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知道的事情?」
「妳知道在那邊還有一條殘舊的村子嗎?」舜指一指遠方, 可是在這個距離根本看不到所以都只是指一指而已。「據翠絲蒂說,那裡是不可以進入的地方,是革命軍的黑歷史,如果不是我今天誤闖了也不會發現吧。」
「革命軍的黑歷史?」這種事倒是頭一次聽,畢竟革命軍的人不會提自己的黑歷史,也沒聽其他人魚說過,她都很少會離開皇宮,所以對革命軍的事情並不了解完全。
「那裡住的都是當年不認同革命軍的人魚。」

在舜的逼問下,翠絲蒂還是一五一十地把事實的真相道來:「現在看人魚族好像全體都贊同哥哥他們的政策,但其實在一開始並不是每個都贊同他們的。像革命軍他們那麼新穎大膽的概念,在老一輩和保守派的眼中根本就是瘋狂的想法。即使有不少年青的人魚支持我們,但人魚族保守的一點也不少,反而我們才是少數的一方。」
翠絲蒂回想起那段日子就不禁打了個冷顫。
「革命軍本來也想和睦地推行運動,覺得大家是一體的,都是同伴,不應該互相傷害,不過在數次勸說失敗並遭到強烈反對之後,革命軍再也容忍不下去,結果……」
「內戰了。」舜接過話,而戰爭結果都是顯然而見的。
「對,革命軍和保守派打了起來,雖然對方的數量比較多,可是我們這方不但年輕力壯,還有我哥哥…當時的最強人魚在……唯一最麻煩的都只有人魚皇者可以操縱水流的能力,但根本不足為惧。」加上他們在皇宮中本來就有同伴,要潛進去完全不是難事。


「結果是顯而易見的,所以很多中間份子還是選擇了跟隨我們。戰爭如大家所料,保守派打輸了,然而事情還沒有完結。革命軍為了日後發展,他們以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式對待戰敗的保守派。」說著,翠絲蒂的眼神灰暗了下去。
「他們虐殺……不是……不會吧?可是…」舜很快就否定自己的猜測,沒可能是殺,因為……
「嗯…」翠絲蒂知道對方明白了。「比起死亡,永恆的生命更令我們感到畏懼。」
「不過,是怎樣做到…」
「方法很簡單,把人魚毒注入,等毒發後再餵他們解藥,那他們的身體就會對人魚毒產生抗體,人魚毒對他們再也沒用了,就是說他們被奪去了死亡的權利…」翠絲蒂的答案固然令人心寒,可是舜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柚子。

那就是說柚子都失去了...死亡的權利,即使她活得多痛苦都不能了結自己的生命,只能繼續默默承受至生命自然終結。
舜看著眼前的人魚,在心裡暗暗地下定了決心。
「翠絲蒂還說,要殺死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把核抽離身體然後毀掉,可是像他們這樣的膽小鬼,大概沒法做出這樣的事吧。」舜把剛剛那段話補充完。
露緹卡想了想,然後笑笑地說:「那不是很正常嗎?只是排除異端、建立威信和地位的過程,手法是有些粗暴,但對當時的人魚而言,革命軍不下重藥是不會有效果的。這種事,你們人類也做不少,我也看不少,所以你覺得這種事可以動搖我嗎?」


「怎麼會,這種事我也只是覺得心寒而已,而且他們終有一日會受不住而互相幫對方了結生命吧。」舜並沒有天真到以為這樣的一份黑材料能動搖到對方什麼,再說她本來就對那班人魚恨之入骨,當然都不會有憐憫之情。「這件事只不過是我來找妳的藉口,隨便說說而已,真正要說的是另一件事。」
「還有嗎?」露緹卡本以為只有一件,沒想到舜會查到那麼多革命軍的事。
「嗯,但那不是革命軍的事,而是更遠古的事。」
「更遠古的?」
「人類和古代人魚的戰爭。」
「什麼?!」這真的令露緹卡嚇了一大跳。
那可是沒什麼人知道的歷史,舜是從哪裡...
「是柯蒂雅說的。」

