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絢爛的深海世界
跟著翠絲蒂往上游去,很快就離開了漆黑一片的深海層,來到了稍微有點亮光的中層區。在這個位置多了不少大巨魚類和岩石,比起一片荒蕪的深海更有生氣。翠絲蒂愉快地游著,她從來沒有試過這麼光明正大,無拘無束地上來,平時總是要留意有沒有其他人魚跟著,有沒有被其他人魚發現,都緊張得很的不像現在那麼自由自在。
也許因此高興過頭的翠絲蒂,一不小心就把游在後頭的舜拋下,如果不是舜跟水精靈簽了約,又用了風元素輔助,一定早就跟翠絲蒂失散了。
「舜,快點快點,快到了~」解開心結的翠絲蒂簡直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還爽朗地跟有點距離的舜揮手催促道。
「……」舜只好稍微拜託一下水精靈讓他可以再移動得快一點。
好不容易終於來到翠絲蒂身邊,舜感到有點呼吸困難,不是在溺水的窒息感,而是氣管好像被什麼卡著,呼吸不順暢的感覺。
「等一下…」眼尾瞄到翠絲蒂又想繼續游,舜還是出聲阻止。
此時才發現對方的情況有異,感到自責的翠絲蒂連忙游過去關心:「對不起,是我太興奮了…你覺得怎樣?」
「沒事…只是呼吸不順,休息一下就沒事…」
「大概是水壓的問題……」剛剛那段距離的高低差似乎不是人類可以承受的程度,太急速的上升令舜一時間接受不到那水壓的變化。


舜當然都猜到是水壓的問題,其實一個治愈術已經可以處理好,但他無法同時控制太多水精靈魔法,要控制自己的身體在水中活動自如,又要保持著可呼吸的狀態,同時減輕水壓的影響,其實一點都不容易,可以分心使用風元素他已經是盡了力。
翠絲蒂想了一下,她在自己的頭上拉了好幾條髮絲下來,再快速地編成手繩,綁在舜的手腕上,說:「這樣你就可以在水裡呼吸一段時間,雖然沒有用魔法那麼舒服。」
「謝謝。」怎麼說都比一直用魔法好,舜解除了呼吸的魔法,然後在自己身上施了個治愈魔法,再稍微增加抗壓魔法的效果,感覺比剛剛好很多了。「繼續吧。」
「真的可以?」翠絲蒂還是有點擔心。
舜點點頭
「嗯,受不了要出聲…」翠絲蒂這次不敢游太快了,為免自己不小心又把人拋下,她最後還是牽起他的手,這樣就可以提醒她身後還有一個人類,不可以游太快。

在海裡的時間流逝跟陸地上的有很大分別,舜都不知道自己跟住翠絲蒂游了多久多遠,反正在魔法的幫助下都沒耗多少體力,他也不去在意了,除了剛剛那一下有點不適之外,一路上都沒出什麼差錯,最後翠絲蒂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下停了下來。
「到了!」翠絲蒂大聲說著,放閞舜的手往上游去。
舜的視線往上望去才發現在他面前的是一艘巨大的古船。


他還是頭一次看到這樣的景色,震撼得令他都雞皮疙瘩起來的景色。
沉沒的船隻一般不是下沈時已經解體了,就是下沈到普通人類無法到達的深海,除了透過紀錄片或是把船隻打撈上水的方法以外,根本沒有機會看到。
所有現在的舜完全被那巨大古船的氣勢震懾住了。
「歡迎來到我的祕密基地!」翠絲蒂大聲宣佈著。
這裡是她一次偷游出來時發現的,對人類甚感興趣的她一下子就被吸引過去。她知道這個海中的異物是人類的東西,老人魚們說過,她也有在上水時看過,所以當時她什麼都沒想就游進去,因為她知道這樣可以了解更多關於人類的事。
結果如她所料的,裡面充滿著人類的物品,雖然大部分她都不知道是什麼來的,不過這並沒有影響她的興致,有空就偷竄出來研究這裡的東西,每當猜到了些什麼就會覺得很有滿足感,即使不知道答案對不對,但這都叫離人類接近一點。
「舜、舜、別愣在那邊,快進來!我有好多事情想知道呢~」現在機會難得,她當然要捉住這個人類問個到底。
「喔…」舜也總算震驚完,他慢慢升上去跟翠絲蒂匯合之後就被她拉進古船裡。
古船裡的環境比想像中還要殘舊,都成不少生物的聚居地,雖然是缺了不少木板,但整體而言還算完整。裡面的物件家俱都有被保存下來,而且上面並沒有積上什麼,翠絲蒂應該經常過來看這些東西。
看了好一會,舜大概都猜到這艘是一艘西洋的海盜船,看著船身上的一些破洞,應該是被炮彈擊沉的。


