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露緹卡的覺悟

人魚族的夜晚跟白晝的分明不大,但卻連外族的客人都可以感覺出那微妙分別。
待舜完全睡著之後,天使稍稍地出門了。
就說天使不太需要睡眠,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水中讓他很難入眠,於是他直接用這些時間到人魚族…或是說這個皇宮的各處參觀一下。
雖說人魚族都很弱小,但作為守護天使的他還是想做多一點去確保舜的安全。
畢竟人類也很脆弱。
翠絲蒂說過客房以下的層數都可以自由進出,上面則必須由她或是相關人員帶領才可以進入,於是在逛過下面之後,沙利葉毫不猶豫地往上方進發。
天使受各個種族歡迎,早就習慣到處亂走的他根本不會在意有沒有得到許可這一點。可是他沒想到,才一踏進上方的層數就遇到那條人魚。
「柚子。」


靠在窗邊的人魚望了他一眼,又興致缺缺地轉回去。
「喔?是期待著會遇上誰嗎?」作死的天使故意地挑釁道,可惜心情沒很好的露緹卡根本不想搭理他。
沙利葉平常也被冷淡對待慣,沒所謂地慢慢飄到她身旁。
沒直接趕跑他,也代表對方允許他的到來。
「心情不佳嗎?」
露緹卡沒有回應,沙利葉也不意外,他繼續說:「總是覺得在這裡看到的妳不像以前那樣有光彩呢…」
「…我還以為你除了舜,其他人都看不見呢。」終於開口,但卻是諷刺十足的話語。
「怎麼會呢?我可是天使哦~」
「你這樣說也沒有在說明什麼呀…」有點無奈地看著一旁好像二十四小時都在放小花的天使,露緹卡不懂為什麼舜竟然可以容忍他在自己身邊。
「在舜身邊的所有事物我都會留意的,因為那都是跟他相關,影響著他的東西。」他是天使呀,是舜的守護天使,他在意的、關心的,他都會一併去關心。


「變態。」心情不佳加上各種壓抑,今晚的露緹卡比平常更毒舌,說的話有點令人難受,可是沙利葉並不會在意這種事情。
「這麼煩躁是因為舜都跟來嗎?」
「不是!」毫不思索就回答,露緹卡別過臉不再望向他。
「真的嗎?」這樣的話他當然不會信,但他也不意外聽到這個答案,他靜悄悄地再走近一點。
「真的。」再次確認答案時,語氣已經變得很平靜,露緹卡都沒想到自己可以平復得那麼快。
「好吧,我相信。」
天使的回答令她訝異地轉過頭,一看過去就跟那雙無垢的藍眼對上,對方一臉祥和地看著她,天然純真的氣場散發出來,覆蓋至他們身周形成一種無形的壓迫感。
逃不了…
露緹卡死目地看著那隻快要發出聖光的天使,她知道當看到對方那一塵不染的身姿時,就沒可能再撒謊,即使那只是違心話也再說不出來。
因為,一定會被欺騙天使的罪疚感吞噬。