那是一筆交易。


在羅勒蒙家族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後,那隻妖精曾經再一次造訪他的潛意識世界,自把自為地跟他做了一筆交易。
而這則歷史是附贈的。
「所以,當年人類到底對人魚族做了什麼?」把花收好,其實都只是象徵式地放進褲袋裡,舜問道。
「真的粗魯,那是很珍貴的花朵,不好好珍惜可會後悔的。」明知那是廢話,柯蒂雅還是隨口說了兩句。「不過你的問法也挺奇怪呢~不是雙方到底怎麼了,而是『人類對人魚族做了什麼』。」
「妳是什麼意思?」舜不太想去猜度妖精的心思,他很乾脆地發問。
「你怎麼一開始就咬定是人類的錯,在這件事上的受害者是人類,一副受害者嘴臉的人魚族才是加害的一方。」柯蒂雅說的事有點難以置信,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是人類為了排除異族才發動戰爭把人魚趕走。
「古時人類跟人魚的關係恰恰是現在的相反,人魚沒你想像中的美好,他們不像其他非人種族在擁有高度的文明同時擁有一顆高尚的心。跟人類可以說是食物鏈關係的古代人魚對人類可謂一點都不客氣,即使跟死神一族定下了契約,但他們根本視之如無物,人類的文明在人魚族的威脅下根本發展不了。」
「…」柚子早就說過人魚族的品格也沒比人類高尚多少,可舜沒想過是過分到這個程度。
「那場戰役影響了世界未來的發展,聽似很重要,但其實只是人類受不了人魚族的迫壓而反抗而已。」柯蒂雅聳聳肩,有時仗著自己的強大去欺負別人,最後被被逼瘋的人反咬一口,都是咎由自取的。
「可是當時的人類什麼都沒有,怎麼可以打贏人魚?」
「呵呵,看來你也很了解古代人魚的強悍呢~」
「...」身邊就有一條,他能不了解嗎?
「也對,不過你可還未見識過她使用古代人魚的能力呢,而且人類也的確什麼都沒有,換作是現在就難說了。」以人類現在擁有的科技來說,即使再來一戰也未必會輸。「不過古代人魚可是違反了契約,死神一族大有理由開戰,在他們的煽動和協助下,加上各方的支援,人類最後還是成為了勝利的一方,而人魚族都被打得不要不要的逃回深海去。」
「難怪...」如果是有其他種族幫助,那能取勝也不奇。「慢著,即使是贏了,人魚族也不會失去能力吧?再說,人類都沒可能知道人魚的...功效特性,而被捕殺至現今的情況吧?」如果當年的人魚是那麼強大,之後又變得如此膽小深居深海,人類根本沒有機會知道人魚的價值吧?
「據說當年人類是有俘虜到一小部分的人魚喔。」柯蒂雅輕輕的一句,舜已經可以猜到接下來對方要說的事。


「說起來,那時候的人類雖然可憐,但所做的一切都是那麼令人不寒而慄呢~活體研究什麼的,真的只有人類才會想得出來,人魚和人類雙方根本都從來沒把對方當作生物看吧?呵呵,不愧是同一祖先的種族呢~」
柯蒂雅那嘲諷的態度令舜有點不愉快,在潛意識空間中完全表露無遺,看到對方挺高興的。
「然後關於第一個問題....也許是退化了吧?又或者是...大自然的安排?」
「什麼意思?」前者他懂,後者呢?
「以你們的說話來說,就是『神的旨意』吧。自從我知道了這次戰爭之後就一直那麼認為,人魚失去能力是『大自然』對他們的懲罰。」柯蒂雅象徵式地向上指了指。
「為什麼?」
「因為他們威脅到靈魂系統的平衡。」柯蒂雅不嫌麻煩地繼續解釋,其實她還蠻喜歡聊天的呢。「『大自然』判定那時候的他們擁有力量是危險的所以拿走了,而現在『祂』覺得需要了就還給他們了。」
「妳是指柚子嗎?但選擇權不是在人魚族手上嗎?即使…『大自然』重新賦予他們原本的力量,他們不接受不都是沒用嗎?」
「『大自然』總有方法讓事情回到正軌,只要『祂』想就會,因為『祂』是『唯一的法則』。即使現在的人魚族不接受,也不代表以後的不接受。再說,事情是不是我們所想的還不知道,會有怎樣的改變還是未知之數,『大自然的旨意』又有誰會知道呢?」
柯蒂雅說的話有點不可思議,而且她這樣說就表示她剛剛所做的所有有關『大自然』的推測都有錯的可能性。
說到底,都只是推測而已。
「到底妳口中的『大自然』是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們會相信神。」畢竟連人類都不盡是。
「『大自然』、『神』、『唯一的法則』什麼都好也只是稱呼而已。我們怎麼會不相信?你們人類是因為無知才會對『祂』心存懷疑,而我們是知道『祂』的存在,那就沒有相信不相信的疑惑了。」

