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俊美的青年就這樣枝頭上看著伏熙,那一瞬間,在他們眼裡的彼此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著實他們倆早就認識,他們的因緣已經多得數不清,不過都是後話。

那俊美的青年眼睛瞇了瞇,臉上露出迷惑的表情,喃喃自語道:「被精神控制的人就是你嗎?」

覺得事有蹊蹺的他便集中精神注視著下面的伏熙,那深邃的眼神彷彿能把伏熙靈魂看透。

「看來我的推斷是對的,那麼我就是要拖著他的腳步不讓他去到孫唐那邊,而那邊自有他解決。」

「嗚啊啊啊!」樹下的伏熙正對著青年嚎叫著,那凶狠的神情與平常的他差天共地。



俊美青年看看不遠處的金次,心裡有點不解。然而他用精神力查探過後,他對金次的情況就一清二楚。「這傢伙弄不好會死,還是先救救他吧。」說完他就望向伏熙。

「身體素質的確是比我強多了,但是精神方面卻漏洞百出,根本不堪一擊。」他稍稍一揮手,伏熙痛苦地跪倒在地上。

那名青年也跳下大樹往金次那邊走去。這時不知從哪裡刮起一陣大風,卷得地上的落葉橫飛。

那青年也感到這陣風的不尋常,但是他只說了一個字:「滾!」。那陣風就被什麼東西撞散開來,消失得無影無踪。

常人看見這個情況一定驚訝得嘴也合不上。但是對這名青年而言,這只是他能力的一部分而已。



他扶起金次並把懷裡的一顆白色藥丸放在口裡讓他吞下去。不消一會,金次那蒼白的臉龐開始有冒出一點血色,體內的高溫也逐漸下降。

再次用精神力掃描一遍,那青年才滿意地點點頭。這時不遠處的伏熙又開始有所動作,只見他慢慢爬起來,手上的提爾鋒正把一股股血紅色的氣息灌進他主人體內。

「那把劍......煞氣很重。」青年對於提爾鋒的評價是如此負面,然而當他看清事實的真相時,他也感到驚奇。

「怪不得會變成這樣,不但被精神控制而且還遭神器反噬,真是禍不單行。」他馬上集中精神力,運轉腦海里那股無形無相的精神力。很快,他就入侵到伏熙的精神空間,而他所見之物一律被血紅色覆蓋,就像泡在血裡一樣。

一道嘆息在伏熙的腦海中響起。「已經被入侵到這個程度,而且執念這麼深......真的有點麻煩。」看來那名青年有辦法使伏熙恢復正常,但是他覺得比較麻煩因此未曾出手。



「還是先等孫唐得手了才開始吧,當暗示解除了對我這邊也比較輕鬆。」那股精純的精神力火速回歸本體,就是青年的肉身中。整個探查過程也只是短短數秒,快得離譜。然而青年還擔心伏熙會亂來,唯有再給他一個暗示,讓伏熙發瘋似的向大樹一頓亂砍。

接著那名青年便把目光轉向遠方。


艾斯清楚感覺背部被一根東西刺中了,但拿東西沒能傷到她,只是把她向前猛推。她借這這道力打了個滾,稍微遠離了背後的危險。

稍微站穩後她馬上摸了摸後背。果不其然被刺穿了一個大洞,露出裡面的古銅內甲。

「幸好那個小子給了你這件內甲,否則現在你都返魂乏術。」腦中那聲音看來鬆了一口氣。

這時那光柱已經消散,裡面剩下一件被完全燒焦了的屍體。可是那具屍體背後沒有任何觸手。出現在艾斯面前的就是那些觸手的本體,也就是slender man的本體,那是一隻滿佈觸手的詭異肉球。

那隻怪物個子不大,大概只有小狗的大小,而且是黑漆漆的一塊。渾身上下都是觸手,那些觸手與slender man背後的觸手一模一樣。



「沒有自己的意識,只能寄生於其他生物上。真是噁心的傢伙,快點滅掉它!」艾斯腦海裡那聲音十分鄙視面前的怪物。

艾斯也深知時間吃緊,馬上喚出三顆魔法彈射向面前的怪物。那怪物彷彿感受到面前的危險而收起了觸手。觸手一收,它的體積瞬間小了一大半,使得那些魔法彈擦邊而過。

艾斯眉頭一皺,打算再次使出魔法彈,這時她才發現體內法力已經見底。體內那把聲音恰時解釋道:「剛才的大招已經消耗了你大部分的魔力,現在小心點使用你的魔力。」

「為什麼?你不是一直控制著我的魔力嗎?」艾斯心裡大驚。

「我沒想過它能逃出那聖光,也沒想過你的魔力會耗得這麼快。」那把聲音也有點心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