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凜一個人抱住兔子書包,裝作若無其事的走回白色屋頂的樓房。漸行漸慢,一步比一步來得大力,沈重。周圍路過幾個女生狐疑地打量她奇怪的行為,從頭到腳打量她,但看到她後面的人影,連忙急急走了。
 
不行,忍不住了。
  
玄凜冷不防停下來,回頭說了一句。
「狄安妮同學,你我互不相識,你跟著我到底有何貴幹呢?
「玄凜,容許我更正你兩點。一,是我不認識你而你一定認識我;二,你只是剛好跟我一樣去12宿。」
  
玄凜額頭已經有個大大的「井「字,翻了個白眼轉身就走。
「喂,你別走那麼快。
「干你屁事啊?
「等等,玄凜!狄安妮急了 「 我要你幫我。
「帶我去1208,拜託。她最後兩字是從牙縫小聲洩出來。


  玄凜的憤怒煙消雲散,換上驚訝的表情。
「你去幹嗎?
「我想找林書夜。
「噗...原來你還沒放棄啊?玄凜斃住笑。
「我找個人有甚麼好笑,你真是沒禮貌。狄安妮恢復她傲慢的氣燄。
「沒有沒有,不過你要找他打個電話不就好了。何需找我幫你呢,我也不過是林書夜的室友。
「我就是要跟你進1208,其他你不用管。
  唉,看起來不帶她上去她大概不會善敗甘休。
「好吧,事先聲明我可不知道他在不在,也沒有甚麼高級東西招呼你。
  玄凜跟狄安妮走進了12宿,電梯大堂旁邊的康樂室有幾個宿生在打桌上足球。


「嗨,cool。喂,怎麼帶…朋友回來了?
「帶他去咱處面聖啦!玄凜跟男生揮揮手走進升降機。
  升降機門徐徐關上,康樂室裡的男生鋒擁而出七咀八舌。
「喂!我沒看錯吧,那是狄安妮!
「跟阿cool回來才是重點吧,她們不是不對盤嗎?
「等等,該不會是找林書夜吧。這句話讓全場剎那靜下來。
「哇,白暝辰這綠帽扣得夠高了!
「對啊,這樣就合理了。要8樓的人才有7樓的後樓梯門鎖匙啊。
「春豪傑住7樓嘛,那件事之後…
「殊!被宿舍長聽到就死定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七樓後門門前,玄凜掏出鎖匙,突然想起甚麼似的,鎖匙圈套在手指上轉轉轉,倚在門前。
「你幹甚麼,快開門啊。
「我在納悶,為甚麼你不讓升降機直到八樓而非要我開七樓的鎖匙,這是我倒垃圾才會用的。
「你沒必要知道。我喜歡。狄安妮淡淡的回應道。
「我不知道你為甚麼一直針對我。但我要你知道,我是因為林書夜的份上才讓你去我宿舍。這道門是唯一一條路通往8樓而不經過七樓房間,你最好老實點。玄凜的眼眸冷冷的橫視著她。
  狄安妮打了個寒顫,嘆了口氣。

「好吧,你贏了。宿舍長房間在七樓,跟春豪傑打招呼會讓我非常困擾。
「我在等你說下去。玄凜從春豪杰的反應略知一二。
「春豪杰是我的前任,有一次我去他宿舍飲料被下了藥。醒來時,校報已經是舖天蓋地他去了夜總會的照片。
「不是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