時間回到現在,在聽過這段對話之後,露緹卡都是一臉訝異的。跟大部分人一樣,她本都以為是人類先發動戰爭,沒想到背後居然是他們人魚族先不對。


只是更令人在意的,是對話的後半部分。
「你的意思是,如果這次人魚族都一樣肆意妄為,威脅到靈魂系統的平衡,下場就會跟以前一樣?」
「…我不知道。」說到底所有都只是柯蒂雅的推測,結果會不會是一樣沒有人會知道。
「你肯定她說的是真話嗎?」畢竟是喜歡惡作劇的妖精。
「她說這是交易的一部分。」當時舜都有質問過她,可是對方就這樣放下這個理由就沒再補充什麼,她說反正到最後要知道這件事的人不是他,那個人知道這句話的意思就好。
「那就不會是假,妖精在交易上是不會說謊的。」露緹卡想了想,又突然對另一件事好奇起來:「所以你跟她到底做了什麼交易了?你有能力支付嗎?」
「不知道,她自把自為地來,自把自為地說以後再支付代價…就像會預知未來一樣。」那一次之後,舜真的有覺得對方比較像先知,彷彿什麼都知道似的。
「『知識的泉源』這個名字就是這樣來的,知道的越多,推測事情就越準確,對她而言都只不過是拼圖遊戲吧。」所以她才強大,上一次會打輸,大概都是因為她低估了無月的實力和舜的推算能力。
……還有,是她自己對羅勒蒙的感情。
露緹卡看著舜,她問:「為什麼要把這些告訴我?」
「我只是覺得妳有必要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露緹卡覺得他的語調有點冷淡了下來。
「是想阻止我們嗎?」
「妳知道我從來都不管這塊的事。」
她當然知道,他可是一直看著他,他是她的學生呀。


所以才不解。
「那……你是為了動搖我嗎?」帶著一點點的期盼,露緹卡在自己都沒自覺的情況下,靠近了舜一點。
而對方只是看了她一眼,又移開目光。
「為了把我帶回去。」
「我是不會勸妳離開的。」舜往後退了一步。
露緹卡忍住心中的訝異,靜靜地等待對方開口,她知道他一定會解釋的。
果然,過了半晌,他開口了。
「這幾天大家都一直在問我,『這樣真的好嗎?』,『不帶妳走真的好嗎?』,連翠絲蒂都問我是不是來帶妳走。我一直都不明白為什麼大家都這樣說,彷彿妳是不應該留在這裡似的。」他不懂,明明這裡才是她的家。
「一開始妳似乎不太喜歡,看上走還是猶豫不決的,我也有想過是否應該把妳帶離這裡,可是後來妳不一樣了,立定了決心要幫助人魚族。妳選擇了留在人魚族,而人魚族都需要妳,那我還應該強行帶妳走嗎?帶走妳的話會對人魚族有多大的影響,我實在預計不了…」
「人魚族的事不關你事…」
「可是妳的事關!」舜大聲地打斷了露緹卡的說話。
無月,這不是自不自私的問題…
「舜?」面對突然激動起來的舜,露緹卡感到錯愕地愣住了。
「假如我真的帶妳回到人類世界,妳真的會開心嗎?我沒有那麼長命可以跟妳一起到生命的終結,即使是靈夜他們都沒有,妳親近的人始終會比妳先走一步,最後妳還是會孤零零地被留下來,繼續承受孤獨無聊的煎熬,這樣真的好嗎?妳真的承受得住嗎?難得現在人魚族重新接受妳,在這裡妳才可以擁有跟妳同樣時間的夥伴,重視妳的朋友,不用再承受離別之苦,我怎麼能因為我的自私而把妳帶回那個地獄去?我不想令妳痛苦……」舜一口氣地說出來,他一直在思考自己想怎樣,但他越是思考就越發現這個不是他想怎樣的問題,這個是關乎對方未來的問題。
當他看到那村子裡的人魚時,他就不由得想到柚子。那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他一點也不想看到出現在柚子的臉上。


