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同學,你要學習魔法嗎? 
「不好意思,是時候要關門了,請離開吧。」一位老伯手拿著一串鑰匙,一邊向一名正坐在位子上的少年說道。
少年聞聲,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機,再合上放在桌上的書本。
「不知不覺都這個時間了,麻煩你了。」少年笑了笑,跟外表不相乎的,有禮貌的回應那位老伯。
「不麻煩,是說最近要大考了嗎?每晚都見你在複習到自修室要關門了才離開。」老伯笑道。留意到少年似乎是一個不錯的孩子,於是搭起訕來。
「嗯,我們學校都有頗多的測驗考試,下個月就要測驗,想說早一些做好準備。」少年一邊收拾放滿桌上的書簿,一邊說。
「用得著這麼早麼?不過都好的,現在都沒哪個孩子會很像你這樣用功讀書的了。」老伯點著頭,稱讚著少年。
「才不是,我們學校用功的人都蠻多的。」拿起書包,少年正想走出門口的時候,老伯又突然叫著少年。
「用功是好事,但也不要這麼夜才回家,父母會擔心的。」老伯語重心長的說著。
然而,跟之前不同,少年沒立刻回他的話,反而遲疑了一下,冷淡地說了聲「嗯」就離開了。



少年心裡鬱悶著,他清楚的明白,那位老伯所說的,永遠不會發生在他父母身上。

望了一眼手提電話,未接來電、留言一個都沒有,少年哼笑了一聲,似是嘲諷自己的天真。再望一下時間,晚上十時,這個時間的話,那兩個人應該是不知在哪裏亂生事吧。少年心想。
就在他正想著再要晃到那裏走一下的時候,忽然一下光影的晃動把少年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少年正要經過的是一條冷巷的入口,因為已經夜深,又沒足夠的路燈照明,所以這條冷巷是一處充滿著危險的地方。而在這條冷巷中,少年見到有一堆人,以身形來判斷,大概又是一堆男的圍堵一個女的。少年不打算視若無睹,但都沒想過要去英雄救美,他只是冷靜的拿出手提電話,打算報警處理。
「呀!」突然,一聲慘叫從冷巷中傳出。如果只是一般的慘叫的話,少年是不打算理會的,但是聽到這聲慘叫後,少年竟然停下了按電話的動作。
剛才的......是男的?少年一邊驚訝,一邊再把視線轉入去冷巷。
只見因為同伴被攻擊而稍稍有點憤怒起來的不良少年,一步步的走近中間那個女生。本來還小心翼翼的他,當發現似乎沒什麼怪事發生的時候,他一個箭步,手一伸,打算在對方出招前把對方制伏,但是在不良少年快要觸碰到女生的時候,忽然被一個不知明的力量給彈飛了,而那個女生卻什麼動作都沒有做。不良少年們感到不可思議之餘,更感到氣憤,自己這邊可是有四、五個兄弟,怎可能連一個小女生都擺不平呢?


知道優勢還在自己這邊,膽子都大了起來,可惜就在他們又要開始行動之前,藍光一閃,他們立時感到全身都麻痺了,一時三刻都動不到一根手指頭。
「發......發生.....什麼事了?」不良少年的其中一個顫抖著聲音地說。
「哼!」少女不多作回答,只是哼笑一聲。就很像免得他們死了都不知自己是怎麼死的,少女刻意的把動作做得像放慢鏡的,讓他們看個一清二楚。
只見少女不慌不忙把右手握拳,然後舉起,再把食指和姆指伸出,形成一個七字,把食指的指頭對準不良少年,然後用左手托著右手。簡單而言是做了個手槍的手勢。不良少年們都不自覺倒吸了口氣,原本身形瘦小的少女現在竟然變得像巨人一樣大,他們就很像無力的小雞,等宰的豬一樣。少女瞇一瞇眼,右手手槍向上一揮!不良少年們只是見到眼前一黑就沒了知覺了。
「這麼細膽就別出來混了,明明人家什麼都沒做過。」剛才很還有氣勢的少女,現在聲音卻哀怨得很像被人拋棄的怨婦一樣,但嘴角卻不自覺地揚起來。
「什麼?」在冷巷偷窺......偷看的少年竟然反應不到過來。他剛才的確沒看錯,少女上一招似乎是用了......電?

