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斯才剛出神社的門,伏熙就拉著她檢查昨晚襲擊所造成的損壞。兩人走到神社的邊緣查看,一看望去,地上滿是坑坑窪窪。不用想也知道,那是地雷觸發後炸開的土坑。
「有幾個方位的地雷已經被全部觸發,不過某些地方還剩下的。目前為止防線還未被完全摧毀,只要加上木樁應該還可以撐多一會。」艾斯用魔法檢測後向伏熙報告。

接著兩人就在防線缺口和神社附近安裝好木樁,只是留下一個作為出入口。

完成所有工作後,伏熙便脫下防暴衣並和艾斯踏上洗澡的旅程。兩人一同往樹海的深處走去,清晨青木原樹海依然給人一種陰森的感覺,那些長了數百年的老樹擋住了大部分的陽光,使得地上不是太明亮。而那些掛在樹上的屍體更是特別令人膽戰心驚。

他們死掛在樹上的死狀其實也怪可憐的,伏熙不禁回想起師傅死後的情形。

「那時我只有十七歲,當老神父告訴我師傅已經過世時,我根本就是覺得他在胡說。師傅怎麼會死呢?」至今伏熙也是這樣想的。他還記得當時對著神父說的話,「不要開玩笑了,伏麟是多麼厲害,多麼聰明,多麼謹慎,怎會有事呢?」



直至看到師傅的遺體,伏熙才肯面對這個現實。能看到摯愛的人最後一面,甚至是遺體,或許也是一種福氣。

伏熙不由自主地拔出手槍,把那些吊著自殺者們的繩索全部射斷,然後把遺體平放在地上。雖然他也不知道我這樣做有什麼意義,不過讓他們死後也獲得一絲安息,不用再吊在樹上或許也是一件好事吧。說起來奇怪,伏熙竟然開始憐憫那些自殺者。

「希望你們也能安息吧。」然而有人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就這樣一路走,伏熙和艾斯很快就到了小水潭那裡。

伏熙是昨天出來查探的時候無意中發現這裡,因為在一塊大岩石的遮蔽處,所以很少人留意到這裡。那個水潭大概有兩米深,水源應該是青木原的地下水,艾斯用魔法探測水潭沒有問題後,伏熙隨即拿出幾個水桶並灌滿再收入納天戒。這些水夠兩人用好幾天,取水也是此程的另一個目標。



艾斯會先去洗澡然後才到伏熙,現在他的工作就是在四處巡查,還有不可以亂望。雖然偷看一個大美人洗澡是每個男人都想做的事,但是現在伏熙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那就是總結今次輪迴的情報。

「我們的任務是生存七天,到了第八天的清晨我們就會被傳送回主神空間。既然是生存下去,那麼必定要我們找食物和水源,昨天的鬣狗可能就是主神在這個物資不豐富的樹海裡所給我們的補給,而水源則是隱蔽處的水潭或小溪。只要滿足以上條件,在這裡生存下去應該沒什麼問題。」想到這裡伏熙就發現自己推理上的不足。

「組隊,我差點忽略了這個提示。在這個森林裡應該還有好幾對被選者,要是挑戰只是維持溫飽,那麼就不可能逼視我們聚在一起組成隊伍,所以今晚和明晚的挑戰難度一定會大大提升。看來昨天我召集其他被選者的決定也是相當明智的。那麼只剩最後一點,為什麼主神一開始就將我和艾斯編在一起?我們甦醒的地點實在過分接近。」想著想著,伏熙卻聽到了艾斯的尖叫聲。

伏熙馬上拔出提爾鋒,發動起插翼靴往水潭那邊衝。一個踏步就到了她眼前,這時伏熙就看到身在水潭的艾斯。



《詩經》裡是這樣形容美人: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這樣的描述用在艾斯身上一點都不誇張。

她真的可以說是一個大美人,如果如雪那是渾然天成的美,艾斯則是傾國傾城的美。一頭的棕發還帶給她異國風情的味道,這樣的美人恐怕沒幾個男性不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只可惜,伏熙就是那個木訥的傢伙。

「怎麼了?」伏熙左右看了看,卻沒發現什麼。

水中芙蓉艾斯給了伏熙無語的答案:「我。。。。。。沒有帶毛巾。」

伏熙頭上的青筋跳動了一下。他側過頭,伸出左手同時在納天戒裡面拿出一條新的毛巾。雖然只有一瞬間,伏熙也看到了艾斯的身材。即使艾斯用雙手抱胸以遮住胸前的大好風光,但是卻藏不住她絕佳的身材。

完成任務後伏熙就識趣地滾到一邊,這時他靈光一閃,大概明白了主神的意思。

一陣窸窸窣窣後,艾斯就穿著我黑色的T裇跑了過來。現在的她依然是那麼動人,可是套著伏熙那件略大的黑色T裇則顯得她有點孩子氣,看著她可愛的樣子,伏熙也微微一笑。



「哦,原來你也會笑,我還以為你是不會笑的人。」艾斯洗完澡後對伏熙莞爾一笑,看來她的心情不錯。

我收起那難得的笑容然後對她說:「好,現在到我洗了。」

這時艾斯也懂事地走開,但伏熙叫住了她。在艾斯面前伏熙脫下了身上的T裇,露出了地下的咖啡色古銅內甲。然而他把古銅內甲也脫了下來,把一身銅澆鐵鑄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中。

伏熙把那件暖哄哄的內甲遞給了艾斯,然後說:「穿上它吧,你比我更需要它。」經過昨晚鬣狗的偷襲後,伏熙已經警覺到艾斯缺乏自我保護手段,說實話這件內甲不可能護她周全,經驗之談,這件小小的內甲絕對會在關鍵時刻會救你一命。

艾斯接過這件內甲,眼睛快速閃爍了幾下。然後她就脫下左手上的黃色繩子,並把它放在了伏熙手上。

「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一夥了。」交出手繩的一刻,艾斯那張完美的笑臉伏熙此生都不會忘記。

然而,伏熙不知道的是,這一句話成為了他和艾斯之間一切因緣的開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