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唐心中有一計。他先將兩刃三尖槍向前一拋,隨後奮力一跳在最高點接回銀槍,順著去勢,在最高點一口氣投出了手上的銀槍。

「流光槍!」一抹銀光從孫唐手上激射而出,在黃昏的光芒下特別顯眼。

孫唐雙腳一落地,不遠處就響起了一道撞擊聲。孫唐心中一喜,正以爲得手的時候左右兩邊紛紛傳來了不詳的聲音。

一桿破舊的十文字長槍從左邊突刺而致,右邊也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孫唐運起玄能,一記轉身就用手鎧定住了長槍。但眼前的景象卻使他心中一顫,因爲持槍刺向他的並不是什麽生物,而是一副高大而銹跡斑斑的日式盔甲。普遍的日本人身材並不高大,但孫唐面前這套日本式盔甲卻與一米九的孫唐肩並肩,可見這盔甲的雄偉不凡。

不過孫唐哪懂得這些,他只感覺到這副盔甲給他一種陰森的感覺,使它很不舒服。孫唐臉上一陣不快,「銀蛟,回來!」他隨即舉起了空著的右手。這時右邊草叢又衝出一副破破爛爛的盔甲,不過那盔甲比左邊那副矮小點,而它正拿著日本刀向孫唐衝刺。



孫唐心知不妙立刻加速運轉玄能,一下子就折了那柄十文字長槍的槍頭。那盔甲失去重心向前撲倒,孫唐則順勢一肘子轟飛了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右邊的突擊已經近在眼前。孫唐連忙接回銀槍,架住了來自右邊的刀鋒 。

「那感覺怪怪的......難道裡面沒東西!」孫唐細味著那一肘的打擊感。孫唐憑一身蠻力硬生生推開了生鏽的日本刀,再向前用力一挑揭開了盔甲的面具。果不其然盔甲裡面是黑漆漆的。

「哇啊啊啊啊!」這下孫唐心中有點怕怕的,畢竟這超自然現象也相當詭異。

「不管了,不管了,一槍撂倒!」他一鼓作氣把體內玄能都運到兩刃三尖槍上,槍上頓時冒起一道銀光。他迅速向前一踏步,掄起長槍狠狠地劈向無頭武士。



在玄能的加持下兩刃三尖槍隨時能開山劈石,區區一副生鏽盔甲自然不在話下。僅是一個照面整副盔甲就被孫唐劈成了兩半,內藏的一道黑氣被玄能劈散,漸漸消散在空氣中。

這時孫唐背後那位武士已經拿著小太刀衝到了他背後,孫唐一時間反應不及。接著一道硬物碰撞的聲音響起,原來是武士手上的小太刀卡在了蛟龍皮外。那破舊的小太刀根本無法刺進蛟龍皮半分,就連在表面擦出火花也不能。

「喝!」孫唐一記回馬槍把高大的無人盔甲刺了個透,然後抬腳一踢,把整副盔甲都踢離槍頭。

現在的孫唐不敢大意,他飛快地紮好馬步靜觀無人盔甲的動靜。只見那無人盔甲絲毫被腹部的大洞影響到,反而巍巍顫顫地站了起來,繼續攻向孫唐。

孫唐的眉毛都要湊在一起了,他心裡嘀咕著:「這傢伙不僅麻煩,還嚇死老子啊。」



他再次大刀闊斧地舉起兩刃三尖槍,但這次可沒剛才那麼簡單。那無人盔甲彷彿看穿了孫唐的招式,不再笨頭笨腦地衝過來。而是一記閃躲避開了孫唐的重擊,然後趁著他大意的一瞬間,用小太刀突刺他的小腹。「喀!」的一聲,小太刀應聲斷裂,它的碎片也落在地上。這時的孫唐和盔甲之間完全是緊貼的,他還能嗅到了盔甲上那股泥味,但現在的情況還不輪到孫唐去思考這個問題。

「喝!」孫唐猛然用包裹著手鎧的左手轟在盔甲的臉上,一下把它轟到地上。孫唐再抽起銀槍,一記砸到盔甲身上徹底把它刺了個透。

「媽啊,剛才好險!要不是披了這皮,肚子上一定開了個小洞。」孫唐也被嚇得出了一把冷汗。

「砰!」一道槍聲劃破了寂靜的旁晚。這時天已經差不多完全黑了,孫唐剛才只想到追擊敵人,卻沒想過回去保護隊友。


在神社里的曾羽剛剛開了一槍,順利射中一副無人盔甲的頭盔。他再次上膛,然而一個彈殼從狙擊槍裡跳出,落在地上。

他看見那副掉了腦袋的盔甲竟然重新爬起來了,他心知不妙,連忙扣動扳機射透盔甲的腹部。那強大衝擊力拉得盔甲推後好幾步,還迫得它跌坐在地上。但不消一會那副盔甲又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像沒事一樣繼續走向神社。

曾羽還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事,此時他看見盔甲被射穿的部分有一些黑煙冒出。他馬上用精神力探測一下,突然間一股扭曲負面情緒進入到曾羽的腦海。
已有 0 人追稿