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第四十九屆康南大學宿生會首席選舉直播!今晚將迎來一年一度緊張刺激的選舉二部曲——試膽大會!接下來,還是將由我,鍾洛凱為你送上直擊報導!」
傍晚六時,夕陽的餘霞化作一縷雲煙漸行漸遠,臨冬的天色已驟灰紫,一輪月牙悄悄高掛。作為試膽大會的天鏡之湖卻燈火通明,商店街人聲頂沸,不管是不是在宿學生紛紛盯住湖邊的大屏幕,期待著半小時後的修羅場!
「宿生會久違的合體了!」
「真的假的!湛雲影也現身了?」
「嗚⋯⋯新宿生會誕生後很難再睹康南最高男神的風彩了,我們今天要好好珍惜!」大屏幕旁邊搭了小舞台,上面坐著今屆的主辦單位,現任宿生會三子——鍾洛凱、湛雲影、沈君臨。
「墮海的,真的有必要那麼興奮嗎?看著你就覺得諷刺。」沈君臨不屑地斜睨台前的鍾洛凱。
「有甚麼關係了。」鍾洛凱放下手中咪高峰回過頭,臉上滑稽的笑臉讓人不寒而悚。
「落幕的電影也要有個好壓軸,不是嗎?」

「讓狄安妮勝出就可以了。」湛雲影的撲克臉吐出一句話。
「切!讓那個自大的婆娘接棒,搞不好會比我們更⋯⋯」


「我不會說第二次。」此話一出,寒氣襲來,沈君臨馬上被懾住,不敢再噤聲。
「遵命,首席大人。」鍾洛凱陰險的笑靨散發陣陣不祥的氣息,但他馬上換上討喜的臉容,面向觀眾。
「早前我們宿生會做了個非正式選舉民調,隨機訪問了一千名宿生的投票意向。事不宜遲,請大家看看大屏幕的結果!」 
  1. 狄安妮 (11宿——冰川)
  2. 木一宇 (5宿——千禧)
  3. 蘇瑤     (7宿——薔薇)
  4. 尹奕軒 (8宿——夢魘)   
  5. 玄凜     (12宿——熱血)     
  6. 秋瑾     (1宿——如月)     
  7. 江俊彥 (10宿——文海)

「咦?怎麼沒有後五名了?」
「鍾洛凱!把後面的也一口氣寫出來吧!」人群一陣騷動,鍾洛凱拍拍咪高峰的尾部。
  
吱——
一陣刺耳的尖響震徹整個廣場,群眾連忙摀住耳朵。
「大家先聽我說明規則。今年的試膽大會總共有六個取分點,分別位於五大學院跟莞爾谷。每個地點都有5個check point,候選人以先到先得形式那裡的任務奪分,一隊只能在一個學院得分一次。校園裡的10分,莞爾谷裡的30分,詳細地點會寫在分發的地圖。時限今晚凌晨十二時前完成,第一個衝過終點的加三十分、第二名加十五分、第三名加十分。依慣例,宿生會三席的入閘資格是試膽大會得分加上最後投票的總和多於一百五十,比賽的得分也算進最後得票。莞爾谷大家清楚是甚麼地方,換言之,今年新增的三十分可是為候選人添加的雙刃。」
鍾洛凱按了按遙控,屏幕上的名字旁邊出現了一組數字。


「但是,最後五名的得票可是零啊。」 
  1. 狄安妮 (11宿——冰川)   398票
  2. 木一宇 (5宿——千禧)     272票
  3. 蘇瑤     (7宿——薔薇)    103票
  4. 尹奕軒 (8宿——夢魘)     68票
  5. 玄凜     (12宿——熱血)   65票
  6. 秋瑾     (1宿——如月)     59票
  7. 江俊彥 (10宿——文海)   34票

