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趁著艾斯恍神的空檔,那團詭異的生物猛然出擊。

現在爭吵也於事無補,艾斯今日內的確多次使用魔法,體內魔力不足也是理所當然。面對如此緊急的情況,她唯有抽取體內最後一絲魔力聚成一個魔法彈。

這次魔法彈準確無誤地砸中了怪物的觸手,這麼一場小爆炸瞬間就帶走了它好幾條觸手。那怪物不安地揮舞著剩下的觸手,彷彿在宣告著自己的不滿。待它修整片刻之後就再次逼近。驚險地躲過觸手的刺擊,艾斯連忙拔出手槍一頓連射,但手槍子彈對於觸手怪的傷害十分有限,加上艾斯那半桶水的射擊技巧,實際造成傷害的次數更是寥寥可數。

「咔」的一聲,手槍子彈已經用完。那怪物也彷彿知道敵人已經到了強弩之末,趕緊伸出觸手給艾斯致命一擊。那些觸手在黑夜中繞了半個圈,眨眼就扎在了艾斯身上。吃痛的艾斯拖著疲憊的身軀往後退去。「把你的身體交給我,我可以保你不死,也會救你的同伴!」艾斯腦裡那把聲音適時提議著。

那觸手插中了艾斯的腹部,但靠著古銅內甲的堅硬材質艾斯這次也成功保住她性命,但這股衝擊力還是痛得艾斯彎下腰來。



而怪物也改變了攻擊模式,轉而把觸手伸到艾斯上方,打算一記刺穿頭部以絕後患。只要吃上一下,艾斯就死定了。

就算在這個時刻,艾斯依然堅拒那把聲音:「不,我絕不會把身體交出去,你這老不死肯定不會還給我!」

「哼,你等死吧!」那股聲音聽起來有點惱羞成怒。但事情很快有了轉機。「這次算你運氣好!」觸手刺下前的一秒,耀眼的銀光在艾斯頭上閃現。

「流光槍!」一把兩刃三尖槍以迫擊炮的速度在艾斯頭上略過,一下子就把那些致命的觸手全數粉碎。

「嘰,唧!」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槍,那隻怪物開始慌張起來,那些觸手也不禁在空中亂舞。趁著這時刻,艾斯趕快往後跑。



「點數,我來了!」艾斯聽到後邊有人大嘯一聲,接著一個銀白色的身影就落在艾斯身前。那人一下子為艾斯擋下了所有的觸手,那些觸手見偷襲不成隨即縮了回去。

艾斯定睛一看,那個人披著一塊大白布,上面只露出一個黑黝黝的頭部和下面的雙腳。帶著護手的左手也為艾斯擋下來了從觸手而來攻擊。他回頭看了看一臉驚訝的艾斯,然後裝作帥氣地什麼都沒說。

說真的,天底下沒有一個人會披著那麼一塊「白布」,而那個笨蛋當然就是同樣來到青木原的孫唐。

他轉頭喊道:「銀蛟,回來!」那把兩刃三尖槍隨即飛回到他手上。不知為何,那隻滿佈觸手的怪物彷彿很害怕面前的孫唐,那些觸手絲毫不敢進攻,只在半空不安的扭動。

看著面前的觸手怪孫唐也不害怕,掄起長槍就衝了上去。「嘰!」那怪物慌亂地刺出幾根觸手,可全部都被孫唐的兩刃三尖槍切下。「喝!」孫唐大喝一聲,運轉起體內的功法。一股強大的力氣從他丹田發出,借着這股爆發力他一下子就衝到了怪物面前,然而他勢頭不減順手一槍刺進了肉球體內。



「嘰,嘰!」那怪物應該吃痛,它瘋狂地甩起了觸手刺向孫唐,但那些尖銳的觸手只能在孫唐身外的「白布」上擦出一點火花,根本不能傷到他半分。

隨後孫唐後退半步紮好馬步,再把體內的能量火速運到左手。一記快拳轟到長槍末端,藉著那強大的力量瞬間逼使長槍刺透肉球,並徑直插後面的樹上。

「殺死森林魅魔,獎勵黑鐵因果律兩枚,天道點數1500點。」主神的聲音在艾斯腦袋裡響起,這刻她才警覺到面前那男生絕非普通人物。才幾下,他已經把那觸手怪給幹掉了。

孫唐再次召回銀槍,提著銀槍他走向驚魂未定的艾斯。他三步併兩步走到艾斯身前蹲下來,好像在欣賞著眼前的美人。

就算是蹲了下來,孫唐那身形也比艾斯大得多,一股超越常人的壓迫力從孫唐身上滲出。

看著這個來歷不明的壯漢,艾斯正想怎樣逃跑。還未等艾斯行動,孫唐就搶先開口:「你是伏熙的隊員吧?」

艾斯望著面前這個皮膚黝黑,身穿蛟龍皮的壯漢,她知道即使是在巔峰時期她也不曾是他的對手。因此她唯一的選擇就是......

「是,我就是他的隊員。」艾斯也不妨坦白。



孫唐臉上也沒流露出什麼,只是問了第二個問題:「他是隊長嗎?」

「是,他是隊長。」艾斯已經害怕得背後滲出冷汗。

孫唐臉上開始展露那爽朗的笑容:「哇哈哈哈哈!想不到我會有這麼一個漂亮的隊友,開心啊~」

就在艾斯一臉茫然的時候,孫唐再次裝帥氣地說:「伏熙的好友,白銀騎士孫唐前來救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