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每到差不多能破壞一層時,對方又增加了一層,這樣永遠都打不完。
所以他決定,一次過把這些護盾變成碎片。
黑霧凝聚起來,濃濃的包了幾層,最後形成了一個大鑽頭。
『記得喔,每樣東西都一定有一點是最脆弱的,如果你被困,記得要集中火力往其中一點攻擊喔!』
一段記憶,莫名奇妙地浮現在腦海中。
討厭的記憶。
「出去!!!」惡魔邊咆哮,邊往護盾鑽去。
水精靈不善防守,那護盾其實也沒多堅固,面對這樣的重擊可以說是不堪一擊,一下子就粉碎成碎片,在盾下的兩人頓時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沒有?人呢?都去哪了?


惡魔訝異地看著空空如也的地板,明明剛剛他們還在的……
「敏特,會用了嗎?」
「嗯…不過這樣真的好嗎?感覺我們對他很不公平……」
「……你真的很適合當天使呢。」
什麼?在哪裡?
聽音從四方八面傳來,可是惡魔怎樣都看不到二人的蹤影,即時慌了起來,一聽到聲音就往那個方向砸,砸得到處都破破爛爛,煙塵四起。
「不用四處找了。」
突然聲音就在面前響起,惡魔還未反應過來,就被一個東西擊中,並緊緊包住他,纏得他無法動彈。
「你都把我們所有出路封死了,連轉移魔法都用不了,我們又怎麼會亂跑呢?」水幕消失,舜和敏特在原本的地方現身。
本來舜都想用轉移魔法轉移到他身後,好等他們可以殺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可是竟然發現被對方封住了用不了,於是他只好把計劃變一變。


「剛剛我只是讓你看到我們都不在的幻象,再讓水精靈替我在不同的方位傳音,最後用這個把你抓住。」舜難得好心地解釋道,邊拍拍敏特拿住的東西。
「這是什麼東西?為什麼可以把我捉住!」還完全掙脫不了?!
舜沒回答,只是冷冷地看著在地上掙扎的惡魔。
他不想解釋為什麼會憑空出現一支火箭炮,事情實在太長了,回想起那發現的經過,現在還是覺得非常無奈......

跳到稍早的一點時間——
「舜,你是不是有什麼頭緒?」
「有是有了……」覺得有點難以啟齒,為免出糗,舜決定還是先讓對方試試看。「敏特,你試試變一把剪刀出來。」
敏特聽話地看著自己的手幾秒,可是什麼都沒出現。
「什麼都沒有呢…」他明明已經很努力地想像一把剪刀。


「應該是有什麼條件…會不會是這樣呢?」舜覺得方向是沒錯,但還缺了點什麼:「你不是想像一把剪刀,而是我需要用來剪東西的工具。」
「哦。」敏特又用力想了幾秒,還是什麼都沒有。「不行呢…」
「怎麼會……不對,那時候,西洋劍變了一堆羽毛……唉,你真的是…」舜嘆了口氣,猜到最後的結果是,他不想自己猜中,因為這樣對一隻墮天使而言實在太遜……
「我怎麼了?」敏特一臉疑惑,他感覺到舜的無奈,但又不覺得他有不愉快。
「嘭!」水護盾快支持不住,見狀舜又補了一層。不過時間不多了,不能再拖下去,於是他對敏特說:「你照我的說話做,先拔一條羽毛放在手心,然後想像想要的東西…還是剪刀好了。」
敏特照做,果不其然,羽毛很快就變成一把剪刀。
「成功了!舜,成功了!」
對比敏特的興奮,舜顯得很無奈。
居然是心想事成…為什麼他明明外表很帥,種族很帥,名字都很帥,偏偏能力卻這麼土呀………
「舜?」
「沒事…」本來還想測試一下,不過沒時間了,舜直接切入重點:「敏特,可以變一支火箭炮出來嗎?」
「欸?!!」
時間回到現在。
舜忍不住嘆了口氣。
「為什麼這樣的繩子都可以抓住我!」惡魔憤怒地扭動身體,想掙脫開來,可是連黑霧都發動不了。


