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在阿斌離開之前那段一兩個星期,是我們一幫人認識以來,玩得最開心、最沒有是非的一段小陽春。因為每個人都知道可以跟阿斌相處的時間已不多,所以每一次出來也是懷著開心和包容的心去相處,就正如男人唔可以窮那本書先說, 

只有知道快要失去的東西,我們才會把它捧在手心,如骨如肉。 

很快,便來到了這一天,阿斌去美國的一天。 

我們一幫兄弟都來送阿斌這一程夜機,在那個登機閘前,我們所有人,像列隊一般,看著阿斌跟他的母親相擁。阿斌沒有哭,他從小就不愛哭的,反而建倫跟肥文已經開始忍不住。 

阿斌走過來,都跟我們逐一擁抱,每個人都沒有太多話說,畢竟到了這個情況,說什麼也只會是挑戰淚線。 



詠莉今天也有陪我來,不過這樣子情況反而變得更加尷尬。 

因為秋凝也有來送阿斌的遠行。 

我來的時候,她早就已經到了,還跟祖立他們站在一邊。因為詠莉的關係,我沒過去打招呼,情況有點難看,但還好沒有太多人知道這件事。 

阿斌有走過去跟秋凝淺聊兩句,我很故意的裝在沒看見,因為我知道詠莉一定會看著我,我到處張望,直到阿斌向我走過來。 

阿斌:「等你嚟陪我呀。」 



我:「知喇,好快嚟同你一齊踢波,費事俾班鬼仔撞死你。」 

阿斌:「喂,我上網見到有件美國隊94年世界盃作客波衫,仲熨埋拉莫斯個名,我去到睇下俾人買咗未先。」 

我:「咁正?見到記得幫我買。」 

阿斌:「好,我差唔多時間上機喇。」

「順風,好快見。」我跟阿斌碰一下拳頭,擁抱了一下,便完結了這次送行。離開時,我故意跟詠莉坐另一輛巴士,避免碰上秋凝的麻煩。 



但離開的時侯,我看見秋凝跟祖立他們談笑風生的情景,覺得有點奇怪,她好像不算太傷感。 

車途中,我跟詠莉都沒有說話,她好像有點不悅,但我沒有心情去問。我已經做了我應該做的事,妳還有什麼不高興喇? 

過了一會,詠莉終於打開話題。 

詠莉:「你今日好似有啲唔自然。」 

我:「邊有。」 

「嗯。」 

那一途車,我們沒有再說話。 

阿斌離開了香港後兩個星期,在這兩個星期,我們一家去美國的事情也準備得七七八八,我們會先到紐約找媽咪的朋友安頓好後,我便立即去找阿斌。 



阿斌到了紐約之後,很快便適應了那邊的生活,我們一幫人每天都會在Msn開一個聊天室去陪伴阿斌,將他在紐約那邊的所有的開心跟不開心都分享一次。 

有一天,我突然收到阿斌的長途電話。 

阿斌:「諾仔,果件波衫我幫你搵到喇,好似喺果幢乜鬼嘢世貿果邊呀。」 

我:「喂,我都要去果邊喎,我媽咪話佢個朋友喺果邊。」 

阿斌:「咁我等埋你先一齊去睇啦。」

我:「唔好呀,你又話係二手舖?一陣俾人買咗咁點?你搵日同我去買咗先啦。」 

阿斌:「好啦好啦,但你幫我做一樣嘢得唔得?」 



我:「做乜?」 

阿斌:「我有一堆相原來仲喺秋凝果度,我已經同秋凝講咗,你可唔可以過嚟之前幫我拎埋?」 

我:「哦………好呀,我打俾秋凝。」 

掛線後,我考慮了一會,然後決定打電話給秋凝。 

電話接通了很久,也沒有人接聽,我掛線,然後再打一次。 

反覆的做了這個動作三次之後,秋凝終於出現在電話裡面。 

秋凝:「喂?」 

我:「喂,秋凝呀,諾仔呀。」 



秋凝:「點呀?快啲講!」 

我:「妳……唔得閒?」 

秋凝:「係呀,快啲講啦。」 

我:「咁……一係我遲小小打電話俾你好嘛?」 

秋凝:「唔使呀,我聽得電話你就講埋先啦。」 

我:「阿斌話……佢想問妳拎啲相……」 

秋凝:「得啦,我得果時拎俾你。」 



我:「我仲有幾日就要飛,我怕………」 

「得喇得喇,唔好煩好冇呀?我知你要飛,我知你幾時會走,我話我聽到呀,我再打俾你得唔得呀?」秋凝突然大喝一聲,把我嚇得停下說話 

「係唔係我講錯嘢……?」我說 

秋凝:「你冇講錯嘢,係我同我男朋友宜家鬧緊交,你可唔可以俾小小時間我地鬧埋先,我再去處理你要我做嘅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