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暝辰提著一把透明的雨傘,彎下腰,笑容可掬的朝窗內的她揮手。
「嗚⋯⋯啊!白學長!」玄凜一個激靈放下杯子,差點奶凍也噴了。
窗外的白暝辰笑意更深,拇指朝門口揚了揚,示意她出來。玄凜急忙連跑帶跳跑到外面,傘忘了拿,白暝辰也貼心的把傘往她那邊擋,兩人走到不遠處的大樹下。
「白學長,你怎麼來找我了?」玄凜緊張的抓住衣擺。
「我路過看見你,就來跟你打聲招呼。哈哈,真沒想到那天在火車掉東西的小妮子要去競逐首席。明天就是試膽大會了,會緊張嗎?」白暝辰溫柔的微笑。「有一點,我⋯⋯」她看進他的雙眼,卻發覺他的笑臉埋藏著淡淡的憂傷,是因為跟狄安妮分手嗎?
「怎麼了?」
「沒有沒有,其實別談首席,連贏的把握也沒有,聽到莞爾谷的傳聞也是有點兒害怕了。」
「呵呵,鬼神之說信則有,不信則無。加油,我明天也會去比賽,我可不會放水給你喔。」
「嗯,知道了。」她乖巧的點點頭,把心裡的疑問吞回去。
「小cool,有件事想問你?」白暝辰的臉色不著色的變了。


「問吧。」
「狄安妮是不是去過1208找林書夜?」
「咦?你怎麼知道?」玄凜疑惑的問道。
這句話明顯表露了玄凜知道他跟狄安妮再沒有非公事的交流,但,她是怎麼知道的?
「她跟我提過,我還不相信她能走進12宿的大門呢。」白暝辰連忙補了個謊,保持臉上的笑容。
「她跟蹤我去十二宿,死纏爛打要我幫他繞過春哥的房間去1208,後來小攸跟倫天語把她打發走了。」
還死纏爛打了。
「她的行為是過火了,選舉期間的確需要多多避忌。」
「學長,你⋯⋯還好嗎?」白暝辰看似波瀾不驚,但玄凜是感覺到口氣不是往常的溫暖。
「我怎會不好,再把你拖著你朋友要扁我了。我們比賽再見。」白暝辰護著她,送到星巴克的門口。


那天實驗課結束後,白暝辰是親自到醫學大樓找狄安妮,最後一次帶著公事以外的關係挽留她。面對差不多一年的感情,狄安妮的回覆是:
你不再支持我去坐首席已經沒用了。我根本沒有喜歡過你,我喜歡的人在1208。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玉子卷
這是傅淵在群裡最後發的訊息,倫天語問他這是甚麼意思他也沒有回覆。藺殷攸自玄凜出去以後一直思考這三個字的意思,也在掙扎著要不要把她喜歡白暝辰的事供出來。畢竟這件事有可能為閨蜜冠上第三者的罪名,但她未真正見識過謊言裁縫師封鎖消息的能力,不能放心。玄凜從外面回來,她把手機收好。
「你的白學長說甚麼了?」她沒好氣的看著兩耳通紅的死黨。
「甚麼我的?就是寒暄幾句,問了我關於狄安妮來我們家的事。唉,他該是很傷心了。」
「分手了不好嗎?你可以乘虛而入了,不過一定很多人跟你爭崩頭,出手麻煩快一點。」
「不會啦,要老娘追男生情何以堪。我也沒想過跟他在一起,光看到他像男神般發光就滿足了。」玄凜看看手錶,站了起來。
「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等等,把咀擦一擦。鏡子,給。」藺殷攸遞上梳妝鏡。玄凜接過鏡子,鏡子裡的女生咀邊四周佈滿忌廉,一點在鼻尖,活像聖誕老人。咀唇外圍印了個大紅圈,大小跟星巴克的杯口剛好。
「小攸,我⋯⋯能問這是哪時開始有的?別告訴我是出去前已經有了。」玄凜急急把臉上的污物擦乾淨,那紅痕卻要多一會兒才散去。
「你舔杯子時白暝辰已經在了。」藺殷攸無奈的點點頭。
「嗚哇!!一定是我醜得白學長不忍心提醒我了!他一定是把我當白癡了,我的臉以後往哪放啊!」
沒關係,你已經是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