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柚子她最近很積極地在參與革命軍的事務。舜,這樣真的沒問題嗎?」無月問著靠在窗邊挑望遠方的人。
跟對方不同,無月倒是有空就去閒逛,順手收集情報。雖然比絲琪他們的態度不太好,可是大部分人魚對死神似乎完全沒戒心,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很順利地就聽到了一堆關於「最強人魚」的相關情報。
原本還算消極被動的柚子,最近莫名奇妙的變得積極主動起來,本來就聰明的她運用自己在世界遊歷的知識提議了不少外交方案,還開始跟一部分人魚解釋古代人魚的能力要怎麼使用。
這對人魚族而言當然是好事,同時都代表著她似乎真的選擇在人魚族裡生活。
「有什麼問題?那是她的選擇。」舜心裡悶悶的,但正如他上次跟沙利葉說的,這件事不但與柚子有關,還跟整個人魚族有關。「而且,柚子在這裡生活似乎比在人類世界要幸褔多了。」只有在這裡才有跟她生命一樣長久的同伴,比起在短命的人類堆中承受無盡的生離死別之苦,這裡好像更適合她一點。
無月望住看起來很鬱悶的舜暗暗嘆了口氣,他認識這個人都算有一段日子,可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他有這樣的表情。
「舜,人自私一點都沒所謂的。」
他就是有時候太成熟了。
「小月,小舜~我們正想出門去看深海魚哦,要一起嗎?」
無月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突然跑出來的小黔打斷了。


這個人彷彿到哪裡都不會悶似的,總可以找一些東西出來研究,在整團人裡面,大概就是他最享受其中。
「等一下,我去叫蜜柑。」無月想著反正留在這裡也沒事做,蜜柑對小黔說的東西似乎又很感興趣就一口答應了,只是一旁的舜還是興致缺缺的模樣。「你還是不去嗎?」小黔的邀約已經不是第一次,他幾乎每天都會出門,但身旁這個人卻一直鬱鬱寡歡的,而且一次都沒有出過門。
果不其然,這次舜都是搖了搖頭。
無月嘆了口氣,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但還是補了一句:「蜜柑很擔心你,請適可而止。」
「嗯,我會。」舜隨便應了這句就立即轉身回房間,因為他知道小黔一定會走過來關心他,可是他暫時不太想看到他。
正確而言,是所有人。
沙利葉不知道是不是也察覺到他的想法,最近都變得有點神出鬼沒,就像現在又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舜伸一伸腰板,倒在身後的床上。
聽著外面一陣嬉鬧的聲音經過,他知道所有人都走了,才閉上眼晴想靜心思考一下人生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
沙利葉嗎?


不對,那傢伙會自己開門。
那…難道是…
舜有點期待地打開了門,可是站在外面的不是他所想的那條人魚,而是他一開門就躲到三米遠的翠絲蒂。
「…妳不用跟著他們嗎?」沒記錯她之前都有好好跟在他們身後,而且說出門必需要找她同行的人都是她,所以舜對於對方現在在門前的事感到很奇怪。
「死靈女王她可以化成人魚的姿態,不跟也沒問題。」翠絲蒂為了回答舜的問題而游近了一點。
「那沙利葉那傢伙呢?」他好像也獨自跑出去了。
「天使沒問題。」誰知翠絲蒂竟然給出了一個這麼討打的答案。
「…天使就可以亂跑嗎?」
翠絲蒂聽到他的問題,稍微低頭思考了一下才回答:「因為…感覺沒什麼危險性?」還附贈一個可愛的歪頭。
舜突然覺得如果哪天,天使們突然想不開要來個統治世界的計劃,絕對可以殺所有種族一個措手不及。


