫高尚嗎?」在柯蒂雅的眼中,純血、MIX還half其實也沒什麼所謂,她都活了那麼多年,那些跨越種族的愛情她沒少見。她討厭的是這種違反自然,不安於現狀,貪婪而自以為是的存在。
「好好的人類不去當,偏偏要成為這種不三不四的存在,就像四不像一樣。」
「妳…」
無月想反駁,卻被在半空的蜜柑搶先一步。
「妳閉嘴!」
「妳以為變成這個樣子是我自願的嗎?如果可以,我寧願不要這對美麗的翅膀,放棄長久的生命,我只是想要成為一個普通的女生,過著平凡的生活,結識心愛的人,然後生兒育女。」
柯蒂雅依舊不屑地別過臉。
「可是這個世界沒那麼多如果,不論我怎樣渴望,我也沒辦法變成我所希望的正常。妳說得沒錯,我是四不像,是怪物,既不是人類,更不是妖精或者是吸血鬼。」
說到這裡,柯蒂雅總算有點反應,雖然表情還是那麼不屑,但她已經把臉轉過來,正視蜜柑。
「曾經我無比嫌惡自己這副身體,更恨住把我變成這樣的父親,可是今日有一個死神告訴了我,我誤會了父親,他只是為了保護我才這樣做。」蜜柑說著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雙手。
「柯蒂雅,我不是人類貪婪自大的象徵,這個身體代表著父親對我的愛,是人類偉大的愛才對!」
「蜜柑…」無月突然覺得講出這番話的蜜柑十分耀眼。
不知道是被蜜柑的說話感動,還是被她堅定的眼神震懾到,柯蒂雅的表情放鬆了下來,她帶住點歉意,低下頭說:「看來是我太武斷了…」


「那麼!」得到柯蒂雅正面的回應,蜜柑高興得雙眼放光。
可是柯蒂雅沒讓她高興得太久
「不過,阻我計劃的人都必須死!」她一揮手,一道紫色的弧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向蜜柑,完全閃避不及的蜜柑被撃中,翅膀都收了起來,眼看就要從上面掉下來了。
舜很焦急地想聚集風元素救人,可是身旁一個黑影比他更快飛了上去接住了她。
在月色的映照下,展開巨大的蝙蝠翅膀,無月在半空中橫抱著掉下來的蜜柑。
舜第一次有了無月是死神的實感,不禁看呆了。
「咔嚓--」
不過很快就被旁邊的柚子打斷了。
「想不到在我有生之年竟然會有機會看到無月在天上飛的一幕。」柚子一邊感嘆,一邊用手比出兩個直角框出一個四方形,似乎是在拍照。
「什麼意思?」懶得去吐糟柚子的有生之年是多長,舜直奔重點。記憶中的確從未見過無月飛,即使是那次地埳意外他都不是用自己飛的,而是被柚子救的。
「他呀,明明是個死神卻非常怕飛。」柚子把拍下的照片隨便篩選了一下,就發送給靈夜。
「什麼?」
「聽說他小時候練習飛行的時候出了意外,自此就對飛行非常恐懼。」柚子知道得不多,這些都是聽靈夜說的。
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舜又望了上去。



「妳沒事吧?」無月緊張地捉緊了懷中的蜜柑。
「沒、沒事,剛剛用影子擋了一下。」在千均一發之際,她本能的化出了一道影子牆稍微擋下了攻擊,不過那個力度之大還是衝擊到她,令她在一瞬間被震昏了。
「那就好了……」鬆了口氣,無月這下才放鬆了手上的力度。
「那個…可以放開我了,我已經可以自己飛了。」發現自己是被喜歡自己的人公主抱,感到不好意思的蜜柑連忙推了推無月。
「呃!抱…歉…飛?!」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飛的無月,開始望望四周又望了眼下方,確認了自己真的在空中飛,無月不自覺的開始慌張起來。
「無月,你手在震…是不是我太重了?」無月的動搖連蜜柑都察覺到。
「無月!」此時在地下的柚子大喊上來「怯,你就會輸一輩子!」
挺住呀,無月.提斯利亞!你可以的!
