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課堂—
「各位未來醫療體系的動樑,今天的實驗是為了驗證洗手、清潔用劑與感染控制莫大的關係。首先請大家用70%乙醇把工作桌徹底消毒,把已經預備好的培養碟底部用馬克筆劃開三份,隨便摸一下周邊,再用力的把拇指按上去第一份,記得蓋好指紋馬上把蓋密封....」
木一宇把東西移到一旁,獨個兒專心幹活起來。好像很好玩的樣子~玄凜舔了舔咀唇,伸出手準備伸手亂摸,冷不防一手捉住了自己的日程本。
「啊?」李光熙握緊日程本,塞進她的手,依舊目不轉睛的看著她,咀唇吐出七個字。
「隨便摸一下周邊。」
「好...好,謝謝你,李同學。」
  …
「接著,用肥皂洗一下手,把拇指按上第二份。」
  玄凜扭開水喉,搓了一下雙手。她的臉蛋突然被戳幾下,李光熙正用肥皂的瓶咀戳她。
「肥皂。」


「啊哈哈哈哈...」 玄凜扯起三不像的怪笑手也不擦乾後退了三步。
  …
「最後,請用老師桌前面的酒精搓手液洗手,再把拇指按上第三份,密封後放回恆溫器。15小時後回來觀察拍照,兩周後我要看到大家的實驗報告。」 教授說完就走了。
  玄凜把三人的培養碟放在同一個盤子,小心翼翼的走到恆溫機器前,她感覺到背後有個人悄悄向她走來。
「李同學,我不需要你的幫忙,請你...」 玄凜已經準備好一個嚴肅的表情,然後華麗的轉過身去——
「小cool, 有看到狄安妮嗎?」  白暝辰朝她溫暖的微笑。
「白學長?」 玄凜癡癡的張開咀巴,手下意識指著狄安妮所在的地方。
「謝謝。」 白暝辰摸摸她的頭髮,轉身朝狄安妮走去。玄凜的目光一路追住白暝辰,他的身影在她眼裡如旭日初升,一秒也不捨得移開。一直到他停下,跟   狄安妮談話。世界,好像突然一點一點地變冷;心,也越發地收緊⋯⋯
「喂。」 她的手臂突然被用力掰開,把她從天際拉回來。
「蓋沒封好,你的手要印到培養碟上了。」 木一宇鬆開他的手。


「啊,對不起!」 玄凜立刻把樣本妥妥的放進恆溫器。
「你又怎麼了?」
「沒事啊。」木一宇看著她眼眸的迷惘,抹上不易察覺的苦笑,在心底嘆了口氣。
「狄安妮本來就是個難處的人,別放在心上。」
「我有急事,先走。後續拜託你跟李光熙了。」 他不想揭穿她的心事。
「好的,謝謝你。」 李光熙再一次把頭湊到玄凜的臉前,跟前幾次不同,一臉認真。
「李同學,我們組的樣本已經放好了,我們可以走了。」
「你是不是跟藺殷攸很熟?」
「…是啊」 玄凜警剔的把兩人的位置拉回正常距離。
「 救世主!」 李光熙已經上前捉住玄凜的手。


「非...」 她的「禮」字還沒喊出來,眼前已經出現一封畫滿粉紅色桃心的信。
「請你替我把這封信交給藺殷攸,從我第一眼開始已經深深愛上她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