「真是的…認真起來的天使都是這樣的嗎?」
「我本來就是這樣的呀~」沙利葉微微一笑,他平常的確都會把氣息收起來,因為他並不想因為自己的氣息而影響身邊的人作出決定。
「是是…」露緹卡無奈地嘆了口氣,雖然早就聽說過,但親身體驗也是第一次,她沒想過那個效果竟然是那麼大,即使是良心已泯的人,大概都招架不住。「如果我說跟舜沒有一點關係那一定是假的,不過會令我心情這麼差的主要原因並不是他。」
她只是單純不想承認那個人會影響到自己而已。
「我很討厭這裡。」
「為什麼?這裡不是妳的故鄉嗎?」沙利葉很平靜地說,不訝異不震驚。這道問題與其說是好奇想問,倒不如說是在引導柚子把她心底的想法說出來。
直覺想回答不是,但事實這裡的確是她出生成長的地方。
「對,這裡是我的故鄉,所以才這麼討厭。」
這裡沒有變過,一切都是如此熟悉,熟悉到令人想吐。
「因為比起開心的回憶,這裡帶給我的有更多是痛心的回憶。」
露緹卡看著窗外的景色,伸手指向其中一個角落,因為光線不足,沙利葉看不太清楚,但應該是一個屋子的殘骸。
「那裡是我以前的家,是我失去我所有家人的地方。」然後她指向另一邊「那裡是我被追殺的地方,由那邊一直往上游去,是小比為我受傷的地方,然後就是我被刺中的位置……」把手收回來,她不再看著街外,背對著窗外,看著這一座皇宮。「而這裡是那個老頭否定我存在的地方……」當時那個老頭的嘴臉她還記得非常清楚,明明在發現之前還一臉笑盈盈地對著她,說她是什麼千年一遇的天才,要好好保護大家,但當發現她是古代種時就嚷著她是災星,要殺掉她以保人魚族安全。
不知所謂……
露緹卡瞇了瞇眼睛就轉頭游了出去,都沒理會沙利葉到底有沒有跟上,她不快不慢地游到皇宮的上方,環視身下的那寂靜的城市。
「這裡所有的事物都在提醒著我,以前的自己是多麼的愚蠢而自大,只是被吹捧一下就以為自己是無敵的,是最強的,到最後卻連自己最重要的人都保護不了…」兄長和母親死前的臉浮現在她眼前,她雖然覺得很悲傷,卻一滴淚水都擠不出來。


是流乾了,還是因為即使哭泣都不能把這後悔和自責之情抒發出來呢?
「我在這裡得到過一切,都在這裡失去一切。被這裡的人愛戴,再被他們像垃圾一樣拋棄。」這裡把她一切重要的東西都奪走了,她所愛的人,她存在的價值……
她苦笑了一下,再轉身問在她身後的天使:「你說,我有可能喜歡這裡嗎?」
沙利葉靜靜地看著眼前的人魚。
這個從未在人前展示過的一面,是多麼的脆弱而令人心疼。
也許只有在無垢的天使面前,她才可以如此坦承地面對這樣的自己,面對自己的懦弱。
「那、為什麼妳還要留在這裡?」假如她真的要離開,人魚族根本沒有能力把人留住。
露緹卡把目光放回去皇宮。
「因為…我沒辦法放下她呀…」
「是比絲琪小姐的事嗎?」
露緹卡點點頭。
「當年,她差點為了救我而死,我現在實在沒辦法把她丟下不理。更何況,她想做的事沒有錯,也是我的心願。」她在原地轉了一圈,再說:「這裡會改變,變得不像以前不像現在,得到力量之後大家就可以自由地回去更上層的水域生活,跟這片死城說拜拜。」
「大家?妳不恨他們嗎?那些曾經把妳拋棄的人魚。」
「現在在這裡的都是渴望著改變的人魚,我憎恨的是那些守舊派,不願去改變的人魚,而不是現在的大家。」這點露緹卡倒是分得很清楚。
「妳覺得他們會成功嗎?」沙利葉開始理解她的想法,她不是如他們所想的那樣因為自暴自棄,因為逃避而回來,她同樣有她的目的和私心。