一邊在心裡為自己打氣,無月一邊想降落到地面。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連柯蒂雅都看出他的慌亂,連連發出幾下攻擊,意圖把他們擊落。於是無月只好專心閃避她的攻擊,而蜜柑則自發地用影子盾擋下避不過的攻擊。柯蒂雅更使喚著半透明的蝴蝶不停纏擾住他們,令他無法降落。
同時,地下的戰鬥都開始了。
草叢中突然傳來了動靜,舜和柚子都有默契地轉過身背對背,才剛站穩腳步,普露露和波魯魯就從兩邊跳出來,手持武士刀揮手就要劈下去。但柚子他們有無月一開始的結界保護,她們被結界稍微擋住了一下,而就是這一剎那讓柚子和舜有了機會把武器抽出,順勢打飛兩隻妖精。
普露露和波魯魯勉強調整姿勢才可以以腳落地,她們再向後跳了一步才可以止住去勢。
「柚子,妳那是什麼來?」舜把冰雙刀架在胸前,眼尾瞄向柚子手上的東西。
「魔杖呀,不然咧?」柚子手上的是一枝兩指長的幼細木棒,看上去就跟電影中的魔杖沒什麼分別。


「妳需要的嗎?」他只是看過死靈女王有用過,他還以為柚子不需要。
「平常不用,不過面對柯蒂雅這種對手,不使出全力會很失禮的!」嚯嚯兩聲,柚子瞬間把想偷襲的普露露打飛。
柚子懶得跟上次一樣陪她們玩遊戲,她直接生成了一團霧氣包圍著普露露。普露露沒想太多,只是以為柚子想藉此影響她的視野,隱藏自己的位置,於是輕笑了聲就跑了進去。誰知她才走了幾步,身周的空氣突然產生了變化,在她還未反應得來之前,霧氣已經變成尖銳的小冰刺瘋狂地插到她身上,小冰刺還在刺進她皮膚的同時化回氣體狀,柚子這招似乎可以無限循環一樣。
普露露當然很想離開這片霧氣的範圍,但在不知不覺之間柚子竟然把霧氣變的更濃,令她無法分清楚方向,更要命的是這片霧像會移動一樣,她走到哪裡就跟到哪裡。
在被困的期間,她身上已經有多處掛彩,雖然這個攻擊的傷害不大,但卻令人感到非常疼痛,而且再想不到方法逃出去她一定會倒下。
默默地瞄了眼在控制霧氣的柚子,舜不禁覺得她非常惡趣味。她這樣做不但可以攻擊普露露,還順便牽制了擔心她的波魯魯,她似乎因為無法跟對方對調位置感到非常焦急,也因此不時出現了一些小失誤,令舜有機可乘。
不過,這個情況沒有持續很久。
忽然一陣強風卷來,把柚子的霧氣吹散。而強風還帶來了一群蝴蝶,把普露露身上的傷治好。
「柯蒂雅…」柚子橫瞪過去,而在不遠處的柯蒂雅只是勾了勾嘴角。
「舜,你想辦法應付兩隻妖精,我去對付柯蒂雅。」
「什麼?!」舜大驚,上次只是對付一隻他都差點喪命,現在竟然要他對付兩隻?
「等一下我擾亂到她,無月他們就會來幫你,放心。」
因為柯芾雅的攻擊,無月他們現在依然在天上沒辦法降落。而為了專心飛行和克服恐懼,無月沒辦法分心,所以蜜柑都只好任由他抱住,一邊作出防禦。
他們現在失去了兩個戰力,而柯蒂雅卻可以分心來幫她的守門人,這樣明顯對他們超級不利。
死馬當活馬醫,舜只好硬住頭皮上。
『水之精靈!請讓吾的敵人見識祢的憤怒!纏繞吧!』沒有多想,舜一秒放棄了跟她們肉搏的念頭,亳不猶豫地使出了水精靈魔法裡的高級魔法。
語音才剛落下,以舜的中心的水圈立即從地下冒出,還開始往上升,變成一道水龍卷,再分裂成兩個,分別追著普露露和波魯魯跑去。面對如此巨大的水龍卷,兩人完全沒有逃走的機會,一下就被捲住,困在水流之中。
見舜似乎還有點辨法,為了不浪費他的努力,柚子立即揮動魔杖,一道火柱粗暴地把柯蒂雅用來攻擊的蝴蝶燒光,還順手在無月他們身邊繞了一圈,把纏住他們的蝴蝶一拼燒掉。
柚子對著柯蒂雅揚起了一個得意的笑容,不過柯蒂雅都不服輸地接連發出幾次攻擊,不過都被柚子全數擊落。
趁著這個期間,無月連忙找了地方降落,把蜜柑放下後,他轉頭望向舜的方向。