「誰在那裏?」誰知就是這一聲,吸引了少女的注意,少女的眼球在剎那間捕捉到少年的身影。
少年暗叫不妙,正想拔腳逃跑時,少女不知怎麼就已經到達他的跟前,一雙水溜溜,海藍色的眼瞳瞬間出現在少年的眼裏,他立時嚇得左腳踩右腳的跌坐在地上。只是在他的屁股快要跟地面進行親密接觸時,一股力量把他拉起來。
「哎唷,不用這麼慌張吧,我又不會傷害你的,就算是剛才的小混混我都沒有殺他們,還是,你見到什麼了?同學。」臉露非常可親的笑容,少女一步步把少年逼到牆邊。


「我......我什麼都見不到。」這麼明顯的威脅,腦袋不是裝草的都聽得出來,少年立即醒目的在裝失憶。
「是麼?你不會是見到我在發出一些藍色的電流吧。」
「沒,什麼電流?我什麼都不知道,裏面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少年死命地在裝傻,即使對方是女生都沒打算小看對方,因為那招電擊。
「不用裝了,我早就知道你在說謊了!」少女又向前邁進一步,本來因為燈光問題而看不清楚的臉,就因為這一步而清楚起來,因為那位置正好有電燈照著。
「柚子!」少年一下就認出自己的同班同學。那名出名的宅女,但是因為人很好,樣子又不差,性格開朗活潑,所以朋友很多的女生。
「怎麼了,別嚇人了。」知道是認識的人,剛才的緊張感一掃而空,這種衝擊讓少年一下子脫力的坐了在地上。
「什麼嚇人?你以為我剛才是在開玩笑嗎?舜同學?」彎下腰,柚子瞇著眼地望向舜。
「難道不是嗎?那道電流一定是電槍吧,雖然不知妳在哪裏得到的,不過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舜有點鬱悶,想不到自己竟然會連電槍這個東西都想不到,在自己嚇自己的。
「電槍?我才不會用那種東西!」柚子不屑地撇撇頭,然後再細細打量著舜,再說「看來你的資質都不錯,那我就告訴你吧。」
舜在想,到底對方要告訴他什麼,要擺出這麼神氣的模樣。
「魔法!我剛才用的是魔法喔!」就很似獻寶的,舜彷彿見到柚子的眼中閃耀出光芒。
「妳是看動畫看太多嗎?魔法什麼的全部都是假的,有空就去讀一下書吧。」舜站了起身,拍拍褲子準備離開。
「是真的!還有我的成績可是全級第二,是你在阻我,我才拿不到第一呀!」柚子手快的捉住了舜的衣角,都不管現在時間有多晚,大聲地抗議道。
「小姐,現在夜深了。」他可不想看萬家燈火的壯觀景象。「還有,我那有阻你,分明是你實力不足,那就應該更加努力了。」舜有點無力地說。
「什麼呀,S.A特優生嗎?」柚子無奈地說,可是對方比他更無奈,不過她似乎完全不知道。「對了!你知不知道為什麼我知道你是在說謊?」