可以造到一艘那麼大的海盜船,當年的主人「生意」應該做得不錯。舜在心裡想著。
「怎樣?是不是很厲害?」翠絲蒂游了一圈確定沒其他危險的魚類游進來之後問道。
舜點點頭,再說:「靈夜看到大概會高興得三天三夜睡不了。」
「為什麼?」
「這艘是一艘海盜船,不算金幣,這裡還有很多價值連城的寶物,對那貪財的靈夜而言可是天堂呢。」如果沒有被洗劫一空的話。
「海盜船?寶物?那是什麼?」翠絲蒂一聽到新奇的詞彙,雙眼又開始放光。
「海盜船是海盜的船,而海盜就是海上的賊,會強搶別人家的東西,為此而殺人,反正就不是好人。」自然地解釋給翠絲蒂聽,這種感覺有點熟悉,可是舜又想不起是什麼時候經歷過。
「欸……就是你剛剛說的,不好的人類嗎?」
「其中一種了。」舜撿起一塊散落在地上的寶石「但就是因為這樣,他們的船上才多財寶。」造福他們這些後人。
「靈夜想找的就是這種沈船殘骸。」舜還沒有忘記她跟人魚族談判所提出的要求,雖然那離譜的條件是為了逼柚子出來,但舜覺得當中至少有一半是認真的。
她不是想為難人魚族,也沒有這個必要,她只是因為某種原因而需要金錢或是有價值的東西。
「死靈女王嗎?」翠絲蒂當時雖然不在場,可是也有從小比口中聽過當時的事。
舜點點頭,徑自往船的更裡面游去,尋找那可能存在著的寶物庫。
雖然不知道靈夜會把手續費調到多少,可是只要能交出一些價錢的東西,應該也可以讓她閉上嘴。
「翠絲蒂,妳有沒有看過一間房間裡頭全是金光閃閃,或是有很多寶石珍珠的?」舜找了好幾間都撲空,沒辦法之下只好問最熟悉這裡的人魚。


「沒有呢……」翠絲蒂細想了一下,還是想不出有見過舜口裡形容的東西。
「那……打不開的門還是暗道呢?」舜都不知道對方懂不懂他在說的是什麼,也覺得自己在艘破船上問這種問題有點白痴,只是儘管問問。
「嗯……你這樣說起來又好像有呢…」想不到還真的有,翠絲蒂邊說邊往另一邊走去「好像在這邊。」
在船的另一邊,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被藻類覆蓋的木板下,有一道通往下層的暗門。被翠絲蒂帶到來這裡之後,舜稍稍訝異了一下,他沒想過這種在電影才會發生的情節居然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不過再細想一下自己連魔法都會了,這又好像沒什麼大不了。
舜把上面的藻類掃走,然後把手貼在暗門上。
到底下面的會是囚室還是藏寶室…?
舜一把把門打開,映入眼簾的不是滿室的寶藏,也不是幾具白骨,而是受驚而逃竄出來的魚群。
「哇!!」完全沒預料到的舜嚇了一大跳地往後倒,難得狼狽地跌坐在地上。
「哈哈,舜嚇到了~」還換來了翠絲蒂的恥笑。
「一般都會嚇到了好嗎…」他只是沒想做的事,情感比一般人薄弱,又不是對什麼都沒反應。
「嗯,不過一直冷冷的舜竟然有這種反應也很新鮮呢~」翠絲蒂邊笑邊說:「說起來,為什麼你這麼努力想找到寶物?對你們人類而言,人魚族不跟死神一族簽定契約不是更好嗎?那人魚族的計劃就不能成功了。」
「首先,即使你們不跟死神一族簽約,計劃也會繼續進行,如果因為收不到手續費而不跟你們定約,最後造成靈魂系統混亂都必定是死神一族的問題。」舜一邊思考翠絲蒂的問題,一邊回答:「再說人類會怎樣,我也管不著。」他又不是什麼聖人,英雄,人類整體的事情其實舜並沒有很關心,當初會在學校跟怪鳥搏鬥都只不過因為那裡的都是他認識的人而已。
「那為什麼…」這下翠絲蒂就更不解了。
「因為…」對呀…到底是為什麼呢?
腦中閃過柚子感到困擾的表情。