被困在水中的影子妖精沒辨法呼吸,感到呼吸困難的兩人開始掙扎,普露露更開始揮刀,妄想可以斬開困住她的水龍捲。波魯魯明顯沒她那麼衝動,動了一下心念把自己的想法傳遞給普露露之後,兩人同時用刀在自己的手腕上劃了一下,血液隨之湧出。在舜以為她們要自殺的時候,她們用沾了點血的刀,把水流斬開了。
破除魔法的刀…想不到還有這種用法。舜曾經在上一次戰鬥時見過波魯魯用來破開柚子結界的一招,沒想到連流動的水都可以斬開。
從水中逃出來的兩隻妖精第一時間往上空飛去喘氣,妖精的翅膀不像雀鳥只要沾水就難以飛翔,她們只要想飛,翅膀就會配合。
「舜,你沒事吧?」無月降落的地方跟舜有點距離,他邊叫邊小跑步過去。
「沒事,倒是你們。」舜一邊小心觀察兩隻妖精,一邊回答。
「是有點小擦傷,但不礙事。」蜜柑的身上的確有點小傷,但似乎因為有吸血鬼血統所以很快就癒合起來。
相比起來,無月似乎更嚴重點,身上有不少被割傷的地方,死神的自癒能力比較差,於是舜直接丟了個治癒魔法過去。
突然,蜜柑似乎察覺到什麼,往他們上方化出了一抹影盾,之後如雨般的刀刺攻擊瘋狂地刺向他們,如果不是蜜柑察覺得快他們早就變成肉醬了。
普露露和波魯魯決定不一挑一,她們靠在一起把攻擊集中起來,互相保護。
她們的手速很快,但快不過蜜柑的眼。看清目標,蜜柑展開翅膀,快速地閃過所有刀刺來到她們跟前,並在她們兩旁化出巨爪,想就這樣把她們拍扁。蜜柑的速度嚇了她們一跳,但長年的訓練也不是蓋的,兩人硬生生地用刀卡住了巨爪收攏的動作,然後趁那個空隙飛離巨爪的攻擊範圍。

這一系列的動作都只是幾秒間的事,舜差點捕捉不到蜜柑的身影。
「吸血鬼的速度加上妖精的靈活,真的很可怕。」無月發出了這樣的感想,她的速度恐怕連吸血鬼都跟不上。剛剛如果不是大意了,她大概可以輕易地避開柯蒂確的攻擊。

因為蜜柑的關係,這場戰鬥由技巧變成純以速度為主的戰鬥,考驗著雙方的反應和集中力。普露露她們明知道這種情況是不可以用太單純易化解的攻擊,但蜜柑的攻勢不容她們多想,她們幾乎是靠平常訓練出來的反應去應戰的。
反觀蜜柑卻顯得相對輕鬆,以影化形的好處是可以有多種的變化,一爪爪下去,對方飛後躲開了沒關係,直接把爪變拳伸長同樣可以擊中目標。
打著打著,普露露和波魯魯還是決定分開戰鬥,但這樣只是令她們的招式多了點變化,對於以前經常被幾個驅魔人圍攻的蜜柑而言,一挑二根本算不上什麼。
波魯魯覺得這樣打下去不會有勝算,打心一橫跟蜜柑飛離了一段距離後,她把刀橫放,刀身漸漸的亮起血紅的光,更飄出了一點一點的小東西,不知道是火光還是什麼。她大叫一聲快速飛近蜜柑揮刀下去,蜜柑輕易地避過這一撃,但她沒想到那些飄在刀附近的小東西竟然都是攻擊之一,它們由一開始輕飄飄的狀態轉變成像子彈似的,一下子無數的暗紅色珠子往她射去。
珠子太密集,她沒閃避的空間,只好化出影盾保護自己,可是那些珠子竟然可以穿過影盾,蜜柑完全反應不來,就這樣被打中了。
「波魯魯!」雖然攻擊成功,但普露露一點都高興不起來,她在蜜柑被擊中的同時飛過去抱住波魯魯。
「吾沒事,別慌…」波魯魯大口地喘著氣,剛剛的攻擊是需要使用者大量的血液和精神,不是到了逼不得已的情況,她也不想用。
雖然很痛,但蜜柑的傷勢卻比想像中輕,畢竟那些珠子有八成都是血,對她的影響當然不大了。重整好體勢,想再一次攻擊時,卻發現普露露已經來到她面前,一臉憤怒地望向她。
「吾不可容汝再亂來!」
語畢,在所有人還未能預料到的情況下,天色突然暗了下來,連月亮的光都消失了。
這是柚子今早那招?舜很快就意識到對方的目的,影子妖精不會用魔法,那恐怕是柯蒂雅做的好事了。