這下可讓正想走的舜停下了腳步,是自己的表情太似在說謊嗎?但是他深知那時說的謊即使是被看穿了都不要緊,因為單純是要讓對方明白自己是會保密的。
見對方乖乖地停下來,柚子都開始發表著她的偉論。
「正常的人是不會看到我打倒那班人,反而是看到我被警察救了。」
只是普通的一句,卻讓一向以沈靜見稱的舜呆了在原地。
「因為我在整條冷巷都下了結界,再加上幻象,所以你聽到我叫你的時候會有反應,我就知道你見到的是真相而不是我制造的假象。」
「嗯....好吧,我見到妳是被警察救了。」舜顯然不相信這個是魔法,只是以為對方是想要以這樣的藉口來掩飾這件事。
「你可以看破幻象,證明你有這個能力,而且還很優秀呢!只要由我來教你的話,幾年後你必定會成為大魔法師的!」明顯比對方更自我中心的柚子並沒理會舜的話,很起勁地說著。
「想不到妳除了動漫,還會喜歡看武俠小說。」完全把重點拿錯的舜,都拿出「不打算配合你」的氣魄。
「你就好好考慮一下,我明天再找你。」可惜那股氣魄在這個把自我中心四字發揮到極致的柚子身上似乎都是輸了。
「明天再說。」舜不打算跟對方糾纏,一聽到柚子終於願意放人,舜就很似生怕她會反口,人來瘋地又扯著他說一堆莫名奇妙的話,所以只是拋下這四個字就頭都不回地快步離開。要知道現在都快十一時半了。
因此他都看不到那位不停在跟他說魔法魔法的少女,現在正以如同愛麗絲夢遊仙境裏那隻笑面貓的方式,消失於空氣中,但最後才消失的不是笑面,而是那雙圓大,但是透出銳智光芒的海藍色雙瞳。

翌日,如常回到課室的舜,想起昨晚的事,他有點在意的望向柚子的座位,一如以往的有一大堆人圍在她的週圍。
沒辦法,柚子知道的事太多了,上至天文下至地埋,冷知識,小道消息......所以圍著她的男女都有。女的,可以聊美容化妝,潮流時裝,手工制作;男的,不用問的當然是動漫消息,體育,就算是有喜歡的人,只要幫柚子一個小忙她就會告訴你那個人的喜好,畢竟這個都不算是洩露隱私,大家都可以接受。至於學業上的更是難不到她這個全級第二的好學生,功課是不會借你抄,但是請教的,多麻煩的都會答。
個性健談得讓人以為她說自己是個宅只是開玩笑,可是那些專業的用語就可以告訴你,她絕對是內行的。人又好,又健談,知道的東西又不少,讓她的人氣一直有增無減,甚至造成了她這個第二名才是第一名的假象。


但是又不可以只是怪她,畢竟第一名的舜同學,樣子似不良少年,不過是帥氣的那種。個性十分冷淡,又寡言,而且家庭背景的複雜程度更令他變得生人勿近。有人懷疑過他這個第一名是買回來的,但是他實力足以讓這場流言風波消失得無影無蹤,就連有家長要求把他趕出校的時候,校長都要出面保他這個成績好得似開外掛的不良學生。而最令那班家長無奈的是,自己兒子的操行有極大可能會比這個不良學生差很多,雖然上課睡覺但上學從不遲到缺席,服裝宜容在灰色地帶徘徊但從沒反過規,功課必定準時交上,上課不會吃東西玩電子遊戲,人更加不會打,從入學到現在,操行這方面每個老師都是給甲的。

