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斌離開香港前的兩個星期,從詠莉的口中,我收到一個消息。 

「秋凝前日還咗錢天恩佢地,天恩話,秋凝同佢講,佢冇BB。」詠莉在我們晚餐的時候,突然說出這個消息。

「哦,係咩?」我覺得很驚訝,但也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表露出來。 

詠莉:「你唔奇怪我同你講咩?」 

我:「冇諗奇唔奇怪,反正我都唔理,應承過妳,我只係理妳一個。」 



詠莉:「謝宣諾,你話過要娶我。」 

「係喇煩。」我親了詠莉一吻,又繼續碗上的晚餐。 

回家後,我在房間想了很久,最後還是決定在Msn中找秋凝問過明白。 

【※諾哥※】:『秋凝。』 

【秋凝妹~小秘密】:『係?搵我?』 



【※諾哥※】:『有嘢想問妳,有時間?』 

【秋凝妹~小秘密】:【哦,講啦。】 

【※諾哥※】:『之前聽詠莉佢地講你等錢用,宜家有冇事?要幫手嘅可以搵我。』 

輸進這句說話後,我像是一個等放榜的中學生般守在電腦前,等待秋凝的回覆。我看著那個對話框中,代表秋凝正在鍵入回覆的一句「輸入中…」,那感覺像是過了很久。 

但秋凝忽而輸入又突然停下,反反覆覆地,良久也沒有吐出一句話來。這時我的心跳得更加厲害。因為那好像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正在被我慢慢掀開,不知道當中,會不會有讓秋凝重新注意我的可能? 



終於,秋凝回覆了我。

【秋凝妹~小秘密】:【我冇事,只係屋企有事,宜家已經搞掂。同埋我已經俾返啲錢佢地,叫佢地盡量唔好周圍講人嘅事。】 

【※諾哥※】:『唔係呀,佢地都係關心妳。』 

【秋凝妹~小秘密】:【得啦,我冇事,再傾,88。】 

秋凝說完,便很快的下了線。我心情立即變得很差,心裡面很像有一股力量想往外爆發,但卻找不到出口。 

我對秋凝沒有死心,不過自己也快要去美國,又可以再做什麼? 

我想得入神之時,媽媽突然在門外出現,揚揚手示意我到大廳外。 

我走出廳外,看見爸爸跟叔叔在坐著,連霜姐也在一旁。 



我:「媽咪,乜嘢事?」 

媽咪:「我地講緊去美國嘅安排同時間,你都一齊聽。」 

「哦。」 

叔叔:「哥,阿嫂,公司果度我會幫你地睇實,但基本操作阿嫂妳都可以喺美國果邊同我用電郵聯絡,宜家科技方便,應該問題唔大,最緊要阿哥你好好養病。」 

爸爸:「我諗我地唔使去好耐,因為最近幾個星期我都冇事,休息多咗仲覺得精神好咗,可能幾個月就返。」 

媽咪:「搞一大輪嘢你想幾個月就返?喺香港你咪成日同班朋友去賭錢玩天光,去到美國你先可以安心休息。仲有個仔去果邊讀書呀,唔通去幾個月我地返嚟叫佢自己一個喺果邊呀?阿晨呀,你預我地點都去一年喇好嘛?總之你幫我睇住,要辛苦你唔可以成日返英國喇。」

叔叔:「我外國果邊嘅朋友一早有叫我返去幫佢手,不過我已經好肯定咁拒絕咗佢,所以你地放心,我一定會幫你地睇公司。」 



我:「阿叔又係果個踢國家隊嘅朋友呀?佢叫你返去踢英超呀?哈哈哈。」 

爸爸:「又笑個阿叔,你阿叔為咗幫阿爸都唔知放棄幾多嘢呀衰仔。」 

叔叔:「所以我唔話你知啦諾仔,由我講俾你知開始你已經唔信我,所以我唔益你,哈哈。」 

我:「有英超唔踢幫阿爸睇住公司,果然係好細佬,好細佬。」 

叔叔,「使乜講,你阿爺阿嫲死咗,你阿爸就係我最親嘅人,所以我點可以唔幫佢?返英國又算得係乜?」 

我:「咁媽咪呀,我地幾時會過去?」 

媽咪:「我地會去咗紐約先,我有個舊同學喺果邊,安排好所有嘢先搵屋。」 

爸爸:「點解唔搵咗屋先?」 



媽咪:「隔山買牛點得?就算租都好,唔親眼睇過我都唔放心,所以去到先揀,反正有時間。」 

我:「會唔會有花園呀?我上網睇外國啲屋企可以喺美國整個龍門呀。」 

爸爸:「你媽咪肯先奇。」 

媽咪:「你鐘意咪整,反正地方咁大。」 

我:「真嘅?多謝媽咪!」 

爸爸:「嘩,媽咪今次咁大方?奇怪奇怪。」 

媽咪:「阿諾少肯陪我地去,我都唔知幾多謝佢。」 



我:「咁我地即係幾時起程?我要同班兄弟講,要玩餐勁。」 

「呢日呀。」媽咪將她的記事本推到我面門,我看見上面有一個用紅圈,紅圈內那個日子,就是我要離開香港的日子。 

那一天,是九月十五號,我真的離開了香港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