在跟柚子對戰期間居然可以分心出來控制這個空間的東西,這個柯蒂雅看來要比他們所想的要更厲害很多。無月默默的開始擔心起柚子來,即使柚子的魔法能力很強,但始終也只是幾百歲的年輕一輩,比起活了不知多少千年的柯蒂雅實在年輕太多了。
面對突如其來的黑暗,蜜柑的視覺雖然可以瞬間跟上,可是不能使用影子這點令她非常著急。只是普露露沒打算給她時間,在空間完全暗下來之際就揮著刀地衝過來。無法格擋,蜜柑只好不停左閃右避,但不知道是不是對方已經習慣了她的行動模式,雖然速度上追不上,不過普露露總是可以在兩、三下動作之後斬中她,令蜜柑的身上增加了不少傷口。
她大概要慶幸波魯魯因為剛才那一擊而無力戰鬥,不然她的傷口一定會倍增。
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幻覺她雖然會用,但多數是混在影子化出的攻擊中,製造視覺上的威嚇,像柯蒂雅那種大型全面的幻覺,她暫時還未能做的到。而且像普露露這種憑氣息感覺去戰鬥的人,她那些粗劣的幻覺是絕對騙不了她的。
想了又想,別無他法的蜜柑只好用她不太擅長的東西反擊。決定好後,她突然停下動作,身後飄出了無數的櫻色花瓣。
這是花之妖精獨有的攻擊模樣,跟柯蒂雅的相類似,只是比較溫和點。
櫻色的花瓣有意識地把普露露包圍住,零碎的花瓣不好斬,可是操縱花瓣的人也很生疏,兩人就這樣僵持著。
在地上休息的波魯魯很焦急地想上去幫忙,但她拖住這副身體上去只會成為負累,只好留在原地乾著急。
只是僵局沒有持續很久,一顆小小的光球忽然升了起來,然後越來越多的小光球升了上來,圍在蜜柑的身邊。
是舜的把戲。
元素存在於任何空間而不受空間的支配者操縱,它們是既自由也公平的存在。即使周遭是一片黑暗,但只要有火,就會有光,利用了這點的舜,替蜜柑解圍了。
「嘭!」一聲巨響,普露露被打落到地面,而蜜柑都回到一直幫不上忙的舜和無月的身邊。
影子妖精被蜜柑打倒了,剩下的就只有最難纏的柯蒂雅。
「啊啊!!」隨著一聲慘叫和爆炸而飛到半空中的身影在掉到地上時,還滾了幾圈才停在他們跟前。
照理已經被破解了幻術的柯蒂雅應該比較容易對付。
「!」
可是當柚子帶著好重的傷勢被打飛回來時,他們就明白自己所想的有多天真。
「柚子!」柚子的身上滿佈觸目驚心的紅,那時候的畫面又浮上了舜的眼前。
趴在地上的柚子動了一下,然後使勁把自己撐起來。「我沒事,雖然很痛…」畢竟人魚的痛感是人類的十倍。
這次舜醒目地沒主動去扶她,只是使用蕂蔓把她拉起來。柚子痛得精神有點渙散,所以都沒有拒絕舜的幫忙。
柯蒂雅的實力遠比她想像中的強,妖精的虛幻並不只是一個誇張的形容而是真確的事實。他們認為這個世界的所有東西都是沒有固定形態的,那個只是其他種族強加下去的框架,這當中包括他們自身。因為不受物質的束縛,所以他們才可以靠那對薄薄的翅膀飛翔。
跟妖精交手了近百年,柚子當然清楚這一點了,對策並不是沒有,但柯蒂雅跟以前那堆雜魚相比實在強太多了。戰鬥中,柚子非常進取,弄成柯蒂雅是被壓住打的假象,但其實柯蒂雅全程幾乎一次都沒有閃避過,她只是站在原地任由柚子攻擊,再一一從容地把那些攻擊化解掉。看上去她只是一味防守,實際上她給了柚子巨大的壓力,在柚子眼中的柯蒂雅就好像打不倒的巨人一樣,不論她怎樣做都沒法傷到她分毫,這種絕望感令她慢慢的開始猶豫起來,動作和反應都變得遲鈍了,抓住這個機會的柯蒂雅瞬間在柚子身邊變出了一堆蝴蝶。雖然因為慢了一拍而被蝴蝶劃傷了不少,可是柚子仍然趕得及在受重傷之前把蝴蝶燒光,只是她在放完火之後才察覺到空氣中的異樣。
在她被蝴蝶攻擊的期間她已經被濃濃的粉末包圍住,柯蒂雅不只是利用蝴蝶作出攻擊,還擋住了她的視野,蝴蝶拍動翅膀的動作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令她無法在第一時間發現粉末的存在。
