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又過了兩個星期,這兩個星期我跟詠莉差不多每天都靠在一起。而且,她更在我家過了兩晚。 

我知道這是一種讓步,也是一種求和的訊號,那可能基於她知道我的私心。 

而我也沒有再打電話給秋凝,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就算再奮不顧身去找她,都不會得到我想要的效果。所以我每天只是發幾個短訊給她,偶爾會收到一兩個很簡單的回覆,也已經足夠我回味。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七月份,這一個以往我們兄弟們都會玩得不亦樂乎的暑期時間,不過在今年,我們開始改變了。 

阿斌下個月便要去美國,而建倫和簡仁也忙於大學的事,我們變得很小聯絡。只是說明在這個八月份,在阿斌離開之前,我們一幫人都要玩個痛快。 



因為我跟阿斌都要到美國的關係,在這段並不熱鬧的時期,就只有我們常常見面。 

有一天,我們坐在德福花園上面的公園內,輕鬆的聊起往事來。 

我:「斌,你有冇唔捨得香港?」 

阿斌:「都唔係我自己想去美國,我點會捨得香港?」 

我:「過到去,就得返我地兩個拍住上。」 



阿斌:「可以去美國溝鬼妹,呢樣係我暫時嘅喜悅之一。」 

我:「鬼妹有咩好?點都係中國女仔好啦。」 

阿斌:「中國女仔……哈,返香港先諗啦。」 

「你同秋凝真係玩完?」我問 

阿斌點點頭:「最後一次講呀,分咗手呀。」 



我:「嗯,知喇,我都會係最後一次問。」 

我們各自拿著一瓶可口可樂,圍著整個德福花園一直逛,逛到累就坐下,坐到悶就再逛。我們無所不談,知無不言,除了我心目中秋凝的那一塊之外。 

年青的世界很好,沒負擔沒愁緒,可以奢侈的一天到晚到處亂走。

「諾,其實我好怕。」阿斌突然說。 

我:「點解?」 

阿斌:「我諗咗好耐,我要自己一個去一個我完全唔熟悉嘅地方。個感覺我唔識形容,只係諗到就覺得好恐怖。喺世界嘅另一邊,我仲點可以搵返一班咁好嘅朋友? 

我由細到大都唔識講嘢,除咗踢波,學乜嘢都慢。所以我唔鐘意去接觸新嘅朋友,因為我覺得有你地一班兄弟已經足夠。要一個咁耐冇去認識新朋友嘅人去一個陌生嘅地方,重新建立一個朋友圈子。 

我好怕自己會頂唔住。」 



我:「咁有我丫嘛。」 

阿斌:「就算幾近,有好多嘢都要我自己一個去承擔,你都唔係時時可以陪到我啦。加上你咁多嘢都未決定,到時係唔係真係可以成日見到都未肯定。」 

我:「我明,我會同媽咪爭取下,同你有咁近得咁近,我地兄弟嚟架嘛。」 

阿斌:「冇咗你地,我都唔知點算…」 

我:「識咗咁多年,都唔知道友情喺你心目中重要過愛情咁多。」 

阿斌:「愛情唔一定係一世,但友情一定可以,係必定可以。秋凝同我一齊咁耐,我阿爸阿媽同時都每日爭執咁耐,佢地兩個當年都係好愛大家,但到咗好多年嘅今日,一樣係互相指摘大家,我每日聽住佢地兩個嘅事,已經足夠令我對愛情同婚姻冇哂信心。 

同時,我都知道秋凝唔係得我一個,起碼心入面唔係。」 



我:「點解咁講?」阿斌:「兩個人嘅感覺,用說話係講唔到,就好似你同詠莉咁,一樣有你地嘅心入面嘅語言。有一日你發覺,你用呢一種語言去叫對方而對方冇理你嘅時候,你就知道,有某一個地方改變咗。 

所以我唔想浪費佢時間,同時,我都唔想浪費自己嘅時間。」 

阿斌的斬釘截鐵,我是有一種放心的感覺,起碼我知道,將來在秋凝身邊,我的對手不會是他。這個兄弟,我一直都有放在心中。 

「你發覺佢有第二個?」我問 

阿斌:「我睇過佢電話入面訊息,見到有一個叫L嘅電話,我睇咗兩個已經冇睇落去,因為我已經決定咗分手,唔好俾大家有個太壞嘅印象。 

不過佢唔知,你唔好講。」 

「咁分手之後,你地冇事要搞清楚咩?」我想套出秋凝懷孕的事,到底阿斌知不知道。 

「咪拎返佢喺我屋企嘅嘢俾佢囉,仲有乜?」我看著斌的表情,知道他應該沒有聽過這件事。 



我又續問:「L…?個電話你識唔識?」 

阿斌:「我冇睇個電話幾多號,都話咗決定咗就唔想再掘個真相,搞到自己咁嬲做乜?」 

「L………乜嘢係L………?會唔會係隔離班個Leon?」我喃喃地說 

阿斌:「唔使理啦,總之唔使理。」 

我:「你都唔想知係邊個咩?」 

阿斌:「你當我唔鐘意佢啦,唔想知。」 

你不再喜歡她,所以不想知道。 



但我很想知道那是誰…那個傳聞中令秋凝懷孕的L到底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