對於長生種而言,孤單和無聊是致命的,可是她連了結自己生命的方法都失去了,繼續在人類世界生活都只不過是要她在相遇和離別之間的痛苦中循環。
她不能不跟人交流,都無法跟別人有太深的關係。他知道他自己已經是最後一次,再來一次她一定會崩潰的。

露緹卡看著莫名堅決的舜,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她沒想過對方會考慮得這麼透徹。
此刻的心情,到底是感動還是寂寞呢?
她自己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是真的想留在這裡嗎?會猶豫是因為對人類世界的眷戀或只是一時未適應而已?
現在的人魚族接受了自己,在未來都一定可以爭取更多的自由,舜所說的也沒錯。
那她現在是在猶豫什麼呢?她不是早就下定了決心的嗎?

「我不能為妳餘下的時間負責到底,不能一直走在妳身邊,所以我不能強行帶妳走。」舜再一次重申,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被對方的話拉回來,露緹卡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但又說不出來,猶豫了幾秒後,她還是開口了:「那…如果把這些因素都排除掉,你…你會帶我走嗎?」
面對這道問題,舜呆了幾秒,最後在露緹卡訝異的目光下,什麼都沒說地離開了。
他知道他不可以回答這道問題。
因為無論答案是什麼,對她而言都是種傷害。