...算了,他還有正事要做。
「我是言靈師,繩子是什麼材質有所謂嗎?」只要他相信繩子是有用的,即使只是紙片都可以封住他。「而且,我還有事情要問你們呢…」
舜蹲下來,盯著動彈不得的惡魔看:「你們到底把柚子怎樣了?」
一旁的敏特清楚地感覺到,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舜周邊的空氣突然冷了下來。
惡魔瞇了瞇眼睛,試圖分辨出他到底是知道了什麼,還是單純的刺探?
「目的,達成了吧。」久久沒等到答案,舜也不急著要他回答,而是突然說起別的事來。
「達成?你指的是什麼?」惡魔反問道,邊嘗試解開繩子。
「你覺得呢?我那句可不是問句。」在小比來找他的時候,很多事情他已經掌握了,只是危機尚未解除才忍了下來。
在戰鬥時保持冷靜是他從小就被教導的事。
「哼,那你還問這幹嘛?」哼笑了聲,惡魔繼續說:「現在轉變已經開始,由最接近的開始。」黑霧完全使不出來,為什麼會這樣呢?明明那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力量。
『想像是自由的。』
嘖…惡魔甩一甩頭,把那把曾經溫柔的聲音甩出腦袋。
「所以,你們把柚子怎樣了?」
來找他的是比絲琪,後來才變成惡魔;他們的目的達到了,卻不是跟菲利安去安排以後的事務而是找上他;即使她真的恨人類恨不得要跑來殺他,柚子也必定會阻止她,除非她不知道或是做不到......種種蛛絲馬跡都在告訴舜,柚子有危險。
「柚子柚子的…你煩不煩!她是露緹卡!」


突然的,一直不知道跑哪裡去的比絲琪出來了,她向著質問她的舜吼道,一副想把他吃掉的樣。
「…都是你,你這個可惡的人類!如果不是因為你……露緹卡就不會背叛我們!一切都是因為你!」
「不要把妳自己的錯怪到我身上!」舜面對比絲琪的指控,難得地激動起來。「她沒有背叛你們,一切都是你們自找的!」
如果他們一開始願意站出來,柚子就不會被趕走;如果他們勇敢一點,根本還有其他方法可以進行他們的計劃;如果他們願意相信柚子到最後……
「哪有!都是你,是你跟她亂說話,她才會背叛我們的!她才會要求停止計劃,如果不是你在說三道四的話…」
舜聽不下去,他直接打斷她說:「妳有認真聽她說什麼嗎?妳有相信過她嗎?她說的是真的不可行,還是只是對妳不可行?」
「我……」比絲琪低下頭去。她知道眼前的人類說得沒錯,即使計劃延後,其實也沒問題,而且把事情查清楚,對大家也不是沒有好處,那為什麼她當時就是不願妥協呢?
「是因為妳嫉妒我。」舜冷冷地道出一個比絲琪一直不願承認的事實。
對,她妒忌他。
明明是她先的,她才是露緹卡的好朋友,她才是她最應該信賴的伙伴,為什麼…她就是不願聽自己的話!
所以她很不甘心,很氣憤……
覺得被背叛了。
「不,是背叛了。」比絲琪原本還有點動搖的眼神突然變了,就像在肯定什麼似的變得凌厲起來。
舜有點被懾住,他不其然地被對方的氣勢壓得退後了一步。
黑霧再次隱隱地洩漏出來。



為什麼…不是都封好了嗎?
是不是因為我的能力還不夠?

「是她背叛了我們的信任,是她把一切都忘了!」聲音再次強硬起來,這次舜聽得出是惡魔的聲音,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對調了。
惡魔突然霸道起來的氣勢直壓舜的思緒,能力才開始萌芽的他敵不過這股強勢而野蠻的力量,心裡不自覺地開始懷疑自己......
糟糕…總感覺……會壓不住…
惡魔憤怒地吼著,伴隨著一直隱隱洩出來的黑霧,一次過爆發,把繩網整個地炸成碎片。
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一直在旁邊提防著的敏特,在黑霧爆出的同時變出護盾,擋在他跟舜的前面。
「為什麼……」敏特不敢相信惡魔可以違抗言靈絕對的力量,他不自覺地瞄了舜一眼。
「抱歉…是我的問題…剛剛有一瞬覺得會封不住…」舜有點尷尬地解釋。其實他都知道言靈的強度很視乎言靈師的心念,但沒想到只是稍微想歪,影響就會那麼大。
「不全是你的錯,他的力量都不簡單…」敏特敏銳地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那些黑霧…怎麼總覺得跟我的力量有點像。」
「…我也有這種感覺。」如果說墮天使的能力是來自於主人,那惡魔呢?
「敏特,你知道惡魔的能力是從哪裡來嗎?」
「不知道…惡魔一般都是擁有絕對的破壞力,還有迷惑人心的能力,但具體是怎樣來的,我並不清楚。」雖然天使跟惡魔像是世仇,惡魔又是從天使轉變而成的,但天使族卻沒有什麼關於惡魔的資料,反而死神界可能有更多。


