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比?舜心裡覺得奇怪,圍了一圈水精靈在身邊。
「沒想到這裡居然會有墮天使呢…」比絲琪笑得令人發寒地說,邊富有興趣地上下打量眼前的墮天使。
「這句話我原原本本還給你,惡魔。」敏特習慣性地站前一步把舜護在身後,散發著平時沒有的危險氣息,警告著對方。
這麼有魄力的天…墮天使,舜還是頭一次見,他好奇地盯著對方看。
「哎喲,原來已經被發現了嗎?鼻子真靈呢,明明都已經在水裡還聞得到。」她拍了拍手,語氣充滿挑釁性。
「妳才是吧,根本沒有隱藏的打算,那麼大模廝樣的能瞞過誰?」當然不會被輕易激怒,他之前也是一隻很隨和的天使來。
「至少除了你以外都沒有人察覺到呀,同類~」
同類?舜下意識地望向敏特。
「別亂說!我才不是你們這些醜惡的存在!」緊張地瞄了一眼舜,敏特大聲地反駁,顯得有點慌張。
「果然還未說嘛,想隱瞞的是你吧~」看到對方的反應就知道自己沒猜錯,「小比」繼續用著那討厭的語調說:「如果你怕就讓我代勞吧。」


「妳!」
「敏特。」
敏特想出手阻止「小比」,卻被身後的舜叫停了。
「舜!」敏特不解地問,他一點都不想舜聽對方的胡言亂語。
誰知道她會說什麼!
「我想知道,別阻止我。」這隻墮天使絕對是隱藏了什麼,不過舜都已經猜到七、八成,現在他只是在等答案公佈。
「可是…」早知道這樣,一開始就乖乖和盤托出,由自己說出來再被討厭感覺都比死在別人口裡要好。
「敏特,你相信我嗎?」舜看過去,敏特覺得有點為難,可是還是點了頭。
「商量好了嗎?那我說了~」「小比」都耐著性子地等他們,反正看墮天使著急的模樣都挺有趣的。
「人類的少年,你可知道墮天使是惡魔的前身嗎?不久後你身邊那隻墮天使說不定就會變成惡魔,我勸你還是早點遠離他比較好。」


本來以為還可以多看一個驚訝跟恐懼交集的表情,順便看一場主人拋棄寵物的好戲,沒想到舜只是用不能再樸克的樸克臉回看她說:「每次都總有一些人跑出來叫我小心這個,小心那個…上次是妖精,今次是惡魔,我說…我的樣子有笨得像會相信惡魔會勸告人類的笨蛋嗎?」
知道惡魔是什麼心思的人正常都會想得到吧?哪裡會有替人類設想的惡魔?
「再說,妳說的我都已經猜到了,本來人類世界都有類似的故事,惡魔都是天使墮天而生什麼的,只是沒想到中間還隔了一個墮天使。」說著,舜忍不住摸了摸敏特的黑色羽翼。
雖然白色都很好看,但黑色看上去更帥嘛。
「舜…你早猜到了?」舜的觸摸很舒服,都把剛剛不安的情緒趕走。
「很早已經有這樣的想法。」只是沒想到還真的猜中了。
「你一早猜到,難道你不怕嗎?」「小比」有點惱羞成怒。
聽到這句,舜忍不住冷笑了聲:「他的名字是我取的。」
「那只不過是一般的儀式,失去了本來天使的名號,當然要新的主人重新取一個,有什麼大不了的!」「小比」還以為他要說什麼,剛剛被對方一連串的淡定反應打擊到她都快失去信心了。
「是嗎?不過我是『虛無之間』,是天生的言靈師。」雖然不是自願的,即使靈夜真的教得很爛,小黔的筆記本幫助不了多少,但他最後還是因為蘭的記憶而學會了言靈的正確使用方法,彷彿冥冥中就是有什麼在牽引著他走上這條路似的。


雖然實際用起來應該還不及蘭的一半就對了。
明明不久前他還只不過是一個想辦法脫離家族,勤奮好學的普通男學生…
「哪怕他真的有一天一時想不開想毀滅世界也好,我也有一堆方法可以阻止他。再說,要令墮天使變成惡魔,當中必定有一個契機,怎麼可能說變就變?」
「小比」突然不反駁了,臉色變得有些恐怖,直直地盯著舜看。
舜雖然奇怪對方為什麼突然這樣盯住他看,可是他更在意的是身旁的視線。「怎麼了?」
「嗯…總覺得舜,話多了。」敏特一臉認真地說。
「…嘖,一定是因為蘭。」蘭的記憶或多或少地在影響著他,雖然他還覺得自己是「舜」,但在某些地方還是被改變了一點。
「契機…哪有這麼好聽?」「小比」哼笑了聲,環起手,一臉不屑地說:「反正你終有一天會變成我這樣,人類是不能信任的!無論你為他們犧牲多少,到最後他們都會背叛你!他們只當你是用完即棄的道具罷了!」