靜靜地回到角落的坐位,舜打算再睡一下來補回昨晚損失的睡眠時間。可惜害他昨晚睡眠不足的傢伙,今日都不打算讓他可以睡一覺好的,柚子使勁地搖著快要入夢的舜。他本來還打算抗衡一下,終於還是受不住那很像八級地震般的搖晃,他強睜開滿佈紅絲的雙眼,還聽到其他人勸阻的聲音。
「怎麼了......」舜壓下怒氣,不過語氣都不太客氣的問著眼前的人。
「這個給你的。」柚子把一盒巧克力和一封信遞了給舜。
舜有點不明所以,但都不用他多問,圍在他們身週的人已經開始起哄起來。雖然有點奇怪這堆無膽鬼為什麼會有膽圍著他,不過看來都是因為柚子的關係。他逕自在心中推測。
「那就等大家先安靜下來我才會說。」
柚子就這樣的一句,其他同學竟然真的安靜下來,個個都很像待聽故事的寶寶一樣。見大家這麼聽話,柚子微笑了一下,然後竟然大無私樣的一屁股坐在生人勿近同學的桌上。
「話說昨晚小女子我外出遊玩,但快樂不知時日過,竟然晚了回家了!於是打算抄小路免得父母罵,誰知!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堆小混混。他們個個目露兇光,手上的刀片都散發出冷森的光芒。這下我心想,糟了!這次死定了我!」鬼靈精怪的柚子忽然扮起說書人來,同學們都非常投入,當柚子每說到一個爆點,大家都不約而同的倒吸了一口氣。
「不過!這個時候,咱們的英雄出場了!舜同學他先一聲大喝,竟然把那班小混混嚇到呆了一下。不過小混混們算起都有四、五個,持著自己人多勢眾,他們大搖大擺地走到舜同學跟前打算挑釁一下他,找點樂兒,但是舜同學就一點都沒理會他們,反而快步走近我身邊,想說要帶我脫險景,可是那班小混混又怎會輕易放人呢。他們一急,就拿刀刺過來,但是舜同學更快,一個閃身就避開了這一刺,還趁機一下手刀,把那把刀打落。見狀,其餘的小混混一呼而上,打算以人多取勝,可惜人多手腳亂,舜同學避完的一刀,就順勢地傷到同伴,沒一會,我們就趁亂逃脫了。」故事說完,明顯亂說出來的有至少三分二,但對不知情的人來說,可說是一場驚險萬分的場面。
「所以我為了感謝他才會送他禮物,你們不要給我誤會喔!」最後柚子還俏皮的提醒一下同學們,還偷偷對舜眨了下眼。
即是掩口費吧。英雄同學在心中作出結論。
「好吧,故事說完,快散開快散開。」然後柚子都盡責的那班她引過來的同學趕走。
「記得要在放學前把信看完喔,然後巧克力就看完信才好吃喔。」待人群散開得七七八八,柚子細聲地說完,就小跑步地返回坐位。
此時,老師剛好走進課室。某位同學小睡的機會又被人弄失了。



『鈴……』
結果都是沒上課的一直安眠到午飯時間,途中毫無有被中斷過,就連老師都不管他。不只是因為他成績好,更是因為他那個複雜到不行的家庭背景。深知道這點的舜都睡得很安心,是差沒說夢話而已。有教無類什麼的他早就不相信,教育工作者真的很偉大嗎?也許,但絕對不多。
被鈴聲吵醒,舜滿足的伸了一個懶腰,感覺比早上精神多了,於是抄起錢包打算去餵一下自己很由早上餓到現在的肚子。離開前,舜瞄了一下那封信,念在是唯一不怕他的柚子給的,他只是猶疑了幾秒就把信都帶出去了。

這個......即是什麼意思?

以上是舜看過那封信之後作出的評語。

「今日放學,在吃過我送你那盒巧克力之後,就上來學校天台找我,等你唷~(心)  柚子。」

如果不是知道柚子絕對不是要跟他告白,他可能會隨即撕了那封信......雖然他現在都很有把它撕掉的慾望。但是這個又即是什麼意思呢?是因為昨晚的事嗎?但是,已經承諾會配合對方,還收了掩口費,她還想要怎樣呢?自幼就接觸太多黑暗和陰謀,此時在舜的心裏竟然升起了一個不是太好的想法,但是隨即甩甩頭,他知道他不應該這樣想他的同班同學。
也許去一下都沒妨,反正……但,那下藍光真的可能是電槍製造的嗎?一次擊中四、五個人?
心中突然響起的聲音讓舜越來越猶疑,他到底是去還是不去呢?



「哼哼,你沒可能不來找我的。」
在遠處,一個跟幾個女生結伴同行的女生忽然停了下來,但是其他女生竟然沒發現到,還走遠了。那名停了下來的女生口中呢喃著這句話,還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