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餐一頓後,大家開起了作戰會議。

曾羽率先發話:「根據伏熙的分析,在早上我們要面對的應該是其他被選者的襲擊,但是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任何人膽敢殺上門來都像送獎勵給我們一樣。另一方面,在夜晚我們就要面對主神的試煉,第一晚出現的是怪聲,第二晚是鬣狗而昨晚是森林魅魔,可以總結為難度在遞增,而今晚的敵人......恐怕更加難纏 。」

聽到這裡,眾人面色紛紛一沉。

曾羽見狀則語氣一轉:「不過我們也有優勢,我們的團隊組合平均,孫唐和金次可以擔任先鋒,我和艾斯可以在後面輔助。而且我們佔盡地理優勢,這裡的防禦能力相當不錯,還有......」曾羽回頭望向神社。

「神明庇佑吧......」



然後孫唐就總結外面的情況,大致就是外面連一隻蒼蠅都找不到,所有的生物就像收到什麼驚嚇,全部離開了樹海。

會議完結後就輪到孫唐休息,曾羽和艾斯負責警戒,但曾羽卻擺弄著伏熙留在帳篷裡的槍械。

「你想用這些槍械嗎?」見到曽羽拿起槍械左弄右弄,艾斯不禁走過去詢問道。

「嗯,伏熙把這麼一堆槍械放在這裡不用白不用。而且我懷疑他早就預計到戰鬥力不足的問題,這些槍械就是分發給有需要的人,要不然他也不會放這麼一大堆在這裡。」看著一地的槍械,曽羽也猜到了伏熙的心思。

接著曾羽拿起了底下的一把手槍,並在手上玩弄一會。不消一會,他便拿起彈匣上彈入膛,朝著書海里開了一槍。。



一陣清脆的鈴聲從樹海深處傳來,也就是說曾羽剛才那一槍是僅僅擦過了大樹間的金鈴。

「還不賴,只是偏差了少許,鈴聲還可以大一點。」曾羽自言自語道。

艾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面前的曾羽,久久不能發出聲音。她深知曾羽是第一次接觸槍械,但剛剛那一槍就連伏熙不能做到。

而曾羽也留意到她的異樣,他偷偷一笑。「不用太驚訝,我用精神力一掃就知道這把手槍構造,然後再用精神力掃描和定位,只要敵人在精神掃描範圍內基本上百發百中。」

接著他就穿上伏熙的裝備,並帶上狙擊槍去一邊練習。臨離開前,他回過頭來:「我已經不想再依賴孫唐,他......已經救了我兩次。」曾羽黯然說道。說完,他便走開了。看來大家都知道今晚絕不會過得輕鬆。



秋天的白天較短,一般在六點左右就踏入了黃昏。那個時候也就是日本人說的:「逢魔之時」。也就是一天中陽氣最弱,最容易碰上不乾淨東西的時候。

在神社內,四人圍在一起商議起今晚的計劃。

孫唐率先說話:「無論今晚出現什麼情況我都會一槍撂倒,所以大家不用擔心,哈哈哈!」

對著這麼一個武夫,眾人都不禁翻了一白眼。

「到了晚上,我會在屋頂用狙擊槍留意四周的環境,同時用精神力掃描。」曾羽自願擔當最辛苦的位置。

艾斯也自告奮勇與曾羽一起,希望分擔他的工作量,卻想不到曾羽拒絕了她。

「艾斯,今晚你盡量留在神社內而且不要輕舉妄動以節省魔力,你的魔法在關鍵時刻能幫我們扭轉劣勢,所以非到必要時不要出手。而且你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任務,那就是保護伏熙。」曾羽指了指一邊的伏熙。

已經過了12小時,但伏熙還沒有任何甦醒的跡象。他的身軀還在那裡昏睡著,對於正在逼近的危險沒有一點防備。



大家也無計可施。

曽羽繼續說道:「孫唐和金次則在外面的帳篷待命,預備一切可能發生的情況。」兩位男性也點點頭。

這時金次舉起了手,懷疑地說:「大家有沒有感覺到地面有一點震動?」

忽然間,一陣強烈的地震臨到了神社。艾斯一下子坐不穩正要往後跌時,一隻碩大的手掌托住了她的後背。

「沒事吧?」孫唐關切地問艾斯。

「沒事,謝謝。」艾斯看著不動如山的孫唐,心裡不禁有點驚訝。曾羽和她都抵擋不了這震動,但對孫唐和金次卻是沒有絲毫影響。她只能納悶地用身體素質的高低來解釋這情況。

一分鐘的地震過後,一切恢復平靜。正當大家以為沒事的時候,曾羽臉色一變,大聲喊道:「趴下!」



說時遲那時快,一根羽箭射穿了神社那半掩的紙拉門,落在離伏熙不到一掌寬的榻榻米上。

「喝!」孫唐瞬間暴起,一腳踏在榻榻米上,一轉身他就像一顆人形砲彈般衝出了神社,跟著羽箭軌跡奔去。

「不好,小心有埋伏!」曾羽驚呼,一股強大的精神力就從他的腦裡湧出,向四面八方散去。一下秒,他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

「不可能,為什麼除了孫唐以外,我探測不到任何生命體!」

這時外面出現了「咻咻咻」幾道細微的聲響,一眨眼,數支羽箭就插在了神社的門口,這下子可把眾人嚇著了。

金次回身一踢,把神社的大門踢得關上了。接著他迅速翻了個身,一把抄起睡袋扔在伏熙身上,以防他被亂箭射傷。做完這一切他便從背後掏出了金剛杵,守在門口附近。

這時曾羽已經把狙擊槍伸出了窗外打算一探究竟,只見他不斷調節著狙擊槍的瞄準鏡,卻什麼都沒看到。

另一邊,孫唐已經跑到神社防綫邊緣,快要瞄到那暗箭傷人的傢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