 「大家明白了嗎?在宿學生總數為1320個,這一千票反映了大勢所趨,餘下的320票投給後五名的候選人可謂廖廖可數。」大屏幕的影畫切開了十二等份,影著在起點的十二個參賽者的臉部特寫。
「餘下的五位,你們確定要繼續比賽嗎?」鍾洛凱皮笑肉不笑的看著屏幕。
話音剛落,人群叫囂聲炸鍋似的爆開——
「民調是假的!這是挑釁!」
「我有投票!但結果是你們造假吧!」
「鍾洛凱!你別想煽動別人棄權!」
喧鬧間,屏幕上有四格的畫面被關掉了,都是沒有上榜的宿舍,意味著放棄比賽,現場氣氛瞬間冷了下來。歷屆選舉從來沒有未戰先輸的先例,人群不敢置信的看著黑掉的四格,彷彿屏幕只是剛好故障。
「識時務者為俊傑也,那四位都是聰明人,可惜可惜。最後那位呢?」鍾洛凱絲毫不饒人。


「別開玩笑了!叫我李欠炳放棄?門都沒有!」第四格畫面裡留著小鬍子的男生朝鏡頭咆哮。
「首先跟大家道個歉,忘了告訴大家我們的民調是隨機抽出在宿學生的學生編號利用內聯以匿名方式投票產生的。心算好的同學可能已經發現剛剛的票數總和是999票,而最後一票呢,原諒我的好奇心查了一下該學生編號。哎呀?原來是李欠炳同學投給他自己了!恭喜你,你也有一票!」
鍾洛凱身後的沈君臨,咀邊漾起嘲諷的譏笑。披著小丑皮臉利用語言藝術破壞別人的希望,玩弄於掌心,墮海果然一如往常的惡劣。
「你這個⋯⋯」鏡頭裡在嘲笑聲下的李欠炳滿臉通紅,惱羞成怒。正想衝到起點對岸的台上發作時,一隻手握著他的肩膊,氣燄頓時蔫了。
「可惡⋯⋯怎也好,我會繼續比賽。」
「哦?李同學那請你加⋯⋯」
「我棄權。」 一把威嚴的聲音打斷他鍾洛凱欠揍的話。聲音的主人來自第一格 ,屏幕畫面重新合體,放大了第一宿候選人——秋瑾的特寫。
「秋瑾同學,你確定你要棄權嗎?你的得票還是有勝算喔。」鍾洛凱的口吻充滿玩味。
部分一宿的人在觀眾席起哄,懇求她出場比賽。屏幕裡的秋瑾卻不為所動,去意已決,面容冷峻。
「我只有一句話想說,」秋瑾雖為一介女流,那不屈的神情巾幗不讓蘇眉,她一臉憎惡的看著鏡頭。
「湛雲影,你是個混蛋。」
語畢,一號屏幕就被關上了。人群一陣嘩然,連鍾洛凱的表情也稍稍驚訝。
「我們的首席,上年在選舉完勝的大贏家,被同宿舍的新生罵你混蛋,有何感想?」鍾洛凱把咪高峰遞到湛雲影跟前,他卻面不改容,瞪了鍾洛凱一眼,把咪高峰撥開。
「真是遺憾,那現在的時間是⋯⋯」鍾洛凱瞄了瞄手錶。
「六時五十八分,各位候選人請在起點各就各位。整個康南大學也是你們的比賽範圍,校園四周也安裝了攝錄機直播各位的一舉一動,而我也會在十時後在大學火車站終點處恭候各位。你們離開起點以後不會再聽到我的報導,唯一的通訊用具只限一隊三人之間已經調好頻道的對講機跟煙火彈,但一旦發射了你們即使是頭三名到達終點,bonus不會計算在內。參賽隊伍現為七隊,check point爭奪戰依然存在,祝你好運!」



大屏幕的畫面割開八份,最後一格的時鐘顯示秒針進入六時五十九分的後半圓,所有人屏氣凝神盯著秒針的倒數。
「四、三、二、一!我宣佈,第四十九屆康南大學宿生會首席選舉試膽大會,正式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