反正他是「虛無之間」,根本就不存在「想」或「不想」。

回到房間,純白的身影映進眼簾,舜連聲招呼都沒打就一頭栽進貝殼床去。
沙利葉沒說什麼,只是靜靜地坐在他旁邊。
安祥的氣息令舜的心情稍微舒緩了一點,那喉嚨被什麼卡住的感覺都漸漸消失,似乎沒剛剛那麼辛苦,他望了沙利葉一眼又轉回去。
「沙利葉...」
「怎麼了?」
「...你最近都跑哪去了?」不願再想起剛剛的事情,舜轉移話題,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平復自己亂糟糟的心境。
「舜,你這是關心我嗎?!」沙利葉興奮的反應理所當然地被舜賞了記眼刀。為免被扔出房外,沙利葉識相地收斂起來,然後架設了一個跟兩人剛見面時差不多的結界。「是有些事情要調查了,死靈女王他們都暗中在調查這件事。」
「什麼事情?要設結界這麼嚴重?」這隻天使平常都沒那麼小心謹慎,所以他這樣做令舜有點疑惑。
「就是有些討厭的味道而已,設下結界比較安全,畢竟對方在暗,不可以……打草…打草驚蛇。」沙利葉說著還皺了皺鼻子,彷彿真的嗅到什麼討厭的東西似。
「在這座皇宮裡?」
「恐怕是。」
所以這隻天使才一直往外跑…
「是什麼?」
「這個…還不能說,待調查清楚之後才可以讓你知道,那東西太危險了,不是你應該知道的東西。」沙利葉難得的正經起來,第一次用著守護者的口吻,帶點嚴肅地對舜說。
這一刻,舜覺得對方待自己跟小孩子一樣令他有點不滿,不過對方散發的那股威嚴氣勢令他發不出一句話來。但在這個時候,舜才真正感覺到眼前的是天使,是守護他的天使。
跟之前那溫柔地包容自己的感覺不同,那是強大而可靠,就像刀劍、盾牌一樣的存在,是保護他的天使。
他坐了起來,忍不住伸手再一次摸了摸他的頭。
「舜?」沙利葉本來還以為自己的氣息不夠強勢會被他打,沒想到居然會被摸頭。
真的…很像金毛尋回犬…
「既然你這樣說,我就不問。」
「…欸?」
「我相信你。」把手收回來,舜這樣說是表示對沙利葉的絕對信任,跟糊里糊塗地給予名字那次不一樣,這次他是在知道這句話代表的意義之下說的。
「咚」一聲,沙利葉突然在舜的面前跪下,雙翅微微張開,輕輕搭在地上,雙眼畢直而誠懇地盯住舜,以輕柔的聲音向對方說:「舜,我唯一守護之人呀,我以熾天使沙利葉之名發誓,絕對不會背叛你的信任。」
舜目瞪口呆地望著跪在眼前的天使,這是多麼聖潔而美麗的畫面,不胡鬧的沙利葉多了份神聖感和氣勢,明明被跪住的人是舜,他卻忍不住想反過來跪在對方面前。即使看過不少大場面,身為人類的舜仍是會被這種氣場壓到。
「好、好了,不用那麼誇張...」舜趕緊把天使拉起來。
「嘻嘻,很高興喔,舜終於相信我了~」沙利葉起來之後仍然掩不住興奮的心情,在房間內飛來飛去。
看著他這麼幸福的表情,舜都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他還是不太習慣對方那麼直白地表達感情的行為。
是不是非人種都是這樣?
非人種....
「沙利葉,你剛剛說唯一?」
「是的。」沙利葉聴到叫喚立即坐回舜的旁邊。「除了你,我不再承認其他人為保護對象。」
舜愣了愣,對方還是頭一次說得那麼決斷。
「....那如果我死了?」他這下才想起天使都是長生的種族,因為對方一直都表現得無憂無慮的,所以令他忽略了這個問題。
他會不會也會感到痛苦呢?
沙利葉先是一呆,後來才理解到對方是指生命的時間,眼神放柔了下來。
始終最困擾的,還是時間的差距嗎?
「發生什麼事了?」
舜低下頭,由剛剛開始心裡就亂糟糟一片的,雖然沙利葉的舉動稍微把他拉離了,可是驚訝過後還是不能平靜下來。
他相信自己對柚子說的話沒有錯,自己都已下定了決心,但為什麼還是這麼不舒服,為什麼還是會懷疑自己的決定...
那既愕然又寂寞的表情....
他想要有個人來告訴他,他的決定到底有沒有錯。
「回答我。」他不想解釋太多。
「是柚子的事嗎?」
「...」
「天使只要認定了守護的對象就不會輕易改變,即使守護對象的時間到了我們都要花很長的時間才可以重新選擇及接受另一個人。」天使慢悠悠地說著:「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在你之後應該不會再重新選擇。」
「為什麼?」
「除了你,我無法再承認另一個人類。」終日嚷住「人類LOVE」的沙利葉都變了,他喜愛人類之情故在,但他相信自己再也沒法找到另一個比舜更值得他守護的人了。「而且都沒有機會了...」
「什麼?」後面的話太細聲,心神混亂的舜一時沒專心,聽不到他的話。
他笑著搖了搖頭,「天使跟人魚不一樣,不能相提並論,我們在守護對象死後也會感到悲傷,但可能因為天職的關係,我們似乎都不多害怕生離死別,而且...我們可以回去天使的世界...」
可是柚子不能....沙利葉的意思,舜聽出來了。
「現在的決定權,不是在你手裡。」在這件事上,沙利葉從來都沒有左右他們的立場,他可以做的都只有在他們迷惘的時候扶他們一把。如果舜搞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就由他去引導;如果柚子感到猶豫不決,就由他去協助。現在舜不知道自己的決定是對是錯,就由他去幫忙分柝。
這些就是他可以做的事。
即使他知道兩邊都捨不得對方。
「對...」這是在明白了一切,思考過所有因素和結果之後所做出的決定。
柚子會錯愕是因為她沒想過自己會想到那麼深入吧。
「這就是第一名和第二名的分別呀,柚子....」
「舜....你想要更了解柚子一點嗎?」...真是沒辦法呢....看到對方那落寞的眼神,沙利葉最後還是忍不住開口。
「什麼意思?」舜不太理解,他抬頭看向笑得比平常更溫柔的天使。
「還有一段她未曾告訴過你的過去,想知道嗎?」
「沙利葉...?」
這下,真的沒有再選擇的機會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