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在神社門口聊了起來「艾斯你的魔法能探測到什麼範圍?」伏熙問她。

「大概半徑五十米吧。」她回答。五十米是一個不短也不長的距離,剛剛好是防線邊緣的距離,如果距離稍微長一點會更實用。

「如果探測不會大量消耗魔力,請你晚上每一個小時都探測一次。另外無論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要單獨行動,要與我一起行動。我會在前面當前鋒,你就在後面支援我吧。」伏熙略略制定了一套戰法。

「另外,我有東西給你。」伏熙從納天戒裡拿出一個小盒子。盒子裡整齊地裝著三顆藥丸。

「這裡有三顆藥丸,都是向主神兌換的。金色那顆你絕對不可以吃,吃了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所以我會帶在身上。淡藍色那顆可以幫你恢復精神力,而白色那顆可以幫你解毒,這兩顆藥丸你要收好了,在危急的時候這點小東西會救你一命。」伏熙把仙豆收在另一個盒子裡,然後把清心丸和解毒丸都給了她



她接過盒子然後細細地放在腰間的皮袋裡。

「那麼我去睡覺了,這裡就交給你。」伏熙一下子就溜進神社中的睡袋,不消一會就進入夢鄉。反正有了主神的保障,艾斯絕對不會加害於自己,他也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覺。

在朦朧的夢境中,伏熙夢見年幼時和師傅一起生活時的片段。以前一睜開眼睛就要練武練劍,師傅有時會煮飯,然後我們會一起吃飯。「大吉大利,今天吃雞!我吃雞爪,你吃雞腿!」伏熙還記得師傅喜歡吃雞爪,他總是會把雞腿留給伏熙。

到了下午,伏熙就要到神父那裡跟其他小朋友一切學習各國語言。回家後要拆解槍械和重組它們,某些日子要到山上去學習野外求生技巧。如果師傅不在,那麼他就要自己煮東西吃,到了下午就是射擊練習和自習。當伏熙到了十五歲,他便可以跟師傅一起完成委託。那個時候他們就一起到世界各地去工作,那些時間每一天都十分開心。

直到一天,神父敲開了家裡的大門。他一手抓住了伏熙的肩膀然後告訴他,師傅在處理委託的時候去世了。伏熙的世界頓時失去所有光明,一切都如墜冰窟,未來對他而言也沒有一絲意義。



來到這裡,伏熙的眼角也濕潤起來。世間依舊,物是人非。他沉重的靈魂一直下墜,下墜,下墜。

這時手心的溫暖燃亮了整個夢境,那種軟綿綿的感覺驅散了漆黑一片的噩夢。伏熙隨即安心睡去。

過了好一段時間,一聲強烈的爆炸從神社左則響起。想必就是地雷被什麼東西觸發,這陣聲響馬上喚醒了睡夢中的伏熙。

有了足夠的休養,他的精神和體力恢復了七八成。我退出睡袋套上插翼靴,馬上往門口奔去。「提爾鋒!」伏熙呼喚那把屬於他的魔劍。一把裹著劍鞘的長劍帶著一聲低鳴,噓的一聲飛回手上。

這時艾斯已經站在神社門口,準備好隨時抵禦進攻。「伏熙,爆炸聲是從神社左則發出的,魔法探測沒有收穫,那個觸發者應該沒有踏入防線內。」艾斯向伏熙解說。



伏熙報給她一個點頭,接著指示她隨他一起行動。

伏熙躍下神社然後壓低身子往左側潛行,艾斯則跟著我的後方。兩人悄悄地往爆炸位置走去。遠處隱約看到一個人影,伏熙便示意艾斯先藏起來。自己就站起來,一步一步往人影走去。

沒穿防爆裝備,只是穿了一件防彈背心的伏熙獨自迎向那個外來者。他的計劃是自己在明,艾斯在暗。要是發生了什麼事都有後著。

這時一陣清朗的男性聲音傳來:「不用躲起來,我只有一個人。一起來見見我吧!」那把聲音明顯在說艾斯。

伏熙心中微微一震,腦內飛快評估著:「我和他還有這麼一段距離,他都能看到我們的踪影,其可能性只有兩個,一是他的身體素質極高,視力強化到極致。二是他強化的效果是增強感官,能夠感應氣息之類的能力。」

艾斯聽到後也走出掩護,既然人家知道你的存在想後發製人也幾乎不可能。所以豪爽一點面對敵人也不失為一個方法。伏熙一步一步地靠近那個外來者,心中的好奇心就越來越高漲。到底前面那個人是誰,他要來幹什麼?

越過一個大樹後,伏熙看到外來者的容貌。他是一個留著黑色劉海的年輕男性,穿著帥氣的黑色僧人袍,左手串著少許佛珠,右手手上拿著金色的金剛杵。

他一見到伏熙就向他點點頭,然後說道:「你好,剛才觸發地雷是想通知你們我來了。我並沒有惡意,請問昨天的信號彈和火叢是不是你們發的?」



「沒錯,是我發的」伏熙直言,他的眼上下掃著,想要評估眼前的威脅。

那個帥氣的僧人對我微微一笑,隨即說:「昨天你們的爆炸聲和信號彈提醒了鄙人攻擊將到,幫了我很大的忙,在此要向你們表達感謝。」

「心領了。你冒著危險翻山越嶺來到這裡,不只是來道謝吧?」伏熙單刀直入。

「當然,我是來加入你們的隊伍。」那位穿著黑色袍的僧人也沒有廢話。伏熙臉上馬上閃現了一點猶豫,還未等他開口那位年輕的僧人就率先說明了來意。

「無論你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想和施主您過過招,希望您的能答應。」僧人稍稍欠身,接著站直了身子

這時伏熙也看清了他的容貌,細眉大眼,嘴唇薄薄的,長得相當的清俊。而且......有點熟悉的感覺。

「我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伏熙心裡冒出這麼一個念頭,不過他也沒有深究。



「我答應你,如果我能打敗你,就請你加入我們吧!」伏熙也不拖泥帶水,一把抽出了提爾鋒。

「那麼,小僧得罪了!」只見那位黑袍僧人微微蹲下,架起姿勢。伏熙感到一股強勁的肅殺之氣馬上迎面而來。

「這種姿勢,這股壓迫感,這個傢伙不簡單!」伏熙也紮起了馬步。「艾斯,你不要過來,這裡我會應付!」伏熙緊盯著面前的僧人,同時大喊警告艾斯。他緊握著提爾鋒,眼神集中在面前的對手身上。接著伏熙也擺出太極劍法的起手式。

「我來了!」黑袍僧人發出最後提醒,接著他便踏著凌厲的步法,帶著攝人的氣勢攻了過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