於是被炸個正著的柚子才會被炸飛回來。
所幸的是人魚血厚自癒力高,不然她已經被炸死了。
「呵呵,挺命硬呢~」用摺扇掩住嘴,柯蒂雅慢悠悠地走到他們面前。
「還好吧,只是剛好死不去。」只是幾分鐘的時間,她身上的傷幾乎已經完全癒合了。她把身上的一些灰塵雜草掃走,隨便地應了柯蒂雅一句。
「欸~只是剛好嗎?不過反正妳死了也會復活,根本沒所謂不是嗎?」
「才不是,難受死了!」說著,柚子握住魔杖,開始向四周來回揮動,動作有點像指揮家。
「柚子,妳認真的嗎?」無月好像從柚子的動作中看出了什麼,露出一副大禍臨頭的樣。
「你們掩護我,我盡快。」柚子沒直接回答,只是分配了任務。
聽完柚子的話,嘴角開始抽動的無月沒理會她的指令,而是默默地開始加厚他們身上的結界。
「怎麼了嗎?」舜對無月的慌張感到有點疑惑。
「柚子現在打算用精靈魔法裡面的大絕招,是高殺傷力的廣範圍攻擊。」
「嗯。」那也合理呀,如果對方真的那麼強,開大絕也是正常的。
「原本它只是對指定的目標有效,但現在沒有精靈的加護,所以…」
「所以變成無差別攻擊了…」難怪他會拼死地在加結界……
隨住柚子的動作,她的身邊開始飄來了不同顏色的光點。舜知道那些是不同元素的光點,當中似乎連各種的次元素都包括在內。
柯蒂雅似乎對柚子的動作很有興趣,她沒發動攻擊阻礙她,而是興致勃勃地站在原地觀察著。
待身邊的光點開始變多,柚子再把同一顏色的光點聚成一個光球。她改變了揮動魔杖的手勢,然後十多個光球就開始圍住她緩緩轉動,光球不但漸漸地加速,還開始不規則地圍住她移動。光球很快就加速到會留下殘影的程度,連柚子的身影都開始因為光球留下的軌跡而變得模糊。
在光芒完全包住了柚子之際,白光突然往外炸開,它的光度把整個空間照得像白天一樣明亮。舜他們被強光刺得完全睜不開眼,他們只可以感覺到無月的結界一層一層地碎掉,還越來越接近,令他們非常擔心結界會不會撐不住。
幸好在最後一層結界碎掉之前,亮光就漸漸消失了,待眼睛慢慢適應過來之後就見到柚子跪在地上大口地喘住氣,眼睜睜地看著遠方,眼裡卻一點喜悅之情都沒有。
循住柚子的視線,他們見到的是好端端地站在那邊的柯蒂雅,她身上除了一點小擦傷之外就沒其他異樣,她還有余裕對他們露出了一個不屑的笑容。
「玩完了嗎?」
「什麼…」絕望感又再一次襲來,柚子百思不得其解,剛剛那個已經是元精靈魔法中最高級的魔法,她還用了元素魔法把它加強,怎麼有可能連這招都對付不了她?
來個半殘都好呀。
「呵呵~這裡可是我的空間呢,忘了嗎?」站在巨大的月亮底下,柯蒂雅的身體開始泛起慘白的藍白光來。
她並不是幻之妖精,她只是精通幻象的月之妖精。
只要她力量的根據還存在,那她就是無敵的了,即使是使出再強的魔法都動不到她分毫。
「走漏眼了…」無月都沒猜到她的真正身分,如果知道了,他絕對會想辦法換走這個空間。
「聽說妳就是因為還原了這個精靈魔法所以才得到了『深海的指揮家』這個稱號,今日可以有機會看到實在太榮幸了~」柯蒂雅假意地道了個謝,接著原本笑得彎彎的眼睛突然沒了笑意,用冷漠得像冰一樣的眼神看著他們。「那,去死吧。」
她的態度令舜瞬間雞皮疙瘩起來,心裡警號大作,他知道這次柯蒂雅是來真的,她真的想把他們置諸死地。
就像回應了舜的預感,柯蒂雅開始了動作,她背後出現了幾十個圓形的漣漪,紫色的圈圈浮了出一本又一本的書本,它們停定之後徑自翻起頁來,然後各式各樣的陣法從不同的書本中浮現出來,令人覺得絕對不妙的光點漸漸凝聚到各本書中的魔法陣中。
任誰都知道柯蒂雅是打算一次過發動所有書的魔法,這絕對會是災難,柚子和無月再強都沒可能抵擋到這下強得變態的攻擊,如果不想辦法阻止她,他們一定必死無疑!