『水之精靈!保護我們於一切的惡!』眼看敏特的護盾快支持不住,舜連忙為兩人補上一層防護結界,雖然擋不了物理傷害,但至少可以擋掉一些黑霧的攻擊。
此時黑霧已經飄散到房間的每個角落,連水中的精靈似乎都被困住了,舜頓時感到結界的力量薄弱了幾分。
惡魔沒多廢話,瞬間把黑霧化成兩隻手,一手一個地把兩人緊緊捏住,被削弱的防護結果根本沒辦法抵擋住那麼重的一擊,很快就碎裂了。被捏住的舜即時感到肩膀、胸腔、盆骨被大力壓迫住,越掙扎,黑手就捏得越緊,他就越痛,呼吸越變困難,聲音都難以發出來。
想再次使用靈力斬開纏住自己的黑霧卻完全集中不了,聲音又發不出來,舜覺得非常無力,努力想維持住意識,但似乎沒有他想像的容易。
在迷迷糊糊之際,他似乎聽到了一些低語,一些輕柔得像唱歌一樣的聲音。他一開始還以為是精靈們的話語,但聽著聽著他才發現不是,那是來自其他地方的聲音……
在哪裡呢?那把聲音…
儘管身處險境,舜還是無法忽視那把聲音,他不自覺地想更加接近那把聲音。
然後微風吹來,身上的束縛感消失了,他緩緩地睜開雙眼,接著就看到了一大片的黃金色……