「只是因為很有趣。」那個人又怎麼會困擾,只是幾萬元她又怎麼會付不起。
「...是因為露緹卡嗎?」敏感的翠絲蒂還是發現了舜的動搖。
「...」舜頓了頓,可是還是選擇了無視對方的問題。
「這個就是所謂的戀愛情愫嗎?」翠絲蒂不知道由那裡學會了這個詞彙,舜一聽險些沒整個人往地面倒。
「才...才不是,我跟她不是這樣的關係。」揉了揉有點痛的額頭,舜困擾地解釋。
「不是嗎?那你們是什麼關係?」
「師徒,最多都只是朋友、同伴,我們之間才不存在什麼戀愛的成份。」舜斬釘截鐵地為他們的關係下了個定義。
他從來都不覺得他們之間有過任何戀愛的酸臭味,柚子的距離時近時遠....現在就更遠......
「本來我以為你是為了人類的未來而來的,不然就是因為露緹卡而來的,但沒想到只是朋友都會追到深海來。」翠絲蒂還不太懂人類的感情,只是靠平常在岸邊偷聽到的對話來推測,她一心以為舜是因為喜歡露緹卡才會追過來,沒想到居然不是。
「很奇怪嗎?」被翠絲蒂這樣說,又好像不大正常。
「你可是人類喔,人魚對人類的觀感是怎樣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卻為了露緹卡而進入一個沒有人會喜歡你的地方來,加上深海的環境又不是舒適......這樣不奇怪嗎?」翠絲蒂反問道。
「我一向不在意他人的目光,所以沒差。」
「那你是想帶走露緹卡嗎?」
「...我....不知道。」舜低著頭,不太想去思考這個問題。
他沒再跟翠絲蒂深究下去,並為了終結這次話題而再一次把門打開。


翠絲蒂盯了他一會,沒哼聲,順著對方的意思把視線轉向那道暗門的下面。
裡面沒有白骨,不是囚室,是舜所想的藏寶室,不過…
「全被搶了。」狹小的房間裡空無一物,只剩下在搶奪時被人遺留的幾顆寶石、珍珠和金幣。
「這些就是人類的寶物嗎?」翠絲蒂不太了解舜的意思,好奇地撿起一塊金幣研究著,覺得它閃閃發光的很漂亮,深海裡好少這樣的東西。
她拿著金幣,繼續找尋著有沒有更多的發現。雖然她不需要,也不懂舜為什麼想要,可是既然他想要,那她就幫忙找吧,反正於她而言並沒有一點損失。
找著找著,她已經游到房間的角落,當她打算折返時,卻不小心看到了牆身有一條很細微的裂縫透著淡淡的白藍色光芒,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她扳開了那塊木板,然後她看到了密室內,無數的瓶子,裡面放的是……
「啊!!!!」翠絲蒂害怕得連忙衝回去,躲在他身後。
「發生什麼事了?」聽到翠絲蒂的叫聲,舜立即警戒起來,他望向緊抓住他衣服發抖的女孩緊張地問道。
「…那、那裡…」翠絲蒂指了指透光的房間。
「那裡有什麼?」
翠絲蒂只是搖了搖頭。
到底是什麼令翠絲蒂這麼害怕呢?低頭看了眼翠絲蒂,舜慢慢地往目的地前進。
「等等等、等一下!你要去哪裡?」翠絲蒂明顯不想再靠近那裡,她死命地拉住舜,然而並沒有一點作用,舜很快就來到密室前。
他不顧身後翠絲蒂的意願,從被她扳出來的缺口中看到了漂亮卻令人心寒的景象。