『惡魔,從背叛和怨恨中誕生,彷如被不幸詛咒的異類。』以前,還是天使的沙利葉曾經這樣說過。
他們曾經都是被愛著,同時深愛著他人的一群,然而殘酷的背叛把這樣的他們傷得體無完膚。他們恨著曾經愛過的一切,愛得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即使失去了美麗的外表,他們都要報復。
舜明白了當初天使說的那一句,都明白了為什麼他會被禁止下凡。不是因為怕他會騷擾到人類,而是擔心終日嚷著愛人類的他會被人類傷害。
舜看著表情還有點緊張的敏特,感嘆地想著:最後他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不過……
他從敏特的背後走出來,用著一貫的語調,但異常堂堂正正地說:「抱歉,我不贊成棄養,而且我從來都沒有把他當成道具看。」他給一臉訝異的敏特一個微笑:「他是我很重要的拍檔。」雖然是更近似兄長的存在,但他實在說不出口。
「舜!」沒想到對方會把他看得那麼重,敏特又驚又喜又感動地,邊飄淚邊從後一把抱著對方。


「喂…放開了!」
還不輪到舜開口,突然一股黑氣襲來,敏特乾脆就這樣抱著人往旁邊閃。
「真噁心…你不信,吃虧的是你!死吧!」與其說是怒火還不如說是妒火,看不過人好的「小比」毫無預兆地發動攻擊,身後的骨架翅膀伸了出來,籠罩著一股黑氣,看上去比「小比」還要大上好幾倍,異常有壓迫感。
「這就是惡魔?」即使面對壓迫感異常大的敵人,舜還是一貫的淡定。
「不完全是,現在他還依附在比絲琪身上,那只是其中一部分的特徵。」敏特盡責地解釋道。「這種形態雖然力量不及惡魔時的強,可是也不容易對付,往往傷不了本體,被依附者倒是會大受傷害。」這就像人類世界的驅魔,能趕卻滅不了。「一般是先把兩者分開再主力對付惡魔。」
「沒必要。」沒想到舜冷冷地說出這一句,在敏特都未反應過來時,舜已經開始了下一步:『困!』
這種言靈真的挺方便呢,不用太費神就可以做到。舜心裡默默感謝帶給他如生動教學的敏特。
不過…總覺有點力不從心呢…
「舜你做了什麼?」敏特訝異地問。
「沒什麼,只是把惡魔困在比絲琪的體內而已,這樣就可以確定能傷害惡魔了吧。」舜若無其事地回答。
「的確…可是比絲琪她…」雖然知道舜本來就冷漠,可是…也不至於這樣吧?
「人魚能死嗎?是會很痛,但我有必要在意她痛不痛嗎?再說,她都死了,只是屍體而已,所以沒問題。」
舜的回答理所當然得令敏特難以反駁,不過有一點很令他在意:「比絲琪死了?你怎麼知道?」
只見舜回了他一個白眼:「精靈告訴我的。」
「哼!別以為這樣就可以對付我!」被晾在一邊的惡魔漸漸感覺到不尋常的地方,可是這沒多能影響他,無數的黑針出現在空中,畢直地往兩人飛去。


