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我還以為有了這五蚊銀後可以心想事成、為所欲為,到頭來還是要用自己的運氣。那就是說,之前想來的種種計劃,做賭神、股神、中六合彩,全都幻滅了。

  不過,起碼我還有控制運氣的能力,靠自己總比受命運擺佈的好。我輕歎了一聲,步出了留堂室。

  現在已是五時半,不早點回家又要被老母囉唆了。我走進一條巷子,忽然身後一把清脆的聲音叫道:「喂!」

  我轉身一看,只見身後站着一名二十多歲的女子,容貌不俗,風姿綽約,正對我笑着。她的笑容明麗可親,另有一番風蘊。

  我望望四周,這條巷子就只有我和她呀,她是在叫我嗎?可是我從未與她見過面,她怎會識得我?



  她笑着走過來,道:「是呀,我在叫你,逆轉運氣的小子。」我一聽到她說「逆轉運氣」,心中大驚起來,這件事我明明只有跟阿臣提過,她怎會知道這秘密?難道是阿臣說了出去?

  她笑道:「看你的表情就知我沒有講錯了。」我打斷她的話,朗聲道:「你怎麼知道?」

  她道:「很簡單,因為我也是逆運者囉。」說着從手袋拿出一隻minions公仔鎖匙扣,向我晃了幾下。這應該是她的信物吧?

  她續道:「嗯,走在街上也能找着一個同樣有異能的人,真是好運,你說是不是?」說着向我笑了一笑。

  聽她這樣說,我心中也開始明白了。夢中說「每名逆運者」,即是說能夠控制運氣的人,不只我一個。



  不過,要在大街上找一個從來未見過面,也不知身份樣貌的人,應該也不太可能吧?這要用多少運氣才能做到?

  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道:「可能是我天生特別好運吧,其實我也不知道一不一定是你,不過一試就試中了。」

  她伸出手來,道:「我都未曾自我介紹呢,我叫April,你好。」我跟她握手,道:「你叫我阿明就可以了。」

  她笑着說:「是了,既然你也是逆運者,那你的信物呢?可以借我一看嗎?」「好呀。」我便從褲袋拿出那塊五蚊銀,伸手交給她。

  忽然,我從她笑容中看到了一絲的狡獪,雖然那神色只出現了一瞬,但也已被我看在眼內。



  我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條條思緒:

  要在街上找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應該要耗用很多運氣吧?

  一個人的運氣再多,也未至於去到這個程度吧?

  再加上她找到我之後又能有甚麼好處?

  她為甚麼要花這麼大氣力來找我?

  「每名逆運者都會獲得一件信物,手持信物即可使用擁有者的所有運氣。」

  她能花這麼多運氣來找我,也不是沒有可能。

  除非……



  她身上的運氣不只來自她自己!

  她是個偷運氣的賊!

  一想到這裏,危機意識馬上浮現,便將手縮回。她好似知道我看穿她的奸計,笑容立即收起,露出凶狠的神色,竟然伸手便搶!

  她一伸過手來,更加印證了我的想法!

  我伸手攔擋,怎料她的身手竟十分敏捷,左手捉住我的手,右手便來搶五蚊銀,我來不及反應,竟然被她一手搶去!

  這塊五蚊銀對我非常重要,一旦落入她手,我的性命便陷入危機,不能任由她奪去!

  趁她還未收起五蚊銀,這是搶回它的最好機會!我伸出左手,猛力拍向她的手背,她右手受力,五蚊銀順手而落,「叮」的一聲跌在地上,向旁直滾。我再聳起左肩前推,她「呀」的一聲,跌在地上。我乘她還未站起,立即撲向地上,將滾動着的五蚊銀收回。



  呼,有驚無險,五蚊銀總算重入我手。但我感覺到危機仍未散去,還是先走為妙,便向馬路奔去。

  過了馬路便是大街,那裏人流漸多,到時應該安全了吧?

  就在我要踏出馬路的一刻,身旁微微發出「嗞嗞」怪聲,突然「嘭」的一聲巨響,竟然發生爆炸!

  強大的衝擊力向我湧來,我失去平衡,向旁跌倒。我望向聲音的來源,只見幾米外的電話亭燒着雄雄烈火,灰煙從裏面冒出,碎片散落四周。

  電話亭竟會爆炸?這有甚麼可能?

  我望向身後,April正緩緩向我走來,手上正晃着minions鎖匙扣。她竟將運氣如此使用,這個女人不能小看!

  此地不宜久留,我強自站起身,準備橫過馬路,忽然一架車高速駛來,就在我身前擦過!接着一架架車接連駛過,竟沒有停下的跡象!

  這條馬路平時根本沒有車,怎麼今日偏偏如此多車,而且每架都駛得這麼快?這自然是她的把戲了!



  我敢肯定,要是我現在踏出馬路,馬上會被車撞死,而她可以避過任何法律責任。

  在警方眼中,她最多也只是個路過的目擊者而已!

  「汪汪…」街角忽然轉出幾條狗,奔到我身前停住,吠個不停,將我重重包圍,有的頸上還繫着狗帶。我原打算從旁逃走,現在已無路可逃了。

  你用不用這麼趕盡殺絕呀?

  April一步一步向我走近,臉上還帶着笑意,道:「乖乖地交給我吧。這樣做對你是沒有好處的。」這笑容現在看來,尤其可怕。

  前無去路,後有追兵,四面楚歌,八方受敵,我還可以怎樣做?

  我已經走投無路了嗎?



  不是,我還有它。

  我拿出那塊五蚊銀,它依然那麼明亮,那麼完整。

  我不知道剩下的運氣能為我改變些甚麼,但這是我惟一的希望了。

  「如果幸運仍未離我而去,那就讓我再掌握多一次吧。」

  我將五蚊銀放在姆指背上,向上擲起,五蚊銀筆直落下,我手掌橫掃,一把將它抓住──

  「字!」

  霎時間風雲色變,身後忽然鼓起強風,身旁的狗群好似察覺到不妙,向天亂吠幾下,隨即散去。

  我感到身下有股能量正不停湧動,即將爆發。April還在向我走近,忽然發覺不妥,馬上後退。就在這時,她身前「嘭」的一聲,隆隆水柱從地面湧出!

  水柱向天激射,發出洪洪巨響,震耳欲聾。我彷彿看到一條水龍從地面奔向天際,嘶聲咆哮!

  水柱射到半空,一時還未落地。我感到一股強大的壓逼感迎面而來,不由得後退幾步。強風向我衝來,幾乎連眼也睜不開。

  香港幾曾試過爆水渠,而且還剛好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

  眼前震撼的景象使我呆住,未幾我才醒起我可不能呆站在這裏,我不知道她還會不會追來,但總是逃走要緊吧?

  我趁着車流漸少,馬上橫過馬路,向前直奔。

  過了幾條街,我想現在也安全了,便停下來喘息。我望向身後,只見水柱仍未竭息,在半空中翻騰不止。

  回想起剛才驚險的一刻,現在還心有餘悸。身在遠處的我尚且如此震撼,何況是身前的她?就算她不死,也要受重傷了吧?

  一想到性命安危,立即想起一件事,我不禁打了個寒噤,心中驚駭不絕。

  我已經用盡身上九成的運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