舜快不行了,我要快點想辦法救他!雖然同樣被捏住,但敏特的情況比舜好一些,可能因為對方在各種方面上都是惡魔和比絲琪的目標。
敏特一邊抗衡著,一邊拔了一把羽毛,然後閉上眼開始思考應該用什麼來改變現時的狀況。
他需要可以用來對付黑霧的東西,不管是吸走還是驅散它也好,最好跟舜的靈彩帶一樣,可以斬斷它們……
他試圖把所有條件都例出來,再把它們歸納起來確認自己是想要什麼工具,然後用羽毛變出來。
只是在他想著想著的期間,手忽然一重,他睜眼低頭往下望,一部沒扇葉的應該是風扇的東西出現了在他手裡。
這……這到底是什麼鬼?
風扇嗎?是手持的小風扇嗎?不只沒有扇葉連罩子都沒有,還可以說是風扇嗎?而且在水裡用風扇真的有效嗎?
敏特滿頭問號,他都不知道這個東西是怎樣變出來的,不過情況危急,先試了再算。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但敏特卻意外地懂得如何操作它。
因為按鈕只有一個。
按下唯一的按鈕,在按下的同時敏特感覺到自己的魔力都被吸引了過去,沒過多久在應該是扇葉位置的地方長出了三片發著淡藍色光的薄片,他認得這是自己魔力的顏色。接著三片薄片開始轉動,變成一個光環,令那東西真真正正地變成了一台風扇。
光環風扇把附近的黑霧都捲進去,還附有攪碎效果,敏特覺得這台還比較像是碎紙機。
他把光環風扇靠近自己,不消一刻身上的黑霧已經被撕走一大半,輕鬆了不少,然後他乾脆就這樣掙脫開來。
惡魔很訝異為什麼對方可以突破他的拑制,但他沒糾結很久,繼續想補充黑霧把人纏住,只是敏特的速度也不慢,加上有風扇在手,輕輕鬆鬆的就把想圍過來的黑霧清除掉。
他很快就走到不遠的舜跟前,利用風扇的扇葉把捏著舜的黑霧割破、吸走、攪爛,不過幾秒,舜就從黑霧中脫出,整個無力地靠到敏特身上。
「舜,你覺得怎樣?」
「咳咳…還好……」雖然差點沒命,但舜為了不讓對方太擔心,便隨便說了謊。
「你怎麼看都不是還好…」敏特抱怨了一句,不過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他都不好去介懷什麼。
「這是什麼東西...」稍微緩過來後,舜看到對方手中那奇怪的工具,忍不住問道。
原來不只是心想事成,還是多啦A夢呀……
「我猜是風扇吧?」
「猜?不過沒關係。」舜並不太在意,他督了那風扇一眼後,就直接看向惡魔。
對方似乎因為突如其來的情況,正在重新調整著,氣勢彷彿沒剛剛那麼暴戾,但眼神還是非常兇狠。
舜知道比絲琪是無力的,她最多只能耍耍嘴皮,惡魔才是真正麻煩的敵人,但似乎他們這次很好運,他比柯蒂雅遇到的那隻更弱一點,雖然能力是比較麻煩,但還未到他們對付不了的程度。
更何況,他似乎知道了必勝的關鍵。
「敏特,知道惡魔的能力是怎樣來的嗎?」舜再度重覆這道問題。
「不知道。」敏特沒質疑,只是老實地再回答一遍。
「其實一樣,只是能力的性質由中性變成惡性而已,也因此被限制了。」舜說著攤開手在手心形成一個旋風,再嘗試性地把自己的靈力混進去。「明明本來是那麼美麗的能力…」
微微發著藍綠色光芒的旋風形成,並漸漸擴大著,把剩餘的黑霧遂點遂點吸收進去。惡魔發出痛苦的叫聲,就好像攪拌著的是他的靈魂般。
敏特不解地低頭看看手裡的風扇,又看看舜的旋風,為什麼自己的就沒有這個效果?
「我的靈力…大概不是因為在轉化所以才是藍綠色。」舜看出敏特的疑惑,徑自開始解釋道:「看。」
敏特順著舜的眼神望向旋風的周圍,一道淡淡的白色霧氣正一點一點地流出來。
「這些是?」
「他原本的能力。」
只見白色的霧氣慢慢的擁有了形狀,一隻又一隻半透明的白色雙翅蝶拍住翅膀圍在他們周圍。
隨著蝴蝶的增加,黑霧遂漸減少,惡魔的慘叫聲都消失不見,也再沒動靜,只是攤在地上,無力地看著漫天飛舞的蝴蝶,他原本的能力。
『想像是自由的,就好像在花間飛舞的蝴蝶,自由而美麗。』
他伸出手抓住了一隻飛近的蝴蝶,用力把它捏碎,但蝴蝶卻沒有因此變成粉末,而是化成幾隻小蝴蝶飛了開去。
這就是他變成墮天使時的能力,曾經都有一個人類稱讚過它漂亮。
「跟你的能力相似,卻比你的自由更多,可以隨意幻化出想像中的人和物,只要你想得出來就變得出來。」舜看著已經平靜下來的惡魔,他給敏特解釋著。
「怎麼會?那他的主人都跟你一樣是言靈師嗎?」敏特驚訝地問道。
舜搖了搖頭再說:「不,她是個作家。」
也許因此,能力比敏特的更優美,始終他就是欠一點點藝術修養。
「難怪…等等,為什麼舜會知道?」明明對方一句都沒有說。
「我看到了。」舜慢慢走近惡魔,不顧敏特的阻撓,他蹲下身來。「她的書,我都有看過,還記得在一本的後記裡這樣說過『曾經我以為自己是一個沒有創作才能的人,因為從來沒有任何出版社賞識我,能得到現在的成就是我意想不到的。』,本來我還以為是謙虛,現在看來是你從中搞了鬼對吧。」