「那妳來是有什麼事嗎?」舜決定把這個問題放一邊,先關心對方前來的目的。
「我…」翠絲蒂猶豫了一下才說「我很在意為什麼你總是沒有跟出去,所以…」
「妳只是怕我在進行什麼祕密陰謀而已,直說就好。」雖然她亂篇的理由很合情理,可是人魚族的心思他早就猜到。
「我!我才沒有…」
「反正都是妳哥讓妳來監視我們吧,也很正常。」
翠絲蒂似乎還想反駁什麼,可是對方也說得那麼直白,她再說什麼也是徒勞。
「我沒有在做什麼可疑的事,妳可以回去了。」舜說完就想轉身回房間,可是又被翠絲蒂打斷。
「你!那個……你一直在房裡不無聊嗎?」
「…習慣了。」跟在遇到柚子前的生活也沒差太遠「而且,我不覺得到外面去會有多有趣。」舜對深海魚也沒什麼興趣,對人魚都沒興趣,在哪裡過好像也沒差。
可是這番言論卻惹來了翠絲蒂的不滿。
「雖然不及人類世界般精彩,但人魚族都很有趣的!」
舜望了她一眼,似乎不打算搭理她。
實際上他的心情都沒有多好,所以更不想花時間跟她在聊這個問題。
「不信,我帶你去逛!」
「不用了,我不會有興趣的,妳走吧。」


舜下了逐客令,可是翠絲蒂仍不死心。
「你對露緹卡生活過的地方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這句話成功令舜猶豫了。他望向莫名堅持的翠絲蒂,不解地問:「為什麼妳這麼堅持要我出門?」
「!」翠絲蒂心虛地側過臉去「只是覺得難得來到不好好參觀一下很可惜而已…」
「是你們不想我們留在皇宮內吧?」舜怎麼想都只有這個可能性。
「並不是!」一秒把臉轉過來又在下一秒把臉轉回去,雖然口上是這樣說,但翠絲蒂的反應卻令舜更確定自己的想法。
他嘆了口氣,然後從房裡走出來:「隨便妳想帶我去哪就去哪。」
「欸!呃……那…好吧…」翠絲蒂一邊說一邊往後退。
「………」舜無奈了一下,就不管她,徑自走遠。
反正他都只是不想令對方感到為難,本來就對什麼東西都沒興趣,也沒真心在期待對方會帶他去什麼有趣的地方。
他記得翠絲蒂說過不可以到樓上去,於是直接往窗外游出去,反正是海裡,摔不死人。
「…我說為什麼你們人類都不喜歡用門的?」舜是這樣,其他的人類都是這樣,明明大門是在下方,難道人類在陸地都是這樣的嗎?
「我倒是想問,在海裡為什麼要用門?」舜反問回去,雖然本來就已經覺得在海裡的建築物有門有窗很奇怪,想著可能是因為習性問題所以沒多在意,沒料到現在卻被一條人魚這樣問。
「那是…反正就應該用呀…」翠絲蒂想一想又突然覺得舜說的很合理,一時反駁不了。
舜都沒理她,繼續往外游去,周圍除了點點白光就什麼都沒有,一片漆黑,十分壓抑,這裡並不是舒服的生活環境。就像格陵蘭一樣,即使部分時間有日光的照耀,但由於黑夜的時間更多,位處偏僻,那邊的自殺率一點也不低,人魚族亦然。


在長期沒希望而壓抑的黑暗環境下生活,想自殺也不奇怪。
舜默默地為這個地方作出如此評價。
後來趕上的翠絲蒂看到舜默不作聲地注視著前方,她跟著對方看向那黯淡無光的世界。
果然不論什麼時候看都是一樣……翠絲蒂暗暗在心裡感嘆著。
「…人魚族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舜突然開口問道。
翠絲蒂愣了愣,最後還是回答了他:「是的…不過,現在已經比以前好,至少因為哥哥他們的努力,大家稍微多了點希望和生氣。」
然而當中的改變卻一點也不明顯,那抑壓的氣氛就好像怎樣也散不掉一樣,濃濃地濃罩著整個人魚族。
人魚族說到底都只不過是想自救。
舜一開始就知道,即使因為柚子的話而對人魚族多了點偏見,但事實放在眼前,人魚族不改變也只有死路一條,他們需要一個確實的希望,而這個是菲利安他們怎樣努力都及不過一個露緹卡的效果來得好。
人魚族需要希望,需要柚子,他們的「轉變」,「最強人魚」。
「聽說柚…露緹卡現在很積極參與革命軍的行動?」
翠絲蒂望了對方一眼,想了想覺得對方應該不是在打探什麼情報,只是單純詢問才回答說:「對,她就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比剛剛到來時顯得更有活力。」
一開始露緹卡心不在焉的程度令大家,即使是小比,都會擔心著她會不會因為不捨得陸上的事物而棄人魚族不顧,幸好現在她的態度讓大家都安下心來。
「是嗎…真的決定了…」舜細聲地說。
柚子是立定決心要幫助人魚族改變現況,舜知道她想做什麼,卻完全不能理解對方會這樣做的原因。