「為什麼不?他們有我呀。」
露緹卡的眼中沒有迷惘,她已經清楚自己的立場和要做的事了。
看來現在沒有那麼容易把她勸回來了……

「露緹卡…」小比看著由早上就開始在忙東忙西的友人感到不解,明明他們其實沒分配什麼工作給她。「妳到底在忙什麼了?」
「在看你們的文件呀,不然我很難跟你們一起商議事務。」翻看著一塊又一塊的貝殼,上面寫著的都是革命軍開會議時的議題,討論過程以及結果。
「露緹卡只要悠閒地待在這裡就好了,那些煩人的事情由我們去處理就好。」小比也不反對友人這樣做,只是她不太想她那麼操勞。
露緹卡望向小比,不解地問道:「總覺得我回來之後妳都特別縱容我呢,什麼都不讓我做……怎麼了?怕我因為太辛苦而跑掉嗎?」
「剛好相反,我還怕妳會覺得無聊呢~」
「無聊?」露緹卡歪一歪頭。
小比鬱悶了一下,想了一想還是鼓著腮地說:「因為…怎麼說都是人類世界比較有趣嘛。」
原來是因為這樣……露緹卡知道友人是吃醋了,輕聲笑了出來。
「什麼了!」感覺被取笑,小比更加生氣。
「抱歉…哈哈,因為太有趣了。」收起了笑聲,露緹卡再說:「是哦,人類世界比這裡更多姿多彩,更有趣。」
「果然露緹卡比較喜歡上面呢……」小比苦起臉來,即使她知道是事實,聽到還是會不高興。


「也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如果人類世界不是那麼有趣,我大概也活不到現在。」無聊和寂寞會殺死長生種,即使她多強多無敵也好。
「有趣的話,這個世界還有其他種族呀…好像那個死神族的女王不是挺喜歡妳嗎?妳也可以去那邊生活呀,怎麼一定是人類不行?」小比不懂露緹卡的想法,好玩的種族多的是呀。
露緹卡放下手上的文件,平靜地說:「因為不一樣呀。」她思考了一下如何解釋會比較易懂「就像你即使跟死神族的他們好得想收留他們在人魚族裡生活也好,這裡的大家都只會當他們是客人,而不是人魚族的一員。同樣的,我在死神界永遠都只可以是個『客人』,怎樣也融入不了,這…不是我想要的。」
不論是那個種族也好,自己都只是外人,他們容不下她,她也融不進去。
「可是人類不一樣,他們很笨,除了外在就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只要外觀像他們,他們就會把你當成他們的一員,而不是外人。」所以她可以成為他們的一員,即使是異類,在他們不知道的情況下仍然會包容你。
而且他們都很好騙。
「那才是我想要的…因為我已經…」已經失去了容身之處呀…
「露緹卡…」小比從來沒這樣想過,事實即使露緹卡告訴她了,她也不太理解這份心情。
可是她還是會體諒她。
幾百年獨自在外流連的生活是怎樣,她實在想像不出來。
「再說,其實人類的生活真的蠻有趣的,明明是同一個種族卻有不同的語言和文化,有著各種各樣奇怪的習俗,還有對非人的各種幻想……對了,其中有一個很有意思的,我一直很想做,可是一直沒有機會…」她望向小比,微笑著地邀請:「吶,妳可以陪我去一個地方嗎?」

