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熙,你喜歡什麼吃什麼?是罐頭嗎?我見到你帶了很多罐頭。但只吃罐頭對身體不好。」艾斯就這樣在神社門口喋喋不休,完全沒有剛才的尷尬。

「只是罐頭比較容易攜帶,而且營養價值有保障而已,我沒什麼特別喜歡吃的。」在帳篷裡忙活的伏熙回答她

「哦,原來是這樣。你喜歡吃漢堡嗎?或者是批薩?還是喜歡吃水果?我覺得你是喜歡吃素食的人。。。。。。」艾斯還在那邊說個不停,就好像有很多心事想找人分享

「艾斯,你想回到現實世界嗎?」伏熙中途插嘴

「。。。。。。你為什麼這樣問?」艾斯的臉色有少許變化



「老實說,像你這樣的美女在現實世界應該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想要結交你的男性應該可以排成一條隊吧。」因為兩人已經結成隊伍,伏熙說話也坦白了許多。

他還繼續說道:「回到現實世界對你有不少好處吧?為什麼選擇留在主神空間?」

「我。。。」伏熙一下子說中了艾斯的心事,她馬上吞吞吐吐的。

「我說過我留在主神空間的目的是復活一個人,那個人是我的師傅。」不知道伏熙是因著剛才的夢境還是什麼,他也希望告訴艾斯一些自己的身世。

「師傅?你。。。。。。的父母呢?」艾斯小聲地問,看來她留意到伏熙話中的細節



「我的母親在我出生的時候就難產死了,唯有我生存了下來。父親。。。。。。」說到這裡伏熙眼內流露出一絲憤恨。

「他拋棄了我,在九歲那年我就開始自己一個人生活了。直到我遇見伏麟,也就是我的師傅。」說到這裡伏熙不禁露出笑臉。

「他收養了我,照顧我,教導我,盡他所能地去培育我。九歲到十七歲是我一生中最開心的日子。」伏熙彷彿回到和師傅一起生活的日子,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

可伏熙的語氣一變,「師傅在我十八歲生日前離奇死亡,沒有任何表面傷痕,不是內出血也不是中毒。他就好像壽終正寢般去世了,可他還沒有三十歲。」

艾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過了一會她才回答道:「你做的一切都是要復活他?」



伏熙堅定地點了點頭:「剛來到主神空間的時候我沒有目標,只是打算生存下去。不過現在我要賺取更多的天道點數和因果律,直至主神幫我復活師傅為止。」伏熙接著說:「那麼你呢,你在等著誰?」

「我......在等著一個真心待我的人出現。」艾斯語出驚人。伏熙沒有給她任何反應,不過艾斯的臉上露出了寂寞的表情。

「我是一個私生女,我媽媽是一位大明星,你可以找很多電影和典禮上見到她的身影。而她只是一個意外,不過她最後都生下了我。同時她不想承認我的存在,所以把我送到親戚的家中寄養。」說到這裡她開始哽咽。

「從小到大都沒有一個人真的關心我,每個人都是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才接近我。我的親戚是為了媽媽的錢;我的同學只是垂涎我的美色;我的朋友只是想抬高自己的身份!沒有一個人是真心來與我相處,每個人都是混蛋!」她眼眶紅紅的,看來伏熙說中了她的痛楚。

她突然轉過頭來。

「你是第一個用真心待我的人!說實話,一開始我很討厭你,我覺得你在利用我撐過這場試煉,在你眼裡我只是一件貨物。但從你對我的態度,你對我的照顧,還有昨天你奮不顧身地保護我,我就知道你和他們不一樣。你只是跟我一樣不輕易信人而已。你並沒有想從我身上得到什麼,你只是平等地視我為一個人,一個同伴,一個隊友。所以我信任你,所以我願意跟你在一起。」艾斯眼裡流露出一種堅定,一種因著深信而流露的堅定

想不到眼前的小女人跟伏熙是同一類人。伏熙的眼神變了變,拿出紙巾給艾斯,同時說道:「我答應你,你若不離,我必不棄。」

在正式成為一個隊伍後,艾斯對伏熙的態度有了很大的轉變,變得不再那麼冷淡。她一直都有找伏熙聊天,而兩人的關係也因此進深了一大步。


當然,背後的原因沒有那麼簡單。艾斯暗暗覺得伏熙的身影非常熟悉,而且伏熙在迷霧中抱起她的一刻,她覺得非常懷念。

為了更好地應付今晚的挑戰,伏熙決定在吃過午餐後就好好睡一覺,養精蓄銳應付今晚的挑戰。說真的伏熙已經快要垮下來,長時間沒有休息再加要命的精神緊張。

之前還要戒備著艾斯,現在兩人組成一隊絕不可能互相殘殺。加上她對自己的態度也改變了很多,伏熙也覺得沒有問題。

在伏熙休息之前,他還要與艾斯制定好防禦策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