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cool那表情,一臉英勇就義的表情是怎麼了?」雁亦南咬住拿來的糕點不解的問。
  不止他一個,台下議論紛紛起來。玄凜僵硬的走到咪高峰前,被聚光燈照得張不開眼睛,慢慢漾起一個機械式的笑容,向台下黑壓壓的頭頂揮了揮手。
「早…早安,本大…不,朕乃熱血十二宿的玄凜也,有名的鍊金術師愛德華說過:『人沒有犧牲的話...就什麼都得不到』...咳...咳...」
「哈哈哈哈,這丫頭是來搞笑嗎?
「把自己當天朝先帝了!台下哄笑起來,玄凜咬緊牙關,雙眼緊閉深呼吸繼續把說辭在牙縫間吐出來。
「嗚哈哈哈!cool她怎麼了?」雁亦南噴了一口蛋糕 「夜 ,那女人腦袋秀逗了?咦?夜去哪了?」
  
身旁的林書夜早已不知所蹤。
「求各位賜....賜我力量壯我...康南,May the force...啊!咦?」 玄凜的手冷不防被一個人抓住,是林書夜。
「靠,夜怎麼也上去了?」雁亦南這次連可樂也噴了。燈光組馬上識相的多開一支燈照住林書夜,兩人頓時成為了全場的焦點。
「林書夜,你怎...」 玄凜不解的看著他,林書夜卻舉高一隻手指示意他不要作聲,走到咪高峰前。


「早安,我是十二宿的林書夜,剛剛玄凜同學所示範的是跟我內定一場錯誤示範的搞笑秀,希望大家看得高興。」他溫文爾雅的對台下觀眾微微,另一手偷     偷把紙條塞進玄凜的手心。
「接下來,有請cool重新開始她的演說。」

  林書夜退場,玄凜攤開紙條,感激的看著他的背影,重新得體的把紙條演說。
「 馬克斯皮茲曾說過:『如果你沒有做好準備,就準備失敗吧。』十二宿承認,時間上的不足令我把特備演出不能發揮淋漓盡致,但...」
「哈,春豪傑惹的禍居然被救場了。」台下的狄安妮表面上波瀾不驚的微笑,但被台上振振有詞的玄凜弄得氣急敗壞。
「沒到最後,誰知道呢?」白暝辰不置可否的回應道。
「辰,你這是甚麼意思?」狄安妮瞪了他一眼「宿生會首席的位置,我坐定了!」
  啪啪啪啪啪!玄凜演說完畢,台下一片讚賞的掌聲。白暝辰直直的望向玄凜,和她的目光對上了,微笑,豎起拇指。 她臉一紅,鞠了個躬,小女孩般蹦蹦     跳跳下台了。
「喂,林書夜!這不是老子的計...嗚!」春豪傑突然跑出來指住林書夜,藺殷攸適時地出現一手摀住他的烏鴉口。
  唔...口水,髒。


「夜,你怎麼幫起那丫頭了?好戲被救場,雁亦南沒趣的看著自己的死黨。
「幫助白癡,有積陰德。」
「謝謝十二位候選人的宣言,各位宿生請繼續密切留意半個月後的試膽大會。我,鍾洛凱,會繼續為你直擊報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