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孫?你結咗婚喇,個老婆同個仔呢?有冇跟你返香港呀?」諾媽聽到這個消息,很緊張的問 

諾爸:「係囉係囉,唔帶埋佢地嚟嘅?」 

「佢媽咪叫Sandy,係泰國人,我同佢已經分開咗,家寶跟住佢媽咪喺泰國。」謝宣諾邊珍而重之的把照片安好回錢包邊說。 

詠莉在廚房內一直站著,未有走出大廳,她不想打擾他們重逢,也不想聽到謝宣諾所說的事。可惜這間屋的空間太小,不想聽到的還是要聽進耳內。 

「咁個小朋友你唔要返?你頭先先話以後留香港,咪即係佢成世都見唔到老豆?點得呀?」諾爸緊張的說 



謝宣諾:「冇辦法,我打算多啲返泰國睇佢囉。」 

「陰功,咁點得呀?」諾媽憂心的問 

謝宣諾:「得喇得喇媽咪,妳仲發緊燒,宜家返去訓先。阿爸,你都唔好再返工,我聽日同你地去睇地方,我同你地一齊住,好冇?」 

兩老相望,大家面上都表現出一個奇怪的表情,可能整件事都來得太快,才那半個小時內的事,失蹤了十二年的兒子在自己的面前再次出現,而且還要多跑一個孫子出來,怎教兩老不會手足無措。 

「咁你宜家去邊?唔喺度訓?」諾爸關心的問 



謝宣諾:「我送詠莉走,順便返酒店拎返小小資料同你地聽日去搵地方,我聽朝嚟接你地好嘛?」

「好,咁你同詠莉早啲走。」諾爸說 

「諾仔。」諾媽這時坐在沙發上拉著謝宣諾的手,謝宣諾蹲下,輕聲道:「點呀媽咪?」 

「你唔會呃媽咪架可?你聽日會返嚟架可?」諾媽用一種謝宣諾從來沒有見過的語氣說,那是一種接近懇求的語氣。 

謝宣諾覺得很難過,把母親輕輕的抱入懷說:「一定唔會,應承妳。」 



諾媽在謝宣諾的懷中,也用自己的手摟著他那已經變得成熟的手臂:「你宜家咁大隻,仲好攬過你阿爸,哈哈。」 

「聽唔聽到呀阿爸?哈哈。」謝宣諾向諾爸開了個玩笑,又繼續聽諾媽的說話 

「其實你知唔知自己個名點解?」諾媽問謝宣諾 

「唔知呀,有意思咩?」謝宣諾答她 

諾媽:「果時同你阿爸結婚,因為你阿公唔鐘意,所以我成日同你阿爸鬧交,果時大家感情都唔好得去邊。後來到你出世,我仲記得你啱啱兩個星期大果陣,有一日你阿爸同我講,要將你個名改做宣諾。 
我問佢乜嘢意思,佢話以前大家好似未有基礎,就算結咗婚都好似隨時會離婚咁,直到你出世果晚,佢諗咗成晚,覺得我地嘅家庭終於都完整。宣諾宣諾,就係你爸爸向我宣佈嘅一個終生承諾,永遠都唔會呃我同會照顧我,你個名嘅意思就係咁嚟。」 

「原來阿爸你溝女都幾叻喎。」謝宣諾很感動的同時,跟諾爸開了一個玩笑。「係呀,哈哈,你阿叔果時都咁笑佢。」諾媽也附和的說,不過這句話一說出,卻有如一度閃電一般擊中謝宣諾的心臟,他驚覺自己的大意。 

「咦!?」謝宣諾很大動作的叫著。 



「咩事呀諾仔?」諾爸緊張的問 

「係喎,阿爸媽咪,阿叔呢?阿叔喺邊呀?」謝宣諾看著兩老問。 

諾媽看著諾爸,暗示由他去跟謝宣諾去回答這個問題。但諾爸也也面有難色的看著諾媽。謝宣諾看著兩老的表現,反應變得愈來愈急躁:「做乜嘢事?阿叔唔係有事呀?」 

「不如我講啦世伯伯母。」詠莉這時終於從廚房走出來。 

「妳知?妳知唔一早同我講?」謝宣諾問詠莉。詠莉沒有理會謝宣諾,逕自走到沙發另一邊坐下來,然後看著兩老的回覆。 

「咁詠莉妳講啦,妳地後生講嘢易啲。」諾爸說 

「咁妳講啦。」謝宣諾蹲著身子爬到詠莉的面前問,詠莉看著他的神情,又問了一句:「今日已經咁多事,不如聽日先講你知好冇?」 

「得啦我ok,妳話我知。」謝宣諾拉著詠莉的手說 



「唉……」這次又輪到詠莉不知道怎麼去說了 

「點呀?謝宣諾一直半開著嘴巴,神情古怪的看著詠莉,在等她說出叔叔的現況。 

「佢坐緊監。」詠莉的答案,令謝宣諾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