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咚——
「等等!在LOL,誰也好自己開門!」雁亦南的聲音從門後傳來。
「林書夜!南!狄安妮來了,把飯桌東西收一收、地板零食掃一掃、廁所....@$%$&%^#@今天是你們清潔你們去!」
「甚麼?靠,媽的!」雁亦南嚇得滑鼠一丟,整個跳起來。
  大小姐,又想耍甚麼花樣了?
「書夜,你在這房間待著別出去。我去打發她走!」雁亦南壓下聲音對林書夜道。
「不就是個上等人出去談兩句而已,怎麼把我當熊貓了?」林書夜對好友的反應實是無語。
「總之你別出去!」雁亦南卻彷彿沒聽見緊緊關上門。房間只留林書夜一人,回頭看看,赤紅色的"LOSE"霸佔整個螢幕,左下角卻有個藍光一閃一閃。
「喂,南!開門啦!再不來我用鎖匙啦!」 玄凜在門口叫進去。
「cool你閉咀啦,地上的糖衣是你昨天丟的!」 雁亦南不耐煩的朝門口咆哮。


「少廢話啦!」
「啊呢啊呢,雁亦南,你可不能這樣對玄凜,是你拒絕我在先喔。」
「......」
  狄安妮曖昧的語氣給兩人的爭吵潑了盆大冷水,屋內只剩下掃地的沙沙作響。
「升降機在6樓也聽到你們的聲音了,發生甚麼事?」走廊盡頭的升降機門打開,藺殷攸跟倫天語慢慢走來。
「狄安妮同學,大駕光臨寒舍有何貴幹了?」 藺殷攸好像毫不驚訝,語氣絲絲嘲諷。
「我只是作為林書夜的朋友探望一下而已。」狄安妮不禁示弱瞪回去。
  看來是蕭學姐多心了,只是看上林書夜罷了。倫天語鬆了口氣,向藺殷攸打了個眼色。對啊,但你想陷林書夜於不義嗎?加上不見得她有沒有其他意圖,先打發她走。藺殷攸回倫天語無奈的眼神,搖搖頭。
「要找他,打個電話不就好了?你不可能打聽不了他電話吧。」倫天語回應。
「我要堂堂正正問他要電話。


「竟然。倫天語稍稍驚訝「 校長千金會為區區一個男生的號碼大費周章親自上門,不可置信。
「管你怎麼說,今天我見定他了。狄安妮瞟了他一眼。
「很遺憾,但林書夜現在不在裡面。就算在,也不見得想見你。藺殷攸冷不防敲一記悶棍。
「咦?小攸你怎麼知道? 玄凜停下掏鎖匙的動作,老天,誰想讓公主進去啊!
「他出城去給童童買東西去了。
「你們有完沒完?為甚麼偏要阻止我啊?狄安妮慍怒的瞪著三人。
「我好像也沒聽見林書夜應門,小攸沒騙你呢。玄凜目光清澈的看著她。狄安妮一怔,蔫了。
「童童...是他女朋友嗎?
「噗... 狄安妮,你該不會...是真的喜歡上林書夜吧?玄凜這下是忍不住,咀角又升天了。
  狄安妮被這麼一說漲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不關你的事。良久,她看了眾人一眼,邁開步伐,消失於後門樓梯。
  其實,很明顯吧。
「喂!狄安妮走了沒有?雁亦南從房子叫出來。
「走了,開門吧。
「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雁亦南不滿的嘟囔道,眾人都回屋裡去了。
「公主殿下,竟然也會動真情。 倫天語故意壓下聲音說話。
「我也挺詫異的,但我更好奇白暝辰對她而言是甚麼。藺殷攸微微點頭。
「別人感情事我不管,但談公事,我不明白傳淵學長為甚麼那麼執著不能讓狄安妮當上首席。
「首席,本來是為了往後十二宿的公平而存在,」藺殷攸語氣淡淡,「連選舉也是不公平,選上首席就見得公平了嗎?
「公平?笑話,這世界哪裡有公平了? 倫天語不置可否的冷哼,徑自回房去了。
  藺殷攸凝望著他的背影,皺起眉頭。
  對啊,這世界沒有絕對的公平,但你背負著甚麼讓你如此憤世疾俗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