完全攤軟在地上的惡魔盯著舜一會,完全沒力的他放棄掙扎,在舜把他的力量變回這些蝴蝶時,他的心境似乎都被改變了,重新平靜下來。
他閉上了眼,緩緩地開口憶述:「她是一個特別會天馬行空的人類,而我當初就是被她這份特質吸引住,在她很小的時候已經陪伴在左右。她很有才能,卻沒有人理解她的這一份才能,在她不知道第幾次被出版社拒絕而崩潰時,我…再也不忍心看她這樣下去了…」
『其實我…根本沒有天份…沒有這份才能……我到底是在做什麼夢呀!』
崩潰地哭著說出這句話的她,惡魔直到現在都無法遺忘。
他幫助了她,改變了那個出版商的意願,簽了她,幫她出書。他因此變成了墮天使,而她也變成了鬼才作家。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
然而…
「她的工作一天比一天忙碌,很快我們連交流的時間都沒有了,然後……她就再也沒有叫喚過我了。」
『艾文…』那把溫柔的聲音,再也沒有喚起過他的名字了。
「她…把一切都遺忘了, 她不記得我了…」也許一開始她也有當他是朋友,但在她名成利就之後......一切都變了調,他彷如工具一樣,利用完就被丟棄角落、被遺忘掉。
「所以你就覺得被背叛了而變成惡魔,離開了她。」
惡魔還想說什麼,卻被舜阻止了:『解!』
身上好像有什麼東西被解開,一直讓他感到不自在的東西消失了,惡魔頓時覺得輕鬆了不少,這時他才知道剛剛真的被對方困在了比絲琪的身體內。
「她一生創作了很多有趣又奇幻的故事,作品都被拍成戲劇、電影,甚至舞臺劇,她一直大受讀者喜愛,直至她的封筆作面世。」
「封筆作?」這段時期惡魔早就離開她了,所以都不清楚她居然出了封筆作,不是說要寫一輩子的故事嗎?
「她的封筆作絕對不是什麼集大成的名作,相反是她作家生涯中被評價得最糟的一本,有人說她是江郎才盡,不過現在看來並不是這樣。那本她嘔心瀝血寫出來的封筆作,內容十分平淡,沒有她一向的風格,說好聽是樸實,講白了就是苦悶,而那本書的書名是--《最後的天使》......她到最後都沒有忘記你。」
這個消息就像往惡魔的頭上落了一道雷一樣,他驚訝得難以置信地望向舜:「怎麼會…她明明已經沒有再呼喚我了…」
「她在最後的後記,沒寫很多,只有一句『早知如此,我寧不成名』。」舜當時還不明白,因為表面上看來她並沒有因為成名而失去什麼寶貴的事物,但果然很多事情從表面是看不出來的。「看來你們想的都一樣呢,為什麼就是不願意相信她到最後?」
惡魔沒出聲,他坐了起來,看向自己的雙手。周圍的蝴蝶開始凝聚在他手中變成一個白色的光球。他看著它,似是在悔疚自己的行為又似在懷緬他們以往快樂的光景,然後緩緩開口嘆了口氣:「為什麼就是不相信她到最後呢....」
原來他們的羈絆不是輸給了自私和名利,而是自己的懦弱和膽小。
最終他們連一個好好的道別都沒有。
如果可以,他想要再一次的跟她見面,即使他已經不再是原本的他,至少....都想要好好地道別一次。
光球的光芒隨著惡魔的思念而發出越來越耀眼的純白光芒,它從手中升高,接著一瞬間往上飛,一下子就看不見影蹤了。
「他是走了嗎?」敏特還未完全在狀況內,他呆呆地看著光球消失的方向問道。
「嗯,去做該做的事去了。」即使已經隔了很久,人都死了,但…或許那個人的靈魂還在等待他呢?
就像柚子那樣…
「…舜,你剛剛是不是淨化了一隻惡魔…」敏特現在回想起來,才發現事情似乎沒他想的普通。
「應該是。」然而舜的回應卻有點冷淡,令剛想再讚嘆一下的敏特有點尷尬。
幸好,這有點尷尬的氣氛被另一把聲音打破了。
「可惡!這跟說好的不一樣!」惡魔走了,比絲琪的意識自然回來了。
「太好了,看來惡魔當初借妳的力量還有剩。」舜盯著還在埋怨的人魚,皮笑肉不笑地勾了一下嘴角:「比絲琪。」
「...別盯著我,我什麼都不會說的!」
「妳應了。」舜要趕走惡魔的最大目的都是這一個。『比絲琪,你們到底把柚子怎樣了?』
「我...」心裡大喊中計了,比絲琪卻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嘴:「我們把她的....」
「舜!糟了...嘩!比絲琪?」誰知道在這個時候偏偏殺出來了一條人魚,神色慌張的翠絲蒂從門口衝了進來。
「發生什麼事了?」翠絲蒂會這麼焦急來找他一定是有緊要事,而且極可能跟柚子有關係,令本來想無視她的舜轉回來。
「死、死靈女王他們跟我哥快打起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