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哥,謝謝你對我的信任,可是我有個人情要還給更重要的兄弟!所以,對不住了。他掛下電話,環視周圍趁沒人注意,連忙攝手攝腳翻遍春豪傑的衣物口袋,扒出銀包,拿走他的房卡,飛快跑離酒吧。門外,兩個11宿的男生已經守候在門外。
「這裡離宿舍區來回頂多二十分鐘,不能再多,快去快回。」11宿的男生接過房卡,面無表情點點頭,轉頭拔腿就往大學跑去。
雁亦南歎了口氣,回到酒吧裡。他不是笨蛋,他沒有多口過問11宿要在春哥的房間找甚麼,但絕對是對他不利。既然狄安妮認為這是作為11宿宿舍長的白暝辰的意願,春豪傑跟他尚算是情敵有仇也非常合理,那就照做就是。

「雁...雁亦南...」 原本趴著睡死的春豪傑掙扎著從吧台上撐起來。雁亦南述地一驚 ,連忙上前攙扶,可惡,11宿的人才離開十分鐘,這時春哥醒來就糟了。
「老...老子想跟你說聲...謝謝。你是...第一個...願意聽老子說那麼多自己的事...」
「春哥,你別這麼說...」雁亦南一怔,心底那顆叫愧疚的種子悄悄地生根發芽。
「我是醉了,但也看...得出...你覺得老子在搪塞過去,大部分...是謊言,對吧?」
雁亦南無從反駁,唯有靜默不說話等他說下去,現在他的任務只有拖延春豪傑直至11宿的人把他的房卡交還。
春豪傑換了個姿勢,讓自己舒服一點。

「那...趁酒醉未醒,你又不相信我。啊...不,又沒有人會相信我,我告訴你我的秘密啊...」


「有時...真的不明白12宿是個怎樣的宿舍。當年啊,狄安妮作為校長千金來參觀12宿時,明明是個拉攏有實力潛質學妹的好機會⋯出來迎接的人,居然一個,一個人也沒有,就我一個帶她參觀,其他人全部跑了...」
「後來,宿舍長出國了,沒有人...願意出來擔旗,就變成了那天帶安妮參觀的我當上了。像我這個垃圾,能做出甚麼了。我用盡心力,想把大家的熱心帶動起來重振12宿的聲威。但...你們以為我不知道嗎?一邊漠不關心,一邊說我是個白癡...對吧?嘔!」
春豪傑心口一陣嘔心,眼看就要吐出來。雁亦南馬上把他扶到洗手間,讓他吐個痛快。時間剛好,雁亦南的手機叮叮作響,他把春豪傑安頓好跑到外頭會合11宿的兩個跑腿,交還房卡。
「喂!等等!」 兩個跑腿正想走,卻被雁亦南叫住。
「你們,在春哥的房間拿了甚麼?」
「就幾張夜總會的宣傳單張,上面那個小姐叫甚麼來著?啊,對,春麗!那小姐應該是打街頭霸王打上腦改個藝名也夠特別。」
「更奇葩的是春豪傑吧!」另一個11宿男生接道 「他上夜總會的事眾人皆知,為嗎還把區區幾張紙藏到床底?切,害我們費多大的勁拿出來!都不知道宿舍長要楚幹嗎⋯⋯」
「怎也好,東西我們都交了給大小姐了。」
「行了,快走吧。之後的事我會結了。」雁亦南不明白暝辰的意圖,擺擺手就重新回到酒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