明明之前一提起就會發怒,就會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就因為是同族嗎?還是因為小比?
不過即使他能理解也沒用,因為他最不解的是自己的想法。
大家都跑來問他「這樣真的好嗎?」,以人類的立場而言當然不好,但他知道他們關心的不是這件事,而是「讓柚子留在這裡真的好嗎?」。
舜想了幾天,只是他完全想不出個了然。
一來他沒有立場帶對方走,二來他根本沒法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帶柚子離開。
大家似乎都覺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他卻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假如答案是「是」,那又是為什麼呢?
柚子在這裡生活一定是最好的,她會開心,人魚族會開心,其他人也可以隨時來找她,好像沒什麼不妥。
為什麼自己一定要帶她離開呢?
這個不是自私不自私的問題呀,無月……
「…舜,你還好嗎?」翠絲蒂見對方一直沒回應不禁有點擔心,小心翼翼地靠近後才發現對方一臉茫然地陷入了沉思。
如此無防備的,原來人類都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呃…沒事……」被翠絲蒂拉回來,舜搖了搖頭想讓自己清醒一點,自己可是在人魚族裡的人類,不提高警覺一點而被他們偷襲就糟糕了。
舜望向仍然在他身前的翠絲蒂,突然覺得有一點違和:「妳是在擔心我嗎?」
「啊!我才沒有了……」翠絲蒂立刻否認並走遠。「快、快走吧…」


「哦……」舜沒再深究下去,只是跟住對方往建築群前進。

正如舜所想,人魚族的世界並沒有什麼特別,到處都是石製的民居,就像旅行時誤闖進住宅區一樣,平靜卻充滿當地風情,同時可以觀察到大部分人魚對人類的觀感是如何。
意外的是跟舜所想的稍有出入。
本來他還以為會接收到一堆怨恨的視線,還會被辱罵幾句,至少都會有一些竊竊私語的聲音。可是在大街上遇到的人魚的反應都是一致地轉身游走,稍微有點骨氣的會瞪他一眼,再在他轉頭看過去之前逃離現場,再驚恐一點的則在逃跑時附上一聲尖叫。
雖然舜以前因為身份的關係都是生人勿近的,可是這麼誇張的反應,他也是頭一次見,難怪那時候翠絲蒂會這樣要求。
舜望向在前方領路的人魚,她似乎都因為大家的反應而被弄得有點尷尬,想要回頭看看他有沒有跟上卻又不好意思望向他,最後只好繼續默默地向前游,直至遇上了幾條跟她看上去年紀差不多的人魚時。
他們跟其他人魚不一樣,沒有一秒轉頭游開,反而臉有惧色地留在原地,擠在一團地看著他們。當舜以為終於遇上了嚇得動彈不得的新反應時,那班人魚中的其中一條怯怯地對他們招了招手,正確而言是對游在前方的翠絲蒂招手。
「啊…舜,可以在這裡先等我一下嗎?」翠絲蒂在那班人魚和舜之間來回看了幾眼,最後因為受不了舜那不耐煩的眼神而開口。
「嗯。」…估計是她的朋友吧。
翠絲蒂三步一回頭地確認對方不會走開之後,才游近他們:「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大家都在說來了一班人類,還有死神族什麼的……我們很擔心妳…」其中一條人魚說。
「對,要知道他們…」另一條人魚一邊說,一邊偷瞄在遠方的人類一眼再說:「他們是兇殘的人類呀,妳本來就又笨又好騙的,難保妳會被他們吃了!」
「才沒那麼誇張…」翠絲蒂低著頭「有我哥哥在,可以有什麼事發生。」
「事情不是這樣說,菲利安現在不一定能兼顧那麼多事情的……」
「放心了,真的不會有什麼事。」翠絲蒂很高興朋友們這樣擔心她,可是他們這樣只會妨礙她「好了…你們不是也很怕嗎?我還要帶他參觀,你們先走了…」
剛剛對她招手的人魚望了望翠絲蒂,又看一看遠處正在留意他們的人類,突然生出了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一下子游近了對方,趁他還未反應過來衝他罵了一句:「不準欺負翠絲蒂,不然…不然我們都不會放過你!」然後一秒衝回去。
「那我們走了……妳自己小心一點…」說著大伙兒快速地離開了。
他的舉動連翠絲蒂都沒預料到,她硬生生地轉過去面對剛剛被人嗆完的舜。
「啊!」沒想到對方竟然已經在那期間游到自己身後,嚇了一大跳的翠絲蒂連忙往後退了幾步,可是一下就被舜拉回來。
「沒事,倒不如說他那樣才叫正常。」舜的聲線就如往常一樣毫無波瀾,他鬆開捉住她的手,再說:「我說,再這樣參觀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不如去別的地方去吧。」
「對、對不起…大家真的很怕人類才會做出這麼失禮的行為…」翠絲蒂覺得一定是惹對方不高興了,即使有心理準備,被這樣對待一定也不好過吧…
「在人類世界我也沒多受歡迎,習慣了。」舜沒所謂地聳聳肩,然後望向有點慌張的翠絲蒂「倒是妳,真的沒問題嗎?」
「我?我、我可以有什麼問題?」翠絲蒂沒想到對方居然突然關心起她來,差點應對不來。
「不怕嗎?帶著我這個人類在其他人魚面前游來游去。」
「才不怕呢,這是哥哥拜託我的,我一定可以好好招待各位的!」翠絲蒂堅定地說著,不理對方的反應繼續帶人向前游。
舜停在原地望住她的背影好一會才動身。
他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