難怪翠絲蒂會害怕得尖叫…
裡面放著的是一瓶又一瓶的水晶,又稱為核。
散發著淡藍光芒的,屬於人魚的核。
在這艘船上到底死過多少人魚呀……
「很可怕,老人魚們說得沒錯…人類都很殘暴……這些都是活活分離出來的…」翠絲蒂抓著她口中很殘暴的人類,用著顫抖的聲音說道。
「活活分離出來?」那豈不是要在人魚還未死的時候把他們的身體剖開……
「我不想再留在這裡…」意思是要解釋都等離開這裡再算。
「好…」聽了翠絲蒂的話之後都感到有點不舒服的舜連忙拉住她往上游去。
待有點距離,翠絲蒂才放開他說:「人魚的核…你是見過的…對吧?」
舜點點頭。
「露緹卡真的很相信你呢,連核都給你看。」翠絲蒂也猜到他是從哪裡看到的,也不意外。「人魚的核,是由一塊本體再加上幾塊細小的碎片組合而成,平常都是靠在一起所以不容易看出來,而在人魚死後,肉體腐爛之後,核就會變回一塊,發著微弱的白光。但如果是活體抽離……就會像剛剛那樣…核不但是完整的,而且會發出藍白色的光…」
「的確…當時柚、露緹卡讓我看的都是藍白光的....」雖然他沒留意到有沒有翠絲蒂說的碎片。
「一定很痛苦了....那就好像靈魂被活活抽離一樣....」翠絲蒂邊說邊搖著頭。
聽到翠絲蒂這句,舜突然感到胸口很痛,他用力按住自己的胸口,表情都顯得非常痛苦。
「舜?你怎麼了?是剛剛的還未好嗎?」翠絲蒂緊張地湊過去,想看看自己有什麼可以幫上忙。
舜揮了揮手,有點氣喘地說:「沒事....可能是水壓問題....對了,那些核...如果可以找回身體,有可能救回來嗎?」
「....如果只是分離了一段短時間,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那些實在太久...」翠絲蒂回答道「核是人魚的心臟,都是所有意識的所在,是最敏感、最真實的地方,即使失去了身軀仍然可以感知身周發生的一切...所以就算核跟身體分開了,主人的意識其實還存在,還未死,只要把核跟身體重新融合就沒事。可是時間拖得越久核就會漸漸失去功能,都沒法重新跟身體融合,而裡面的意識都會遂漸消逝……」
「很殘忍…」以翠絲蒂的意思,就是說在裡面的意識不是在被分離的一刻就死去,他們可能還要痛苦了一段時間才可以解脫。
實在太殘忍太不人道了。
的確,藍白光的人魚核比白色的更漂亮精緻,但犯得著用那麼殘酷的手段嗎?
...等等...為什麼我會知道白色的核是什麼樣子的?舜突然發現自己似乎有見過白色的人魚核,可是怎樣都記不起來。
到底…是在哪裡呢?
「舜…不如回去吧…」翠絲蒂沒留意到舜正在分神思考,她只是覺得剛剛看過那情景之後覺得很不舒服。
那嚇人的情景大概她是一輩子都不會忘掉的吧……那艘古船,以後應該都不會去了…
「呃…嗯…」

