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剛剛那位來自4宿的李欠丙一篇說詞實在...實在太令人感動了。」前台傳來鐘洛凱誇張的抽鼻子聲音「現在有請5宿——千禧的木一宇。」
  
台前傳來一陣腳步聲,攸然止住,響起木一宇不徐不疾的聲音。
「你好,我是五宿的木一宇。我這個人沒有甚麼優點,能給大家的只有一句實話。」
  他頓了頓。

「 我是被推上來,我沒有興趣當主席,請不要投我,謝謝。」


  死寂... 死寂... 玄凜震驚得張大了咀,跑到後台出口偷望,木一宇一副乖巧又滿臉不在乎的表情看著觀眾。禮堂後方的五宿宿員發出了失望的叫噓。
「小子,我喜歡你,夠老實!」
  不知是誰大喊一聲,全場居然掌聲震天,歡呼聲此起彼落。


「哈哈,這傢伙出人意表!」
「誠實的寶寶姐姐最喜歡了!」
「瞎說甚麼大實話,今年通知太急,上去的都是無辜的生肉啊!」不知道是不是誤打誤撞,木一宇在一片欣賞下退場。 
  木一宇後面的候選人也不外如是,都是些陳腔濫調的說詞,轉眼間就到11宿了。
「接下來,有請我們人氣極高,一年前以狄校長令千金身份來康南參觀,今年以高分考入康南醫學的至高無上女神——狄安妮,代表11宿冰川發表參選宣言!」
「狄安妮!狄安妮!誰與爭鋒狄安妮!」
「11宿!至高無上,女神安妮!」林書夜無奈的看著一群「安妮粉」,旁邊的雁亦南竟然一臉癡呆流著口水看向台上。
「南,說實在,有那麼好看嗎?」
「我好像戀愛了,安妮好可愛啊…...」
「眼睛瞎了嗎?」


  雁亦南突然回過神來,抱住林書夜的胳膊搖。
「夜,你剛剛應該跟安妮交個朋友,你不要也介紹給兄弟...」
「媽的,放手啦!」 林書夜想縮開手,下意識捉緊手心的紙條。
 希望那白癡能撥正反正,不用少爺我出馬。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嗯哼,你好,眾所周知我是狄校長的女兒,今年我卻想僅僅以一個醫學生的身份替11宿說幾句話。每年,十二宿舍都為各大比賽拼個你死我活....」 狄安妮   那邊廂在台前煽情,玄凜在後台揭開講稿,春豪傑歪歪斜斜的字體寫道:

早安!本大俠乃熱血十二宿的玄林(凜)也!俗語有云:人沒有希(犧)牲的話...就什麼都得不到... 為了得到想要的... 必須付出同等的代價... 那就是lin(鍊)金術的『等價交換』, 所謂的代價,就是大家手中的選票,投我一票,遠離另外十一宿的誘惑,吾必不容你後悔矣,必有福利公正回愧(饋), 以一腔熱血壯我康蘭(南)!may the forzz (force) be with you! 

  春哥!你在逗我嗎!星球大戰也跑出來混!


「最後,不管各位於投票日那天的決定是甚麼,我狄安妮都希望十二宿都以和為貴,不論輸贏,康南師生上下一心,謝謝大家。禮堂後方,我為大家準備了茶點,敬請享用!」
 啪啪啪啪啪啪!

 前台傳來的掌聲無疑為玄凜內心的腥風血雨雪上加霜,這時鐘洛凱的聲音絲毫不饒人。
「謝謝安妮女神慷慨解囊,接下來有請12宿——熱...熱..啊哈哈哈血的代表,玄凜。」
 玄凜啊玄凜!你剛剛為甚麼早點檢查一下這稿子!看著手裡難登大雅之台的說辭,玄凜急得要哭了。她慢慢的往聚光燈的位置蠕動,萬分的不情願,她閉上  眼彷彿已經看到結局了,還有高中時那一幕一幕....
 為甚麼倒楣的總是我?
 為甚麼倒楣的總是我?
 為甚麼倒楣的總是我?
 玄凜,反正你臉是丟大的,痛痛快快死一死吧!玄凜手緊握講稿,帶著壯士斷腕的表情,步入聚光燈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