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的是艾斯所想的一直沒有發生,伏熙依舊昏迷不醒。即使在曾羽的建議下伏熙已經服用了清心丸,但情況也沒絲毫好轉。

曾羽只說了一句:「這是他自身的問題,我已經做了我能做的,他不肯醒過來我也沒辦法。」

對於精神力一知半解的艾斯也知道,如果勉強喚醒一個人的意識可能會造成永不磨滅的傷痕,因此還是不要強迫伏熙。孫唐得知伏熙未能醒來後,就一個人悶悶不樂地在神社外守夜。

曾羽與艾斯還有她兩個昏迷的隊友,就在神社内休息。

神社内曾羽靠在牆角,雙眼就盯著房間中央的伏熙。艾斯則尷尬地守在另一角,默默地恢復著魔力。



曾羽把伏熙看久了也有點厭煩,他接著轉過頭來望著艾斯,開口便說:「你知道的吧?你體内寄存著一個蒼老的靈魂。」

艾斯只是點點頭並沒有說什麽,但曾羽繼續說道:「你也知道這個情況繼續下去會怎樣對吧?」

艾斯一臉茫然,顯然是不知道。曾羽隨即解釋道:「每一個軀體只能容納一個靈魂,要是兩個靈魂同時寄存在一個軀體内,那個外來者很快就會被排斥。或者是兩個靈魂會融合在一起。」

聽到這句話的艾斯大驚。

「那個小子說得沒錯,我的確活不久了。」艾斯體内那把聲音這時也坦誠地承認了狀況。那個外來的靈魂也知道自己再不奪舍就會消散在這個世間,所以她才這麽着急想要得到艾斯的肉身。



「如果你能與她溝通的話,請你告訴她,我有辦法救到她。」曾羽假裝不冷不熱地告訴艾斯。

可艾斯體內的靈魂聽到這句話後頓時欣喜若狂,連忙叫艾斯問他。

艾斯轉達了訊息:「怎樣救?」

「在主神空間裏有一件神器名叫:養魂簪。我查過這件神器,它的功能就是溫養寄宿在上面的靈魂,並保持靈魂長時間不消散。而我則可以幫你靈魂轉移到上面。」曾羽馬上抛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艾斯靜了一會,臉上的表情頓時大變:「我體内的靈魂問你,她需要付什麽代價?」



曾羽微微一笑,那笑容有那麽一分狡猾和陰險。

「我要你保護我,在你力所能及的範圍内盡全力保護我。這個約定在那個靈魂獲得新軀體之前都有效。」曾羽淡淡地說

艾斯再次沉靜了一會,然後問:「你不是很厲害?為什麽需要我保護你?」曾羽瞄了艾斯一眼然後不爽地回應:「你不需要問太多,你只需要答成交還是算罷。」

「成交。」艾斯瞬間答應了對方,同時曾羽也露出一絲得逞的笑容。畢竟手帶還在自己手上,眼前的眾人不一定可以信任,他也是留一手準備而已。

就這樣,輪迴的第三夜宣告結束。而眾人也迎來了第四天的清晨。在與艾斯定下契約後,曾羽便隨便在神社找個位置就睡著了,而艾斯也靠著昏迷的伏熙睡著了。剩下門外的孫唐在孤零零地守夜。

可在各人都沒有察覺到的情況下,樹海已經起了不得了的變化。


「嗯?」金次一覺醒來,頓覺全身上下傳來了強烈的灼熱感。他能感覺到每塊肌肉,每個關節都好像泡在熱水裡一樣。



金次憑著一身的意志力成功轉過頭來,見到了旁邊昏睡的伏熙。

「伏熙,你怎麼了?」看見不省人事的伏熙,金次大聲地呼喊了起來。他那麼一叫沒叫醒伏熙,反而喚醒了曾羽。

坐在角落裡的曾羽睜開了眼睛,一股強大的精神力爆湧而出,瞬間就鎖住了金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