跟來的時候相反,翠絲蒂游得很緩慢,緊緊地跟在舜的身邊,全程幾乎都是由舜來帶路,她只是偶然指引一下方向。
「你們到底是怎樣確認方向的…?」剛剛跟著人還不覺得,現在由自己帶頭才發現方向是那麼難辨認的,在空無一物只有一片藍的海裡,連上下左右都分不清,就像自己的潛意識世界般……
「……水流?我也說不清楚,這種事天生就會,也許是天賦?」翠絲蒂歪了歪頭。
「嘛…也是…」由於對方跟普通人類太像,舜一時間都忘了他們是兩個不同種族。
人魚族少了其他種族擁有的…非凡感,即使是跟人類外表最相似的死神一族都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的差異,更不用提妖精。
可能真的如柚子所說,這是人類和人魚是同一祖先的關係。
「那你們在陸地上會不會迷路?」舜問道,難得的他對此感到有點興趣。
「嗯…不會呢,雖然沒走多遠,可是也不會認不到路。」翠絲蒂的回答倒是令舜感到訝異了。
「妳上過岸?」
「呃……別告訴我哥……」這才發現自己說了些什麼的翠絲蒂細聲地請求道。
「我有可能告訴他嗎?」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再說:「當年柚、露緹卡都沒有那麼大膽,妳居然上岸了?」舜忽略了柚子是剛學會變人形就被追殺,之前即使她夠膽都上不了的事實。
「是…是嗎?」翠絲蒂訝異地張了張口。
舜望著她,輕輕搖頭嘆了口氣:「別上太多,妳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被不好的人類抓了就麻煩了。」
「嗯…」翠絲蒂乖順地點點頭,看過剛剛那一幕,她以後都不會隨便上岸的了…
「真是讓人擔心……嗯?這裡是哪裡?」跟翠絲蒂聊得太起勁,舜回過神來才發現他們已經離開了完全黑暗的區域,即是已經回到人魚族,可是這裡怎麼看都不像是他們出發的地方。
人魚族的建築本來已經簡樸,可是也不像這裡的殘破,而且這裡的感覺更令人窒息、壓抑。
「啊!這裡是…不行、我們不可以來這裡的!」翠絲蒂很快意識到這裡是什麼地方,她連忙拉住舜想把他拉離這塊區域。
可是他們的騷動還是引來了注意,一道又一道身影從那些殘破不堪的屋子中鑽了出來。
「是人魚…」
「有人魚呀……」
「那是人類!是人類!!!」
「啊啊!人類、是人類呀!!」
內容相約的叫喊聲從四方八面傳來,這些明顯是針對著自己的聲音令舜非常毛,在這片略嫌昏暗的環境中,很容易令人產生無謂的想像。舜於是快速地製造了一顆靈彈球作照明用,即使只有青藍色的光都足夠讓他看清楚現在的狀況。
包圍在他們四周的,全都是外表老邁瘦弱的人魚。
「翠絲蒂這是怎麼一回事?!」雖然人魚都沒有攻擊,舜都有自信可以打贏他們,可是現在的場面實在是太詭異了。
「這個、這個……」
「是人類!殺了我們!!」人魚們又高聲叫道。
「快來殺了我們!!!人類!!」
「我不想活了!不想了!死死死!」
叫喊的內容一次比一次可怕,舜本以為他們是要趕自己出去,沒想到竟然是來求他殺了他們。
到底是什麼回事?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翠絲蒂不知道是連續兩度驚嚇被嚇壞了還是怎麼了,拼了命地道歉。
人魚越來越多,他們再這樣呆著真的要被他們活埋了,舜連忙抓著翠絲蒂往上游去,都不管水壓的問題,只管帶著人逃離這片詭異的區域。
「沒事了…咳咳!」
「對不起對不起……?沒事了?」
舜點點頭,不想多開口,他趕緊調整一下呼吸和魔法,令自己可以舒適一點。
「那就好了……」
「翠絲蒂,那到底是什麼?」舜等呼吸暢順一點後,連忙追問低著頭想要隱藏什麼的翠絲蒂。
「那…那個是……」

人魚族皇宮的上層,是所有革命軍居住的地方,亦是轉換儀器擺放的地方。照理像舜這樣的一個人類是不允許進入的禁地,而今晚他卻踏進了這片區域。
就像踏上階梯般往上游去,把門推開,看見在裡面等待的人的瞬間有著無比的懷念感。
彷如當年柚子邀請舜上學校天台的情景一樣。
不同的是,這次是由舜提出的邀約。
「翠絲蒂,妳來了....舜....」露緹卡不太意外來的人會是舜,隱隱中她就感覺到對方今晚會來找她。
是要來勸她離開,還是來罵她什麼都不說的拋一切很不負責任呢?
「柚....露緹卡...」猶豫了一下,看著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舜最後還是選擇這個名字。
他沒忘對方當初的答案,都沒忘她現在的身分。
她現在已經不是柚子,是露緹卡。
「...是有什麼事嗎?」在聽到稱呼的瞬間,露緹卡的臉色沈了沈,可是又很快回復過來。
「有些事情,我覺得必須讓妳知道。」舜向前移動了一步。
「我們來談談吧。」

※※※
「比絲琪,妳確定妳的好友會協助我們?」
在比絲琪的房間中,牆上映照著一道扭曲的黑影,隨著水流晃動著。
「當然呀,之前還不確定,不過以現在的態度看來,她已經下定決心,所以不會有問題的。我們的儀器和法陣都快完工,很快所有人魚都可以得到力量,計劃一定會成功,大家都可以得到自由的!」比絲琪興奮地說著,好像那一刻已經到來似的。
「妳沒忘記儀器是怎樣運作的吧?那最重要的東西……」聲音似乎還有點不確定,也許是覺得她太樂觀了。
「放心,我相信她會借給我的,只是一下下,沒事的。」比絲琪笑著地說:「無論如何我都會把它拿到手的,而且我相信你一定會幫我的。」
黑影沒回話,牆上又回復原先的平靜。
「我們離成功不遠了,很快就可以得到我們的——永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