敏特的反應很快,手邊同樣冒出數枝銀針,一下子往黑針飛去,「啪啪」的兩聲把第一波的黑針全數擋了下來。可是對方的攻勢很迅,才解決了第一擊,第二批黑針已經緊貼而來。這次舜的動作比敏特快一點,手一伸,冰針隨之射出,把第二批的黑針打下來。
「放心交給我,我一個已經足夠對付他了。」敏特有點意外舜的攻擊,本來他並沒有預料過他出手的。
「剛說了我們是拍檔,才不會讓你一個人戰鬥。」舜沒分心,他邊說邊盯著惡魔,提防著。
「可是…」舜這樣說他當然感動,不過敏特還是覺得不太好,就在舜想叫他別囉唆時,他搶先一步說:「可是二對一會不會不太公平?」
舜一聽,毫不留情地給他一雙白眼,都什麼時候了?還說公平?
「敏特你不當天使真的浪費了你。」說著,舜一點都不客氣地向惡魔射出了幾下夾雜著小旋風的水刃,既快速也管用,雖然被對方避開了,但小旋風還是或多或少地割傷了她。
「別以為這些小把戲能對我怎樣!」黑氣瞬間膨脹,比剛剛更濃密地包著了「小比」。
「她似乎打算近戰。」雖然不明白舜話中的含意,但敏特仍然小心地分析著對方的舉動。
「近戰?」
舜才剛問完,對方就以極洶湧之勢朝他衝來。幸得敏特的提醒,瞬間反應過來的舜一眨眼就在對方面前插了三根冰刺,稍稍減緩了她的速度。
不過也只有一點點,只見「小比」想都沒想就一個猛衝把前方的冰刺撞碎,包圍著她的黑色的濃霧似乎還有防護和加強物理攻擊的功效。
在水裡,速度完全鬥不過人魚,加上這裡地方不大,他們之間的距離很快就縮短得只有隻手臂的距離。眼見尖銳得不尋常的手爪快要抓到自己身上,舜反射性地往後避開,接著一根亮亮的東西在他眼前出現,並「噹」的一聲擋住了「小比」的攻擊,敏特剛想補上一擊時,卻被對方快一步離開了攻擊範圍。
他沒有追擊,只是握住手裡的西洋劍護在舜的身前,非常有氣勢地說:「看清楚,妳的對手是我!」
「哈,管你的,都給我去死吧!」黑霧猛然分了一部分出來,形成四個龍捲風,一邊捲起附近的沙石,一邊追著舜他們移動。
「小比」都沒有呆著不動,她配合著龍捲風攻擊,利爪往敏特的盲點抓去。他避得過旋風都擋不到多少攻擊,敏特身上開始出現幾道冒著黑氣的傷痕。


舜很擔心他,天知道那些黑氣會不會對身體做成什麼影響?但他現在都分身不暇,水的阻力始終也會影響到他的動作,加上這裡地方不大,既要小心龍捲風,也要小心不要撞到一旁正在戰鬥的敏特,意外的綁手綁腳,令舜有點分不了心使用魔法。
為什麼當年的蘭在那樣的情況下還可以自如地使用言靈?真的可以做到如此心無雜念嗎?
『當然呀,我們可是天生的言靈師,即使經歷淨化和時間的洗禮,你的力量的確大不如我當年,不過這也無改你是虛無之間的事實。』
一把聲音直接從腦中響起,舜不用分辨都知道這是蘭的聲音。
為什麼會聽到一個連鬼魂都不是的人的聲音舜不清楚,但他卻沒有一絲想要否定這把聲音的想法。
「所以?控制不了還不是沒用!」舜感到有點懊惱,如果可以隨意使用言靈,那他現在就不用這麼狼狽了。憑藉蘭的記憶,他學會了言靈卻使不出來,至少除了最基本的名字以外,他都覺得力不從心。剛剛可以順利困住惡魔都只是運氣好。
蘭的聲音似乎微笑了一下,然後再度響起:『言靈重要的是心,還記得那次在藏寶塔發生的事嗎?回憶起當時喚醒柚子的感覺,那正是你現在最需要的。』
那次…是指在潛意識空間中把柚子拉出來的事嗎?那時候的感覺……?
『想起它,記住它,掌握它。』
這句話之後就再沒有響起任何的話語。
舜在水精靈的協助下閃過由黑霧龍捲風中伸出的觸手,邊努力回想著當時的感覺。
還記得那時候只是很擔心柚子,很想把她叫醒,很想很想…想讓她離開那種虛偽的夢境……
很想很想……
用心地去想,例如現在。
現在他最想的是什麼?


