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孫唐口中得知,伏熙那邊已經有一個人去幫忙了。無奈之下,艾斯唯有帶著孫唐前去找伏熙。

令她奇怪的是,即使有孫唐這個大男人在身邊,你也不會感到絲毫的不自在和危險。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塊璞玉,純潔的沒有一絲雜質,你絕不會懷疑他會加害於你甚至傷害你。雖然這一切都沒有根據,但你依然會堅信不疑。

這個情況除了因為孫唐天生的氣質以外,應該可以歸功於他兌換的功法,天下第一正道功法——八九玄功。

在孫唐的開路下,轉眼間艾斯就回到了剛才遇見伏熙的地方。這時剛才那照明的魔法光球已經黯淡無光,只隱約照到滿佈裂痕的地上有兩個人平躺著,一個就是金次,而另一個就是伏熙。

這時樹上有一把聲音發出:「嘿,我在這裡。」艾斯扭過頭去一看,一個穿黑色風衣的男性在樹上蹺著二郎腿。接著她就感到一陣強大的精神力掃過。



「咦,兩個精神力?」樹上那個人嘀咕著。

「曾羽,我們在這裡!」孫唐生怕那個人不知道似的,在樹海裡大聲喊著,接著那個叫曾羽的年輕人就順勢跳了下來。

這時艾斯才看清楚他的樣子,老實說他的樣子長得十分俊美,大眼雙眼皮,蒼白而細緻的皮膚給人一種文弱的感覺。

艾斯腦裡那個聲音隨即警告她:「這個小子不簡單,你要好好小心。」

曾羽的眼睛瞇了瞇,接著望向孫唐,「你的朋友。」他指了一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伏熙。



孫唐馬上跑了過去扶起伏熙,望著他緊閉著的雙眼孫唐看似不太放心。這個時候曾羽又搭話:「基本上沒事,只是那件魔器反噬導致精神力枯竭,他一時半刻應該都不會醒來。」

艾斯看到一地的碎石就知道剛才這裡的戰鬥有多麽的激烈,她的隊友竟然還生存了下來還沒少根胳膊,實在是不可思議。

「難道這一切都是那個曾羽做的?」艾斯無法想象曾羽的能力有多麽的強大。在她眼裏孫唐和曾羽的實力都絕不亞於金次,面對這兩個突如其來的「隊友」艾斯感到非常不安。她知道要是其中一人翻臉,一瞬間就可以要了伏熙和金次的性命。

「額......你叫什麽名字?」孫唐把伏熙駝上肩膀後,轉頭問艾斯。

現在肉在砧板上,艾斯也不得不說:「我叫艾斯。」



「艾斯,你們有沒有什麽地方可以住呢?我打算先馱這兩個人回去。」說完孫唐就露出他的一口白牙。

當然艾斯也同意這項建議,目前這個情況下,只要不是直接傷害他們生命的建議艾斯都會接受。在這個時候曾羽淡淡地問了一句:「大塊頭,你真的不打算殺了他們拿獎勵?」

聽到這句話,艾斯渾身一震絲毫不敢動彈。曾羽繼續說道:「這裡有兩個失去戰鬥力的傢伙,就凴我手上的小刀都能幹掉他們。還有那個女孩,她身上的法力都耗盡了,根本對你造成不了什麽傷害。即使她魔力全滿,穿著蛟龍皮的你也不用怕她。」

孫唐身上那塊白布就是抗魔力不俗的蛟皮,這也是他上次試練中得到的獎勵。

「你在說什麽呢?伏熙他救過我的性命,我決不會加害他。還有呢,我知道只要跟著他一定會走運的。」孫唐笑呵呵地說。艾斯也見識到了,叫孫唐的傢伙簡直就是一根筋,笨得很可以。

曾羽見狀也只能搖搖頭,他知道跟這個傢伙說道理也是浪費時間。他隨即奮力地抱起金次,只見他一邊使力一邊說:「有什麽好地方就趕快回去,今晚還沒有真正完結。」

接著孫唐就把落在地上的神器收拾好,然後跟著艾一路退回神社。一路上孫唐扛著伏熙健步如飛,而曾羽則一路氣喘吁吁,不過最後他也把金次搬回神社。

一進到神社,曾羽的態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沒有剛才那不情願的神情。他不斷稱讚這裡防禦做得不錯是一塊易守難攻的地方,今晚不用擔心云云,並且誇伏熙有點眼光。



「想不到這個精神方面漏洞百出的傢伙還是有點料子,看來孫唐也不是亂吹的。」

這時艾斯心裏才稍微有點心安,剛才她還生怕曾羽會翻臉不認人,一招要了他們的命。當她心意一轉,她就察覺到如果孫唐和曾羽加入,而伏熙金次又醒過來,那麽這支的隊伍的人數將會暴增至五個人。加上各人實力都相當不錯,撐過這次輪回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現在她只期望伏熙能快點醒來主持大局。沒有了他,所有人都仿佛失去了主心骨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