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嚏!」 藺殷攸見四周沒人,狠狠的擦鼻子,打了個寒顫。這破天氣怎麼突然渾身寒氣襲人。
「殷攸,我們走了,一起嗎?」合唱團的團員站在音樂廳門前朝她招手。
「不用了,我還有約。」她連忙把打噴嚏打得扭曲的面容整理好,笑面迎人。
「唉,氣質美少女怎會沒有男朋友,我們這些土包子先得靠邊站了。」合唱團團長壞笑。
「...我沒有男朋友。」她尷尬的回道。然而,大伙都走了,留下陣陣秋風掃落葉,根本誰也沒等她回應。
  算了。藺殷攸穿過天鏡之湖廣場,拐過好幾條無人小巷,走到人煙稀少的綜合大樓後門。牆壁陳積著多年藝術系學生的塗鴉,洗不掉,氣走了不少校工,所以現在要搞藝術也在廣場的大畫廊。張望四周,沒人。她悄悄地走到一個太陽圖案的塗鴉前,三兩下敲打牆身拉出一個手環,用力一拉。牆身浮現出一扇門的輪廓,門後出現一道旋轉樓梯。她確保門關上,順住樓梯爬到頂樓。頂樓只有一個房間亮著燈,門口寫著——
  康南環球科學研究會
  傅淵原來是這樣把那傢伙騙來的嗎?藺殷攸暗覺好笑,推門而入。
「傳淵學長,你再問我也只能告訴你春豪傑在宣言大會那天早上突然帶走cool去頂包,其他11宿的事我從來不過問的。」倫天語不耐煩的看著他的輕小說,   聽見門聲,門口出現一個散發著古典氣質的黑髮少女。
「藺殷攸? 你怎麼會在這裡?」倫天語的口能放下一顆雞蛋。


「是你不知道我也是『謊言裁縫師』而已,」 她淺淺一笑「 不然我怎會知道那麼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個月前——
  藺殷攸一個人在大一迎新日瞎逛,宿生會禮堂放滿一個個學會招生的攤位,又是跳舞又是購物優惠,各出奇招,務求招收更多新血。招牌固然搶眼,藺殷攸   報了合唱團後意興䦨珊。逃生出口處,她督見一塊詭異黑布若隱若現,好奇心驅使下,她走到那個神秘攤位前。嚴格來說,這是一個迷你帳幕,裡面坐著一   個黑布蒙頭的男生,他前面的桌子放了一張白紙。
「白晝安好,有緣人,請。」 男生做了個手勢請他坐下。
  這是甚麼旁門左派占卜的騙人黑店嗎?得想辦法撤了。藺殷攸牽強一笑,坐下。
「這裡是幕後人員的申請攤位,不是每個人都能找到來這裡,難得來到,寫下你的名字吧。」
「請問幕後人員是甚麼?」
「這不是很明顯嗎?」男生在黑布後噗哧一笑 「不就是看不見的人嘍。」
「 抱歉,我...我想我不是太適合。我先走了。」 藺殷攸暗叫不妙,驚得內心發毛,站起身就想往出口走。


「且慢,既然你我無緣,我也不多勉強,但請施主把這裡的事保密。」
  媽啊,一定是上次掃墓回家忘記用柚子葉洗澡!藺殷攸倒蒜似的點頭,連滾帶跑奔出帳篷,直跑到宿生會禮堂門口才停下來喘口氣。
「同學,不好意思。」一個女生走到她旁邊「請問你看到傳聞中黑色的帳篷嗎?我走遍整個禮堂也找不著。」
「沒有看過。」 藺殷攸強裝正色答道。
  問路女生突然咧開咀笑,從口袋中掏出對講機「 淵,我們找到今年的第一個了。」
「啊?」待藺殷攸回過神來,她已經被女生拉來這個旋轉樓梯上的閣樓房間,應門的是剛剛黑布蒙頭的男生,他脫下頭布,意想不到的氣質清脫。
「你好,歡迎加入謊言裁縫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