幾分鐘後,她們來到了一個兩人很熟悉也很懷念的地方。
「這裡是…」
「我回來了,媽媽,哥哥 。」露緹卡在一片瓦礫前,恭敬地點頭。


這裡是露緹卡以前的家,也是她失去她母親和兄長的地方。
事隔幾百年,她終於回來了。
「露緹卡,為什麼……」對於小比而言,這裡是露緹卡的禁忌,她不敢提也不敢問,就是怕會觸動到她悲傷的情緒。
「人類世界有個習俗,叫掃墓,是指為了悼念死去的親人而前去他們的墓前拜拜,表達一下心裡的思念之情的行為。在知道這個習俗之後,我一直都想做一次,可惜我根本回不來……」露緹卡解釋了之後,往前移動了幾步。「媽媽,哥哥,對不起我來遲了,不過…我相信你們一定不會怪我的。我現在生活得好好喔,而且都比以前變得更強,更可以保護大家了,所以請放心,我有連同你們的份一起活得精精彩彩的。」
終於完成了心裡一直想做的事,露緹卡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只是……
「可惜事隔太久遠,都不能為你們造個墓…」除了在這堆瓦礫前悼念,似乎就沒有其他方法。
「墓?」感覺到友人的惋惜,即使對人類的事物沒興趣,小比還是問了。
「人類會把死去的人的屍體埋到土裡去,然後在那位置立個石碑什麼的,把那個人的名字什麼的刻上去,又會貼張照片……簡單而言是他們新的住處,當生者想念死者時就會去到他的墓前,然後做類似我剛剛做的事。」露緹卡也不介意解釋,雖然這裡是她親人死去的地方,但重遊故地的感覺沒她原本想像的難受,畢竟這裡同樣有不少跟家人相處時的溫馨回憶。
「那就是說那個墓…只要有屍骨之類的就可以建成?」小比有點理解不了,不過她還是努力把重點過濾出來。
「嗯,怎麼了?」露緹卡有點奇怪友人為什麼會這樣問,於是轉過身望向她。
小比想了想,把兩顆東西拿出來,遞給她。
「這個是…」難以置信地接過小比遞過來的兩顆散發著微弱白光的石頭,上頭傳來熟悉而親切的感覺,那是……
「這個是伯母和哥哥的核……那之後我回來找,幸好沒被回收到…」小比一邊解釋一邊偷看對方的反應,只見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嚇得她以為對方生氣了,連忙道歉:「對不起!我原本想更早給妳的,可是又不知道妳會不會不開心,所以在想應該怎樣給妳…所以……!」
未等小比說完,露緹卡就一把抱了上去,她感激地說:「謝謝妳!謝謝妳…我還以為再也找不到了……」
然後她放開了小比,把兩顆核小心地捧在掌心,放到臉龐蹭了蹭。「我會小心收起來的,看看是做成項鍊還是怎樣。」
「欸?不是要埋在土裡嗎?」小比還以為對方要做那個墓,不解地問。
「怎麼會?不能讓他們留在這麼冷清的地方呀…要帶著他們一起走才行。」露緹卡珍而重之地看著那兩顆核,絲毫沒留意到小比的臉色變了一下。
「一起走…露緹卡是想去哪裡?」小比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顫抖,可是另一個人魚完全沒留意到。
「上面呀,不然還有哪裡?總不能一直留在這片深海吧?」露緹卡理所當然地說著。「我們不就是在為了可以得到更多自由和生存空間而努力著嗎?」
「什麼意思?」
「我說,那什麼重建工程還是不要太用心搞比較好,因為我們的目標在上面呀,那更光亮更繽紛的水域。」她伸出手指向上方。
人魚不是天生喜歡黑暗的,他們跟人類一樣喜歡光亮,住在這片漆黑的深海都只不過是逼不得意。
「露緹卡……妳覺得我們可以嗎?」小比從來都沒有想過,應該是說這正是他們的盲點,因為習慣了,所以沒想過搬遷的事。
對呀…他們不就是一直在為這個目的而努力嗎?
「為什麼不可以?你們有我在嘛。」露緹卡重複著昨晚回答天使的答案,她望向還一臉呆樣的小比。
看著正對她露出堅定微笑的露緹卡,她彷彿看到了以前那條堅定又帥氣的人魚,散發著無形的光芒。
就像以前的那個她一樣…
她的露緹卡,回來了。
「…嗯,也對呢!露緹卡那麼厲害,是古代人魚,又是魔法師,一定沒問題的!」小比像要鼓舞自己一樣,興奮地說著,可是卻得不到露緹卡的和應,她望過去才發現對方的表情突然變得有點僵硬,眼睛是向著她,但不是看著她,而是更遙遠的什麼。
「露緹…」
「我以後都不會再使用魔法了。」對方突然如此宣佈著。
「不用魔法…?為什麼?」
「反正在水裡又用不了……而且以我的能力,即使不用魔法都可以輕鬆地用一首歌就把人類放倒,只要大家都擁有這份力量,那戰勝人類什麼的根本不是難事。」
她是人魚呀,當然要用人魚的方法呀。
「真的沒問題嗎?」感覺到友人的不對勁,小比擔心地問。
「可以有什麼問題?我可是最強的人魚呀,即使不使用魔法,我還是最強的。」露緹卡笑道。

『他一直都在,在妳的回憶裡,在妳的心裡,還有在魔法裡。』

所以把一切都拋棄吧。
我是露緹卡,是最強的古代人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