『此地的龍捲風將再不復見!』
「什…麼?」惡魔訝異得停了下來,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傑作消散掉,一個不剩地。
「成功了?」舜自己都非常意外,畢意這種複雜系的,他從來都沒有用過。
舜…敏特心裡非常感動,可是他沒像以前一樣飛撲過去,反而是趁惡魔分神之際,一個猛衝,把劍刺過去。
可惜對方的反應很快,在他刺過來的時候,立即回過神來,險險地避開那一劍,還順勢用黑霧纏上敏特的手。
「嘖…」手動不了,黑霧就像吸盤一樣,無論他怎麼動都不放開,緊緊地抓著他,限制住他的動作。
如果還是天使,就不怕這些黑霧了…敏特有點懊惱,變成墮天使之後雖然少了很多限制,可是在其他方面的確少了許多與生俱來的優勢。
「想偷襲?沒門!」惡魔惡狠狠地說,黑霧開始用力絞緊他的手,敏特疼痛得鬆手,西洋劍掉到地上化成一堆羽毛。
「啊啊!」黑霧不只是抓住他的手腕,還開攀上他的手臂、肩膀,目標似是他的全身。
敏特不斷用力往後拉,希望能把自己拉出來,又嘗試化出另一把劍想斬斷它,然而一點用都沒有,另一隻手還差點被纏上,雖然這次他躲得快,不過這樣看來,黑霧很快就會爬滿他全身。
就在他無計可施之際,一道藍綠色的彩帶飄了過來,一下就把綁住他的黑霧劃斷,其他黑霧就像受了什麼刺激似的,連忙縮回去,而敏特都因為慣性,往後退了幾步。
舜立刻走到他身前,藍綠色的靈力現在化成幾條彩帶飄在舜的身周。
「你覺得怎樣?」
「沒什麼…不過舜,你這些是?」敏特的目光被那些藍綠色的彩帶吸引了過去。
「這是我的靈力彩帶,直覺覺得對那些黑霧有效就試一下。」因為覺得惡魔的黑霧跟靈力有點相似,回想起上次在死神界的暴走事件,舜很直接地測試起來。
他比較有探究精神嘛。
「從來都未聽過靈力可以這樣使用……」此時惡魔忽然插話進來,用著訝異的目光看著舜,令舜忽然感到無比的毛骨悚然。
「比絲琪說得對,必須要把你滅掉!」這樣說著,黑霧變成一條條帶鋒利刀片的觸手,她舉著黑色的手爪,猙獰地往他們衝。
「靠!都太犯規了吧!」面對猶如碎紙機的「小比」,連舜都忍不住說髒話。
敏特迅速地拉著人閃避,避不了的就用翅膀擋,幾下攻擊下來,他的翅膀都變得破破爛爛的。
「窗戶!」一時三刻都想不出什麼好辦法,那倒不如先逃再算,舜即時下了指示,可是黑霧的行動力很快,窗戶很快就被堵住了。
背後的觸手都殺到來了,情急之下舜立即唸咒:『水之精靈!請護我們周全!水之護盾!』
「這樣應該可以撐一會兒……」舜看著外面發了狂地在攻擊護盾的惡魔,忍不住多加了一層上去。「水精靈不善守護,我們要想辦法…」
「嗯…幸好這隻惡魔的力量不是太強…應該沒事的。」敏特觀察了一下,對方的實力沒有看上去的恐怖。「舜…對不起,我都保護不到你…」
「欸?啊……」舜沒想過對方突然向他道歉,一下子都反應不過來「不用道歉…我沒有在意。」畢竟這隻天使一直都沒有在他面前戰鬥過,他都自然而然地沒有把他當成戰力之一。
聽完舜的話,敏特沒有高興起來,反而更沮喪了。
「嗯…敏特,墮天使有什麼能力?」舜都不知道可以怎樣安慰對方,只好一起想對策。
「不知道…」敏特眼巴巴地看向舜。
………我也不會知道呀。舜沒有這麼想念無月過。
「天使的能力呢?也許是從天使的能力變成的?」現在什麼都好,什麼線索他們都要。
「不會…天使的力量是由我們的神給予的,我現在已經不是天使,自然會失去那份力量,所以沒可能是從那裡變成的。」
「那你的西洋劍是怎樣來的?」如果像他這樣說,理應是什麼都做不到才對。
「…對呢,我當時只是想著要一樣可以保護你的武器,劍就突然出現了…」經舜這樣一提起,他才想起那把西洋劍是突然生出來的。
「等等....你剛剛說天使的力量都是你們的神給的,那你又說我是你新.....新的神,加上你的西洋劍....墮天使的力量該不會是來自墮天使的主人吧?」好歹也是個資優生,肯動腦子的舜很快就根據種種線索進行了推測。
「有可能!不過....會是什麼呢?」即使是有這個可能性,可是舜的能力太多了,也不知道能力是從哪方面來,敏特感到有點茫然。
順手再多補一個護盾,舜催促說:「快想。」
「嗯...」敏特也知道時間緊逼,他努力地思考著:「舜的能力...是虛無之間、言靈、精靈魔法.....」
「精靈魔法不算了,不過言靈的話...」舜似乎有頭緒,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敏特一眼。
「舜,你知道?!」
「...該不會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