「羅勒蒙一定不希望妳這樣做,難道妳還不知道嗎?!」反正也是死,不試白不試,舜只好賭一把。
聽到羅勒蒙的名字時,柯蒂雅明顯地僵了一僵。
「舜你瘋了?」雖然說是幻覺,但昨晚發生的事她依然歷歷在目,她可沒忘記柯蒂雅聽到「羅勒蒙」這三個字時是什麼反應。
「沒辦法了!」舜不知道她那一僵是因為什麼,但根據他上次的觀察,他知道羅勒蒙並不是她的仇人。
「羅勒蒙家族是妳和他的心血,他絕對不願意看到它被毀掉的!」舜雖然都是猜的,但大概八九不離十。
「…」舜似乎說中了,本來堅決想殺死他們的柯蒂雅遲疑,魔法的發動緩慢了下來。
『我以死神第一貴族,無月.提斯利亞之名,借死亡之神的力量,讓血色濃罩此地!』無月急中生智的趁著這個空檔,唸出了死神專用的魔法咒語,然後天空開始染紅,像血一樣的暗紅色逐漸取替深藍色的夜空,最後連散發著藍白光芒的月亮都變成了血紅色。
時間不足以讓無月把空間轉移,節充的方法就是讓月亮失去它原本的功能,於是以死亡之神絕對的佔據力,把這個空間的力量廢掉。
不過這個魔法會持續大量消耗使用者的靈力,無月撐不了太長的時間。
月亮仍在,但它對柯蒂雅的功用已經消失了,她無法從變了調的月亮中吸取力量,更慢慢的虛弱起來。
「柯蒂雅,其實這個並不是妳的復仇,只是妳的遷怒。」威脅看似暫時解除,可是還不能大意,必須把柯蒂雅勸服,他們才真正安全。
「才不是遷怒那麼小孩子氣!我只是想把礙眼的東西清除掉而已!」什麼都做不了,柯蒂雅只好大聲地對舜的話作出反駁。
「因為會令妳想起跟羅勒蒙一起時的事?」最怕她不說話,只要她有回應,那多少都可以從中猜測到些什麼。
「我才沒有!」
「羅勒蒙家族是妳拼命守護的家族,妳真的捨得毀掉它嗎?」
「我守護的才不是那個黑手黨!」可能柯蒂雅從來沒有想對舜他們隱藏什麼,也或許她本來就容易被人套話,失去了主場優勢的她自動地順著舜的話反駁。
「那妳就捨得讓羅勒蒙傷心?」果然羅勒蒙就是她的死穴。
舜開始覺得柯蒂雅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懂,相比起擅於隱藏內心的柚子,她更容易把情緒表露出來,更加大情大性。
「他已經不在了,才不會傷心。」說的時候,柯蒂雅的臉色稍微陰暗了下去。
「可是妳會傷心,所以才要把關於羅勒蒙的一切清除。」
「我承認,所以你們不要再妨礙我!」她乾脆承認了舜的猜測,反正對她而言這班人知道些什麼對她沒影響,只要他們不阻礙她就沒問題。
「那妳不順便承認其實妳內心根本就是在猶豫?」舜挑挑眉,滿意地見到柯蒂雅開始變了色的臉。
「我猶豫?」
「以妳的能力,可以輕易地用幻覺一把將他們消滅,不需要那麼大費周張,還要讓他們有時間找驅魔人過來對付妳。」
這個就是整件事之中最奇怪的地方。
一開始動機不明的時候還說得通,但她現在表明了是因為她不想觸景傷情才會犯案,像她那麼厲害的妖精,只要用幻覺欺騙他們就可以造成羅勒蒙家族內哄的假象,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柯蒂雅想了一想,她嘆了口氣,把設置的空間收回。
對,她猶豫了,既不想看到,卻沒法狠下心把它毀掉。
畢竟這個是那個人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東西,縱使他已經不在了,但一想到他那落寞的表情她就完全下不了手。
「為什麼,你總是令我這麼困擾的呢…羅勒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