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夢——楔

「cool啊,要是我知道...」
「真的,我沒有怪你呢。」
「學長啊,就算你早知道,又會有甚麼不同了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陽光明媚的早晨—
「凜兒, 起床了啦!」
「別叫我凜…我叫cool!」玄凜一個翻身從床上滾下來。
「我們家即將出一個白衣天使啦!興奮興奮….」 玄凜媽禁不住激動的替寶貝女兒重新檢查行李, 又忙著準備早餐。


「媽, 老姐是禮儀天使就差不多。」 玄諾身穿皺巴巴的校服, 睡眼惺忪的不忘諷刺一句。
「屁孩, 閉咀!」 玄凜惡狠狠的瞪了弟弟一眼。
「好啦好啦! 別聽你弟瞎掰, 還有凜兒, 媽給你背包放了一箱化妝品,淑女一點, 釣個醫生帥哥回來, 給媽媽鑑賞鑑賞!」
「額…媽你知道我底子也懶得塗。」玄凜冷汗如瀑布。
  這時, 該還在睡覺的老爸一臉正氣的走了出來, 全家人不由得安靜起來。
「凜, 從今天起你就是大學醫學院的學​​生, 好好讀, 做個好護士學成歸來。」
「爸, 我會的了。」
  時間差不多, 玄凜咬著一片麵包拖著行李跑到玄關換鞋子, 不忘照一下鏡子。鏡子裡的女生皮膚白皙, 頂著一雙高考後瘋狂通宵打LOL的眼袋, 一頭烏黑   的長髮, 清澈的咖啡色眼眸是著歲月刷不走的稚氣。
「我走啦。」
「嗚….. 凜呀, 其實媽媽捨不得你啦!」玄凜媽抱著女兒一把眼淚。


「媽… 我過年也會回來呀…」 玄凜鼻子酸酸的。
「好耶~ 女魔頭走了電腦是我的了!」 玄諾手舞足蹈。
「臭小子, 下年你也高考了, 給我乖乖唸書!」 玄凜隔著母親的身體就是一巴掌。
「好了, 火車快開走了。」玄父提著玄凜的行李走到大閘前。
「再見啦。」大門重重關上, 玄凜看了家門最後一眼, 往火車站走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