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爺》
謎面:
「你而家知道錯未呀?」
「我…我知道喇…唔敢…我唔敢喇…我以後都唔敢喇。」
我揸住耳仔跪左響地下度足足一日一夜。

事件經過︰
自八歲果年起 我父母就唔響度
我既起居飲食都係由我契爺負責
所以某程度上我都好聽我契爺話


「明仔 你幾歲呀?」
「十四囉 你知架」
「你估你大定未丫嗱?」
「男仔好似話高到廿一歲囉」
「咁我咪要等多七年?」
「你使唔使咁快諗定唔養我呀?」
「哈哈哈 放心 我會好用心養你到最少到廿一歲」
「車」
契爺佢其實好錫我 特別係最驚我仆親
成日掛響口邊都話我好似我爸爸後生 仲成日講


「一個運動員最梗要係對手 特別係右手」
可能係因為佢後生都係運動員啦
佢除左特別在意我外在既身體健康
佢對我身體內部都好關心
仲幫我養成左個每晚飲牛奶先去訓既好習慣
不過講時講 雖然契爺對我好好
但係佢都幾怪架 佢響屋企有個書房
從來都唔俾我入 鎖到好實
我幾次襯佢唔響度試入都唔成功
但係因為每次見佢去完書房之後都好開心


所以我真係好好奇
就響我十五歲生日當日
契爺本來應承左我陪我過 但係最後失左約
所以我嬲嬲地 直接就認真爆佢書房
書房裡面冇咩特別 只有一個櫃一張枱一張櫈
但係枱上面就有一疊紙 疊紙上面寫左好多字
個底仲有張較乾淨較靚既紙寫住︰
「艮木 東合 或異 麥巴 哈止 人弓」
當中有擦過 有打交叉 有打圈圈
淨係得個「哈」字係最乾淨
我睇極都唔明 我估係D玄學野黎
所以都冇理 求其閂埋門就出左去搵朋友慶祝
我響生日派對度同朋友玩左好多個遊戲
玩既時間過得好 好快我又要返屋企喇
途中我仲諗緊點樣令個遊戲玩得好D


我返到屋企之後 契爺佢仲未返到黎
咪搵到冇地方好搵 再走入佢書房睇下囉
點知…
當我再次睇返…
「艮木 東合 或異 麥巴 哈止 人弓」
我個心突然寒左一寒
另返轉頭 仲見到契爺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