移動了好一會,舜才再開口問道:「吶,我是不是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妳?」
「是的。」
「人魚族都沒有經濟活動嗎?好像都沒看到有什麼商店的存在。」一路過來的景色幾乎都只有民居,好像都沒看到大家在買賣什麼的。
「人魚族不像人類會有貨幣和交易,大家的生活一向很和平,海裡到處都是可以吃的、用的材料,哪用去買賣?」翠絲蒂自然地回答著。
雖然選擇是比較少,但對人魚而言也不會有更多的選擇,於是就這樣自給自足,誰有困難就去幫忙,一直維持住和平的關係。
「…不無聊嗎?」
「不會呀,在海裡也是有很多有趣漂亮的東西是陸地上沒有的。」
「在這片深海裡嗎?」海裡有漂亮的東西舜不否認,可是見不得會出現在這片深海裡。
「……也是有了。」翠絲蒂頓了頓沒有再說下去。
舜看了她一眼什麼都沒說,徑自往上方游去。
「等!你要去哪裡?」慢了一拍才發現的翠絲蒂連忙跟上去,想阻止對方繼續走遠。
不過出乎她意料的,舜在稍高的地方已經停了下來,他指了指下面問道:「這些會發光的石頭到底是什麼來的?」他一直也很在意,畢竟陸上也沒看過這種石頭。
「啊…不知道。」翠絲蒂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這些石頭在我懂事以來已經存在,沒有人魚知道是從哪裡來的,都沒有誰會深究是什麼石頭,所以我也不知道…」
舜沒有回應,翠絲蒂奇怪地看了過去才發現對方正默不作聲地盯著自己看。
「怎、怎麼了?」
「沒什麼。」舜輕輕地回答。
「那…那下去吧,如果是覺得悶,也可以去另一個發展中的區域…」
「去沒什麼人魚的地方不會更好嗎?不然再這樣下去,妳一定會露餡的。」
舜的話聽上去莫名其妙,但翠絲蒂就是聽懂了。她驚恐地回頭看向那個一臉平靜的人類,難以置信地反問他:「露什麼餡?你、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
「…妳其實跟其他人魚一點也不一樣,對吧?」舜的目光就像可以看穿她一樣,可是翠絲蒂這次沒有迴避,反而因為驚訝而繼續望住對方。
「沒有…才沒有不一樣,我怎麼會不一樣?」她口上是這樣說,身體卻不自覺地往上游去,似乎想要遠離下方的民居。
「對人類的看法,對其他人魚的看法,真的一點都沒有不一樣嗎?」
「我…才沒…有……」
……為什麼會被發現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