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晚我都睡得不好,第二朝起床時人累得像沒有睡過一樣,而且還有點頭痛。昨天在我身上流動的那股氣現在變得十分微弱,就像快要消失一樣,整個人都很不舒服。

  我站起身走向房門,忽然「啪」的一聲,腳趾重重踼到枱腳,強烈的痛楚傳入我的腦部,不由得「呀」的大叫一聲,急忙按住腳趾。痛楚漸漸消去,我搖搖頭抖擻精神,今天還是要上學的。

  等等,今天要上學?怎麼手機沒有響?我馬上拿起手機一看,怎料它已關掉了。我插上電線,終於有反應,螢幕上顯示着開機的畫面。原來昨晚手機竟然無電。我望向時鐘,原來已八時半了!

  比昨天更離譜!現在就算我怎麼趕回學校,都逃不開遲到的命運了。雖然如此,我也沒有放慢手腳,仍是怱怱出了門,因為今日第一堂是miss law堂。

  「終於回來了嗎?」我一入班房,就見到miss law嚴厲地望住我。「對不起,今天鬧鐘沒有響。」我道。她乘勢進擊:「今次是你第幾次遲到?你是不是特別喜歡遲到呀?」「對不起,下次我會留意的了。」由於是我理虧在先,我也沒有反駁的餘地。「今日放學留堂。」她道。



  不是吧?遲到也要留堂?可惜我無權上訴,只得默然接受。忽然,「鈴鈴鈴…」一把熟悉的鈴聲響起,我心中登時又涼了起來。

  那是我手機的鬧鐘鈴聲!這手機真不生性,該響的時候不響,不該響的時候卻響個不停!我伸手放入褲袋,打算趁miss law未發現之前把它關掉,但已經太遲了,只見miss law嚴厲的眼神又再次聚焦在我身上。

  miss law冷冷的道:「你不是說它不會響嗎?怎麼它現在又響了?拿出來。」我只得無奈地交出手機。

  按照miss law的做法,她收的手機如同入了黑洞,沒有可能拿得回,要一直到家長日她才會親手交給家長,那時少不免又要受一輪教訓了。

  更重要的是,整個學期都沒有手機用,日子要怎麼捱?



  我頹然回到坐位,身旁的她看到我的臉色,便問:「你沒有事吧?」我沒有心情答她,只微微搖了搖頭。

  唉,昨天還是如此鴻運當頭,今日怎麼反變得倒霉絕頂了?這是「一啖砂糖一啖屎」嗎?我想來想去也不明白。

  壞事接腫而至加上心情極差,整天都過得不好。放學時我執拾書包,準備去留堂室,這時阿臣走了過來,我忽然想起:阿臣一向聰明,又多鬼主意,說不定能幫我。於是便放下書包,走過去跟他說:「別走,有件重要事要問你。」

  阿臣問:「搞甚麼?懶神秘。」我便把前天的怪夢、神奇的五蚊銀、昨天幸運的遭遇,直到今日倒霉的經過,原原本本的告訴了他。他聽後有點不信,道:「你當我傻的嗎,這有甚麼可能?」其實我要證明亦非難事,便道:「好,我證明給你看。你現在心裏想一個國家名。」

  「阿根廷!是不是?」



  他驚訝地望着我,似乎不相信這是事實。我說:「怎麼?你信了沒有?」阿臣注視着我,忽然大叫:「哦!原來我要跟阿欣坐都是因為你!」說罷伸拳佯着打我的腰。我道:「現在不是說笑的時候。我現在一時極之幸運,一時又極之倒霉,你知道原因嗎?」

  阿臣立即收起笑容,手托着頭沉思着。過了一會,他道:「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夢中所說,是你可以『分配』運氣,而不是『控制』運氣,也就是說你身上的運氣並不是源源不絕的。

  「你只是將原本用在一件事上的運氣,分配到另一件事上,整體來說你的運氣從來也沒有變多或變少。

  「一般來說,一個人的運氣大部分,我猜是六至八成,都是用來保護自己,免遭厄運,就好像令你出街不會被車撞,或是不會被花盤砸到之類。

  「剩下的一至兩成才是真正多出來的運氣,能令你遇見好事,只是一般人無法分配這些運氣用在哪裏而已。而你手上五蚊銀的作用,就是令你有『分配運氣』的能力。

  「你現在感到身上流着的那股氣,應該就是你的運氣,它流得越活躍,就代表你的運氣越充盈。

  「你可以將運氣實體化,把它當做金錢來看。你改變的每件事,需要的幸運值都不同,發生機會越低,需要耗用的運氣便越多。



  「如果你傾盡所有運氣,集中在改變一件事上,那麼你用在其他方面的運氣便會減少,甚至連生命都會受到威脅。這也解釋了為甚麼中了彩票的人,不是最後家破人亡,便是遭遇車禍。

  「你因為昨天用得太多運氣,剩下來的運氣不足以令你避過厄運,因此今日便接連倒霉。」

  聽着阿臣專家一般的分析,我也覺得頗有道理,不禁微微點了點頭。

  「我估計一個人的運氣應該會隨時間恢復的,所以你現在要做的就是甚麼都不要做,讓運氣自然復原。

  「未來三天你都不要使用運氣,否則後果難以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