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戰過後,神社周圍一片狼藉。遍地都是鬣狗的屍體和血跡,還有不少內藏爆裂後產生的難聞氣味。不單是神社周圍,伏熙和艾斯身上也帶有不少血跡。

伏熙和艾斯在神社門口戒備,商議著接下來該怎麽做。

「現在怎麼辦?」伏熙身旁的艾斯問道。

伏熙想了一下,提出一個較安全的做法:「先巡查一下附近。」他實在想不到應該如何應對現在的情況。忽然出現迷霧,美國都市傳説中的slender man和瘋狂的鬣狗都陸續出現,到底要怎麼預備接下來的挑戰,伏熙也沒有頭緒。明晚將會發生什麼伏熙毫無頭緒,而他也無法控制什麽。樹海里的眾人就像主神手中的玩偶,任它戲弄。

「絕對不可以這樣!」伏熙心裏提醒著自己,「要是被主神牽著鼻子走,我們就死定了。」



伏熙和艾斯在神社附近巡邏了一遍,順道把沒死的鬣狗一併殺掉。確認過不會給鬣狗襲擊後,伏熙就把神社附近的鬣狗屍體集中在一起然後一把火燒掉。

他估計這些鬣狗肉是其他被選者重要的食物來源,但對伏熙和艾斯而言毫無價值。而這些屍體也會有它們的作用。。。。。。

熊熊的烈焰衝上天空,照亮著這個黑夜。與此同時,伏熙也往天上發射了一枚信號彈。一團白色的光球在漆黑的夜空綻放,伏熙的目的就是讓在遠處的被選者看到這個標記。的確,這樣做伴隨著危險因為伏熙和艾斯的位置已經暴露了。但與此同時,當他們看到這個標記后,他們就知道有其他的被選者在這裡。如果他們希望或者他們需要的話,他們就會找上伏熙他們。要是孫唐、韋爾、如雪他們在這裡,伏熙堅信著他們一定會過來。

並不是伏熙發了瘋,想冒著被人偷襲的風險繼續這場輪迴。而是他隱隱覺得樹海里的被選者不能團結起來,恐怕沒有人撐過這個輪迴。

就算是伏熙也不可能。



在火堆旁的伏熙望了望艾斯,她身上那件白色的毛衣已經被鬣狗血染成了黑色,頭上的秀髮也因爲數日未曾打理而變得淩亂。雖然她看起來還有精神,要是明天又有一群鬣狗來襲,那就很危險了。

「伏熙,怎麽了?我臉上有什麽嗎?」艾斯察覺到伏熙的目光。

「我只是在想。。。。。。你會不會有衣服換而已,你身上的毛衣髒了。」伏熙沒有說出心裡的擔心,他蒙混地指著那件毛衣。

她低頭看了看胸前的那塊血跡,然後搖了搖頭。伏熙從納天戒裏拿出一套乾淨的衣服遞給她,說道:「這是我衣服,不介意的可以換上。」而艾斯也客氣地接過那套衣服,然後伏熙就對她說:「我曾找到一個小水潭,如果你想洗澡的話,明天早上可以一起去。」

經過兩天兩夜的戰鬥伏熙身上已經傳出陣陣的汗味,渾身也是髒的不行。洗澡不但清潔而已,還是一個放鬆的好方法。



當然,他的計劃不只是這樣。

「好啊,明天一起去吧。」聽到可以洗澡,艾斯爽快地答應了。

距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艾斯先回到神社裏冥想恢復魔力。伏熙就在外面守夜,順道製作一些木樁。從剛才的爆炸聲可以推斷,有部分的地雷已經被觸發,爲了彌補地雷不足導致的防禦能力不足,伏熙打算製作一些木樁和陷阱來加強防禦。

一夜無話,兩人順利迎來了第三天的清晨。說起來,伏熙確實是沒想過在這裡生存下去會這麽困難。要是沒有艾斯的支援,沒有魔法偵測,沒有魔力照明,沒有她的火力支援,恐怕昨天就夠他忙了。

因此召集其他被選者一起撐過這個輪回,或許,才是唯一的正解。「弱者必死,強者永存。」主神的提示可能已經暗示了樹海里的被選者要團結。

沒有一個人是強者,就算你在某個領域鶴立鷄群但你也有不擅長的區域,而那些你不擅長的區域往往就成爲了你的致命傷。在野外求生中更加如此,所以召集一群弱者,團結他們從而成爲一個強大的個體,眾人都能活下去!

「弱者必死,強者永存。」伏熙默默念這句話,這時艾斯也踏出神社的門口。

死亡森林的第三天,正式開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